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狼群战术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二十六章 狼群战术

闻言,方松怔怔片刻,忽然苦涩道:“罢了,这就是命,怪不得你,不过我能否求一件事?” 林寻道:“你说。” 方松面露一抹乞求:“帮帮我,我身受重伤,已快要坚持不住,只求你把我带出这沼泽,这里太凶险,说不定存在着一些毒虫凶兽,我还不想被淘汰出局。” 他身受重伤,体力已濒临衰竭,若无人搭救,下场只有一个,被立刻从考核中淘汰出局。 林寻哦了一声,就点头道:“也好,我就背你走一段路程。” “多谢!多谢了!”方松欣喜若狂。 林寻微微一笑,上前蹲下身躯,道:“上来吧。” 他背对着方松,并未看见此刻在方松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哼,林寻啊林寻,任你奸诈如鬼,也逃不过我的算计!” 方松心中冷笑,脚步蹒跚上前,一副快要支撑不住的衰弱模样,而在其指缝中,一枚刀片已被紧紧攥起,蓄势以待。 可就在他距离林寻紧紧只一步之遥时,原本蹲着的林寻忽然弓身而起,背脊大骨如弯弓般,狠狠朝后暴冲。 砰! 方松都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震飞出去,发出【▽长【▽风【▽文【▽↖惨叫狠狠跌入腥臭的泥沼中。 这一击太过狂猛,震得方松眼冒金星,浑身骨头差点散架,再忍不住大口咳血,狰狞咆哮:“林寻,你难道要残杀同一阵营的同伴?你可知道被小珂教官知道,你必将被驱逐出弑血营?” 林寻转过身,悠悠走到方松身前,右手一把扭住对方手腕,从对方指缝中夹住一枚寒芒四射的刀片。 一下子,方松脸色骤变,僵硬说道:“这是我用来防身之物,你……你为何要夺走我的武器?” 林寻微笑道:“还死不承认?我好心救你,你却要拿这玩意来害我,莫非你真当我傻?” 虽然是在笑,声音中却一片冰冷。 “你在说什么?”方松不悦,“林寻,你即便不愿意救我,也不必如此诬蔑我吧?” “呵呵,难道你还以为我猜不出?” 林寻不屑道,“这次月度考核的规矩中,并没有规定不允许自相残杀,想必你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欲要趁机夺走我身上搜刮到的铭牌罢了,就你这点小心思,也想蒙骗算计我?” 方松脸色又是一变,完全没想到,林寻竟一下子把他内心的算计全部说出来。 他惊怒道:“你……你究竟要怎样?” 林寻笑道:“我当然不会干出一些让小珂教官不愉快的事情,不过……你如今已重伤在身,无力再战,也难以保护好身上佩戴的铭牌,与其便宜了敌人,不如交给我,由我替你保管如何?毕竟咱们可是一个营地的,小珂教官若知道,肯定也会对我的仗义出手大加赞赏。” 方松心中顿时一寒,这混蛋居然真不打算放过自己!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就感觉脖颈猛地一痛,登时晕厥了过去。 “现在,就只能委屈你暂时昏迷一下了。”林寻叹了口气,伸手在方松身上一阵摸索,找出一块铭牌来。 呜! 一声尖锐的哨子声音响彻云霄。 这是39号营地学员的信号,请求离开战场。 当然,哨子是方松的,只不过却是被林寻吹响的。 哨音还没落下,林寻就已离开这片区域。 没多久,一艘宝船降临,一个肥胖中年跳下来,先是看了看那陷入昏迷的持枪男子,又看了看方松,脸上顿时泛起一抹怪异。 现场的一切线索和痕迹,几乎被他一眼收入眼底,大致已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还真是个倒霉的小家伙,就是不知道谁这么黑心,竟这么不客气坑了你一把,不过那家伙倒也有良心,帮你发出求救信号,否则等这拿枪的小子醒过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肥胖中年晒笑了一声,就一把拎着方松,转身返回宝船。 …… 与此同时,在毒蝎岭另一片区域。 这是一片阴湿的森林,只听一阵如惊雷般的大吼声响起,一株株大树轰然被碾压倒下。 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不过是一个身姿雄峻英武的少年,正是宁蒙。 他一路横冲直撞,浑身雷芒流窜,眼眸灿若烈日,杀气腾腾,宛如雷神附体,气势骇人之极。 就在刚才,他经过一场鏖战,把一名对手打得浑身筋骨都不知断裂多少根,差点当场死去。 而这一场对决,也为他赢得第三块铭牌。 “妈的,40号营地就是一群垃圾,都找不到一个可堪一战的厉害人物。” 宁蒙一边狂奔,一边很不满的腹诽。 没多久,他身影忽然顿住,眼眸如雷电般遥遥望向远处,就看见两男一女,呈现品字形战阵,飞快朝这边掠来。 为首的是一名头扎马尾,矫健飒爽的少女,宁蒙认得对方,名叫雷新月,修炼的是“雷罡剑经”,和他所修炼的“八荒奔雷劲”一样,同属于雷属性战斗秘技。 雷新月旁边的两名少年虽然很陌生,但肯定也是40号营地中的学员。 他们三人联袂而来,在这等情况下,换做谁只怕都会下意识避其锋芒,先行撤离。 可宁蒙却不退反进,一脸亢奋,浑身燃烧着可怕的战意,喃喃道:“这一场战斗可别让我再失望了……” 与此同时,雷新月目光也望过来,显然也认出宁蒙,眉宇间顿时涌现一抹如火战意。 刹那间,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 另一片区域中。 石禹身影若一抹惊鸿,大袖翩翩,全速飞掠,仪态潇洒,速度也如流虹似的快的不可思议。 这是“流云追星步”,一门极其玄妙高深的轻功身法。 只是此刻,即便用上此功,石禹却毫无轻松之色,反而眉头一直紧皱,在他身后数十之外,一道身影一直紧紧追撵着。 “妈的,这小子难道盯上自己了?” 石禹内心一阵郁闷。 追在后方的那家伙就是宫冥,一个让石禹很不愿意碰到的对手。 但他却没想到,在这一场月度考核刚开始,在他刚准备大展身手好好表现一下时,就碰到了宫冥。 宫冥看起来很普通,可真的很难缠,所修炼的“九冥护体棍”堪称防御变态,石禹倒也不惧怕,只是很清楚一旦被宫冥缠上,必然会耗掉太多时间和气力,他可不愿跟这种人耗下去。 只是让石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宫冥自打盯上他,就像一个牛皮膏药似的,一路追撵,甩都甩不掉。 “宫冥你真打算如此耗下去?你别忘了,若没有抢到足够的铭牌,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石禹忍不住扬声开口。 “我只要打败你就够了。” 宫冥的回答很简单,却透着一股执拗决然的味道,让石禹一阵头大,心中恼火,这小乌龟可真他妈烦人啊! “宫冥兄,我来助你!”蓦地,远处响起一道啸音,伴随声音,一个身影朝这边冲来,恰好堵在石禹前进路上。 “倒霉,终究是没办法甩开了……” 石禹心中暗自一叹,倏然止步,眸子里闪过一抹冷色,不知何时他手中多出一对青铜短锏。 …… 像宁蒙,石禹这种情况,几乎发生在毒蝎岭上百里范围的每一个区域之中,竞争残酷惨烈。 不止是正面厮杀,还有意想不到的突袭、谲诈狠辣的陷阱、层出不穷的算计。 能够参与进来的学员,皆都是经过一个月残酷训练留下来的精锐,几乎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别看一个个年龄小,几乎都只有十几岁,可论及战斗手段和心智,一些经验丰富的成年修者只怕都远远不如他们。 在距离毒蝎岭不远处,驻扎着一个临时营地。 营地中被分作两个区域,一个被39号营地占据,一个被40号营地占据。 小珂端坐在帐篷中,在她掌中,有着一个精致的罗盘,罗盘表面篆刻着繁密灵纹,正自莹莹发光,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光幕。 这是“衍影盘”,一种独特的灵器,由一整套组成,像此刻的毒蝎岭每一个区域中,皆都被埋下了一个个衍影盘。 通过那些衍影盘所映照的景物,就会被反馈在小珂手中的衍影盘上,可以让她清楚看到发生在毒蝎岭中的一切动静。 这一场月度考核持续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距离结束仅只剩下四个多小时。 直至如今,39号营地中已经有五人被从考核中淘汰,而40号营地的学员中,则被淘汰掉9人。 看似占据着不少优势,可小珂却并无高兴之色,这结果距离她的预期还有一定差距。 最为令她皱眉的是,毒蝎岭中的局势,正在一点点对39号营地的学员不利! “残狼是打算把‘以多欺少’的战术发挥到极致?看来为了保存他的40号营地,他已经忘记了训练学员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小珂心中喃喃,眸子里隐隐有一抹寒芒涌动。 40号临时营地中。 残狼抚摸着下巴,盯着手中的衍影盘,唇角泛起一抹残忍的弧度,“小珂妹妹,你应该清楚的,狼群中的成员可从不会单独行动……” ps:感谢战狼童鞋的打赏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