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神异的葫芦藤 - 天骄战纪

第1212章 神异的葫芦藤

没多久,纪星瑶、鸩昀峰他们返回。 神色间,皆带着一抹愉悦,显然,刚才的追杀,让他们宣泄了心中积攒的的火气。 只是当看到林寻时,除了纪星瑶之外,其他人神色皆有些复杂。 之前,他们都把林寻当做“金独一”来对待,在行动中已经和“金独一”产生了不一般的信任感。 可当得知了“金独一”的真正身份是林寻,皆都有些猝不及防,无所适从。 尤其是现在,大战结束,再面对林寻,令得他们对待林寻的认知也变得微妙起来。 “之前,我听说过关于林兄你的很多传闻,当时还很不屑,甚至想着,若有相见之日,一定要杀杀你的威风。” 鸩昀峰率先开口了,神色感慨,“谁曾想,我当时的想法还是过于简单了,似林兄这般人物,放眼同辈,已鲜少有人能压制了。” 声音低沉,有一丝失落,也有一丝钦佩和释然。 这已经是很高的赞誉。 鸩昀峰可不是一般人物,乃是来自圣隐之地玄冥神府的古代怪胎,战力极其之强大。 他能够在此刻坦然自己的心迹,无疑证明,之前林寻的所作所为,已的让他也只能叹服。 “败在赫赫有名的林魔神手中,不亏。” 旁边,展录修也开口,初次相见时,他曾被林寻一招击败,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可现在,也只能彻底认了。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一时间,气氛倒是重新变得融洽起来。 原因就在于,之前的林寻纵然假装了身份,但在这一路的行动中,却从未曾做过出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情。 甚至,还曾救过尹雪,也曾为他们破开进入这墓穴世界的通道。 就连在夺取本源道火的行动中,都展现出高风亮节,主动退让一步,让鸩昀峰、莫天河他们先一步获得本源道火。 在这等情况下,鸩昀峰他们哪可能会不领情? “唉,我算是服了。” 莫天河无疑是最纠结的一个,他不止曾被林寻暴打过,还被搜刮走了全身的宝物。 可现在,他都拿不出底气去和林寻叫板,也只能冰释前嫌了。 嗖! 林寻将一个储物手镯抛给莫天河,笑道:“这原本是莫兄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你看看,可缺少东西了?” 莫天河先是一怔,而后动容,最后深吸一口气,大笑道:“不用看了,就冲林兄这份气度和胸襟,我莫天河彻底服了!” 众人见此,都不禁欣然。 纪星瑶在一旁静静看完了这一切,心中也是颇不平静。 无论是鸩昀峰,还是莫天河,可都是傲骨铮铮的古代怪胎。 或许林寻有完胜他们的底蕴,可想让他们服气,却是极其之难的事情! …… 没有耽搁,林寻他们展开行动。 路上,林寻将自己朋友老蛤受困的事情告之众人,原本想着,这是自己个人的私事,不必劳烦众人一起参与。 谁曾想,无论是莫天河,还是鸩昀峰等人皆没有退出,表示林寻若把他们当朋友,就别再说这些见外话。 林寻见此,也笑了,不再提这些。 在古荒域这些年,林寻所结交到的朋友,屈指可数。 尽管和鸩昀峰、莫天河他们的朋友关系还没达到那种“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地步。 但当朋友,当然比当对手更好。 而对鸩昀峰、莫天河他们而言,和凶威震天的林魔神相交,何尝又不是一件幸事? 并且以他们的身份,可完全不在乎林寻有多少仇家,又是否会牵累到自己! 这就是底气了。 换做其他修道者,纵然心中敬畏和推崇林寻,但一想到和林寻相交有可能要被牵累的事情,就注定会唯恐躲之不及! 没多久,依照那大黑鸟提供的线索,林寻果然找到了一座塔。 此塔造型极其诡异,形似一个屹立着的大火炉,由黝黑的巨石堆砌而成,塔身斑驳,明显屹立在此不知多少岁月,散发出古老苍茫的气息。 甫一靠近,众人只觉一股灼热无匹的气流扑面而来,浑身肌肤都有烧灼之感。 与此同时,他们神魂皆有一种置身乱世铜炉中,被熊熊大火烤炙的感觉,压抑无比。 “此塔绝不一般!” 众人心中凛然。 以他们的境界,早已不惧水火侵袭。 可现在,仅仅靠近一座石塔,就让通体内外感到烧灼般的刺痛和压抑,这就很不寻常了。 林寻将目光看向石塔底部,就见那有着一对拱门,浑圆若太极,其上覆盖着繁密的道纹,晦涩无比。 老蛤,就是被困其中? 林寻深吸一口气,同时运转神识和嘲风之瞳,仔细打量眼前这座石塔。 顿时,他眼前所见景象骤然一变。 轰! 天地间,万物寂灭,唯剩下一座大火炉汹汹燃烧,什么天经地纬、日月星河,全都被熔炼一空! 什么时间之痕、空间之轨迹…… 也都如不存,被火炉焚烧炼化! 那火炉就是天地、就是日月经纬、就是时间和空间、就是万事万物,是恒定的唯一和不朽! 轰! 不等林寻仔细感应,只觉浑身刺痛、犹如置身在无尽火海中,四野之地,尽是肆虐的火焰。 神魂和心境都有一种要被熔炼的感觉! 下一刻,他猛地就清醒过来,而脸色已是变得苍白,浑身被冷汗浸透,刚才那火炉……才是这座石塔的真正面目? 再看其他人,他们也在观摩和查探此塔,但却浑似不觉,并无任何异常。 林寻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道,老蛤这厮一向无利不起早,他定然是发现了某桩大造化,才会被困于此。 “林兄,你那位朋友就是被困在这石塔内?” 鸩昀峰问道,神色间带着一丝异样,因为他敏锐察觉到,这石塔极其不简单,极可能存在着不可预估的大凶险! 林寻点头,道:“诸位且稍等,由我上前一试。” 说着,他走上前,运转周身力量,全神贯注,将手掌小心贴上那石塔底部的拱门。 嗡! 出乎意料,此门竟是应声而开。 众人皆是一怔,就连林寻都感到有些意外。 “此地的封印力量早已被本王破解,你们都进来吧。”一道有气无力的叹息声从石塔内传出。 是老蛤! 林寻一眼就看见,石塔内,是一个极大的殿宇,此刻正有一道孤零零的声音坐在地上,一袭绿袍,正是老蛤。 只是,他神色间尽是阴晦和沮丧,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林寻抢先走进石塔,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唉,你来晚了一步,那一团先天道火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老蛤声音中尽是不甘,神色阴晴不定。 一般而言,老蛤即便发怒,也给人一种飞扬跋扈的感觉,经常是暴跳如雷,气势如虹的发怒。 可现在,却一副萎靡不振的姿态,可见他遭受到的打击何等之大。 先天道火! 而听到这四字,鸩昀峰他们皆倒吸凉气,这可是本源道火中品相最高的存在,堪称可遇不可求! “你人没事就好。” 林寻安慰道,之前他最担心的就是老蛤的安危,眼见他无恙,心中早已松了口气。 “不一样!” 老蛤声音中尽是怨气和愤懑,“这一桩逆天造化原本是被我第一个盯上的,可还不等我收取成功,就被其他人夺走,我能甘心吗?” “他妈的,都怪那只大黑鸟,若不是因为它突然出现,让我分了心,以至于让别人趁虚而入,这一桩造化早就是我的了!” 说到最后,他已破口大骂。 林寻神色不禁变得怪异,又是那只贼鸟! 不过,倒也不能全怪它,关键还是要知道,究竟是谁趁火打劫,将这一桩机缘给抢走了。 “是谁做的?”林寻问。 “太一道宗,王玄鱼。”老蛤有气无力道。 “是他!” 纪星瑶他们眼眸皆是一凝。 太一道宗,原本就是古荒域古老道统中的庞然大物。 而这王玄鱼,更是太一道宗当代绝巅人物的领袖人物,极其之耀眼。 很早之前,林寻也听说过此人,乃是当代首屈一指的绝巅巨头之一。 能够与之比肩的,也只有祢衡真、叶摩诃、燕斩秋等寥寥数人。 “你可曾受伤?” 林寻黑眸涌动寒芒,管他什么王玄鱼,既然招惹到自己兄弟,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没有,他说了,只争机缘,不愿伤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吗?就好像你家被强盗洗劫了,强盗却一副仁慈的模样对你说,他们只要财物,不会要人命的,太他妈让人憋屈了!” 老蛤咬牙切齿,恨得眼睛都瞪得滚圆。 “我明白了。” 林寻点头,道,“等以后找到此人,我帮你讨回公道。” 声音平静,却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味道。 众人闻言,心中暗道,王玄鱼若知道因此而惹毛了林魔神,是否会后悔当初这么做? 旋即,他们皆做出一个判断,不会! 因为王玄鱼可不是一般角色,比之金乌十三太子乌凌道,要更神秘和低调。 但他的强大,却是无可争议的! “当然,我之所以选择等候在此,一是为了等你,二来,我总感觉,此地还有古怪!” 说到这,老蛤噌地站起来,一扫眉宇间的萎靡和阴霾,一对金瞳灿灿发光,精神焕发,摩拳擦掌,宛如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将注意到放在了四周。 这里是石塔内部,形似大殿,空间极大。 不远处,竟生着一截绿油油的葫芦藤,枝叶还在,青翠欲滴,散发出勃勃生机。 “那一团先天道火,就蕴生在这一株葫芦藤上,形似一个青色葫芦,喷薄出的道火,纯净空灵,青如天色,品相之高,不可估量。” 老蛤指着那葫芦藤,神色明灭不定,显然又想起了被抢走的机缘,以至于心中大痛。 “如此明显的机缘,为何会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鸩昀峰不解。 老蛤斜睨了他一眼,道:“那可是先天道火,摄取时,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焚的下场,且我第一次抵达此地时,这大殿中禁忌密布,杀劫重重,你觉得,是谁随随便便就能得到机缘的?” 越说,老蛤心中越不是滋味,“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几次差点遭难,才把此地的禁忌力量一一破除,谁曾想,到最后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娘的,那王玄鱼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众人这才明白缘由。 林寻此时已走到那葫芦藤前,道:“这地面坚实如精铁,却竟生出一株葫芦藤,确实有些古怪。” “不止如此,你看这里。” 老蛤指着葫芦藤根部,“我之前曾用尽办法,也无法将这葫芦藤根拔出来,连毁掉都不行,极其古怪。” 众人都凑过来,仔细打量。 莫天河他们甚至还亲自出手,祭出宝物、秘法进行破坏,可无一例外,皆失效了。 那葫芦藤坚韧无比,毫无损伤! “不说其他,仅仅只是这一株葫芦藤,就是一种罕见无比的神料。” 众人啧啧称奇。 “那王玄鱼也这么说,当时他可是用尽手段,想把这玩意也一并带走,可最终还是白费力气。” 老蛤冷笑道。 “此藤能蕴生出一团先天道火,的确非一般之物可比,诸位且退开,让我来试试。” 林寻端详许久,决定亲手一试。 众人都不禁面露期待。 林魔神的战力之强,他们可是有目共睹。 只是,令他们失望的是,连林寻出手也不行,那葫芦藤碧油油的,竟完全不惧任何击打! 要知道,林寻如今之战力,连踏足长生一劫境的绝巅王者乌凌道都不是对手,可现在,却竟奈何不了一株葫芦藤! 这就愈发显得此物不凡了,应当是一株不可思议的神物! 而此时,林寻忽然面露一抹异色。 原来,他正准备祭出断刃进行试探时,断刃竟是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罕见的晦涩波动,似是渴望,跃跃欲试。 没有迟疑,断刃掠出! 锵! 刹那间,众人只觉眼前一阵刺痛,尽是雪茫茫的璀璨星辉。 而在林寻眼中,断刃此刻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其表面浮现出一片又一片道纹图案,犹如星光般覆盖在了这碧绿的葫芦藤上下。 断刃发出清吟,犹如欢呼,竟是在汲取那葫芦藤所蕴含的力量和生机。 而随着它汲取,原本碧油油的胡芦藤开始变得暗淡、焦黄…… 直至后来,竟是枯萎剥落,化作了灰烬飘洒。 众人皆动容,被眼前这神异的一幕惊到,皆敏锐意识到,林寻这一口断刃的来历,绝对不简单了! 就连老蛤都忍不住多看了林寻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也并未多说什么。 而此时,林寻脑海中则多出一股庞大驳杂的传承力量。 —— ps:一大章送上,金鱼刚出差到家,赶了一天的路,疲惫无比,今晚就这一大章了,容金鱼休整一下,会多爆一些。 另外,这一章价钱贵3个纵横币,是因为字数破4000了,不是涨价了。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上一篇   第1211章 贼鸟

下一篇   第1213章 须弥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