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耻之徒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耻之徒

林寻声音落下,全场寂静。 简直太无耻了! 看着一副泰然自若模样的林寻,所有人心中齐齐产生一个念头,瞠目结舌。 所有人都能想到,林寻必然不会甘心答应来自戚灿的邀战,但他们还是无法想象,这家伙竟会拒绝的如此理直气壮,如此恬不知耻! 什么感激大家厚爱,什么自愧不如,这等鬼话连瞎子都能看破,偏偏他居然说的如此声情并茂,冠冕堂皇,难道他就不知道什么叫无耻? 尤其当听到林寻一脸认真的说,哪怕他们不服,也没有人敢违反规矩动手打他时,不少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不顾一切冲过去,狠狠暴揍这厚颜无耻的家伙一顿。 简直太气人了! 戚灿俊美的脸色阴沉下来,温明秀气得银牙紧咬,和他们一个圈子的学员更是脸色难看之极。 无耻的人他们见过,可是像林寻这般毫无风度、气节、下限的无耻之徒,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家伙……”远处的石禹也不禁发怔,大概也没想到,林寻还有这么没节操的一面。 李邱则一脸疑惑,这真的是禹少很欣赏的人?可未免也太……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et 而宁蒙已忍不住噗的一声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这么假的鬼话都能被他用一副正义凛然,认真严肃的模样说出来,简直坏透了! 听到宁蒙那肆无忌惮的大笑,场中不少人脸色愈发难看。 而此时,就听噗的一声,早已被林寻虐得鼻青脸肿,心如死灰的辛文斌,这一刻气急攻心之下,竟是吐血晕厥了过去。 一下子,全场哗然,辛文斌居然被气得吐血昏迷了! 不过想一想倒也在情理之中,先是被林寻一次次惨虐,然后又听到林寻这一番无耻言论,换谁只怕都承受不住这种奇耻大辱。 一时之间,许多人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充斥着厌憎、愤怒、仇恨和鄙夷。 林寻却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一切,见辛文斌昏迷过去,反而略带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唉,辛公子没能坚持到最后,或许他心中对我也很惭愧吧。” 闻言,众人额头青筋爆绽,已快要忍不住心中杀人的冲动,这林寻绝对是故意的! 却见林寻依旧不理会他们,自顾自扭头,看向站在搏斗场门口的小珂,拱手道:“教官,辛公子还有立刻从昏迷中醒来的可能么?” 众人愕然,这家伙难道还想继续蹂躏辛文斌? “林寻,你不要太得意!”温明秀已忍不住尖声说道。 “欺人太甚!以后有你好看的!” “像你这等无耻之徒,日后注定没有什么好结果!” 其他人也纷纷怒骂起来。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许多学员都已被干扰到,中止了正在进行的搏斗训练。 门口的小珂见此,看着擂台上依旧一副置若罔闻模样的林寻,就连她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怪异,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时间差不多了,训练到此结束。” 小珂一开口,就压制住全场躁动,鸦雀无声,自始至终,都不曾对林寻刚才的举动做出什么评价。 这让许多人心中不满,可想一想林寻自始至终好像的确没有违反训练规矩,心中再不满也只能忍住。 这一场搏斗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经此一事,让得林寻等于彻底洗涮掉了“懦夫”的骂名,但却因为辛文斌的事,又背上了“无耻之徒”的称号。 不管如何,起码从今天开始,没有谁再敢像从前那般小觑林寻,甚至不少人对他今天所展现的手段感到颇为忌惮。 辛文斌的父亲可是紫禁城御林军大都统,来头极为强大,连戚灿这等人物也需要用心笼络。 可林寻却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辛文斌动手,这意味着他要么根本就不怕辛文斌的报复,要么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令不少人忌惮。 在这弑血营中,规矩就是规矩,外界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派不上用场,所以在离开弑血营之前,想要和林寻对着死磕的话,也不得不考虑所要付出的风险和代价。 辛文斌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不止被虐的惨绝人寰,连积分都丢掉了十七八个,并且经此一事,起码在弑血营中,辛文斌已彻底在林寻面前抬不起头来,名声扫地,颜面无存。 这代价可就太严重了! 也有许多人看出,林寻这是在立威,所用的手段也极其残酷和狠辣,让得谁都不敢再像以往般对待他。 可在石禹看来,林寻今日之举,却让他有些看不透,彻底得罪了辛文斌、戚灿这个圈子,难道他真的一点也不担心? 或者说,林寻心中早有准备,故而才敢如此行事? 石禹有些拿捏不准。 闹剧落幕所引起的猜忌和议论,很快被明天即将拉开帷幕的月度考核所取代。 月度考核的成绩,关乎到每个学员是否会被淘汰出局的问题,也关乎到每个学员乃至于整个营地的荣誉,故而谁也不敢大意了。 在搏斗训练结束之后,林寻就和宁蒙一起离开,前往营地中的“物资仓库”,林寻打算用积分兑换一件趁手武器,为明天参加月度考核做准备。 林寻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时,小珂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少年? 小珂第一次发现,她从不曾真正了解过林寻。 这个少年在自己的单独陪练时,展现出的是冷静、沉默、坚韧而执着的秉性,对武道修炼有着极高的天赋和悟性,不难想象,他以后肯定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可他在和老莫一起商议灵纹一道时,却又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神采飞天、挥斥方遒,眉宇间尽是自信和掌控一切的睥睨之气。 如果说,这才是他的本性,可当今天看到林寻对付辛文斌的手段时,让小珂则有些看不懂了。 那些学员或许以为林寻无耻没有下限,可小珂对林寻这种做法,却感到一丝莫名的寒意。 什么敌人最可怕? 那就是没有任何底线,肆无忌惮,无所不用其极的敌人最可怕! 这种人从不会把个人荣誉、尊严放在眼中,也不会顾忌地位、身份、权势的威胁,甚至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放在心上,和这种人为敌,可想而知有多可怖。 小珂很不确定,林寻究竟是否也是这种人,甚至都不清楚,哪一个林寻才是真正的林寻。 “是什么样的环境磨练下,才让他拥有如此复杂的性格?” 小珂忽然意识到,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上,藏着很多连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 …… 当林寻和宁蒙一起从“物资仓库”离开时,手中已多出一柄凡器战刀,长二尺四寸,宽三指,通体由“金澜精铁”铸造而成。 宁蒙很不解,这把破战刀连灵器都不是,三个积分就能兑换一把,远远无法和灵器相比,为什么林寻却偏偏选中了它? 据宁蒙所知,如今营地中的学员为了明天的月度考核,可都是不惜花费了巨额积分,兑换了各自满意的灵器,就连宁蒙自己也不例外。 如此一来,林寻兑换凡器的举动就显得有些反常了。 最让宁蒙不可思议的是,林寻如今竟拥有469个积分,搁在如今营地中,都能排在中等位置了!而在三周前,林寻的积分成绩可一直倒数第一名! 这三周林寻都没参加训练,从哪里来如此多积分?并且还一举扭转了自己倒数第一的排名? 林寻没有解释,这是秘密,也是他和老莫达成的协议,在没有完成新改造的紫英战舰之前,此事谁也不能提起。 宁蒙虽然心中很不满,可也大致能猜出,林寻这三周时间里,肯定是在那灵纹师身边获得了不少好处。 否则,无论是他的积分,还是今日所展现出的战斗力,都不可能如此惊人。 “你这家伙,简直没法说了,说你低调吧,却偏偏在今天把戚灿、辛文斌那些人彻底得罪了,说你嚣张吧,可偏偏没有人知道你如今已拥有多少潜藏的手段。” 宁蒙有些感慨,林寻给他的感觉就是,该狂的时候比谁都狂,该低调的时候,甚至让人很容易忽略他的存在。 故而很难具体形容林寻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你只要知道,咱们不是敌人就行了。”林寻笑着随口道。 “妈的,咱俩就是敌人,我也不怕你好不好?”宁蒙没好气说道。 林寻哦了一声,就不再多言。 “明天的月度考核你要小心一些,我听说40号营地不止是人多,且有不少厉害人物,你可别疏忽大意了。” 宁蒙提醒了一句,就和林寻分开,返回营地中。 而林寻思忖再三,又返回了老莫的仓库一趟,在小满惊诧的目光注视下,直接跟老莫要了一支篆笔,和一碟‘碧水灵墨’。 他当然不会蠢的拿一把凡器参加月度考核,他可是有着炼制灵器经验的灵纹学徒,又怎可能花费巨额积分去兑换灵器? 想要灵器? 自己炼制就成了! 老莫仓库里可有不少上佳珍贵的灵墨,若不好好利用一下,那简直就是在浪费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