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角逐山河间 - 天骄战纪

第1278章 角逐山河间

声音还未落下,云庆白身影已消失。 唰! 几乎同时,林寻一脚踏在大黑鸟背上,道:“追!” 大黑鸟翻了个白眼,这他娘是把自己当做坐骑了啊,关键是,还不是骑的…… 但它也知道时机一闪即逝,不敢怠慢,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刹那就消失。 论及速度之快,大黑鸟的遁法连林寻都自愧不如。 甫一冲出浮屠塔,林寻就看见,云庆白的身影在远处白骨群山间逃遁,速度也快得惊人。 “再快点!” 林寻黑眸如电,这一次绝对是斩杀云庆白的大好时机,一旦错过,可就没这等好机会了。 轰! 就见虚空中,当大黑鸟的身影消失许久,那虚空中才撕裂出一道狭长的裂缝,产生刺耳无比的爆鸣之音。 光速,远比音速要快。 大黑鸟的速度虽无法和瞬移相比,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没多久,已渐渐逼近云庆白! 唰! 早已蓄势以待的林寻,毫不犹豫出手,断刃暴掠而出。 寂空斩! 在天元六斩中,寂空斩的杀伤力或许没有生灭斩、无常斩强大,但速度却是最快的。 噗的一声,极远处,云庆白躯体上迸溅出一串血花,肩膀处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 只是,他自始至终根本不曾回头,速度根本不受影响,反倒愈发快了,仿佛对这等皮外伤浑然不觉。 这令人心寒! 也可以看出,他的心境是何等冷静和坚韧,哪怕是逃遁,也不曾有过一丝慌乱。 并且,在其周身,浮现出一道道犹如游鱼般的剑芒,哗啦啦流转不休,将其周身防御。 犹如一对炫亮凌厉的剑翼! 砰! 当断刃再度斩出,就见那鱼群般的剑芒旋转,化作一个个密集的剑气漩涡,在不断摩擦和碰撞声中,将断刃这一斩之力一寸寸化解。 最不可思议的是,借助这种冲击之力,让得云庆白的速度愈发快了。 但林寻能够敏锐察觉到,遭受这等冲击,云庆白的身影颤抖了一下,显然,他并不好受! 砰砰砰! 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不断出击,但无一例外,皆都被那密集的剑气漩涡阻挡。 哪怕被破开,随之就会有新的剑气漩涡出现,犹如生生不息。 这样一逃一追,他们都已横跨出浮屠地区域、离开了浮屠梵土…… 就见天穹上,剑气如惊虹,拖曳出一道锋利的痕迹,所过之处,云层如泡沫般轰然炸碎。 而在其后方,大黑鸟如一抹黑色闪电,紧追不舍! “那是?” “好恐怖的气息,起码得拥有长生巨头层次的力量!” “究竟,是谁在天穹角逐?” 一路上,不知多少强者被惊动,哗然不已,但当他们的目光望过去时,那天穹上,早没了那一追一逃双方的影子。 只能看见,在两者所过之地,虚空中残留着的可怖裂缝,那等气息,令大多强者皆色变不已。 “我怎么感觉,这等气息是属于云庆白的?” 也有眼光老辣之辈,从场中弥留的气息中,察觉到一些端倪,不禁倒吸凉气,惊疑不定。 “不可能!云庆白如今俨然已是上九境第一人,自数年前跻身天骄金榜第一名,这个名次至今不曾被人撼动过,在当今世上,谁又可能追杀他?” 许多人都不相信。 云庆白,仅仅是这个名字,就如一个不败的传奇,足以令任何人感到绝望! 传闻中,前不久,云庆白都已踏上长生五劫境,简直如同一尊神人! 在这等情况下,谁又有能耐将他杀得不得不逃? 这显得太荒谬! 但不管如何,这一追一逃的一场角逐,还是引发了极大的轰动,惊掉了一地的眼球。 …… “再快点!”林寻催促。 大黑鸟都已拼尽极限力量,累得快口吐白沫,但也只能忍了。 它知道,林寻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要将云庆白留下的。 “斩!” 没多久,林寻深吸一口气,再度动手。 砰! 远处,云庆白身影一个踉跄,周身剑气漩涡剧烈摇晃,似要支撑不住了。 这让林寻心中一振。 “云庆白,你堂堂通天剑宗传人,都不敢和我正面一战吗?” 林寻大喝。 此时,云庆白的脸色依旧平静,只是已隐隐泛着铁青之色,连周身气息,也趋向于狂暴。 可最终,他深吸一口气,忍住了。 因为他目前的状态,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战力。 想一想也够憋屈的,自修行至今,他还不曾一败,但凡战斗,皆是他以绝对的姿态碾压对手,哪曾被人如此阴魂不散地追杀过? 且,还负伤了! 这种耻辱的滋味,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体会过了! 这次,之所以遭遇这般窘迫之境,也让云庆白感到有些流年不利。 他根本没想到,在击杀古佛子分身后,还不等将对方的天赋力量彻底吞噬炼化,就碰到了突然而至的林寻,以至于让他根本分不出精力去全力而战。 若非如此,当时在浮屠塔时,以他的骄傲和自负,焉可能和这个从没被他放在眼中的蝼蚁废话? 若非如此,他又焉可能负伤逃遁? 让云庆白至今还没想明白的是,为何当时那只大黑鸟仅仅发出一道秘语,就令自己遭受极大的内伤,力量差点遭受反噬! 但不管如何…… 他恨! 无比的恨! 这些年,云庆白早已看淡天下风云,一心求道,因为在同辈之中,已根本没有什么对手可以让他重视。 可今日之遭遇,却令他把林寻彻底恨到了骨子里! “笑话,乘人之危罢了,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 云庆白冷冷开口。 声音依旧淡漠,充斥着绝对的自信,也有着一种对林寻的不屑。 此话一出,林寻黑眸中的杀机愈发浓烈了,道:“乘人之危?当年,你灭杀我林家嫡系族人时,何曾公平过?挖我本源灵脉时,又是否想过公平?” 轰! 话音还未落下,林寻再次动手。 断刃莹莹灿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降临而下,就听噗的一声,云庆白一条右臂被斩落! 若不是他闪避及时,这一斩都能斩掉其头颅! 遭受这等重击,云庆白只发出一道闷哼,不曾再多语,只是他那俊朗的容颜,已是铁青无比。 他性情骄傲、自负,道心也极其坚韧和强大,否则,断不可能拥有今日之道行。 但,这并非代表他不会动怒! 今日遭遇的这一切,被他视作奇耻大辱,人生第一次,怒到了快要暴走的程度。 他不再多言。 当他脱困,卷土重来时,他会十倍百倍奉还! …… 这一场追逐,不知觉间,已经持续三个时辰。 这一路上,他们横跨山河,在天穹高处追逐,早已不知经过了多少万里之地。 一路上,也是引起了不知多少惊呼和震骇。 大黑鸟气喘吁吁,快要崩溃了,它已濒临力竭。 林寻也好不到哪里,这一路上,他出手不知多少次,每一次皆全力以赴。 直至现在,他的体力也消耗极大。 但更严重的是云庆白! 他修长的躯体上,衣衫褴褛,浸透鲜红的血渍,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痕交错,皮开肉绽。 连臂膀也被斩落一条。 换做其他人,遭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只怕早已支撑不住。 由此可见,云庆白是何等之可怕和难缠了。 若让这样的对手这次脱困,以后想要杀死他时,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看来,你已快要坚持不住了。” 云庆白忽然开口,声音平静。 却见此时,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中冷芒一闪。 下一刻,他骈指为剑,周身力量犹如轰鸣的潮水般全部汇聚于剑指之上。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也是悄然扩散而开。 这一方天地,都宛如被惊动,哀鸣颤粟! 唰! 剑指,于虚空中一刺。 一道剑气显现,刹那间挤满乾坤,划破经纬,容纳了无尽玄妙于其中,又呈现出返璞归真般的简朴之感。 猛地,远处的云庆白脸色骤变,彻底无法保持淡定。 因为,他嗅到了致命般的威胁! 那一抹剑气,其锋无匹,无可拘囿,其势无双,鬼神辟易,似天地古今阻挡在前,也可一剑破开! 此剑,谓之“有去无回”! 不好! 云庆白作为一名绝世剑修,对剑道的造诣早已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哪会感受不到,这一剑的可怕? 毫不犹豫,他咬牙用出了自己的保命手段。 嗡! 一把剑鞘浮现而出,呈深沉的暗金色,其上缠绕着一截红绳,烙印着一滴泪痕。 甫一出现,剑鞘之内,有着一缕幽幽的轻叹响起。 轰! 与此同时,林寻的剑气已破杀而至,那剑鞘绽放璀璨光华,竟是诡异般地挡住了这一剑。 云庆白暗松一口气。 可旋即,他脸色就又是一变,就见那剑鞘轰的一声,竟被震得倒飞出去,而那一抹剑气已气势汹汹掠来…… “咄!” 猛地,云庆白周身气息骤然攀升一大截,再也不顾体内压制的伤势,彻底爆发。 一道无匹剑意,在他那一口道剑中掠出。 轰! 刹那间,两道剑气交锋,这片乾坤宛如覆灭,陷入大动荡。 (本章完)8)

下一篇   第1279章 七情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