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无可隐瞒 - 天骄战纪

第1282章 无可隐瞒

这个请求有些冒昧,毕竟,在此之前,彼此如陌生人般,毫无关系可言。 可这却让场中一众修道者暗自艳羡和嫉妒。 在上九境中,凛雪圣女俨然如同一位女神般的存在,不止是因为她有着足以令人自惭形秽的绝世容颜。 更在于,她的底蕴和实力,也跻身在天骄金榜前十名,令无数英豪竞折腰。 可因为她性情清冷如雪,一直独来独往,以至于令人想跟她攀上关系都很难。 而现在,她竟主动开口,欲和林寻他们聊一聊,这可是极其罕见的事情,让人如何能不艳羡? 林寻明显也怔了怔,扭头问道:“姑娘能否给出一个理由?” 一句话,令不少人差点翻白眼,好歹你林魔神也是一号名满天下的人物,却怎会如此之不解风情? 如此才情绝艳,姿容绝俗的美人请求,需要理由吗? 可也有不少人暗自钦佩,什么叫美色当前而心如磐石?林魔神此举,可谓生动诠释了这一点。 凛雪圣女同样也怔了怔,而后声音清澈道:“久闻林道友大名,心存敬仰,这理由行吗?” 林寻哂笑,道:“那便请吧。” 他能感受到,凛雪并无敌意,且对方都已说到这般份上,他若再拒绝,那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附近其他修道者见此,都不禁意动,忍不住纷纷开口:“林寻道友,我等也心存敬仰,对您钦佩之极,不如……” “想都别想!” 老蛤毫不犹豫打断,无情拒绝。 众人都一阵无语,这他娘就叫区别对待啊! 可偏偏地,他们也没办法,谁还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去硬闯不成? …… 浮屠塔十八层。 “这些年,倒是没想到你一直在为我的事情奔波,辛苦你了,来,我敬你一杯。” 当了解到老蛤,在自己被困冥河之底的四年里,一直在寻觅古佛子的踪迹,欲为自己报仇时,林寻也不禁心头触动不已。 他端起酒杯,敬老蛤! “自家兄弟,说这些话就见外了啊。” 老蛤举杯,仰头痛饮。 当见到林寻时,他心中何尝不狂喜? “不打不相识,若刚才有所得罪,还望见谅一二。” 林寻举杯,将目光看向赤灵霄。 在之前,赤灵霄一直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内心的傲气,让他有些无法面对林寻。 同时,经受今日之大败,也实在让他在林寻面前有些抬不起头。 可此时,当看见林寻主动致歉,向自己敬酒时,赤灵霄却愣了一下。 好半响,他才如梦初醒般,深吸一口气,举杯说道:“林大哥快人快语,胸襟坦荡大度,这一杯,该由我敬你才对。” “请。”林寻含笑。 两人一起痛饮而下。 “哈哈哈,大哥,你不知道,赤灵霄这小子当年可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混世魔王,我跟他认识这么久,也没见他这般忸怩作态过。” 一旁的老蛤大笑。 “你这癞蛤蟆少说两句会死啊!”赤灵霄没好气道。 “不会死,但会很难受。”老蛤认真说了一句,而后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今天,他真的太高兴了。 不止是和林寻重逢,还在关键时候帮要好的朋友化解了一场危险,而今能够坐在这里谈笑风生,这感觉…… 不亦快哉! “诸位皆是当世一等一的俊杰,能够与诸位相识,小女子不胜荣幸,愿以杯中酒,敬诸君。” 凛雪圣女开口,声音清冽如叮咚泉水,比天籁还动听。 她乌发如瀑,黛眉如墨,红唇软润,一对清眸含带一丝笑意,顿时如春风化雨,将一身的清冷气息冲淡不少。 一对纤细修长的手掌托着酒杯,一举一动,可用风华倾世,国色天香八字来形容。 不愧是被上九境无数英豪奉为女神般的绝代女子。 众人纷纷举杯,与之共饮。 顿时,场中气氛比之刚才要热烈融洽不少。 “这些年,我走南闯北,寻觅上九境各种区域,好几次差点罹难,还好,今日总算让我和大哥相逢。” 酒过三巡,老蛤微醺,不禁感慨出声。 林寻这才明白,在自己出现在空蛰山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老蛤就已进入这凶险莫测的浮屠梵土,并且被困在其中一处险恶之地。 也是前不久,他才脱困,故而并不知道自己还活着的消息。 “只是可惜,阿鲁那野蛮人至今还杳无音信,我可真担心这粗鲁无比的家伙……” 说到这,老蛤说不下去了。 林寻心头也一阵沉重。 当年在焚仙界时,阿鲁就辞别,一个人前往寻觅那“万象古地”,可时至今日,都已过去数年时间,阿鲁依旧是下落不明,杳无音信,让林寻如何能不担心? “以林大哥如今的名气,早已被上九境强者所熟知,若那位阿鲁兄弟知道你在这里,必然会第一时间赶来。” 赤灵霄见气氛有些沉闷,便出声说道。 “唉,这家伙一心寻觅万象古地,可这些年来,我跑遍了上九境,也没听说过有‘万象古地’这样一处地方。” 老蛤嘀咕道。 “万象古地?” 便在此时,凛雪圣女忽然出声,“我倒是听说过此地。” 一下子,林寻和老蛤他们的目光齐齐都看向了凛雪。 “在震雷境内,有着一桩足以和真龙巢穴媲美的逆天造化之地,便叫万象古地。” “前不久,我才从雷震境中离开,掌握了一些可靠消息,按照推测,那万象古地的封印至今还不成彻底消失,最少还需等待两年时间,才能进入其中一探。” 凛雪圣女并未隐瞒,将自己所知的一些消息说出。 老蛤皱眉道:“这么说来,阿鲁那家伙岂不是也没有机会进入其中?” 凛雪圣女道:“这倒是不见得,封印已经松动,只是不曾彻底消失罢了,若是掌握有关于万象古地的一些秘辛,不见得无法进入。” 交谈到最后,林寻和老蛤都决定,再等一段时间,若阿鲁依旧杳无音信,再决定是否要前往震雷境中走一遭。“还有一事欲向林兄印证,还请不吝赐教。” 凛雪圣女清眸中带着一丝好奇,凝视着林寻,“前些天,到处都在相传,天骄金榜第一名霸主云庆白曾被林兄一路追杀,不知此消息是否为真?” 一句话,证明连凛雪圣女这等绝世人物也都在关注此事,且很难做出一个判断。 正在和老蛤拼酒的赤灵霄手中动作一顿,竖起了耳朵。 “此事的确为真,不过并非像传闻中那般夸张,当时……” 林寻并未隐瞒,将当时发生的一幕幕说出来,简单扼要,省去了不少细节。 但即便如此,依旧令凛雪圣女和赤灵霄微微有些失神。 这消息,居然是真的! “唉,若早知此事,我焉还敢嘴欠,去挑衅林兄?” 赤灵霄一阵苦笑,叹息不已。 云庆白的可怕,世所皆知,而林寻能将云庆白追撵了一路,这简直是生猛得一塌糊涂。 老蛤竖起一个大拇指:“大哥,**!” 林寻有些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不管如何,云庆白的确很强,当时我即便抢占了不少优势,可依旧还是被他逃了……” “当时的云庆白乃长生五劫境修为,林兄能够将其压迫到落荒而逃,已经堪称惊世。” 凛雪圣女眸光流转,异彩涟涟,“更何况,大道气运可也是实力的一种。” 林寻哂笑:“说到运气,云庆白的运气也不差,起码无拼尽一切手段,还是让他给逃了。” 接下来,话题又说到了古佛子,当得知古佛子惨遭云庆白毒手,连天赋力量都被夺取时,众人皆心中震动,无法平静。 古佛子,地藏寺中走出的古代怪胎,极其神秘和可怕,但却竟在云庆白手中遭难,可想而知,此事若传出去,整个上九境必将引发一场大风暴! 甚至,若此事传出绝巅之域,扩散到古荒域内,通天剑宗和地藏寺这两个古老道统之间,只怕非产生某种程度的摩擦和冲击不可。 “林兄,你和云庆白之间有仇吗?” 话题到最后,赤灵霄也忍不住开口。 “血仇。” 林寻的回答很平静。 寥寥两字,让赤灵霄、凛雪圣女皆眼眸一凝,在以往,可没人知道林魔神和云庆白之间,竟会存在血仇! “可……世人皆传,你和云庆白掌握着某一种相同的大道力量,你们……怎么结仇?” 赤灵霄怔然道。 “在我出生时,与生俱来的天赋力量被人夺走了,而此人,便是云庆白。” 林寻神色依旧很平静。 这还是他修行至今,第一次将这个压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说出! 以前,他实力弱小,处境堪忧,只能隐忍,将此仇埋藏。 但现在,已时过境迁。 他已不惧云庆白,又何须再隐忍? 这次,他倒是想借赤灵霄和凛雪圣女之口,让这个秘密宣扬于世间,为世人所知! 想一想,当人们知道,被他们或敬畏、或推崇的一位绝世剑修,竟会是一个卑劣无耻的强盗,心中又该会如何作想?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