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章 打个劫 - 天骄战纪

1233章 打个劫

一击暴杀! 那血腥的一幕,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那被杀的金袍青年名叫唐绿,本身也是一位绝巅王者,可现在,连一拳都没挡住,就暴毙当场。 血雨飘洒,林寻屹立在唐绿原本所在的血色祥云上,黑眸幽冷,淡然出尘。 只是,众人再看向他的目光已变得完全不一样。 这是一个狠茬子! 位于林寻附近的强者,甚至不自觉地警惕和戒备起来,如临大敌。 “林魔神!” 也在此时,有人认出林寻身份,顿时引发场中躁动。 不少人都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敢如此强势,原来竟是传说中那个横行无忌的狠人! 场中大多数强者都不曾见过林寻,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林魔神”这三个字的了解。 一时间,连场中一些顶尖人物都开始留意和重视,不敢将林寻当做路人看待。 而薛宝玑、拓跋浑等人则都愣住,傻眼了。 他们当然也知道林魔神,只是却没想到,他们心中最为仇恨的一个对手,竟会就是…… 这一刻,他们都有咳血的冲动了,如早知道这些,他们在横渡冥河时,肯定不会那般对待林寻! 可惜,现在后悔都晚了。 至于王紫英他们,此刻连屁都不敢放。 当初在三生岩附近,他们虽被迫认栽,可心中已断绝了和林寻对抗的心思。 没办法,他们可都清楚,林魔神战力何其强大,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招惹的。 当然,若有人跳出来针对和对付林寻,他们还是乐见其成的。 “林道友,你可知道这唐绿是何人?” 忽然,有人开口,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似意识到什么,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林寻淡然道:“一个死人而已,我管他是谁?” 这话语,霸气十足。 不少人都暗自钦佩,不愧是传说中无所畏惧的林魔神,仅仅是这份胆魄,都足以让不少人自惭形秽。 也有人冷笑:“林寻,不妨告诉你,这唐绿来自傲来国圣火教,其祖父乃圣火教大祭司唐穆!” 此话一出,场中众人神色皆有些微妙。 但凡了解圣火教的,都清楚这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圣隐之地,其门徒无数,一个个皆是不畏生死的狠人。 纵然实力不如你,也敢跟你拼命! 若仅仅如此,还不足以令人畏惧。 真正可怕的是,但凡被此教视作仇人的角色,无论是谁,皆会被追杀,直至死掉! 这种行事风格和黑魇天狗族很相似,但不同的是,圣火教乃圣隐之地,其拥有的势力、底蕴、力量之盛,远在黑魇天狗族之上! 纵然是搁在一众圣隐之地中,论及势力和影响,圣火教也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一般而言,没有人愿意招惹圣火教的门徒,因为这就像一群冷血无情的疯子。 不止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而林寻此时击杀唐绿,这若传出去,势必会被圣火教盯上,等从绝巅之域返回,只怕就会遭受到圣火教不死不休的报复。 其他道统,或许还会忌惮林寻的潜能和威势,不会拉下身份,跟林寻一个小辈计较那么多。 可圣火教不会! 这个道统,连圣人都敢杀! 故而,当众人反应过来后,看向林寻的目光都或多或少有些异样了。 诚然,在这绝巅之域中,你林魔神横行无忌,实力已超出同辈一大截,但不见得是无法被打败的! 就是退一万步说,哪怕你林魔神能活着离开绝巅之域,可那些仇人岂会放过你了? 光是这圣火教,就够你喝一壶的! “圣火教……” 此时,林寻想起了在界河时,遭遇到的来自圣火教的围攻,他们要对付的目标是乐采薇。 但不管如何,仇恨早在那时候就已经结下。 故而当见到竟有人以“圣火教”之名来恫吓自己,林寻不免感觉很滑稽。 他扫视众人,道:“我林寻自从进入古荒域,何曾畏惧过谁?若欲看我林寻之热闹,只怕会让诸位很失望!” 声音掷地有声,自有铮铮睥睨气。 顿时,场中不少强者神色不自然起来。 也有许多人想起林寻在古荒域中曾做出的一件件轰动大事,心中不免感慨。 遥想当年,林魔神于西恒界初露锋芒,便发出“当有一日屠尽天下黑魇狗”的豪言壮语,名震一方。 于论道灯会败群雄,证大道,引发八方关注! 直至进入东胜界,先后和天枢圣地、灵宝圣地等古老道统传人角逐,闹得风雨不断,天下瞩目。 而后,独闯白玉京,一日之间,于“十二楼”中破云庆白多个记录! 小巨头榜之争,他一骑绝尘,登顶第一,独领风骚。 星湮海之畔,他斩群王,谈笑间,风生水起! 直至后来,更有神秘的女圣出行,为林寻讨要公道,化圣为畜,令六大古老道统颜面折损! ……一种种事迹,皆伴随着恐怖和凶险,交织着血腥和杀戮。 每一次,林寻都不被看好。 但每一次,他都活下来! 这样一位宛如不败魔神的人物,岂会畏惧威胁? “王师弟,他就是林魔神!” 距离神冥祭坛最近的区域,澹台柳脸色阴沉开口,“当初,若不是他插手,那一部神异的石刻古经图早已归我们太一道门所有。” 声音中,流露着恨意和不甘。 旁边,王玄鱼一袭玄色道袍,一对眸子中古井不波,微笑道:“机缘之争而已,败给这样一位名满天下的狠人并不冤。” “可他太放肆,若不是我等逃避及时,差点就死在他手中!”澹台柳有些急了,什么意思,王师兄不打算深究? 王玄鱼笑容依旧,双手负背,淡然道:“不是没有死吗,说明林魔神还是有底线的,并非滥杀无辜之人。” 澹台柳一阵气闷,很无语,怎么听怎么感觉王玄鱼像是在为林魔神辩解! “他可说了,要跟王师弟你面谈!” 澹台柳不悦道,“别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还打算和稀泥?” 王玄鱼一怔,而后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争夺机缘,注定有输有赢,各凭本事罢了。”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道:“当然,明日这神冥祭坛上的机缘显现之时,若林魔神欲和我竞夺,我自不会留情。” 闻言,澹台柳心中这才平衡不少。 可就在此时,他猛地察觉到,远处的林寻将目光看过来,他登时大怒,这厮还想怎地? 旋即他就尴尬发现,自己自作多情了,林寻的目光只是在他身上一扫,就落在了旁边的王玄鱼身上。 这又让澹台柳一阵郁闷,无疑,在林寻心中,他已只是手下败将,根本不值得注意! “你就是王玄鱼?”林寻一开口,顿时吸引了全场瞩目。 此时在这神冥祭坛四周的上百位强者中,王玄鱼的存在,无疑是最令人忌惮的。 原因很简单,王玄鱼战力很强,还不是一般的强! 而林魔神此刻,直接点王玄鱼的名,注定会有事情要发生!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皆不禁期待起来。 若林魔神和王玄鱼起了冲突,这就是两虎之争,说不得还能给他们创造出一些浑水摸鱼的机会! “正是在下。”王玄鱼拱手,彬彬有礼,风度绝佳。 不愧是太一道门传人中的领军人物,仅凭这种风采,就令在场不少人眼前一亮。 “跟你说一件事。” 林寻也笑了,他能看出,在王玄鱼那温和有礼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副远超寻常的的傲骨。 “林兄但讲无妨。” 王玄鱼神色不喜不悲,态度不卑不吭,温润而从容。 “很简单,不管此地造化究竟花落谁家,趁此时机,我欲向你……” 当林寻说到这,众人都心中的好奇一下子被提起来,竖起耳朵。 “打个劫。” 当听到这三字,众人神色一下子变得精彩万分,不少人差点被一口气呛到,剧烈咳嗽不已。 打个劫? 这林魔神也太直接了吧? 就连王玄鱼也怔住,有种猝不及防之感,忍不住苦笑道:“林兄,此话是何意?” 没有动怒,没有恼羞,只是一种哭笑不得的姿态,这份涵养可是极其了不起。 林寻微微一笑,道,“没办法,我朋友曾被你趁火打劫,丢掉了一团先天道火,我怎能无动于衷?” 原来是为朋友出头的! 不少人恍然。 也有人暗暗心惊,王玄鱼竟抢夺了一团先天道火! “原来是为此事。” 王玄鱼也想起来了,忍不住哂笑,“林兄,机缘之争罢了,怎是趁火打劫?我当初可并未下狠手,这一点想必你很清楚。” 林寻点头:“不错,我对此是很赞同的,所以当我打劫时,也只劫财不杀人,不信,你可以问问那位澹台柳道友。” 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点名,澹台柳都恨不得把头塞进地缝,脸色阴晴不定,都已经彻底败给林寻,他还能如何反驳? 王玄鱼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甚至还微微一笑,道:“林兄,既然如此,那便等此地造化出世时,你我二人手下见真章如何?” 林寻点头:“可。” 刹那间,王玄鱼眸子中闪过一抹亮泽,犹如有阴阳鱼在其中一闪而逝。 静静看着远处的林寻,他笑而不语。 —— ps:谢谢童鞋们关心,老爷子是前天摔倒的,只是没有及时跟家人说,老爷子十多岁时就从军入伍,养成了一身铁骨,无论有什么事,从不愿麻烦人,包括自己的子女,总是自己硬扛着,这次也是。 只是,他毕竟70多岁的人了,现在却脑出血,病情严重,现在依旧处于危险期。 唉,不说了。 说下更新,金鱼最近可能要天天跑医院,更新若不稳定,还请大家谅解一二。 大家放心,若无更新,金鱼会提前说的,不会让大家辛苦地等待。

上一篇   第1232章 祭坛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