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3章 无天教传人 - 天骄战纪

1273章 无天教传人

数天过去,在枉死之地外,修道者的人数不减反增,越来越多。 但却极少有人敢冒然进入。 都在等。 因为都看出,此城极其神秘,时而神圣若传说中的神城,时而则如一方鬼域,阴森可怖。 这其中,怎可能没有存在机缘? 但因为这些天来,但凡进入此城的强者,皆无一生还,令得这些围拢在城外的修道者们皆不敢擅自行动。 轰! 猛地,天地震动,引发全场关注。 远处的城池,滚滚黑雾消弭,原来笼罩在城中的诡异气息,也随之开始急剧溃散。 “机会来了!” 不少人眼眸一亮。 “冲!” 当即,已经有不少强者按捺不住,展开行动,冲向城中。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林寻和大黑鸟则从城中,朝着原路返回,速度极快。 “这些天,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路上,大黑鸟忍不住问。 林寻一想到彻底解脱的玄空师兄,心中就一阵说不出的黯然,道:“不说也罢。” 大黑鸟看出林寻情绪不对劲,也不再多问。 只是,刚冲到城门时,就有人惊叫:“咦,这一人一鸟数天前就已经进入此城,他们竟然没死!” 瞬间,林寻和大黑鸟就察觉到,一些目光朝自己扫视而来,带着狐疑之色。 两者没有理会,朝城门外行去。 这落入其他修道者眼中,就显得有些反常。 其他人都忙不迭冲入城中,欲寻觅机缘,可这俩家伙倒好,反倒背道而驰,欲第一时间离开! “朋友,莫非这城中有什么变故?不如留下来,跟道说道?” 一个枯瘦男子目光闪烁,挡在城门前。 砰! 一声闷响,枯瘦男子都来不及反应,就被林寻的身影狠狠撞飞出去,口鼻喷血,惨叫不已。 “自取其辱!” 大黑鸟嗤笑,林寻此刻的情绪明显很不对劲,这厮还敢招惹,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快,拦住这俩家伙,他们肯定在城中得到了不可告人的好处!” 那枯瘦男子咬牙,怨毒咆哮。 实则,他也根本不敢确定这点,这么说,无非是想祸水东引,嫁祸于林寻他们。 果然,一些修道者意动。 别人都在进城,这俩家伙却在着急离开,且听其他人说,这俩家伙早在数天前就已进城,哪可能没能获得一些好处? 这就难免让人想入非非了! “有人在跟着咱们。” 离开城门后,没多久,大黑鸟就察觉到,一些修道者在暗中跟随,明显欲意图不轨。 “不必理会,你来带路,我们去找古佛子的本尊。” 林寻头也不回,他当然也注意到了,但并不在意。 大黑鸟点了点头。 “朋友,还请留步,我等想跟你了解一下那城中的事情,还望不吝赐教。”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话语显得很客气,可伴随声音的,则是一道火红如燃的大网,倏然从天而降,要将林寻和大黑鸟捆缚其中! 出手的,是一名黑袍青年,明显出身不凡,战力也极其不俗,身边还有着一群扈从跟随。 林寻没有回头,也没有闪避,唯有在其身上浮现出一层道光,犹如凌厉无匹的锋刃。 哧啦一声,那火红大网刹那间被撕碎,光雨纷飞。 可这并未令那黑袍青年忌惮,反倒让他嘿的一声冷笑出来:“没看出来,竟是一位高手,毁了我的宝物还想走?给我留下吧!” 声音还未落下,他人已破空杀来,掌中一柄碧绿长剑斩出,激射出一道足有千丈长的剑气,灿灿如碧日。 林寻倏然止步,黑眸冷得可怕。 转身,探手一抓。 那一道碧绿的剑气犹如被抓住七寸的蛇,在林寻掌中寸寸崩碎,化作绿色的光雨飘洒。 黑袍青年眼瞳一缩,浑身直冒寒意,他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一剑的可怖,但现在,却被对方轻易捏碎…… 这无疑证明,对方战力要远远在自己之上! 退! 毫不犹豫,黑袍男子转身就逃。 就见林寻神色冷冽,掌指轻轻一弹,数千丈外的黑袍青年,躯体骤然爆碎,化作漫天血雨消弭。 弹指间,灰飞烟灭! 黑袍青年那些扈从都呆滞在那,亡魂大冒,因为一丝贪念,他们这是招惹了怎样恐怖的敌人? “谁还不服,尽可以追上来!” 林寻黑眸扫视四周,在那暗中,原本尾随而至的一些修道者,无比心中发紧,背脊直冒寒气。 话音落下时,林寻已再次上路。 击杀黑袍青年的一幕,就如敲山震虎,令接下来的时间中,再无人敢尾随。 轰隆! 没多久,那枉死之地,恢弘无比的古老城池,轰然倾塌湮灭,消失在虚空中。 一时间,引起了不知多少惊呼。 原本以为是一场机缘之地,谁曾想,还不等他们探寻,已就此消失不存。 林寻没有回头,心中则愈发有些怅然,他知道,此生只怕也再也见不到玄空师兄了…… 嗡! 就在此时,一艘奇异的幽蓝色宝船犹如挪移虚空般,倏然出现在林寻和大黑鸟前路上。 “是他们吗?” 宝船上,一个银袍青年屹立,神色平淡,看着林寻和大黑鸟。 他身体缭绕着银色神辉,剑眉星目,神武超凡。 旁边,一个灰袍男子大汗淋漓,期期艾艾道:“对,就是他们,数天前,我亲眼看见他们进入了那神秘的城池中。” 砰! 银袍青年袖袍一挥,就将这灰袍男子驱逐,抛飞到了远处,像赶走一只苍蝇似的。 目睹这一幕,林寻和大黑鸟顿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无非是要拦截他们,抢夺造化。 大黑鸟气得肝儿疼,自进入那城中,除了获得一些先天清气,它可什么机缘都没捞到! 可现在,却被人盯上,视作肥羊,让它如何不怒? “小子,你这是要拦路打劫?” 大黑鸟冷冷道。 “打劫?错,说的太难听了,我只是想请两位将从城中所得造化,双手奉献给我罢了。” 银袍青年神色淡然,他身影瘦削,并不高大,但却有一种逼人的英武之气,对林寻他们并不在意。 “奉献给你?”大黑鸟怒极而笑,“谁给你的勇气,敢在你鸟爷面前装蒜?” “我家公子乃是无天教传人薛致贤,劝你们还是莫要放肆,小心祸从口出!” 幽蓝宝船上,一名盛装打扮的娇俏女子冷冷出声,神色孤傲。 他们公子,天生的战魂之躯,天赋绝艳,如今已是长生四劫境绝巅王者,一口道剑,无坚不摧,手中斩杀过不知多少同辈。 而今,他已是上九境赫赫有名的一位长生巨头,战绩辉煌,跻身在天骄金榜第三十九位! 天骄金榜,可不是谁都能将名字烙印其上的。 尤其是现在的上九境,排名在天骄金榜第一百名的,都有着长生三劫境的绝巅战力! 可以说,他们公子,绝对是目前上九境中最强大的一批长生巨头中的一个! “无天教?” 林寻皱眉,想起来,和关系很好的乐采薇,就是来自众玄灵山无天教。 “现在怕了也不晚,劝你们赶紧献上机缘,或许我家公子会网开一面,饶恕你们一次。” 那娇俏女子略带得意和不屑道。 “可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怕他了?还饶恕我们一次,真是好大的口气,趁我们没有发怒,赶紧消失!” 大黑鸟脸色很难看。 “你们应该认识乐采薇吧,我和她是朋友,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与你们计较,现在,给我让开!” 林寻情绪原本就很低落,而今被如此阻挠和胁迫,心中早已极其不愉快。 若不是因为想起乐采薇这位故人,他早已动手。 “嗯?你说你认识乐采薇?” 蓦地,那宝船中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而后,一道身影走出。 此人龙章凤姿,器宇轩昂,有着一头淡青色长发,一对眸子里交织着缕缕炽烈火焰,慑人无比。 随意立在那,就有一股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锋芒! 看到这青年出现,那娇俏女子连忙退避一侧,行礼道:“阳师兄,没曾想让您也被惊动了。” 可这位阳师兄却没理会她,而是在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将目光看向林寻,神色间有些意外。 “是你!”他神色间带上一抹冷意。 与此同时,林寻也挑眉,认出对方,淡然道,“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你。” 此人,正是阳天奇! 当年林寻和乐采薇一起,横渡界河抵达东胜界碧焰城时,曾和这阳天奇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这阳天奇和一个名叫枯镜的老者一起出现,前来碧焰城,要接乐采薇返回宗门。 不过,林寻对此人印象可极其不好。 他可不会忘了,当初此人仅仅只是因为看自己不顺眼,就突然出手,说是要试一试自己的能耐,可实则出手极其之狠辣。 当时若不是那枯镜老者阻止,林寻绝对不介意给对方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可笑的是,在离开时,这阳天奇还曾传音警告过他。 那句话,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林寻至今都还记得。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