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掀起血雨腥风 - 天骄战纪

第1251章 掀起血雨腥风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一场战斗,短短几个眨眼间就结束,而自始至终,陀藤完全被碾压,根本无力抵抗! 这过于震撼,众人脑海出现短暂的空白。 四年了,在场每个强者的实力,皆都有着突飞猛进的变化,这也是鸩昀峰他们敢于挑衅林寻的原因所在。 只是,他们却没想到,这四年来,林寻的战力也早已变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这出乎他们意料! 因为在所有人认知中,林寻四年前是被古佛子布局袭击,陨落在冥河之下。 能够活过来,都已经令人瞠目结舌,难以想象,更遑论战力也随之产生蜕变了。 鸩昀峰心中一阵发紧,张嘴道:“林兄,你……” 噗! 不等说完,林寻动手,将陀藤的头颅斩断,动作干脆利落,就见一团猩红滚烫的鲜血飞溅而出。 连陀藤的元神,都没能逃遁,被抹杀掉! 顿时,场中气氛死寂,无论是纪星瑶等问玄剑斋传人,还是鸩昀峰等冥土强者,皆眼瞳扩张,心头凭生震撼。 那陀藤可是一位战将,拥有长生三劫境修为的古代怪胎!就这么说杀……就杀了? 一时间,众人皆色变。 “原来,这消失的四年你也已踏足长生三劫境了,怪不得敢如此自信和无忌。” 寂静的氛围中,鸩昀峰神色阴郁,眸光闪动,冷声开口,声音中有恍然,有吃惊,有忌惮。 长生三劫! 不少人此时才反应过来,不禁倒吸凉气,这林魔神不止是死而复生,并且战力也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一时间,众人再看向林寻时,目光已是变得不同。 冥土强者都惊怒交加。 而纪星瑶他们,则都如释重负般,内心的担忧早已悉数被一抹难言的喜悦取代。 在场之中,似陀藤这般的战将,已是冥土势力中的最强者。 可在林寻手中,陀藤却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如此推算,哪怕林寻只一人,但只要有他在,也已拥有解决他们问玄剑斋困境的能耐! 纪星瑶他们明白这一点,鸩昀峰他们也自然明白,他们内心都有些无法淡定了。 “还有哪只阿猫阿狗要挑战林某?” 林寻黑眸扫视全场,他衣衫猎猎,浓密的黑发飘扬,自有一种俯视群雄的气势。 之前,林寻若敢这般说,必然会被视作狂妄和不知死活。 可现在,自然不同了。 但即便如此,但被林寻视作“阿猫阿狗”对待时,还是让冥土这些强者心中一阵愤怒和憋屈。 “林寻,你休要猖狂,你只一人而已,纵然战力再强,又拿什么和我们冥土抗衡?” 一个冥土护法级强者大喝。 噗通! 只是,他声音刚落,整个人就没了气息,躯体发僵,而后倒地不起。 所有人心中一颤,都看出,此人肌体虽完整无损,但元神已被击杀! 而自始至终,林寻可根本就没有动手,甚至都不曾看过此人一眼。 “以多欺少吗,有我在,岂会让尔等如愿?” 小银凭空浮现,英俊无匹的小脸上尽是孤傲冰冷之意,连声音都显得冷酷无情。 众人眼瞳一缩,皆意识到小银的不凡,分明没有渡过长生劫,却在刚才无声无息地杀死一位长生二劫境的绝巅王者! 林魔神都已强大得令人心颤,如今又显现出一个气息极其诡异,战力极其变态的白衣小人,这显得很惊悚! 实则,连林寻此时也有些意外,眼皮一跳。 虽知道小银也已踏足绝巅王境,却没想到,进化为噬神虫王的小银,竟可以袭杀长生二劫境的绝巅王者! 这等手段,令林寻心中都一阵吃惊。 场中,冥土强者的心都变得沉重,不复之前的自信和跋扈。 从林寻出现到现在,先是轻而易举地捏死雪枫护法,而后摧枯拉朽般镇杀陀藤战将。 而现在,仅仅他身边的一位白衣小人,都出其不意地杀了他们这边的一位护法。 这就像一系列的重锤狠狠砸在他们心上,令他们斗志也不禁开始动摇,意识到局势已经随着林寻的到来,变得和之前不同了。 反观纪星瑶等问玄剑斋传人,此刻都不禁面露喜色,难以掩饰,他们当然也能看出,局势已发生逆转! “林兄,你这是要和我们冥土彻底为敌吗?” 深呼吸一口气,鸩昀峰脸色阴沉开口,他很不甘心! 之前,眼见就要逼迫问玄剑斋屈服,谁曾想,林寻的到来却如飞来横祸般,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行动。 这让他焉能甘心? “和冥土为敌又如何?你鸩昀峰该不会以为,我会被你威胁到?” 林寻黑眸幽冷。 “罢了,今日给你一个面子,我们走!” 鸩昀峰脸色铁青,他倒是很果断,意识到局势不对,当即选择撤退。 “走?我答应了吗?” 林寻一句话,令鸩昀峰心中咯噔一声,当即色变。 他厉声道:“林寻,看在以往情面上,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你可别不识好歹,你可知道,得罪我冥土的下场会有多惨!?” 此话虽是恐吓,但却也是事情。 如今的上九境中,冥土势力就如一方霸主,崛起之势令人侧目,几乎无人可阻挡。 这四年来,在冥土的兵锋威胁下,不知多少势力要么选择臣服,要么直接就被吞并! 问玄剑斋够强大了吧,可今日却也被逼迫得陷入困境,若不是林寻及时到来,后果不堪设想。 当听到此语,莫天河和纪星瑶也冷静下来,权衡利弊后,内心中实在不想林寻和这样一个大势力结下不可化解的血仇。 可不等他们出声相劝,林寻已哂笑开口:“若不是因为以往的一些情面,你以为我能容忍你唧唧歪歪到现在?还有,冥土已得罪我,迟早,我会亲自去跟冥子算一笔账!” 说到最后,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彻骨般的凛冽杀机。 赵景暄为何选择自封神魂? 是被逼的! 若不是当日那王紫英等人相逼,焉可能发生这等事情? 而王紫英等人,同样都是冥子手下的走狗! 场中寂静,倒吸凉气。 消失四年之后,林魔神甫一出世,就要和以冥子为首的冥土势力算一笔账? 这若传出去,必然会在上九境中引发一场风暴! “你……” 鸩昀峰有些气急败坏是被林寻话语中流露出的杀机给吓到,以至于显得惊怒交加。 “够了!” 林寻蓦地凭空而起,浑身发光,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也是随之铺天盖地般扩散而开。 一下子,风起云涌,乾坤色变! “开战吧。” 淡然平静的声音中,林寻动了,如飞电,如流虹,缥缈无踪。 噗! 数名最靠近林寻的冥土强者,头颅在一瞬间被一起斩落,故而只发出一道闷响。 而后,一颗颗头颅滚落,血洒虚空。 与此同时,众人才看清楚,那是一柄断刃,但却犹如虚幻般缥缈,轻若羽毛,圣洁空灵。 “杀!” 鸩昀峰眼睛都红了,意识到若不战,根本不可能安然离开。 他暴冲而起。 只是,他此刻在空蛰山之巅,在其附近,还站着莫天河和纪星瑶等人。 当他出动的一刹,莫天河和纪星瑶也出击。 对于鸩昀峰,他们可是恨之入骨! “废话那么多,终于开战了,我噬神虫一脉,因为我,而多出一位亘古未有的绝巅之王,自当不负先祖所留之威名!” 喃喃轻语声中,神色冷酷无比的小银,凭空消失不见。 噗! 与此同时,在距离小银数十丈之地的一位冥土强者,无声无息地暴毙当场。 其神魂,被锋利无匹的剑意绞碎! 噗! 很快,又有一名护法级强者猝不及防之下,被斩杀神魂。 这就是噬神虫一脉的恐怖。 它们出击时,犹如无形无质,寻常之辈根本难以察觉。 而它们的攻击则如天地间最无情的刺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一击必杀!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轰隆! 场中,林寻也展开攻伐,他身影灿灿,纵横乾坤间,举手投足之间所释放的攻击,都有着足以令鬼神退避的威势。 远远望去,就见他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强者的躯体炸开,俨然一副所向披靡,无可匹敌的横推姿态。 一时间,场中血腥滂沱,惨叫声震天,混乱不堪。 倒并非是那些冥土强者不堪,而是如今之林寻,已强大到一个足以令他们仰望的高度。 在这等情况下,击杀他们,也和撕画没什么区别! “死!” 蓦地,一道冰冷的娇斥响起,冥土十二战将之一的雨梁音杀来。 她看似娇媚妖娆,白嫩修长的玉手中却拎着一柄巨大的黑色铁锥,猛地一挥,乌光席卷,虚空都轰然爆开。 杀伐之力,竟是凶悍可怖之极。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背后杀向林寻! 嗡~ 只是,随着断刃如惊虹般乍现,被林寻施展出生灭斩,先是她那一柄被浸淫孕养了数年之久的黑色铁柱被轻易斩为两截。 而后,从她眉心处,一道血线笔直延伸、过鼻梁、红唇、脖颈、胸膛、腹部…… —— ps:第三更晚上12点左右~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