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意图 - 天骄战纪

第1236章 意图

砰! 先是人头落地,血水泼洒。 而后,花天海躯体也轰然倒地。 场中一时变得安静无比,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悸情绪弥漫上在场每个强者心头。 花天海是虎兕一脉的古代怪胎,战力极其强悍,否则,在神冥祭坛之前,也不可能占据在最靠前的位置上。 可现在,仅仅眨眼间,他就被林魔神击杀! 这血腥的一幕,当即震慑在场所有人。 即便和林寻有仇的王紫英等人和薛宝玑、拓跋浑他们,此刻脸色都显得阴晴不定。 越是了解林寻,才越发明白这年轻人的可怕! 王玄鱼眯了眯眼睛,而后笑了,眼神耐人寻味。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一袭血袍,仪态极其卓绝的冥子抚掌赞叹:“了不起,若非亲眼所见,以我之见,也不敢相信,当世之中,竟有这般人物。” 掌声,赞叹声,打破了寂静,却让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花天海死了,可现在,却无人问津…… 连冥子,都直接无视了他的死亡,话语中尽是对林寻的赞誉! “这世上让你不敢相信的事情还有很多,何须这般大惊小怪?” 林寻冷然道。 这话语就带着讽刺味道了。 谁曾想,冥子却不以为然,反倒哈哈大笑起来,感慨道:“道友所言不假,我沉睡万古岁月,当今世事,早已非我所了解,所以,才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跟诸位请教。” 林寻黑眸一凝,这家伙城府倒是很深! “道友,若你留下,我保证,除了这一部古经和一味神药,还另有造化相赠,不知你意下如何?” 冥子开口,一副盛情相邀,诚恳无比的姿态。 这让其他强者心中皆有些不平衡,凭什么他林寻就能受到如此待遇,而他们则只能眼巴巴看着? “冥子殿下,你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公平吧?” 有人皱眉出声。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冥子哈哈一笑:“诸位莫急,但凡选择留下的,皆有获得机缘的机会!”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这才平衡不少。 但也有人不相信,如王玄鱼。 他皱眉,一副不解的样子,道:“就凭一句话,可让我们无法看到任何诚意,更何况,只是聊天而已,道友何须以机缘和造化为诱惑,来让我等留下?” 众人心中顿时一凛,王玄鱼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是啊,为何要留下来?仅仅只是为了聊天? 王玄鱼神色沉静,悠悠说道:“再说句不客气的话,你就不担心我们一起动手,夺了你身上的造化?” 一句话,令场中气氛为之一变,不少强者的目光皆闪烁起来。 冥子见此,猩红如血钻的眸微微一眯,沉默片刻,忽然幽幽一叹,道:“看来,只凭言辞,已很难打动诸位了……” 唰! 他身影腾空而起,血色长发飘扬狂舞,一股恐怖无边的威势也随之从其身上弥漫而开。 不少人呼吸一窒,脸色微变。 而似王玄鱼这般的顶尖人物,神色也变得冷峻。 哗啦~ 冥子袖袍一挥,一件件宝物浮现而出,流光溢彩,散发惊人气象,有兽皮古经、有神秘玉鼎、有神药、也有其他物品。 一下子,那里宝光汇聚,吸引全场目光! “这,便是我的诚意!” 冥子声音低沉,带着独特的磁性,“选择留下的道友,皆可以获得其中一件宝物。” 一时间,许多人呼吸都变得急促。 “当然,诸位若心存不轨,欲凭实力来抢夺,大可以现在便动手。” 冥子血眸如电,扫视全场。 顿时,一些蠢蠢欲动的强者,皆心头一冷,按捺住出手的冲动。 “选择留下,是否还有其他条件?” 有人问道。 冥子微笑道:“不错,我如今出世,孤家寡人一个,欲收拢一批志同道合的手下,一起征伐天下,诸位能历经艰险而抵达此地,实力自然是同辈中的佼佼者,自然有资格为我所用。” 这话,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 仿佛,若能追随在他身边效命,就是一个难得无比的荣耀。 可对在场强者而言,这话却显得很刺耳,令他们脸上阴沉下来。 他们之中,哪个不是绝巅成王的存在?更不乏古代怪胎一流的角色,每个都有自己的骄傲。 在这等情况下,谁肯屈居人下? “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意图。” 王玄鱼长身而起,眉宇间带上一抹冷冽。 远处,林寻心中也冷笑不已,果然是另有图谋。 当然,也有人对冥子提出的条件很心动,又能获得机缘,又能加入冥子的阵营,诱惑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前提是,冥子必须得拥有足以令他们认可的实力! “各位,你们可知道,追随我身边意味着什么?” 冥子衣衫猎猎,有一种冲霄睥睨的傲意,“自万古之前,我便沉睡于这上九境,手中所掌握的秘辛、机缘和底蕴,远非尔等能够了解。” “眼下,我只告诉你们,此次出世,追随在我左右的属下,以后,皆有绝巅成圣的机会!”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绝巅成王,已经是足以令万众瞩目的奇迹,可现在,冥子竟一下子抛出了一个“绝巅成圣”的机会,谁能不动容? “当然,成圣,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在场各位而言,还言之过早。” 冥子双手负背,于虚空俯瞰众人,道,“现在,追随我身边之人,皆可以获得造化,皆可以获得我的指点,皆可以与我一起,共谋大道!” 全场躁动,神色各异。 不少人,已经彻底被说动了。 但其中,并不包括林寻,说来说去,无非是诱之以利,收纳属下,为我所用的手段罢了。 “我等若要离开呢?” 王玄鱼淡然出声,显然,他也没有被诱惑冲昏头。 “离开当然不是不可以。” 冥子目光看向王玄鱼,神色已经变得有些冷淡,“强人所难的事情,我从不屑为之,但,诸位之前已经在这冥土中获得了不少机缘吧,这冥土可是我的领地,若就这样走了,是否有些说不过去?” “扯淡!” 王玄鱼冷声道,“就凭你一句话,这冥土就成了你的领地?这口气可真够大的,你怎么不说这绝巅之域也是你的?” 这一番话一出,让林寻也不禁对王玄鱼另眼看待,当然,该打他的劫,是不会因此而改变的。 只是,王玄鱼接下来一句话,就让林寻一阵无语。 “林兄,你也看到了,今日若欲离开,就必须先过了这位口气很大的冥子殿下这一关,我们是不是该一起同进同出?” 王玄鱼目光看着林寻,一脸的诚恳。 林寻差点忍不住翻白眼,我跟你很熟吗? “不必了,我觉得各走各的路更好。” 林寻断然拒绝。 若和王玄鱼合作,同进同出,以后再去打他的劫,岂不是很下不了手? 就在此时,冥子神色冰冷道:“不必那么麻烦,谁能挡住我三招,我保证不会阻拦你们离开!” 满场皆惊。 三招? 这冥子究竟有多大的底蕴和自负,竟敢说出这等话语? “林兄,我感觉他比你还狂,你能忍?” 王玄鱼唏嘘道。 这家伙此刻摆出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令林寻一阵无语,道:“你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 王玄鱼不以为然,笑道:“看来,只能由我先来试一试这位冥子殿下的能耐了。” 说罢,他身影一展,飘然而起,屹立虚空之上,眸子中浮现一对奇异的符号,化作阴阳鱼流转。 瞬间,他宛如化作另外一人,散发出冲霄的凌厉气息,这是久经杀伐才能磨练出的威势,令人心颤。 “来吧,让我看一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敢如此大言不惭。” 王玄鱼开口,声音铿锵有力。 全场目光顿时锁定过去。 若王玄鱼挡住对方三招,毫无疑问,就等于打破了冥子的狂妄之言,到那时,冥子别说收属下了,只怕会第一时间遭受到围攻,夺其造化! 但若是王玄鱼无法挡住,则可以证明冥子的实力,相信如此一来,不少人都会认真考虑是否要投靠他! “你拥有太一宝瞳,难得的是已成为绝巅王者,我实在不愿为难与你,若你现在改变主意,我愿” 冥子轻声一叹。 “请!” 王玄鱼言简意赅,态度已决。 冥子血眸流转神芒,盯着王玄鱼看了半响,点头道:“罢了,如你所愿!” 轰! 话音刚落,冥子身影一闪,犹如一挂血色神虹,刺穿虚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出。 同一瞬,他探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狠狠按出,宛如冥神之手,不经意出现,就要收割亡魂! 极其简单和随意的一击,却令在场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这一击很强! 作为对手,王玄鱼的感受格外强烈,他神色变得认真严肃之极,眸子中迸射出一对奇异的符号,在虚空交织,发出锵锵的道音。 哧啦! 一道黑白相间的光芒,暴掠而出。 太一宝光! 只是,林寻此刻却无暇关注这堪称惊世骇俗的一场对决。 因为他忽然发现,那只背负黑锅的大黑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不远处,正贼头贼脑地到处乱瞄……

上一篇   第1235章 冥子

下一篇   第1237章 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