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冥子出关【补更】 - 天骄战纪

第1255章 冥子出关【补更】

林寻敏锐察觉到,附近区域中,足有数百道目光从不同方向落在了自己身上。 但他并未理会。 “你找我何事?” 林寻目光看向羽灵空,多年不见,对方也已踏上长生二劫境,令林寻也不免有些感慨。 当年参加论道灯会的群雄中,羽灵空俨然是一个谁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直至在小巨头榜上时,羽灵空名次虽跻身前十,但已没有当年那般耀眼。 是他变弱了吗? 不是,而是放眼整个天下而言,比羽灵空更耀眼的妖孽人物,大有人在! 此时,羽灵空神色显得很平静,道:只愿和你一战,破道心魔障,还望成全。” 远处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谁都能看出,羽灵空此刻的挑战,显得有些不自量力,都怀疑他是不是犯傻了,这不是纯粹找虐吗? 连纪星瑶都不禁怔了怔,眉宇间闪过一抹复杂。 当年的羽灵空,风采何其傲世,可如今,却竟因为一次挑战,就被人们嘲讽,这等变化,如何不让人感慨。 “你不担心我杀了你?”林寻问道。 “若战死,也已无憾。” 羽灵空仿似没有察觉到周围的笑声,平静道,“自论道灯会上败在你手中,我心中已出现魔障,直至如今,此魔障已如毒瘤,若不铲除,势必会阻碍我的道途。” 林寻道:“原来如此。” “还望成全。” 羽灵空神色一肃,拱手道。 他变了。 没有了从前那张扬睥睨的姿态,变得内敛而沉凝,犹如重剑无锋,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要知道,论及以往仇恨,林寻完全有理由击杀他,可偏偏地,他却毅然无惧,孤身前来请战! 凝视羽灵空片刻,林寻最终点头。 “你跟我来。” 他转身返回空蛰山。 羽灵空一怔,但并未退缩,跟随而去。 远处众人面面相觑,林魔神这是答应要接受羽灵空的挑战了? …… 一刻钟后。 青桑峰上,羽灵空被镇压倒地,浑身浴血,凄惨无比。 可出乎他意料,林寻却并未下狠手。 “可曾破你心魔?”林寻问。 羽灵空擦掉唇角血渍,忍着浑身的剧痛艰难起身,道:“不出三日,必可化解。” 声音中,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没有人知道,这些年他遭受着怎样的痛苦,因为当初的惨败,犹如一抹阴影般,磨蚀着他的道心和意志。 纵然已成为长生二劫境的绝巅王者,可羽灵空知道,自己的心境不稳! 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与其被心魔侵扰而亡,还不如痛快一战,彻底了断这一场因果。 于是,他来了。 此时此战败,但对他而言,却宛如从一个枷锁中脱困,身心皆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 “你走吧。” 林寻瞥了他一眼。 羽灵空怔然,神色复杂,忍不住问:“为何?” 林寻道:“你我之间的恩怨,皆因争夺机缘而起,况且,每次失败的都是你,你既选择今日来了结,我又何必再斤斤计较,夺你性命?没必要。” 没必要! 这就是林寻的想法。 羽灵空沉默了,许久,才拱手道:“多谢成全。” 林寻也拱手,并未多说什么。 “若你想去找古佛子,或许可以前往‘浮屠梵土’一探。” 临走前,羽灵空忽然开口。 林寻黑眸一眯,记住了这个名字。 …… 羽灵空走的时候,衣衫染血,狼狈无比,这一幕,被无数修道者看在眼中。 只是,任谁都没想到,以凶横著称的林魔神,竟会放过羽灵空一次。 “你不担心他破除心魔后,修为突飞猛进,再找你来报复?” 纪星瑶也有些不解。 “我只要比他更强,又何惧报复?” 林寻随口道。 敌人的威胁,只会是一种鞭策,让林寻不至于自满和懈怠! 当然,依照他判断,羽灵空以后只怕是不可能再兴起找自己报仇的念头了。 因为,羽灵空已经变了。 人,都是会变的。 像鸩昀峰。 像羽灵空。 只不过两人的变化不同罢了。 实则扪心自问,他林寻这些年何尝没有变化? 年少时,他隐忍负重,虽心怀热血,行事无忌,可一切目的,皆是为了独善其身。 而今,历经诸多磨难和成长,他早已和年少时不同了,看待问题的心态和角度,也已不一样。 “纪姑娘,你可知道浮屠梵土在哪里?” 林寻问道。 “浮屠梵土?那可是艮山境中极其有名的一片禁地,极其诡异和不详,有人曾在那里见过一座由无数白骨堆砌而成的浮屠塔,足有三千层高,每到夜晚,就会显现出恐怖诡异的异象。” 纪星瑶飞快道,“这些年,也有不少强者前往探寻,可要么陨落其中,要么一无所获而归。” 林寻点头,心中暗道,若那古佛子藏匿在那里,倒是的确很难被人发现其踪迹。 “怎么,你对那里很感兴趣?” 纪星瑶好奇道。 “暂时不会去。” 林寻摇头,他还需再等待一段时间,看能否等来关于老蛤、大黑鸟、阿鲁他们的消息。 同时,也需要先解决一些敌人。 比如冥子。 其实,在林寻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 当得知自己还活着时,云庆白会作何感想,又是否敢来和自己一决? 当然,纵然云庆白最终不来,林寻也会去找他的! …… 云落山。 冥土势力盘踞之地。 詹鸢皱眉,内心有些焦灼。 在他不远处,有着一座黑色的冥殿,那是冥子闭关修行之地。 数天前,他和鸩昀峰、雨梁音、陀藤等人一起,前往空蛰山,欲逼迫问玄剑斋归顺。 可因为林寻的出现,差点令他们全军覆没。 若不是詹鸢见机得快,果断逃遁,也注定要遭殃。 此刻,一想到当日林寻所展露出的那种横扫一切敌的气势,詹鸢心头就一阵发寒。 故而,从返回的第一时间,他就等候于此,欲将这些消息禀报给冥子。 可无奈的是,冥子却正在闭关中。 这数天来,詹鸢能清楚感受到,随着他们此次行动的失败,冥土势力的声望,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甚至,外界都在等着看他们冥土的笑话。 若再不拿出一些具体的行动,只会让外界以为,冥土崛起之势将就此夭折。 到那时,原本归顺在冥土麾下的大小势力,会怎么想? “冥子大人怎么还不出现?” 不远处,鸩昀峰情绪很暴躁,来回踱步。 詹鸢冰冷瞥了鸩昀峰一眼,一个废物而已,难道还真以为,冥子还会像以前那般对待他? “你看什么?” 鸩昀峰大怒,“我修为被废,你也好不到哪里,不战而退,不显丢人现眼?” “你再敢多说一句,我立刻杀了你。” 詹鸢冷冷道,一句话,令鸩昀峰脸色青白交加,内心充斥着一股难言的憋屈和愤怒。 可最终,他闭嘴了。 詹鸢冷哼,眸子中闪过深深的鄙夷。 而此时,鸩昀峰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挫败和颓然。 以前的他,何其风光,可现在,却竟沦落到了需要看别人脸色而保命的地步,这种落差,刺激得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后悔吗? 肠子都快悔青了! 可惜,一切都悔之晚矣。 便在此时,不远处那紧闭的冥殿大门轰然开启,一道极其轩昂修长,浑身沐浴在幽暗道光中的身影,踱步而出。 随着他迈步,这天地都昏暗,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势也是随之扩散而开。 冥子,破关而出! “林寻此子竟还活着?当年之仇,一直令我引以为憾,今日,终可得偿所愿!” 当从詹鸢口中了解到发生在空蛰山的事情,冥子浑身散发出一股恐怖无边的杀机。 至于此次行动有多少人被林寻所杀,冥子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自信,只要有自己在,冥土崛起之势就注定无人可挡! 至于损失一些属下,以后再补充一些就是了。 “大人,还望您为我做主!” 鸩昀峰匍匐在地,痛哭流涕,现在,他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冥子身上。 冥子顿时皱了皱眉,心头浮现一抹厌烦,但嘴上,还是说道:“放心,你既是我冥土战将,我自不会就让你这般废掉,等以后我帮你寻觅一具躯壳,以秘法为你夺舍,足可以让你恢复战力!” 这,是一种收买人心的手段。 纵然他恨不得一脚踹飞鸩昀峰这个废物,但却不能这么做,否则,势必会让那些归顺在他麾下的强者心寒。 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多谢大人!” 鸩昀峰喜出望外,感激涕零。 詹鸢心中却冷笑,夺舍成功,但他人的道种和道行,又岂是那般好融合的? 纵然恢复战力,以后也注定再难在道途上踏足更好的境界! 鸩昀峰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他已不在乎,他已体会到沦为废物之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不愿再被如此折磨下去。 “詹鸢,给你三天时间召集人手,三天后,和我一起前往空蛰山,诛杀林寻此獠,顺便血洗问玄剑斋!” 冥子双手负背,眸光幽幽,而在其周身,沸腾的杀机如涌动的火焰,慑人无比。 —— ps:补更送上,还欠6个,请诸君监督并督促~ appapp

下一篇   1256章 八方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