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杀机如潮 - 天骄战纪

第1276章 杀机如潮

剑圣骨骸,虽陨落万古,亦傲立天地间,不曾倒下! 当看到这一幕,林寻心中也不免一阵震撼。 可一想到这位剑圣来自其他八域中的大罗古域,林寻也只是心中尊重,而无敬畏和仰慕! 承认对手的强大,才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这秃驴一路上絮絮叨叨的,究竟是打着什么主意?” 大黑鸟嘀咕,有些看不懂。 “终究只是分身,掀不起什么风浪,且看他表演就是了。” 林寻倒是很平静。 让两者没想到的是,古佛子反倒先开口了。 “林寻,你是否很奇怪,贫僧为何会跟你说这些?” “其实很简单,贫僧只是想告诉你,在我地藏寺眼中,你这等异端,和那八域修士也没什么区别。” “万古之前,此地埋藏了无数八域大敌,而今日,你也将于此伏诛。” 古佛子声音平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若不是林寻阻拦,大黑鸟差点就骂出来,这秃驴简直丧心病狂,若不是因为此次行动,他哪可能有命活到现在? 没多久,古佛子顿足,指着远处,道:“看,那便是三千浮屠塔,上古最初时,那位圣佛圆寂之地。” 顺着其手指方向看过去,就见极远处地方,有着一座宝塔屹立天地间,极其之巍峨,通体以累累白骨堆砌,散发着莹白的光泽。 不过,这画面却并不渗人,反倒给人以圣洁、庄重之感。 恍惚间,仿似还有一缕缕晨钟暮鼓般的梵音响彻。 “大血腥之地,见证大慈悲,浮屠为塔,可筑无上功德,那位圣佛,当是一位有大智慧、大慈悲、大能耐的圣人。” 大黑鸟唏嘘。 林寻也在打量,三千浮屠,以白骨筑就,屹立天地间,镇压这一片区域,看似可怖渗人的一幕,却尽显圣洁庄重之气。 这,的确非寻常人物能够办到。 只是,这时候古佛子分身却不再前行,而是伫足在那,陷入沉默。 连他那古井不波的沉静神色,在此刻,也带上一抹复杂之色,怔怔不语。 “咦,这贼秃难道窥破了我们的计划,不打算和他的本尊见面了?” 大黑鸟声音也有些凝重。 在前来浮屠梵土时,他就已经和林寻计划好,此次行动是注定要斩除古佛子本尊的。 而古佛子的分身,将在行动中起到一个关键作用。 “先等等再说。” 林寻沉吟道。 “林寻,你觉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的存在吗?” 沉默许久,古佛子分身忽然开口,他没有回头,怔怔看着远处的三千浮屠,声音比之以往,多出一丝低沉。 “这世道,为善的受贫苦而命短,造恶的享富贵而寿延,自古至今,无不如此。” “世俗之辈,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我辈修道者,同样以求索大道为由,行事无忌善恶,不分清浊。” “你觉得,究竟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林寻和大黑鸟面面相觑,敏锐察觉到,古佛子分身自抵达这里,就像变了一个人,显得很不对劲。 “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可我辈修道者,行的便是逆天之事,但凡敢阻我前路,皆杀之、破之、灭之,何谈善恶有报?” “古时,地藏寺的渡寂圣僧曾言,天道昭昭,众生可欺,心不可欺,因果历然,皆为报应。” “可惜,终究是一场空,欲辨善恶,则这世上之生灵,皆有其恶,众生如此,圣人亦如此!” “所谓以善恶度世……” 说到这,古佛子骤然止语,抿嘴不言。 “我明白了,这秃驴心境乱了!他修的就是善恶净世王佛所创造的‘善恶度世经’,而今却似陷入了执我障中!” 大黑鸟传音,提醒道。 “那依你看来,如何辨善恶?” 林寻忽然好奇道。 大黑鸟嗤笑道:“何为善?何为恶?自古圣贤都拎不清,更何况是你我?你少听这秃驴扯淡,渡寂圣僧曾说过,行事无善恶,但求心无愧,知道吗,问心无愧就好。” 林寻微微一怔,而后深以为然。 行事,自当问心无愧,至于善恶,自留后世评说! “这是奇怪,这秃驴只是一具分身,即将和自己本尊见面,为何会在此时心乱?” 大黑鸟很不解。 林寻也想不明白。 但两者皆隐约感觉到,这只怕和古佛子所修炼的法门有关。 “林寻,你得大藏寂经传承,乃是地藏寺必须除掉的异端,但在你眼中,贫僧是否也是异端?” 忽然,古佛子分身问道。 说罢,他自嘲一笑,而后神色恢复古井不波,道:“与你论禅,如对牛弹琴,不提也罢。” 而后,他迈步朝前行去。 这一路上,他不曾再多言语。 越靠近三千浮屠塔,就能愈发感受到此塔的神圣和庄肃,有无形的气息弥漫,令人凭生渺茫敬畏之感。 只是,在那浮屠塔之下,却横陈着一具具血淋淋的尸骸,一下子破坏了这种圣洁的氛围。 那些尸骸,有男有女,横七竖八,密密麻麻,足有数百具之多,明显在最近一段时间才死去,尸体还不曾彻底腐朽。 看他们表情,无不充斥着惊恐、绝望、不甘之色。 而他们的死状,也极其渗人,几乎无一具完整的,就像被人以暴戾的手段虐杀! 林寻和大黑鸟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彼此目光中的惊意。 这血淋淋的一幕,该不会皆是古佛子本尊所为吧? 四野寂静,浮屠屹立,除了圣洁的气息,还有血腥的味道在弥漫着,令人不寒而栗。 走到这,古佛子身影顿了顿,而后继续前行,变得愈发沉默了。 浮屠塔之下,一扇门户打开,通往内部。 在林寻和大黑鸟的注视下,古佛子分身渐渐消失在了那门户内。 “计划已经成功一半,就等他的分身和本尊融合,我在其分身上布下的一些小手段,就会瞬间被引发,到时候,呵呵呵,杀他如杀鸡!” 大黑鸟很激动,笑得很阴险。 当初,它之所以救下古佛子的分身,可完全不是因为大发善心,而是要借此机会,算计古佛子! “你是不是太阴险了?” 林寻瞥了它一眼。 大黑鸟顿时跳脚:“别忘了,当初在冥河之上,这秃驴是如何布局坑害我们的,当时也算你命大,才被困四年,否则,你焉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林寻顿时闭嘴。 大黑鸟说的不错,古佛子可不止偷袭了他一次!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非我阴险,实在是天道昭昭,报应不爽啊。” 大黑鸟唏嘘,旋即,它问道:“我们就这样等在这?” 林寻正待开口,蓦地,那浮屠塔内响起一道惊怒无比的大叫—— “你……” 一个字,充满惊诧、恐惧、难以置信的情绪。 旋即便戛然而止! 古佛子分身! 林寻和大黑鸟对视一眼,心头皆是一凛,毫不犹豫,也冲入了那浮屠塔大门内。 浮屠塔三千尺,以一道石阶层层而上,每一层墙壁上,皆烙印着古朴的图案,仿似是叙事图,记载着万古以前的一些秘辛。 只是,大多都已模糊不全。 一盏盏青灯悬挂石柱上,灯影摇曳,洒下明灭不定的光泽。 林寻和大黑鸟已顾不得查探这些,沿着石阶上冲,转瞬间,就已来到了第十八层。 这里,也是浮屠塔最高处,空间极大,四面墙壁上,刻画着十八幅神秘的图案。 在大殿中央,恐怖的剑气弥漫,化作一口漩涡,涌现出吞没一切的慑人气息。 隐约可见,一道修长的身影坐在那,那恐怖的剑气漩涡,就是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而在一侧,则有一具残碎的尸骸,浑身剑痕,怒目圆睁,浑身血淋淋的,赫然是古佛子的分身! 从他进入浮屠塔到现在,才不过十多个呼吸的时间,竟已遭劫! 林寻和大黑鸟眼瞳齐齐一缩,目光齐齐看向那一道盘膝而坐的修长身影。 那是一个玉袍青年,剑眉星目,浓密的黑色长发披散,腰脊笔挺如破空利剑。 他五官俊朗,眉宇疏阔,随意坐在那,就如一柄历经万古岁月磨砺而出的绝世神剑,有一种极致内敛的风采,不刺眼,却令人心悸! 此时,在他周身毛孔出,一缕缕剑气蒸腾,如梦似幻,汇聚在一起,化作了一口巨大无比的漩涡,令得附近虚空都在哀鸣塌陷。 唰! 当察觉到林寻和大黑鸟的目光,青年的闭合的眼睛倏然睁开。 那一瞬,犹如一道炫亮的闪电,撕破了万古黑暗,照亮了世界,慑人魂魄! 大黑鸟浑身不易察觉地一僵,毛羽都耸立起来,感受到一种刺骨的压迫气息。 这家伙,简直太可怕! 但它可以确定,此人,不是古佛子本尊! 与此同时,林寻心中也是一震,而后那一对幽邃若渊的黑眸中猛地迸射出一道璀璨无匹的神芒。 大黑鸟能够敏锐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恐怖杀意犹如潮水般,从林寻身上扩散而开! 顿时,虚空哀鸣,这座大殿内,如被无尽寒流淹没。 —— ps:照旧,2连更。 (本章完)8)

上一篇   第1275章 浮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