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岁岁年年人不同 - 天骄战纪

第1252章 岁岁年年人不同

战斗中,纪星瑶有些担忧地看了山下位置一眼。 那里,汇聚着一众冥土强者,身处其中的林寻,处境会如何? 也就是这一眼,让她看到了一幕血腥无比的画面。 雨梁音,这位极其妖娆妩媚的绝代尤物,其躯体却在此刻被劈为两半,从中间笔直断开。 这等死法,发生在一位千娇百媚的女人无疑显得异常血腥! 纪星瑶清眸都不禁一缩,差点失声叫出。 雨梁音,可不仅仅只是一位风情妩媚的美人,还是一位手段极其狠辣的古代怪胎。 可却就这般被活活劈杀! “这家伙愈来愈变态了。” 纪星瑶心中嘀咕了一声。 山脚处,战况惨烈,处处血腥弥漫。 有人仓惶逃遁,可尚在半途,要么被断刃斩杀,要么被小银袭杀,这无疑令人感到绝望。 除了雨梁音、陀藤,这些冥土强者中,还有一个战将级人物。 那是一个身影削瘦,手指血剑的强大剑修,其展露出的气息之强,甚至还要在雨梁音等人之上。 可令林寻意外的是,在战斗甫一就开始,这个名叫詹鸢的青年,就果断逃遁。 且,动用了秘宝,速度奇快无比。 连林寻和小银都扑了个空。 不过,詹鸢的逃走,倒是进一步加剧了这些冥土强者溃败的速度。 在雨梁音也被斩杀后不久,场中已尽是横七竖八的残破尸骸,除了詹鸢,全都伏诛! 浓烈的血腥充斥虚空,呛鼻无比。 这是一幅宛如炼狱般的画面,一尘不染的林寻伫足其中,显得格格不入,又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冲击力! 山巅,战斗也已结束。 鸩昀峰孤身一人,被莫天河、纪星瑶等问玄剑斋传人围攻,根本就支撑不住,没多久就被打跪了。 之前的鸩昀峰,胜券在握,谈笑自若,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而此时,他瘫跪在地,衣衫破碎染血,披头散发,浑身伤势严重,呼吸都困难。 当察觉到林寻踱步而至,附近问玄剑斋传人无不神色一肃,露出敬慕钦佩之色,主动退开一条路。 四年前的林寻,就已叱咤风云,被奉为林魔神,令人谈而色变。 而如今,他死而复生,犹如涅槃,风采更胜往昔! “呵呵,我千算万算,却没想到,你林寻竟还活着,老天……真他妈眼瞎!” 鸩昀峰艰难地抬头,面颊沾染血渍,狰狞而扭曲,声音中尽是不甘和恨意。 是的,他认为今日之败局,完全是拜林寻所赐! “大道如天,你这般宣泄怨愤,不怕遭天谴吗?” 林寻瞥了他一眼,心中毫无可怜。 “哼,我辈修士,行的本就是逆天之路,谁曾惧天?林寻,你休要得意,你大概不知道,冥子如今已踏上长生四劫境,且掌握有诸多大造化,气运加身,若让他知道你还活着,你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鸩昀峰声音怨毒道。 砰! 莫天河大怒,一脚将鸩昀峰踹出去,狼狈地趴在地上,“死到临头,犹不悔改,你鸩昀峰简直令人失望透顶!” “呵呵,胜王败寇罢了,此次没能拿下你们问玄剑斋,以后可就不见得了。” 鸩昀峰狰狞冷笑。 莫天河眸子中杀机一闪,却被林寻拦住。 他俯视鸩昀峰,道:“你不仁,我不能不义,你不是对冥子推崇无比吗,我倒是想看看,若是你没有了这一身修为,冥子又会如何对待你这位忠实的马前卒。” “你要做什么?”鸩昀峰尖叫。 砰! 林寻一脚踢在其身上,将其道种都碾碎。 如此一来,其修为等若是彻底被废,哪怕他元神脱壳,拥有夺舍的可能,都难以再求索长生道途! 一下子,鸩昀峰宛如苍老了无数岁,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响才发出一道凄厉无比的嘶吼。 “林寻,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别忘了,除了冥子,这世上还有一个古佛子视你为眼中钉!” 声音沙哑、愤怒、怨毒。 砰! 林寻袖袍一挥,鸩昀峰整个人直接飞出去,消失在远处的天边。 “为何不杀了他?” 纪星瑶忍不住道。 “一个废人,你觉得冥子还会像从前那般待他?用不了多久,这家伙只怕就会品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林寻随口道。 一句话,令在场众人不寒而栗。 的确,在这上九境中,失去了一身修为,绝对要比杀了他鸩昀峰都难受十倍百倍! …… 空蛰山之巅,恢弘的殿宇中。 “此次,可真多亏了林兄,请受在下一拜!” 莫天河起身,躬身行礼。 其他人见此,也都起身行礼。 一场凶险困局,随着林寻的到来,被简单粗暴地化解,这让问玄剑斋这些传人谁能不感激? “诸位无须如此,还请入座。” 林寻连忙道,直至众人落座,他这才说道:“我此次前来,是欲跟诸位打探一些事情。” “是和金独一道友有关?” 纪星瑶星眸盈盈,一语就猜中了。 林寻笑着点头。 “当年,他得知你的死讯,便毫不犹豫单独离开,据我们推测,他应该是前往寻找古佛子的踪迹了。” 纪星瑶说到这,不禁有些歉然,“也怪我和莫师兄大意,没能及时去阻拦金道友。” 林寻挥手道:“不怪你们,老蛤的脾气我了解,他若要走,你们谁都拦不住,只是……这四年来,你们是否听说过关于他的消息?” 纪星瑶摇头。 莫天河忽然道:“按照我判断,金道友应该无恙,因为自从四年前林兄你消失之后,那古佛子也如人间蒸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四年来,可有不少人在寻找这古佛子,可无一例外,皆一无所获。” 林寻一怔,古佛子竟也消失了? “那你们可曾见过那只大黑鸟?” 林寻又问道。 “你是说抢走冥子的‘冥皇炼神壶’的那只鸟?” “对。” “此鸟行踪莫测,这些年,倒也出现过数次,每一次出现的地方,都是一些凶险无比的造化之地。” 纪星瑶飞快道,“不过,据我所知,冥子已经从此鸟手中夺回了冥皇炼神壶。” 林寻皱了皱眉,大黑鸟也没能保住冥皇炼神壶? 接下来的交谈中,林寻也是了解到了这四年中,发生在上九境中的一些事情。 如刀狂笑苍天、剑魔夜宸出击,血洗金乌一脉、海魂族、万兽灵山等道统的事情。 如云庆白曾出现于离火境…… 如岳剑鸣一人一剑,横跨上九境,打探关于古佛子的踪迹…… 如日月神殿传人萧青河,独自行动,要为林寻复仇…… 当得知这些事情时,林寻也不禁动容,心中暖烘烘的,但旋即又不免为他们担忧。 林寻可是很清楚,他们这么做会承受着怎样的风险! 除此,纪星瑶又说了一些发生在上九境中的大事。 比如,云庆白于三年前,就跻身天骄金榜第一名位置,这个记录保持至今,还不曾有人撼动! 甚至,有好事者直接盛赞云庆白为绝巅之域第一人! 比如,现如今的上九境,历经了几次洗牌后,能够幸存下来的强者,在这些年中,皆获得了不少好处和机缘,实力突飞猛进。 最初数年,进入上九境的强者,是为了成王而竞争,能够成为绝巅王境,已经足可以横行。 但如今,仅仅只是踏足长生三劫境的绝巅王者的数目,都有上千之众! 而像冥子这等层次的存在,都已渡过第四次长生劫。 当了解到这些,林寻心中也一阵感慨。 才四年时间,却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一批又一批绝巅王者在各自道途上高歌猛进,锐不可当。 这若是搁在外界,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可在这机缘众多、造化广布的上九境中,却竟是屡见不鲜! 这差不多已经是绝巅之域降临世间的第五年,再有四年左右的时间,一切都会落幕。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时间中,竞争只会越来越残酷! 尽管,如今林寻已踏足长生三劫之境,可当了解到这些消息后,心中却不敢有任何懈怠。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 “林兄,你是要去找古佛子算账吗?” 莫天河问道。 “或者是去找冥子算账?” 纪星瑶也好奇。 林寻摇头:“根本不必找,当他们知道我还活着的消息时,自然会主动来找我。” 众人略一思忖,便明悟过来。 的确,现如今,上九境中都还不知道林寻活着,可相信用不了多久,关于林寻活着的消息,就会席卷扩散而开。 到那时,曾和林寻有仇的强者,不管是冥子、古佛子,还是其他人,焉可能坐得住? “目前而言,我想暂时留在此地,不知诸位是否愿意收留?” 林寻问道。 “当然可以。” 莫天河爽朗笑道。 纪星瑶则深深看了林寻一眼,唇角噙着一抹笑意。 她知道,林寻之所以留下来,只怕也是担心冥土势力再次杀来,以至于让他们问玄剑斋再度陷入困境中。 而若有了他坐镇,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震慑力量! 这就是她认识的林寻,即便是帮人,也从来是不着痕迹的,润物于无声。 —— ps:第三更送上,算补的。然后定个计划,不出意外,下周内,金鱼会把欠下的6更全都补出来! 最后,求一下月票,双倍月票期间,请大家鼓励鼓励金鱼哈~ appapp

下一篇   第1253章 道纹真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