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善恶度世经 - 天骄战纪

第1265章 善恶度世经

大黑鸟飞快传音:“先解决眼前之事,待会我再详细告诉你真相,不过你大可放心,古佛子的本尊并不比分身强多少。” 林寻点了点头。 而后,他的目光扫视全场,从那一众修道者身上扫过,将他们神色间的震撼、恍惚、忌惮……也尽收眼底。 “你们走吧。” 林寻此话一出,场中大多数强者皆不约而同地长松一口气。 被困在这一方天地中,他们可真担心林寻一言不合,就拿他们这些看热闹的人宣泄火气。 可很显然,林寻虽有魔神之称,但并不是滥杀无辜之辈。 “多谢林道友。” “祝贺林道友力挽狂澜,破除一切敌,自此以后,上九境内,当再无人敢小觑道友。”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林道友请保重!” 嘈嘈杂杂的话语声中,场中修道者陆续都离开。 只是,他们心境却很难平静。 今日之战,波折起伏,变数丛生,可以预见,用不了多久,整个上九境中,注定会被这一战的消息引发轰动! “林兄,在下叶摩诃,而今距离绝巅之域落幕仅剩下数年时间,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与你切磋。” 远处,叶摩诃朗声开口。 “荣幸之至。” 林寻抱拳,言辞随意。 叶摩诃笑了笑,转身而去。 今日之战,让他亲眼目睹了林寻的战力,心中也被激起了好胜心,故而主动邀战。 “林寻,你且莫得意,冥子虽强,但却并不算什么,若有机会,以后我会亲自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至强!” 小金翅鹏王话语冷冽,撂下一句话,就化作一头金翅大鹏,扶摇青冥而去。 林寻皱了皱眉。 却见洛迦笑说道:“不必理会此人,他是纯血金翅大鹏一脉的后裔,觉醒了祖血,性情桀骜酷烈无比,他这么说,只是心中对你不服气而已,谈不上是恶意。” 林寻不置可否。 很快,场中修道者已是陆续离去,只留下一片满目疮痍的山河,这是之前在战斗中被破坏的。 “走,我们前往山中一叙。” 目光从洛迦、岳剑鸣等人身上扫过,林寻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邀请他们一起,前往空蛰山。 …… 冥子率领冥土大军,气势汹汹出发,欲斩林寻,血洗空蛰山。 可结果,冥子却在第一时间被林寻镇压,仅剩一缕残魂仓惶而逃,声势浩大的冥土势力也就此不战而溃! 这则消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这一天传遍上九境,引发滔天波澜。 同时,古佛子再度现身,却被林寻捆缚镇压的消息,也是随之扩散而开。 一时间,上九境中彻底轰动! “凭借今日之战,林魔神已足可以跻身同辈中的霸主巨头级行列中!” “也不知如今的林魔神,能够在天骄金榜中夺取多高的名次……” “冥土,注定要分崩离析了……” “沉寂四年,一朝得出,便名噪天下,以后这上九境,谁还能压住林寻崛起之势?” 各种议论、哗然在不断上演。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一场发生在空蛰山前的战斗消息,还在不断发酵和扩散。 …… 空蛰山,青桑峰。 茂林修竹,清溪淙淙流淌。 林寻、纪星瑶、莫天河、洛迦、岳剑鸣等人席地而坐,身前案牍上各自摆放着仙酿、果蔬、灵茶。 众人一边品茗饮酒,一边聊天叙旧,颇为融洽自在。 当时是,天光湛然、云雾缥缈,附近竹林婆娑,溪水叮咚,清幽旷俗,一众“同道中人”相聚,自有一番惬意畅快。 “剑鸣,听闻你这些年一直在为我奔波你一杯酒!” 林寻举杯,笑着出声。 自从在西恒界和岳剑鸣分别,林寻已经有很多年不曾见过对方。 眼见岳剑鸣也已踏上长生二劫境的绝巅王者行列中,林寻也不禁唏嘘不已。 “好!” 岳剑鸣一饮而尽,很是痛快。 当年,林寻曾救过他一命,此等大恩,他从不曾忘却! “洛迦姑娘,这次也多谢你前来!” 林寻再次举起一杯酒。 洛迦的变化之大,也让林寻感到惊艳。 这个来自地皇界弥罗宫的传人,就如一株空谷幽兰,娴静明秀,当年,他们曾一起参加论道灯会,也曾一起横渡界河。 而今,洛迦也已拥有长生三劫境的绝巅王者实力,且她乃是仙凰一脉后裔,无论天赋、还是底蕴,都很惊人。 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年不止是自己在道途上突飞猛进地进步,其他人也都各有各的造化和机缘。 故友重逢,自当痛饮! 一杯杯酒水下肚,重叙当年之时,众人都不免唏嘘和感慨,也平添许多欢笑。 直至后来,林寻也有些微醺。 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如此放松过了…… 深夜时,岳剑鸣、洛迦等人告辞离去,他们各有各的道途和求索,眼见林寻无恙,已无久留之必要。 林寻并未阻拦。 因为,这就是修行。 灿灿的星光如银色的流岚,为婆娑的竹林披上一层纱雾,如梦似幻。 夜深了。 一座林寻亲手搭建的竹屋内,大黑鸟醉醺醺地瘫在椅子上,嘀咕道:“哎,若能天天这般逍遥快活,此生何其之幸哉?” 林寻坐在一侧,静修打坐。 今天的一场恶战,令他负伤累累,消耗甚大,如今体表伤势早已恢复如初,但体力则急需补充。 “你不是想知道古佛子的底细吗,我告诉你。” 大黑鸟一个扑棱,就从椅子中站起身躯,眸子中的醉意也消失,冷静如雪。 “上古时候,地藏寺出了一位真正的圣人王,法号‘善恶净世王佛’,以无上大智慧、大毅力,自创【善恶度世经】,功参造化,神妙无穷……” “而这古佛子,便是善恶净世王佛的关门弟子,当初被其师尊亲手雪藏,沉寂于地藏寺的一处秘境中,于今朝才横空问世。” “古佛子天生聪颖,出生时就已身具佛骨,其师尊曾言,此子之慧根,远超于我,以后踏上圣境时,其成就当可在我之上。” “你可以想象,这家伙的天资是何等之逆天了,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古佛子所修习的传承,同样是【善恶度世经】!” 林寻一边静修,一边聆听,心绪古井不波,直至听到【善恶度世经文】这部传承时,心中才掀起一层波澜。 因为在渡寂圣僧所留的【大藏寂经】中,同样记载着有关【善恶度世经】的一些奥秘。 大黑鸟继续道:“此经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可以修炼出一具和自身道行一模一样的分身。” “本尊持善,修善行。” “分身持恶,修恶行。” “善恶二身,所走道途完全不同,但却殊途同归,当修炼到极致,善恶二身可以彻底融合,不分彼此,塑造出一尊圣佛琉璃身,神妙无边。” 说到这,大黑鸟忽然冷笑起来。 “不过,这古佛子野心更大,他欲颠倒善恶,以本尊持恶,分身持善,以求另辟蹊径,从其师尊开创的【善恶度世经】中超脱出来,自成一家。” “可惜的是,他虽天资超绝,可终究不曾为圣,根本不清楚,仅凭他的智慧,根本不可能成功。” “现在的他,完全就是善恶不分,彻底走上了歧途!” 林寻皱眉道:“歧途?” 大黑鸟忽然一叹:“对,歧途,不过,这古佛子身怀大气运,按道理而言,他这般修行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 “可谁曾想,在这上九境中,却被他寻觅到了一桩逆天大造化,让他补全了自身缺漏,一举踏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途!” 林寻闻言,也一阵无语。 旋即,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道:“今日被镇压的古佛子分身,该不会修的是善行之法吧?” “对。”大黑鸟点头。 林寻神色一阵怪异,一个如此狠辣、心黑、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居然是修善行法的? 这显得很荒谬! “你着相了。” 大黑鸟提醒道,“古佛子心中的善恶,不见得是你所理解的善恶,因为善恶之分,每个人心中,皆有不同的见解。” “就如古佛子这具善行分身,或许在他看来,将你铲除掉,就是在做一件善事。” 这解释明显像在扯淡。 可林寻却理解了,道:“这么说,他的本尊持恶行,岂不是比分身更可怕?” 大黑鸟点头:“的确如此,但也强大不了太多,他需要在善恶之间维系一个平衡,才能让自己保持本心的清明,否则,无论是本尊太强大,或者分身太强大,对他而言反倒是一件祸事。” “那你可知道他的本尊在哪里?”林寻道。 “浮屠梵土!” 大黑鸟一字一顿。 猛地,林寻就想起了数天前,羽灵空化解心魔离开时,曾提醒过自己,欲寻古佛子,可以前往浮屠梵土走一遭! 并且,他曾问过纪星瑶,得知那浮屠梵土位于艮山境内,是一片凶险无比的禁地。 据闻,其内有一座白骨堆积而成的浮屠塔,高有三千层! —— ps:晚上出门,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264章 黑锅之威

下一篇   第1266章 浮屠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