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七情难 - 天骄战纪

第1279章 七情难

山石、草木、湖泊、河流……皆在轰鸣声中,化作无有。 虚空在塌陷,大地裂开触目惊心的巨大沟壑,方圆千里之地,如若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地震,一片狼藉。 一缕缕爆碎的剑气还在虚空中浮游,皆充斥凛冽的杀伐气,久久不曾消散。 烟尘弥漫中,林寻咳嗽了一声,抬眼四顾,心头一沉。 “死了吗?” 大黑鸟从一侧冒头问道。 “没死。” 林寻回忆之前那一幕,剑气对撞中,云庆白虽挡住攻击,但也遭受到重击,躯体都碎裂。 隐约间,只能见到他化作一缕虚幻般的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差一点啊!” 大黑鸟很失落。 “我本就没抱有太大的希望。” 林寻倒是很平静,因为他清楚,云庆白这种人,绝不可能是这般好杀的。 这一次能够将其杀得丢盔卸甲,重伤垂死,也是因为出其不意,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 “不过,他这次遭受的伤势之严重,哪怕能恢复过来,也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林寻呼了一口气。 他感觉浑身疲惫。 这一战,看似险胜,但却让他清醒意识到,若和巅峰状态中的云庆白正面对决,他甚至没有把握击杀对方。 原因就在于,他的修为,比之云庆白相差了两个境界! 若是境界相当,林寻完全有信心将其彻底杀掉! “要不要继续去追?” 大黑鸟问道。 林寻摇头,已经没有机会了,像云庆白这种角色,一旦逃脱,以他的心智和手腕,注定不可能再被寻觅到。 “回去吧,去浮屠塔看看。” 林寻做出决定。 这一战,他需要潜心消化,尤其是需要对云庆白的战力做出一个精准的分析。 “好。” 大黑鸟点头答应。 这一战,它也知道林寻占了很大便宜。 关键就在于两点,一是当时他们见到云庆白时,对方恰正处于炼化古佛子天赋力量的紧要关头,无法发挥出全部战力。 二是,云庆白根本没想到,古佛子分身,早已被大黑鸟布下了一重神秘的禁制。 原本,这么做是为了算计古佛子的本尊,让其在融合分身力量时,令其遭难。 哪曾想,古佛子本尊早已被云庆白所杀,反倒是因为炼化掠夺自古佛子分身的天赋力量,间接遭受到了原本准备给古佛子本尊准备的“大礼”。 这也是为何,当时在浮屠塔内,随着大黑鸟一道秘语发出,云庆白直接负伤咳血的原因。 总之,一系列的巧合叠加,才让云庆白这次陷入被动之极的窘迫地步,不得不逃。 若真的正面对决,大黑鸟也认为,林寻想要击杀对方的希望不大。 但以后就不见得了。 按照大黑鸟推测,云庆白重伤垂死,在恢复的这一段时间内,林寻只要抓紧时间突破,完全可以让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半天后。 林寻和大黑鸟返回浮屠塔。 强忍着困顿疲乏,林寻在此塔四周,布下了一重道纹禁阵,而后就直接开始闭关。 大黑鸟奔波了一路,也困得没了精气神,倒头躺在自己的大黑锅里呼呼大睡起来。 “天骄金榜第一名霸主云庆白,被林魔神追杀!” 在外界,这样一则消息犹如风暴般,开始席卷传播,很快就轰动了艮山境,而后扩散到了整个上九境。 一时间,也是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沉寂四年后,林魔神甫一出世,就先后镇压冥子和古佛子,这才过多久,居然杀得云庆白都狼狈而逃?” 有人震撼。 “这岂不是证明,林寻如今已拥有了剑指天骄金榜第一名的战力?可他才只有长生三劫境的修为吧?” 有人错愕。 “这肯定是假的!云庆白是无敌的,如天上大日,独照乾坤,岂是林寻这等萤火之光能争辉的?” 也有人不相信,嗤之以鼻。 “通天剑宗的人呢?为何不对此事进行解释?难道云庆白真的被林魔神追杀了一路?” ……纷纷攘攘的议论,在上九境中产生,掀起不知多少风浪。 无论消息真假,一时间倒是把林寻的名声再度推高了许多,大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趋势。 …… 坎水境,一片黑色汪洋深处,有着一座孤岛。 “啊——!” 这一天,一道充满愤怒、恨意的嘶吼,如若滚滚激荡的炸雷般,扩散而开。 一时间,这片海域翻滚,蛰伏海水中的凶兽无不胆寒,仓惶逃窜。 许久,声音才消失。 孤岛上,云庆白瘫坐在地,披头散发,气喘吁吁,脸色铁青得可怕,一对眸子都充血。 仔细看,他的躯体犹如撕裂的瓷器,密布一道道伤痕,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这一次受伤,要远超云庆白想象! 被打断炼化古佛子天赋力量,让得他遭受反噬,自身道基都产生一丝破绽。 而大黑鸟那一道秘咒,则令他遭受到严重的内伤,已损伤他到他的道行! 最让云庆白大恨的是,在和林寻的剑气对抗中,他一向自负无比的剑道造诣,竟没能挡住那一击,以至于令他躯体都破碎,神魂也遭受重创! 这一切,让心高气傲的云庆白,焉能咽下这口恶气? 从修行至今,他屡战屡胜,在道途上高歌猛进,何曾遭受过这等挫败? 奇耻大辱! 直至许久,云庆白的情绪才平复下来,心境也恢复以往的平静和坚定。 他的剑道,不会就这般打垮。 能够在同辈之中脱颖而出,直至如今称霸天骄金榜第一名至今,云庆白自非寻常意义上的天才可比。 他的天赋、心智、才情、底蕴无一不是当世最顶尖的,若仅仅因为一次挫败就一蹶不振,那就不是云庆白了! “待我回归时,便是你们魂飞魄散之时……” 喃喃的声音中,云庆白神色漠然,眉宇间尽是杀伐气。 …… 数天后。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眼眸湛然,清澈静谧。 击败云庆白,虽不曾将其击杀,但这次经历,却令林寻的心境产生了某种蜕变。 不管如何,在和云庆白的第一次交锋中,他赢了! 尽管有运气的成分,但运气,同样是实力的一种! “不出三日,便可破境而上。” 林寻心头浮现出一个预兆。 其实,早在不久前的枉死之地时,他的修为就已臻至圆满地步,只差契机破境。 而今心血来潮,预感到破境契机,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唰! 三天后,林寻身影一闪,出现在三千浮屠塔上空。 随着他周身气息释放,天穹上,黑色的劫云如潮水般覆盖而来,散发出足以令世人皆颤粟的恐怖气息。 林寻屹立虚空之上,黑发飘扬,神色前所未有的平静。 长生九境,分作三灾六难。 前三个灾劫,早已被他一口气渡过,而今,迎来的是第四次长生劫,又被叫做“七情难”! 但凡生灵,皆有七情六欲。 这七情,指的是喜、怒、忧、思、悲、恐、惊,映照于心境,则会影响到修道者的修行。 长生第四劫,所降临的便是七情之劫! 轰隆隆~~ 天地昏沉,万物肃杀,遮天蔽日的劫云深处,传达出一阵胆颤心寒的沉闷雷音。 一道道犹如夭矫大蛇的瑰丽闪电闪烁,散发出足以毁世的天威,令虚空都紊乱。 而在林寻黑眸中,则古井不波,不悲不喜。 喀嚓! 一道炫亮无匹的闪电犹如撕裂天宇的战矛,倏然劈杀而下,发出震世之音。 与此同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林寻,霍然抬头,迎冲而上! “有人在渡劫!” 浮屠地,一座白骨大山上,一道颀长的身影眼眸一缩,看向了远方。 那里,劫云滚滚,雷霆如怒,电蛇狂舞,声势之浩大,就如末日降临一般。 “七情难!只是,这劫数也太过可怖,生平见所未见,看来也是一个足以逆天的狠人在破境!” 颀长身影有着一头火红如燃的长发,仪态昂藏,眼眸如锋,极其之霸道和睥睨。 当察觉到这一幕时,他身影一闪,就朝远方天劫降临之地冲去。 “嗯?” 与此同时,在那一道屹立天地间的剑圣骨骸前,一个浑身沐浴在冰雪中的女子抬头,看向远方。 “那里,应该是三千浮屠所在地方,竟有人选择在那里渡劫,不怕被人盯上?” 女子一袭幽蓝裙裳,身影修长曼妙,如瀑般的银色长发飘扬,露出一张美丽无匹的白皙面庞。 略一思忖,她身影飘曳,如行走在风雪中的仙子,倏然而去。 “好大的声势!” “走,去看看。” 这一刻,分布在浮屠地不同区域的修道者,皆陆续被惊动,目光闪烁,朝三千浮屠塔所在地方掠去。 但凡修道者渡劫,往往会选择一处安全的地方,以防被人破坏,以至于在劫数中遭难。 可现在,在这凶险无比的浮屠梵土中,竟有人胆大到选择在此地渡劫,这本身就显得很惹眼。 这一切,林寻浑然不觉,他黑发飞扬,周身流转澎湃的道光,在逆天征伐! 一道道刺目的闪电落下,将他身影映衬得犹如一尊神祗,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 ps:晚上没了,明天和后天有要紧事情要奔波,明天的更新在中午。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