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争渡 - 天骄战纪

第1230章 争渡

冥船! 这个称呼林寻还是第一次听到。 但已顾不得多想,因为这时候正有许多强者横空而来,占据有利地位,欲要在黑色小船抵达岸边的第一时间争渡! “找死!” 有人暴喝,浑身散发出炽盛的火光,将挡在身前的一名强者硬生生击飞出去。 这浑身散发火光的,是一名赤袍青年,眼眸灿灿,身影轩昂,有着一头雪白长发。 这是南玄界圣隐之地“六魇斋”传人拓跋浑,一位强大之极的古代怪胎! “若敢靠近,杀无赦!” 一道幽冷的低沉声音响起,一名女子飘然而至,身影曼妙,周身萦绕着淡蓝色道光。 她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模样极其出众,但浑身散发出其的气息,幽冷若玄冰,令人不寒而栗。 薛宝玑! 东胜界摩天阁走出的一位古代怪胎。 不少修道者眼瞳一眯,主动避开。 可令人心悸的是,一个强者躲避稍慢了一丝,就被薛宝玑抬手间,抹掉性命! 一片水雾般的幽蓝光雨飘洒,将那人的尸骸都抹除一空,宛如溶解了一般。 林寻顿时皱眉,此女此举,或许是为了震慑群雄,可未免就有些过于狠毒了。 拓跋浑回头看了薛宝玑一眼,眼神闪烁,但最终并未阻拦,显然是认可了薛宝玑的实力。 “哈哈哈,这冥河彼岸之地,便是传说中藏着逆天造化之地的‘神冥祭坛’吧?这一次,我当前往一观!” 伴随着一阵大笑,一个相貌粗犷,气息精悍而肃杀,整个人如一道狂风般的青年暴冲而来。 场中想起惊呼声,不少人躲避不及,被这青年身影裹挟的狂风撞得七零八落,跌落一地。 “圣道世家东阳氏古代怪胎东阳霆!” 有人吃惊,认出那青年的身份。 一时间,竟出现三位绝巅王境中的顶尖存在,令不少修道者脸色都阴晴不定起来。 所谓人比人气死人。 在外界,在场这些修道者,无一不是名震一方的俊杰和骄女,耀眼无比,各有各的骄傲。 可自从进入上九境,在同辈天骄之间的竞争中,这些以往被视作俊杰的强者,顿时就显得暗淡请来。 这就叫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先此时,当六魇斋传人拓跋浑、摩天阁传人薛宝玑、东阳氏传人东阳霆陆续出现,其风采和气势,顿时压制住其他修道者! 三人立在血色冥河之畔,风采各异,无人敢前! “嗯?” 可就在此时,许多修道者注意到,一个身影瘦削,身穿月白色衣衫的青年,似浑然没有注意到拓跋浑他们三人的存在,径直朝岸边走去。 拓跋浑皱了皱眉,斜睨了林寻一眼,并不作声。 薛宝玑绝美的容颜上,愈发冰冷了,眸子扫视林寻,如凌厉的刀锋,散发着毫不掩饰的排斥之意。 “哟,这哥们不显山不露水的,却敢靠近过来,莫非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东阳霆一副惊诧的模样,声音却带着戏谑调侃之意。 对于这些,林寻浑没有理会。 那黑色小船很小,只能容纳五六人伫足,可以预见,为了争夺在上船的机会,待会势必会发生激烈的竞争。 见林寻神色淡然,直接无视了薛宝玑和东阳霆,拓跋浑不禁一怔,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异色。 薛宝玑浑身散发出的寒意愈发慑人了,但不知出于何种缘故,却并未采取什么行动。 要知道刚才因为一个强者挡道,可是被她直接给抹杀了性命! 东阳霆则有些尴尬,他的调侃直接被无视,有一种自讨没趣的感觉,但同样没有阻止林寻靠近。 “怎么,你还打算和我等比肩而立?看好了,这是你该留步的地方!” 薛宝玑再忍不住出声,声音有一股彻骨的寒冷。 说着,她指着距离自己一丈之地的位置,告诉林寻,他只能止步于此。 因为林寻若再往前行,就等于来到了她背后之地,这对任何强者而言,都会形成潜在的威胁! 林寻果然止步,不再上前。 这让一直关注林寻动静的拓跋浑和东阳霆都有些微微的失望,仿似想看的一场热闹还没开始,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薛宝玑见此,心中莫名其妙的轻松不少,唇角泛起一抹冷冽弧度,道:“算你识时务,之前你若敢再上前,现在只怕早已身首异地。” 这话明显带着不屑的味道。 林寻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他还没不至于因为一些言辞上的小摩擦而选择直接出手。 见林寻的气势完全被薛宝玑压住,都不敢还口,拓跋浑和东阳霆都不免愈发失望了。 心中暗自嘀咕,难道自己看错了?这家伙并非是什么厉害的狠人? 远处众人只能看到林寻的背影,倒是没人发现,这个从一开始就不曾发出一语,显得很低调和平淡的年轻人,就是凶名震天的林魔神。 不过,即便没认出也正常。 或许,他们听说过林寻之名,但真正见过林寻的可没有多少个。 血河翻滚中,黑色小船已渐渐靠近过来,清晰可见。 岸边,气氛却是愈发凝重和紧绷。 每个人,皆蓄势以待,做好了争夺的准备。 或许,不少人会忌惮拓跋浑等三人,可那冥船之空间,足可容纳五六人。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拓跋浑三人之外,还有数个可供登船的机会! 与此同时,拓跋浑他们也暗自戒备起来,在这等时候,他们自然也不敢疏忽大意,以免阴沟里翻船。 “朋友,让让,这地方我占了!” 出乎意料,还不等那黑色小船真正靠近岸边,一道暴喝倏然响起。 伴随声音,一个玉带锦袍、玉树临风般的青年腾空而来,直接朝林寻所在区域掠去。 轰! 根本就不问林寻是否答应,这青年直接动手,掌指化作一尊金灿灿的大鼎,猛地朝林寻砸下。 显然,这青年是有针对的在对付林寻!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之前林寻在薛宝玑面前,选择了止步和不还口,以至于令这青年认为,林寻可欺! 而见到这锦袍青年出手,拓跋浑他们的目光中也有冷芒闪过。 不过当看见只是针对林寻,他们顿时放松起来。 他们反倒有些怜悯林寻了。 虚张声势的纸老虎,可注定会被拆穿的,他们不动手,不见得其他人不会这么做! 林寻是真不想在此时动手,否则,刚才他不会选择止步,也不会面对薛宝玑那略带不屑的话语时,选择不还口。 可很显然,有人错把他的低调当做软弱可欺了!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掌风所化的金色大鼎破杀而至,林寻不退不避,身影纹丝不动,甚至都不曾回头。 仿佛,对这一击浑然不觉! 不少人掌心都不禁捏了一把汗,也有人错愕,难道他们都看错了,这家伙之前一直一副淡然低调的姿态,并非是藏拙,而是在虚张声势? 轰! 就在众人心绪如飞时,场中一声爆音轰震,虚空炸裂。 林寻屹立原地,身影都不曾挪移一丝,唯有衣衫在猎猎作响。 可那发动攻击的锦袍青年,却发出一道惊恐的惨叫,整个身躯在虚空中抛飞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而后,远远朝那血河中坠去。 轰! 血河中,冲出一头雪白而庞大的骨蛟,张口就将这青年身影吞没,而后重新消失在血河下。 连惨叫都没有了。 所有人瞠目结舌,揉了揉眼睛,都怀疑是不是错觉。 因为自始至终,他们根本就没看到,那锦袍青年是怎样落败,又是怎样被抛飞入血河中的! 而在他们眼中,林寻一直屹立在那,双手负背,挺秀的身影面向那浩瀚的血河,不曾动摇一丝。 这显得极其诡异和不可思议,令人莫名其妙浑身发寒。 而拓跋浑、薛宝玑、东阳霆三人的神色则微变,看向林寻的目光顿时变了。 以他们的战力和眼界,自是能察觉到,林寻虽未曾有所动作,但在其身上,却扩散出一股极其晦涩强大的禁制力量,一举将那锦袍青年禁锢起来,而后抛进了血河! 而能够将一位绝巅王者轻易禁锢,令其都无法挣脱,可想而知,眼前这年轻人是何其强大。 “果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东阳霆抚掌大笑。 拓跋浑唇角不易察觉地扯动了一下,心中清楚,刚才他们都差点得罪一位狠人! 还好从一开始,他就并未流露任何敌意。 “你……” 薛宝玑玉容则有些明灭不定,要知道刚才,她可是威胁了林寻一番,令他止步,并且言辞很不屑。 只是,当她正准备说什么时,那黑色小船已抵达岸边! 嗖!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场中已消失了林寻的身影,当再出现时,他人已来到了那黑色小船上。 而薛宝玑也登时顾不得多想,展开行动! 不止是她,其他人也都冲向黑色小船。 战斗,不可避免地爆发。 不过,倒是没有人敢对林寻、拓跋浑他们动手。 黑色小船上,骷髅船夫似对这些浑然不觉视了这一切,起身拿起一盏昏黄的油灯,挂在了船头。 —— ps:感谢兄弟“陈东6638”和其他童鞋的打赏月票支持! 关于爆发,这个月15号左右,就会来一波持续的爆发,在这之前,金鱼会把各种琐屑事情全都处理掉,争取到爆发的时候不掉链子。

上一篇   第1229章 冥船来了

下一篇   1231章 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