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冥土势力 - 天骄战纪

第1248章 冥土势力

天穹蔚蓝,万里无云。 林寻踱步虚空,衣衫猎猎,飘然出尘。 时隔四年,又一次重返离火境,感受着天地间弥漫的浓郁灵气,林寻也不免一阵恍惚。 只是很快,他目光就恢复古井不波。 赵景暄如今以“六道封神印”自封神魂,处于一种奇妙的沉眠中,并无性命之忧,这让林寻心中安稳不少。 因为当年的夏至,也曾这般沉眠过,只不过如今换做了赵景暄…… “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等到你醒来。” 林寻心中喃喃。 无字宝塔中,赵景暄安静躺在一方玉石打磨而成的玉台上,修长白皙的双手交叉环抱着九龙宝鼎。 她黛眉如墨,五官如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精致而莹润,面庞略显清瘦,却显得愈发清丽,樱唇轻抿,神色安详静谧。 也不知是否听到了林寻的心声,在她眼角有着一滴清泪悄然滑落、蒸发。 …… “道友,敢问问玄剑斋的势力盘踞在哪一座名山福地?” 路上,林寻碰到了一群正在采撷灵药的修道者。 “空蛰山,此去向东约莫一万三千里路程……” “多谢了。” 得到确定的答复,林寻点头致谢,身影一闪,便掠空而去。 时隔四年,上九境中早已变得完全不同,林寻打算前往问玄剑斋,去找纪星瑶,咨询一些事情。 同时,也打探一下老蛤的下落。 “我怎么感觉那家伙很像一个人?” 那采药的修道者中,一个人疑惑出声。 “谁?” “林魔神。” 此三字一出,场中顿时一片沉寂,这个绰号,代表着一位曾名满天下的狠人! 但旋即,场中就响起哂笑声。 “别闹,林魔神早在四年前就已殒命,那人若是林魔神,让我吃屎都行!” 其他人也乐了,大笑不已。 唯有一人兀自疑惑,喃喃道:“可是,那人真的很像林魔神啊……” …… 空蛰山,离火境中最为有名的名山福地之一。 自上九境开启,此山就被问玄剑斋占据,虽历经数年战火冲击,但空蛰山依旧掌控在问玄剑斋手中。 但最近,问玄剑斋的处境却有些紧张。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了,莫兄,纪姑娘,所谓事不过三,还请不要让我为难。” 空蛰山上,一座恢弘殿宇中,鸩昀峰盘膝坐在案牍前,看着对面的莫天河、纪星瑶等一众问玄剑斋传人,眉头紧皱。 大殿气氛沉闷。 包括莫天河、纪星瑶在内的众人,脸色都显得很阴沉,心中又是愠怒又是沉重。 鸩昀峰,一位出身玄冥神府的古代怪胎,天赋异凛,底蕴强大。 可就是这样一位天骄人物,早在去年时,归顺在了“冥土”阵营中,位列冥土十二战将之一。 冥土这个势力,是在四年前出现,由从神冥祭坛上出世的神秘人物冥子所组建。 四年时间,冥土在冥子带来下,强势崛起,如今已是离火境中足以位列第一的庞然大物。 其麾下有十二战将,三十六护法,以及一众附庸其麾下的大小势力传人,堪称是高手如云。 即便在放眼整个上九境,冥土也是声名煊赫,足以令任何势力都不敢小觑。 原本,这些和问玄剑斋无关。 可在前不久,鸩昀峰却亲自找上门来,代表冥子的意志,欲招降问玄剑斋,归顺于冥土。 这自然遭受到了纪星瑶、莫天河他们毫不犹豫拒绝。 作为西恒界第一道统走出的传人,他们焉可能会甘心屈居在冥土的阵营中? 但鸩昀峰并不气馁,第二次前来时,许诺了不少诱人无比的好处,并且不着痕迹地点命,若问玄剑斋一味拒绝,只怕会被冥土视作眼中钉,以后处境堪忧。 不过,纪星瑶依旧断然拒绝。 此事,根本没有商量余地。 而此次,是鸩昀峰第三次前来,并且直接摊牌,事不过三,必须给予此事一个了断! “鸩昀峰,亏你也是一位数得上号的人物,如今却甘愿充当他人的爪牙鹰犬,令人失望。” 纪星瑶声音清冷。 “纪姑娘,那是你不懂冥子殿下的底蕴,跟随其身后,足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造化和好处。” 鸩昀峰浑然不在意纪星瑶话语中的嘲讽,平静道,“并且,在如今的上九境中,竞争愈发残酷,也只有和冥子殿下一起同进同退,或许才能拥有继续崛起的希望。” 顿了顿,鸩昀峰继续道:“小鱼小虾,是注定存活不了的,想必诸位也清楚,如今的上九境中,许多实力不济的势力都早已被不同的霸主势力吞并,诸位觉得,凭问玄剑斋如今的实力,能置身事外吗?” 一番话,令大殿气氛愈发沉寂和压抑。 砰! 莫天河一巴掌将身前案牍拍碎,脸色冰冷道:“鸩昀峰,亏我以往还将你当做知己,谁曾想,你现在却居然变得如此无耻,告诉你,你喜欢给别人当狗,我可没兴趣!” 刹那间,众人心中一颤。 却见鸩昀峰脸色也是一沉,面无表情道:“莫兄,若不是把你当朋友,你以为我会连续三次跑来劝说?颜面都是自己争取的,你若冥顽不灵,只怕从今天起,这空蛰山就要易主了。” 这等于是彻底撕破脸了。 一下子,在座问玄剑斋传人皆坐不住了,脸色变幻不定。 “也就是说,若我们今日再拒绝,你就要和我们反目成仇?” 纪星瑶深吸一口气,冷冷问道。 鸩昀峰此刻却轻声一叹,道:“实不相瞒,在这空蛰山附近,已经被我冥土的力量控制,若诸位不给在下一个满意的答复,此地……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一句话,犹如一股寒流,令整个大殿的气氛瞬间冻结,众人呼吸都是一顿,彻底色变。 他们这才意识到,鸩昀峰此次竟是有备而来! “欺人太甚!” 莫天河暴怒,牙齿都差点咬碎。 “莫兄,还请息怒,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更何况,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还望不要让我为难。” 鸩昀峰很镇定,举止从容,一副稳操胜券的架势。 “你就不怕我们把你扣起来?”纪星瑶道。 鸩昀峰微微一笑:“我既然敢来,你觉得能不考虑到这一点吗,诸位,还是那句话,我是很不希望和诸位为敌的。” 纪星瑶沉默了,玉容明灭不定。 而莫天河等人则恨得眼睛都直欲充血,根本没想到,他们问玄剑斋竟也有被人如此胁迫的一天。 简直是欺人太甚! “这次,我冥土加上我在内,拢共又四位战将和八位护法出动,若是用强,不出一刻钟,足以吞并此地。” 鸩昀峰再次开口,话中内容令人不寒而栗,“所以,还请诸位三思,千万别冲动,葬送了问玄剑斋在绝巅之域中的香火。” 大殿气氛愈发沉寂了…… 只是,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在大殿外响起,人还没到,一道惊慌的声音已经响起:“鸩师兄,您……能不能出来一下?” 是尹雪,和鸩昀峰一样来自玄冥神殿。 当初,曾和林寻他们一起前往冥河禁地探寻机缘。 鸩昀峰眉头一皱,道:“何事?” 纪星瑶和莫天河等人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敏锐察觉到,尹雪此刻的神色,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慌和恍惚,仿似遇到了无法理解的事情。 “这……” 尹雪有些迟疑。 “但说无妨。” 鸩昀峰面无表情道,眼见他就将彻底震慑莫天河等人,可以收获胜利果实,却被尹雪打岔,心中颇有些不愉快。 尹雪玉容阴晴不定,声音苦涩中带着一种恍惚,“林……林寻道友来了。” 鸩昀峰先是一怔,而后浑身一僵,手中刚端起的酒杯一抖,芬香浓烈的酒水洒落。 可他却浑然不觉,而是错愕道:“你说谁?” 纪星瑶他们也都怔然,四年了,关于林寻的名字,已经很少被人提起,可现在,尹雪竟说林寻来了,这……怎么可能? 尹雪神色也恍惚无比,被鸩昀峰的目光盯着,她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是林寻道友,他……他还活着。” 哗啦! 鸩昀峰身前的案牍,猛地被推翻,酒盏和杯子洒落一地。 他霍然起身,脸色阴沉,训斥道:“胡扯!四年前,他就已经是一个死人,怎可能还会出现?” 尹雪浑身一哆嗦,道:“可……可这是真的!他如今就在山脚下,绝对不会有假。” “这不可能!” 鸩昀峰断然道,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烦躁,再没有了之前的镇定和自若。 四年前,他曾在神冥祭坛上亲眼目睹,林寻是如何大发神威,将冥子撼退的。 对于此人,他内心有着无比的忌惮。 可却根本没想到,在这等时候,却居然再次听到此人的消息,并且,还活着? 这哪可能? 此时,纪星瑶和莫天河他们也都一阵惊疑不定,难道……林寻真的没死? 若真如此,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一想到这,纪星瑶他们心中精神一振,他们可都清楚,林寻战力是何等强大。 若他能帮忙,说不准就能化解眼前这一场困局! —— ps:第二更可能会有些晚。 appapp

上一篇   第1247章 压制全场

下一篇   第1249章 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