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刮目相看 - 天骄战纪

第1249章 刮目相看

忽然,鸩昀峰眸若冷电,扫了纪星瑶等人一眼,冷然道:“纵然林寻活着,可注定也救不了你们,别忘了,这空蛰山已经被我冥土势力包围!” 纪星瑶等人脸色微变。 按照鸩昀峰之前的说法,此次冥土一共出动四位神将和八位护法,这可是一股足以令任何人心颤的力量。 能够成为神将的,无不是踏足长生三劫境的狠人。 如鸩昀峰,堂堂圣隐之地玄冥神府中走出的古代怪胎,可如今也只位列冥土十二神将的行列中。 而冥土的护法,虽略逊神将一筹,可同样都是渡过长生劫的绝巅王者,战力不容小觑!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凭今日围困在空蛰山附近的力量,都足以令这些问玄剑斋传人绝望! 而林寻……哪怕真的还活着,可终究只是一人,他的出现,又焉能改变空蛰山的处境? 想到这,纪星瑶他们心头刚升起的一缕希望也就此暗淡,心都沉到了谷底。 鸩昀峰此刻已恢复冷静,将众人的反应都尽收眼底,心中不禁冷笑,和冥土斗? 以卵击石耳! “走,我们去看看,究竟是不是林寻那家伙!” 鸩昀峰转身,朝外走去。 尹雪连忙跟上。 纪星瑶和莫天河对视一眼,心中皆是一叹。 “也去看看吧,若真是林寻,就赶紧劝他离开,我们问玄剑斋的事情,不能连累了他。” 莫天河沉声道。 纪星瑶点头。 原本,得知林寻还活着的消息,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现在,纪星瑶却根本就高兴不起来。 …… 空蛰山足有数千丈高,山势陡峻巍峨。 此时,林寻屹立在山脚,抬眼打量了空蛰山半响,忽然道:“告诉我,你们此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呃。” 一旁,展录修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不已。 当初在冥河禁地,林寻曾赠予他和尹雪一人一团本源道火,令他至今心怀感激。 可现在,他却有些无法面对林寻。 “这附近,藏匿着不少强者,我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到来带着强烈的敌意。” 林寻黑眸幽邃,静静凝视着展录修。 他的神魂何其强大,一瞬间就捕捉到附近区域有许多异常。 “林兄,听我一声劝,你还是尽早离开吧,今时不同以往,有很多事情你不了解。” 展录修低着头,不敢面对林寻的目光。 对于鸩昀峰归顺冥土这件事,他有些难以启齿,不知该如何跟林寻解释。 “让开。” 林寻眸子中骤然迸射出一道寒芒,惊得展录修浑身一颤。 他连忙道:“林兄,你千万别乱来,这空蛰山已经被包围,你此时前往,凶险难测。” 说罢,他心中咯噔一声,暗叫糟糕,抬眼看去时,果然就看见林寻的脸色已是变得冷冽起来。 “念在以往情谊上,我不与你计较,现在,让开!” 林寻声音平静,但无形中却有一种慑人神魂的威势,令得展录修浑身发寒,下意识让开。 “好大的胆子!” 可就在此时,一道暴喝响起,犹如炸雷。 伴随声音,一道身影暴冲而出,浑身犹如燃烧的火焰,散发出暴烈无匹的气势。 这是一名面容阴戾的青年,一袭火袍。 展录修脸色大变,惊叫道:“雪枫护法,还请止手!” 雪枫,冥土三十六护法之一,出身雪灵火雕一脉的顶尖人物,性情嗜杀,手段狠辣之极,拥有着长生二劫境的战力。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命令我?” 雪枫声音冰冷,根本懒得理会展录修,甫一冲出,掌指如刀,狠狠朝林寻劈杀而去。 只是,林寻身影却在此刻凭空消失。 嗯? 雪枫一愣。 喀嚓!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从其背后出现,将其脖颈捏碎,彻底失去意识,暴毙当场。 而展录修已经呆住。 在他视野中,林寻只是凭空一闪,抬手间就捏死了雪枫,自始至终,雪枫都来不及反应! 太轻松了,就像捏死一只蝼蚁。 当再看向林寻时,展录修的目光已经是变得完全不同。 那可是一位长生二劫境的绝巅王者,可却在刹那间就被林寻抹除了! “咦!” “好狠的手段!” “看来,应该是真的林魔神无疑,没想到啊,他竟真的还活着。” 一阵噪杂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 就见一道道身影从暗中走出,密密麻麻,足有数十号人。 每一个,气息皆很强大。 尤其是为首的两男一女,屹立在那,令风云色变,天地为之一颤,虚空都在哀鸣。 这是三位冥土神将级人物,每一个,都有着不弱于长生三劫的强横战力! 除此,其他人也不容小觑。 可以说,在这离火境中,仅仅是眼前这一股力量,都足以令任何势力感到忌惮! 他们甫一出现,就将目光锁定在林寻身上,神色间有惊诧、有不解、也有冷意。 其实,从林寻刚抵达,他们就认出其身份,只是,都没想到,这个早在四年前就被认定死掉的年轻人,怎么还活着。 这显然很不可思议。 可现在,伴随着林寻一击抹杀雪枫,他们终于敢断定,眼前之人,必然就是林魔神无疑! 也只有他有这般大的胆子,敢当着他们的面无所顾忌的行事! “呵呵,有趣,一个死人,却在四年后活着出现了,林寻,你要不要跟我们讲讲,这四年你龟缩在哪里了?” 为首的一名女战将轻笑起来。 她一袭彩色裙裳,姿容妩媚妖娆,肌肤雪白细腻,一对桃花眼水汪汪的,风情撩人。 她名叫雨梁音,一个论及底蕴绝对不逊色于鸩昀峰的古代怪胎,同样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众人都不禁哄笑。 龟缩? 这个词用的好! 展录修面色阴晴不定,略带担忧地看向林寻,却错愕地发现,自始至终,林寻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雨梁音那些人。 仿似,直接无视了其存在。 “展录修,现在,能告诉我此地出了什么事吗?” 林寻声音愈发冷淡了。 展录修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正待开口,就听空蛰山上,传出一道爽朗的大笑声。 “哈哈哈,果然是林兄,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鸩昀峰的身影凭空浮现,于虚空中俯视,神色间带着笑意,只是目光却显得肆无忌惮,在林寻身上来回打量。 在其身边,尹雪浑身不自在,不敢和林寻对视。 她和展录修一样,心怀一丝愧意,有些无法面对林寻。 “我也没想到,今日在问玄剑斋的地盘上,还能见到诸位。” 林寻神色冷淡。 早在冥河禁地时,鸩昀峰的表现屡次令林寻失望,但林寻并未计较什么,人各有志,也不能要求对方就必须跟自己一条心。 可现在,围困空蛰山的行动中,这鸩昀峰哪怕不是主谋,也必然是一个重量人物。 这就令林寻不齿了。 “不管想到想不到,实不相瞒,此次我们前来,是欲和问玄剑斋共商一件大事,林兄若有兴趣,不妨也留下一起听听?” 鸩昀峰笑吟吟的,从容而自若。 四年前的时候,他可不敢这般和林寻说话。 这就叫时过境迁,一切都不同了! “林寻,少听他胡扯,你快走!这鸩昀峰已经成了冥子的爪牙,这次是为吞并我问玄剑斋的势力而来!” 蓦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然后,林寻就看见了纪星瑶,她依旧和以往那般,美得宛如从画中走出的仙子。 只是,她此刻却面露恨意、愤怒、担忧等神色,显得情绪很激动。 与此同时,莫天河和一众问玄剑斋传人的身影也陆续出现。 被揭穿目的,鸩昀峰皱了皱眉,却并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林寻的到来,根本无力改变眼前这一切。 他甚至还有些心喜,暗自思忖,若能将林寻也擒下,献给冥子,这绝对是大功一件! “原来如此……” 林寻这才明白过来,再看向鸩昀峰等人时,他目光已经变得冷冽而幽邃起来。 “四年不见,鸩道友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林寻淡然道。 鸩昀峰哈哈一笑:“人,都是会变来绝巅之域,不就是为了在道途上求一个大‘变化’吗?” 林寻道:“不,我是说你人变了,变得太无耻,太不要脸。” 鸩昀峰脸色顿时一沉,眸子中杀机流转。 “你和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快走啊!” 纪星瑶皱眉,忧心忡忡。 “走?可能吗?” 鸩昀峰嗤笑,“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四年不见,我相信冥子大人若能见到你,肯定也会感到很惊喜的。” 山脚,雨梁音等人都不禁笑起来,一副稳操胜券的姿态。 这一次前来讨伐问玄剑斋,能够碰到消失四年的林寻,的确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们可都清楚,冥子大人对此人是何等“念念不忘”! 令林寻意外的是,这时候就连展录修和尹雪,也陆续传音,充满担忧地劝他赶紧离去,以免发生不测。 这倒是让林寻明白,或许鸩昀峰彻底变了,但起码,展录修和尹雪二人还是保存一份良知的。 想到这,林寻做出决断,目光一扫场中,道:“不管冥子惊喜不惊喜,起码现在,我既然来了,的确没打算离开。 8)

上一篇   第1248章 冥土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