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想的美 - 天骄战纪

第1197章 想的美

铛! 莫天河运转极尽力量,进行抵挡,可最终,三十六柄古剑被断刃一斩破开,发出震耳欲聋的碰撞声。 莫天河仓惶躲避,才险之又险避开这一斩。 只是,他已遭受重创,浑身肌肤筋骨剧痛,体内气血翻滚不休,甫一站稳,就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血。 那些问玄剑斋传人皆傻眼。 之前的莫天河,何其自负和强大,犹如剑中王尊。 可仅仅片刻,就被打得手无招架之力,披头散发,狼狈躲避,咳血不止,与之前判若两人。 “有意思吗?” 林寻冲上来,掌指一按,狴犴印涌现,砰的一声,趁此机会一举将那莫天河砸得倒飞,狠狠撞在不远处的金岚山上。 他整个躯体都印在了墙体上,造型很诡异。 “有意思有意思,别打了!”那些问玄剑斋传人大叫。 他们皆意识到,再打下去,莫天河非遭难不可。 “那就再意思意思。” 林寻微笑,说话时,他早已暴冲而至,一把拎住莫天河的脚腕,如抡动一个人棍似的,狠狠砸在地上。 砰! 地面龟裂,莫天河出英俊的五官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疼得他浑身都抽搐起来,嗷呜一声惨叫出来。 再看去,他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简直……太凄惨了! “林寻,你欺人太甚!”莫天河嘶吼,都要疯了。 “就欺负你,你奈我何?” 林寻一抖手腕,掌心发力,莫天河躯体被剧烈摇晃起来,摇得他口吐白沫,晕头转向,直翻白眼。 就听哗啦啦一阵脆响,一些宝物就扑簌簌坠落了一地。 噗通! 而后,莫天河直接被抛飞出去,林寻的目光落在了地上宝物上。 远处问玄剑斋传人倒吸凉气,心都在颤粟,这林魔神简直太残暴了! 可他们却没人敢上前阻止。 连莫天河都非对手,他们哪敢去找不自在? “这个储物手镯不错。”很快,林寻就选中了自己的战利品,那是一个翠绿的古朴手镯,毫不客气地收起来。 而见此,莫天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扑上来就要和林寻拼命。 因为那储物手镯中,藏着的尽是他珍藏的宝贝,是他一身的家底所在! 砰! 林寻一脚将其踹飞,道:“别逼我杀了你。” 莫天河先是一怔,而后脸色变幻不定,最终颓然。 他不蠢,只是刚才怒火攻心,现在才清醒意识到,若林寻要杀他,刚才就能痛下杀手,而不必等到现在。 只是,一看到自己的储物手镯落入林寻手中,依旧让他肉疼不已,心都在滴血! 与此同时,林寻心中也一阵惊叹,这储物手镯中,竟藏着两株不次于星羅果的神药! 除此,还有十多种王药,以及一大批在外界极其罕见的灵材,价值之大,已无法估量。 “没看出来,这厮身上的油水倒是挺足。” 林寻抚摸着下巴,在考虑要不要将其绑票,去问玄剑斋地盘上勒索一番。 莫天河浑身发毛,这是什么眼神?把自己当做予取予夺的肥羊了吗? 简直太可恶! 他身为问玄剑斋走出的古代怪胎,一向不把当代绝巅人物放在眼中,可现在,却被人镇压,如宰割肥羊般对待,这无疑太屈辱了,折磨得他都快崩溃。 远处那些问玄剑斋传人神色也是明灭不定,内心紧张无比,可以说,这时候林魔神一念之间,就能断生死! “这样吧,你们再拿出一株神药和十株王药,我就放了这莫天河。”林寻做出决断。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郁闷地差点咳血,这家伙当神药是大白菜吗?可以随便获得? 且不提神药,就是王药也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 “难道你们觉得,他的命不值这点价值?”林寻问。 莫天河气得牙齿都差点咬碎,这,能比吗? “林寻,这次的确是我御心剑斋有错在先,就依你所言,我会给你相应的补偿。”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伴随声音,一道绰约的身影从那金岚山中走出,她眉眼弯弯,肌肤胜雪,一对清眸似点漆般乌黑。 她一袭白衣,背负一柄带鞘古剑,行走时衣袂飘舞,犹如一位从天上走出的女剑仙似的,绝美如画,清丽脱俗。 纪星瑶! 西恒界第一道统问玄剑斋的当代圣女。 数年不见,而今重逢,林寻心中也闪过一丝恍惚。 以前的纪星瑶,喜欢穿着一袭黑色裙裳,有着一种毫不掩饰的骄傲,宛如高高在上的月亮,散发着令人侧目的绝世风采。 而如今,她白衣胜雪,青丝如瀑,身影绰约绝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浑身透着空灵之气。 没有了那种光芒四射的骄傲,但却更令人无法忽视,甚至那种出尘的美丽,会让大多数修道者自惭形秽。 很明显,数年时间,林寻一直在蜕变,而纪星瑶,同样也在自己道途上有着突飞猛进的地步。 看见她现身,一众问玄剑斋传人不约而同暗松了口气。 地上的莫天河,则神色发僵,他此刻太狼狈,灰头土脸,却被纪星瑶看在眼中,这…… 让他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你刚才也在此山上,可为何不现身?” 林寻好奇道,“说起来,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虽谈不上是朋友,但避而不见有些不太好吧?” 纪星瑶明显怔了怔,老相识? 这句话一出,让她不禁想起当初第一次和林寻见面时,这家伙才刚抵达古荒域,声名不显。 但却和当时的她战了一个不分胜负。 也正因这一战,让纪星瑶记住了林寻,没办法,林寻算得上是第一个撞了她臀部一下的家伙,想不记住都难! 在那以后,她陆续又和林寻见过数次,但每一次都谈不上多愉快,甚至有时候会让她恨得牙痒痒。 只是,这最近数年,她一心修道,早已将当年往事看淡,她本以为,自己心性已经蜕变,和以往不同。 可谁曾想,林寻一句“老相识”,直接让她又有了牙痒痒的冲动,好不容易磨练出的心境,都有些动怒的迹象。 这家伙,都已踏足绝巅王境,怎么还这般无耻,谁和他是老相识?被其他人听到,只怕都以为自己和他有着不干不净的关系呢! 纪星瑶深吸一口气,清眸冷冽,控制着内心情绪,道:“这个问题重要吗?” 林寻爽朗笑道:“看来,你已经看开了,这样就好,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早说了,当年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偏偏你看不开,视我为臭流氓,我不就是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 眼见他絮絮叨叨的,又要重提那件羞人的事情,纪星瑶顿时羞恼,根本就无法控制心境了,清斥道:“闭嘴!你……你怎么还和以前那般无耻和不要脸?” 她原本如仙子临尘,空灵而超绝。 可此时,却杏目圆睁,黛眉倒竖,恨得贝齿紧咬。 这般姿态,可是在场其他问玄剑斋传人都不曾见过的。 尤其是,她和林寻的交谈,有着诸多耐人寻味的字眼,比如“老相识”“臭流氓”“误会”…… 想不让人想入非非都难! 包括莫天河在内,所有人都有些惊疑不定了,这是什么情况? 纪星瑶可是问玄剑斋的当代圣女,冰清玉洁,有绝代风华,不知被多少人爱慕和尊崇着,视其为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女神。 若传出去,纪星瑶和这林魔神极可能有着纠缠不清的一些事情,那……绝对是轰动无比的大事,会让许多人发狂! 林寻有些错愕,轻叹道:“哎,是我猜错了,原来你还没忘记以前的事,其实,大家当初都很年轻,不经意间犯下一点小错也是情有可原的,像这次,在得知这些家伙是你们问玄剑斋的传人时,我可没有大开杀戒,还不是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 此话一出,让莫天河他们神色愈发异样了,的确,以林魔神的凶横脾气,刚才没对他们进行杀伐,明显很反常! 而现在就解释的通了,他是看在纪星瑶的面子上才没这么做。 如此推断,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定不一般了! 心中如此一想,众人神色都不免复杂,纪星瑶可是他们心中所爱慕和尊重的仙子般的人物。 可现在,却和林魔神发生纠葛,这……让他们心中又是酸涩,又是羡慕,情绪也有些低落。 纪星瑶可不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若知道也非被气得抓狂不可。 即便如此,听到林寻的话语,还是让她气得忍不住发笑:“这么说,我还得对你感恩戴德了?” 林寻摇头,一副大度的模样,挥手道:“这倒不至于,你心中明白我这么做的缘由就好了。” 纪星瑶一下子睁大眼睛,心中很郁闷,这家伙难道没听出自己是在讽刺他? 她正待说什么,就见林寻黑眸一凝,霍然抬头看向远处,道:“此处一非久留之地,纪姑娘,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聊天如何?” “想的美!” 纪星瑶气得脱口而出,这家伙居然还想和自己聊天,不怕自己控制不住收拾他? —— ps:明天晚上7点,大家别忘了来玩互动哈~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上一篇   第1196章 有意思吗

下一篇   第1198章 神冥血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