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和云庆白的第一次交锋! - 天骄战纪

第1277章 和云庆白的第一次交锋!

浮屠塔十八层,杀机如寒流,肃杀之气萦绕。 “原来是你,没想到,你会在此刻出现。” 玉袍青年抬眼,当看清林寻模样,微微一怔之后,便恢复平淡。 自始至终,他周身剑气如涡,轰鸣翻滚,映衬得他宛如剑中主宰,有一种内敛到极致的自信。 “这就叫报应不爽。” 林寻黑眸冷冽。 这一刻,他如若变了一个人,衣袂猎猎,杀机如大雪崩! 因为,眼前之人名叫云庆白! 那个被视作通天剑宗年轻一代领袖,曾有着“王境之下第一人”称号的绝世剑修。 他的名字,早在多年前,就名满天下,无人不知。 但对林寻而言,云庆白只有一个身份—— 仇人! 此仇,浸透着太多的血与泪。 这些年,林寻一路求索,自矿山牢狱而出,过绯云村,进紫曜帝国,入古荒域…… 这一路历经无尽凶险磨难,为的,就是了断此仇! 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而今,在这三千浮屠塔十八层中,意外见到云庆白,林寻积压在内心最深处的恨,也随之如熔浆般,彻底爆发。 但,他的意识却保持着极致的冷静,心境也前所未有的空明,浑身精气神且在他的掌控下运转。 复仇,是无须任何理由的! 但,林寻不会被仇恨冲昏头脑。 他很清楚,云庆白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存在,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此人,都称得上是足以引领一个时代的霸主级人物。 他的强大,早已人所皆知。 在上九境天骄金榜上,那第一名的位置,至今不曾有人撼动。 所以,欲对付这种人,必须当做毕生大敌来对待! “报应?” 云庆白淡然道,“我只相信心中之剑,可从不相信报应之说,我云庆白从修行至今,斩杀不知多少人,若有报应,焉能让我活到现在?”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林寻神色平静,掌指则已蓄力,“而现在,报应来了。” “都已经见面,送死也不急于一时,不如我们先聊一聊,说起来,这也算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云庆白眼眸平静,有着一种极致的淡漠。 他很沉静,自始至终,就那般坐在地上,仪态从容,竟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这让大黑鸟眼眸一缩,闪烁不定。 它显然也听说过云庆白,知道其厉害。 只是却根本没想到,这次原本是来诛杀古佛子本尊的,哪曾想,竟会误打误撞之下,碰到云庆白。 “古佛子本尊呢,是不是被你杀了?” 大黑鸟忽然开口。 云庆白很随意地点了点头,道:“此人修善恶度世经,这些年来,曾在此地杀死不知多少同道,可谓是罪愆滔天。” “当然,我没有那般侠肝义胆,之所以杀他,无非是想了解一下他所求索的道途罢了。” 杀人之事,被他轻描淡写地描述,令大黑鸟也不禁不寒而栗。 须知,那可是地藏寺的古佛子,何其强大,可却被云庆白击杀,浑不放在眼中! “那你为何不离开?” 林寻忽然踏步上前,步伐缓慢,与此同时,一股沛然无匹的威势在其身上扩散而开。 他黑发飘扬,冷眸如电,杀机牢牢锁定云庆白。 “为何要离开?” 云庆白似不以为然,对林寻的逼近也无任何反应。 他目光扫视四周,道:“这座三千浮屠塔,乃是上古最初一个圣佛所留,封印着一桩天大的造化,依照我推测,就藏于这墙壁上所刻画的十八幅‘道图’中,未曾参悟其中奥秘前,我自不会离开。” 林寻和大黑鸟前来时,也的确察觉到了这十八幅石刻道图,但并来得及去查探。 此时,大黑鸟忍不住看去。 而林寻,则不曾动摇一丝心神,他对此置若罔闻,再次踏前一步,杀机如匹练,集中于云庆白一人身上。 此刻,就是天崩地陷,万物灭绝,也无法令他分心! 锵! 断刃掠出,虚幻如羽,莹白耀眼,散发出绝世锋芒。 “好宝贝!” 云庆白眼眸一亮,点评道,“此刃,必当大有来历,我能感受到,它的气息远不止如此简单。” 自始至终,云庆白的反应都很平静,可因为太平静了,反倒给人一种摸不清虚实的感觉。 “那你觉得,以此刃斩你头颅,如何?” 林寻声音淡漠。 他周身精气神已运转至巅峰极尽状态,且整个人处于“恒极无漏”的状态中。 可以预见,一旦动手,必然是雷霆万钧的一击! “你只有长生三劫修为,纵然战力再逆天,也注定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云庆白随意道,“前不久,我在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一些妙不可言的造化,一举令修为臻至长生五劫之境,若是动手,三剑之内,足可以将你斩杀。” 声音依旧很平静,这是一种无敌信念,话语中的内容足以令人窒息。 “那你为何不动手?” 林寻不为所动,神色自始至终古井不波。 说话时,他再次塔前一步,距离云庆白,只剩下九丈之地! 云庆白淡然道:“好奇罢了,在我了解中,但凡被剥夺天赋之人,几乎再无活着的可能,偏偏唯有你打破了这种不可能,故而反倒有些不忍心立刻杀了你。” “据我所知,云庆白对敌,从来都是杀伐果断,好不拖泥带水,可为何此次却废话连篇?” 林寻止步,瘦削挺秀的身影如一杆刺破苍穹的长枪。 “你以为我不敢?” 云庆白轻叹一声,蓦地从地上起身。 这一刹,若一口封印于太虚大渊深处的神剑,挣脱了枷锁,于此刻出世! 那般凌厉、自信、睥睨、耀眼,锋芒无量! 换做其他人,只怕还未动手,都会被震慑神魂,斗志崩溃。 因为这气息,过于恐怖! 只是,林寻唇角却泛起一抹冷笑:“装腔作势!” 唰! 声音刚响起时,断刃已掠出。 无常斩! 只是,这一斩的威势已很难再用具体的语言形容,快到了不可思议,也凌厉到了极尽之地步。 宛如一抹光,撕裂了混沌! 这一斩,所蕴含的奥义也达到惊世骇俗的程度,睚眦之怒、斗战圣法、恒极无漏、星湮吞穹道…… 这一斩,是林寻极尽释放的最强一击! 时间,如同在这一刻定格。 原本起身,气势恐怖的云庆白,眼眸在这一瞬骤然一眯,原本平淡到极尽的神色,出现了一丝罕见的凝重。 这一斩,甚至让他都感到一种无以伦比的惊艳! 实在很难想象,当年那个濒临死地的婴儿,如今竟会在道途上拥有这等造诣。 可惜…… 铛!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彻,震耳欲聋,整个大殿,都在这一刹猛地摇晃了一下。 附近墙壁上,十八幅石刻道图齐齐发光,化作无形的神秘力量,将这一击的余波抵御。 而大黑鸟,则在一声尖叫声中,整个躯体都贴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惨叫。 砰! 与此同时,云庆白躯体被震飞,踉跄倒退十多丈,躯体不易察觉地微微颤抖起来。 他眸光如剑,喷薄丝丝缕缕锋芒,如电般锁定林寻,道:“可惜,还是奈何不了我。” 只是,在这一刻林寻却笑了:“你刚杀了古佛子分身,将其一身的天赋吞噬,只怕还没来得及彻底消化吧?” 云庆白眼眸微眯,神色变得认真,似重新认识了林寻一样,道:“你也掌控着吞噬大道,被你看穿并没什么,可惜,纵然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锵! 断刃清吟,再度出击。 林寻,已不打算和他废话。 “斩!” 与此同时,一口道剑掠出,散发通天之气,浮现出无穷异象,被云庆白斩出。 剑意亦如通天,有无可匹敌之势! 铛! 两者碰撞,轰鸣如雷,竟映现出天崩地裂、万物灭绝、宛如末日灾劫降临般的恐怖异象。 可想而知,这等交锋是何等恐怖。 蹬蹬蹬…… 云庆白连续倒退出数步,看似不堪,但却毫发无损。 他淡然道:“你刚才说的不错,若非在炼化古佛子的天赋,我的确不会和你这种本该在出生时就死去的人废话。” 林寻大步上前,气势如虹,若魔神出行,断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再度杀伐而出。 砰砰砰~ 接下来的交战中,云庆白被连续震退,虽毫发无损,但气息却开始翻滚起来,脸色都微微苍白。 只是,他神色依旧平静、淡漠,似根本不会被影响。 “大黑,动手!” 蓦地,林寻大喝。 “要一起动手吗?” 云庆白眼眸中闪过一抹轻蔑。 “爆!” 却见大黑鸟唇中蓦地发出晦涩的音节,如远古神魔的秘咒。 噗! 同一时间,云庆白如遭雷击,胸腔猛地剧烈起伏,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而断刃,也在同一时间斩下。 噗! 云庆白尽管躲避及时,却依旧被锋芒扫中,就见其背上,硬生生被撕裂出一道笔直的裂缝,皮开肉绽,深可见骨,鲜血瀑洒! 令人心寒的是,遭受到如此重击,云庆白依旧神色平静漠然,反应更是出人意料的快。 唰! 身影一闪,他人就暴冲而去。 “坏我大事,下次我要你们全都灰飞烟灭!” —— ps:小白童鞋当然没那么弱,接下来的剧情,会围绕这一场大家期待已久的战斗展开。 (本章完)8)

上一篇   第1276章 杀机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