第1195章 大衍破虚指 - 天骄战纪

第1195章 大衍破虚指

唰! 都不给林寻反应的时间,画卷中,那身影一甩鱼竿,被钓起的一颗星辰就朝画外掠出。 下一刻,林寻只觉识海嗡的一声,似要炸开般,被一股驳杂而庞大的传承力量冲击。 与此同时,一种种明悟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大衍破虚指!” “长生道法,共分三招。” “其一,刹那春秋,一指转春秋,夺造化、判生死!” “其二,咫尺天涯,一指断世,敌在咫尺,我如在天涯,无可靠近。” “其三,无远弗届,一指既出,无远不至,无可躲避!” …… 许久,林寻从明悟中醒来,心中激荡翻滚,被震惊充斥。 他意识到,这是一部凌驾于五大境之上,专门为踏足长生境王者而准备的绝世道法传承! 虽只寥寥三招,却涵括无尽玄奥于其中,博大精深,有不可思议之通天威能! 林寻深吸一口气,霍然抬头,就见那泛黄陈旧的画卷,早已恢复如初,身影垂钓星空之上,一动不动,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可林寻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大衍破虚指! 大衍,寓意一种圆满无缺的意境。 这一部道法,气象宏大,有一种难以掩饰的超然大势。 如第一招,刹那春秋,融春秋万古之大气于一指,足以颠覆乾坤,轮转经纬,以堂堂正正的磅礴之势,碾压对手! 如第二招,视咫尺为天涯,纵然敌人来犯,也会令对方无法碰触到自己分毫。 这是一种类似“画地为牢”的防御手段,但却更为神妙和惊人。 试想,自身所立之地如天涯,敌人如何能靠近? 如第三招,无远弗届,任凭你躲避在多远的地方,也没有这一指无法抵达的! 寥寥三招,容攻伐、防御、追击于一体,其中所蕴含之妙谛,令林寻都为之动容。 许久,林寻才从激动中冷静下来。 目光盯着那一副泛黄陈旧的古画卷,林寻心中已大致判断出,这是那一位骑青牛的道袍老者所留。 其中,另藏玄机,绝不普通。 但却需要“有缘”来触发这等玄机。 就如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就是由自己手中的“道人骑牛图”所触发,令得自己无意之间,获得了“大衍破虚指”传承。 “愿者上钩……应该是缘者上钩才对……” 林寻心中喃喃,这位前辈留下如此一幅画,就是为了等待一位有缘人吧。 垂钓星空之上,留传承于有缘! 这般超然、逍遥的气度,放眼古今,又有几人能拥有? 这位曾骑青牛而望天的道袍老者,究竟是谁? 林寻悄然握紧了手中那一个锈迹斑驳的铜块。 他有预感,当有一天自己有机会去寻觅那“众妙之墟”时,或许就能得知这道袍老者的身份。 旋即,林寻又想起一件事。 这一幅星空垂钓图,是金乌一脉从哪里得来的? 最终,林寻抬手,将这一幅古画收了起来。 “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当走出金乌一脉的大殿,伫足飞星山上,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决然,既然已开杀,就没有收手的可能。 嗖! 下一刻,他身影已消失不见。 …… 一刻钟后。 野象山,离火境“小福地”之一,如今被玄都道宗占据,视作栖居之地。 林寻来了,如法炮制,登山杀伐。 仅仅不到一盏茶时间,驻守在野象山上的玄都道宗传人悉数被诛,血染山体,满地狼藉。 当林寻从野象山走出时,带走了九株王药和一批罕见的神料——流光寒精,价值之大,不在如意神金之下。 唯一可惜的是,野象山上并未蕴生神药。 而后,林寻辗转奔袭,踏上了前往“海魂族”地盘的征程。 而此时,关于林寻独闯金乌一脉地盘,斩诸多绝巅王者,血洗飞星山的消息,已如同一场风暴,快速在离火境中扩散着。 这一战,飞星山彻底遭殃,其上驻扎的各大势力被击垮,伤亡无算,想隐瞒都瞒不住。 当消息传出,各方皆沸腾了。 分布离火境中的大势力,皆瞠目结舌,有些难以置信,彻底坐不住了,一个人,就打下了飞星山? 这显得太匪夷所思! 之前,林寻一直蛰伏星羅山,虽陆续击毙数位绝巅王者,可并未引起太大波澜。 因为在离火境的每一天,都有类似的血腥冲突发生。 可不曾想,今日的消息远远超出了所有人预期! 林寻无愧“魔神”之称,孑然一人,血洗飞星山,那等干脆利落,犁庭扫穴般的姿态,引发了不知多少震惊的哗然声。 消息如长了翅膀,席卷各地,每到一处,就引发躁动,让林寻的名字也是强势进入各大势力的视野中。 许多人都震颤,目瞪口呆。 而一些大势力更是出动力量,纷纷朝飞星山查探具体的消息,以确定真伪。 可没多久,野象山也被林魔神血洗的消息也传出,又一次引发了轩然大波。 “林魔神这是发疯了吗?” 许多人头皮发麻。 从上九境开启以来,离火境中每天也都有流血冲突发生。 可像林寻这般,仅凭一人,就挑翻一方霸主势力,横推而行的事情,却还是第一次发生! 谁都知道,如今的离火境,金乌一脉所在的飞星山势力,完全可以屹立在霸主行列中。 能够与之抗衡者,也唯有问玄剑斋、无天教、太一道宗等庞然大物。 可现在,飞星山和野象山直接被林魔神一人给血洗了! 这让谁能不震骇?就是离火境中那些大势力都坐不住了,纷纷派出力量打探消息,迫切想知道,林魔神究竟是要做什么。 “什么?连海魂族所在的鸣翠山也被血洗了?” “老天,林魔神他……他这是要捅破天啊!” 接下来的时间中,又有消息传出,犹如风暴般,肆虐扩散,令不少大势力人人自危,都在思忖,以前究竟得罪过林魔神没有…… 也有大势力瞅准机会,派出精锐力量,打算浑水摸鱼。 毕竟,林寻只是一个人,攻下一座又一座福地,注定不可能一个人都占了,而这些空出来的福地,就成了那些大势力眼中的香饽饽! 这种做法,就和秃鹫群啃食被遗留在地上的腐肉一样。 “你说什么?林魔神杀上了我金乌一脉的飞星山?” 与此同时,在星羅山上苦苦等候林寻消息的乌凌风等人,也得到了消息,一下子都暴跳如雷,气得脸都绿了。 哪能想到,在他们来抄林寻老巢的同时,他们的地盘反倒被林寻给抄了。 “气煞我了!” 乌凌风气得差点咳血,长发飞扬。 毫不犹豫,他带着一众大势力的强者全速返回。 当来到飞星山,看着那满地的血腥和疮痍,乌凌风都有些懵,差点不敢相信。 这……竟是真的! 尤其当看到,那飞瀑水潭中的三株两仪神莲,都早已被采撷一空时,他眼前一阵发黑,一阵天旋地转,再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愤怒到癫狂的嘶吼。 老巢被攻破,连宝物也都被搜刮了一个清洁溜溜,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留下! 狠! 实在太狠了! 直至走进大殿,当看见连被自己悬挂在墙壁上的那一副古画卷都不翼而飞时,乌凌风气得七窍生烟,都差点暴走。 与此同时,玄都道宗、海魂族、拜月教等绝巅人物见此,虽也心惊肉跳,可也暗自庆幸不已。 还好林魔神是杀上了飞星山,若是跑到他们各自的地盘上撒野,那简直不堪设想。 可还没等他们庆幸多久,就陆续有消息传来,野象山被血洗、鸣翠山被血洗…… 一下子,他们如被人狠狠敲了一记闷棍,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个神色狰狞,目眦欲裂,嘶吼着要去找林寻报仇。 “诸位,你们也看到了,此獠猖獗到了何等程度,若不诛他,我等还如何在离火境立足?” 乌凌风深吸一口气,以一种大毅力控制住内心的怒和恨,脸色铁青道,“我建议,大家照旧一起行动,去追杀此獠,绝对不能再给他喘息和逃亡的机会!” 众人脸色难看地点头。 他们也知道,林寻能够独自一人挑翻飞星山上驻扎的力量,绝对不能当做寻常人物看待。 此子,不止是猖獗那般简单,战力也极其可怕,若单打独斗,只怕谁都不可能是其对手! “走!” 乌凌风暴冲而起,不愿再耽搁半分时间,连飞星山也不顾了。 当即,其他人也杀气腾腾地跟随而去。 …… 与此同时,林寻立在一座灵秀十足的灵山前,眉头紧皱。 此山名“金岚”,原本是玄光古族的栖居地。 可当林寻抵达时,却惊诧发现,就在不久前,此山曾发生大规模的血腥冲突,烟硝弥漫,血腥到处可见。 “林魔神?你来的正好,你也看到了,这玄光古族的地盘,我们问玄剑斋帮你铲平了。” 一群强者的身影从山中走出,为首是一名身披鹤氅,面如冠玉,器宇不凡的青年,神色淡然地看着刚刚抵达的林寻。 问玄剑斋? 林寻心中一动,想起了纪星瑶这个骄傲无比的少女。 只是,自己和问玄剑斋可从无关系,对方为何会主动帮忙? “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白帮忙的,听说你刚刚血洗了飞星山,应该获得了不少好处吧,这时候你是否该拿出一些神药来表达一下?” 鹤氅青年悠悠开口,目光玩味地打量着林寻。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上一篇   第1194章 垂钓星空

下一篇   第1196章 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