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局势之论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二十八章 局势之论

“这小胖子是谁?” 弑血营中央区域,一座恢弘庄重的大殿中,浮动着足足二十个巨大的衍影盘光幕。 每一个光幕,对比着一个考核战场中的情况。 身姿修长曼妙的小满似乎注意到什么,指着其中一个光幕,讶然问出了声。 在她旁边,徐三七静默端坐,瘦削的面庞冷峻若岩石,目光一直盯着其中几个光幕上,闻言,扭过头瞥了一眼,就说道:“能够使用绣魂刀术和灵照之瞳这两种独传秘法的,除了东海行省叶家的后裔,还能有谁?” 叶家! 又被叫做“东海叶家”,是一个延存至今有千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在整个东海行省中堪称权柄滔天。 当今叶家家主叶战空,更被冠上“东海王”的绰号。 “叶家的后裔……” 小满若%无%错%有所思,“怪不得能够发现林寻的藏身之地,原来是有‘灵照之瞳’的帮助。” “他叫叶小七,是个不错的苗子。”徐三七似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在整个叶家中,如今能够拥有修炼灵照之瞳资质的也极其至少,这叶小七就是其中之一。” “哼,再厉害最后不也逃了?还是不敢和我家小帅哥真正干一架。”小满冷哼,提起林寻一脸的骄傲。 徐三七的目光却已经挪移开,看向其他光幕,半响才说道:“白灵犀、赵寅、长孙痕、李独行……” 他念了一串名字之后,道:“你好好留意一下,他们会是最有希望进入化罡之湖的人选。” 小满星眸一凝。 白灵犀,乃是靖海侯长孙,身具天赋属性“星照千秋”。 赵寅,是紫禁城博望侯玄孙,身具天赋属性“紫阳之体”。 长孙痕,帝国军部上将长孙春秋之孙…… 李独行,紫禁城九大上等门阀世家之一李氏的后裔…… …… 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极其出色的少年天骄人物,堪称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小满自然知道,像这种人,的确是最有希望进入化罡之湖的人选。 只是当听到名单中并无林寻的名字时,小满却有些不服气,道:“我看林寻也不错啊,哪怕比不得白灵犀、赵寅这等人物,起码也可以和宁蒙、石禹、戚灿他们相提并论吧?” 徐三七皱眉,眸子如利刃般锋利:“这只是我的初步看法,最终又有几人能够进入化罡之湖,谁也说不准。” 顿了顿,他继续道:“和这些人相比,林寻此子只能算中等靠上,进入化罡之湖的希望的确有,但并不大,除非发生奇迹。” 小满还要再说什么,徐三七已打断道:“好了,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这林寻能否在这月度考核中不被淘汰吧。” 小满挑了挑细长的黛眉,最终却不再多言,扪心自问,林寻和白灵犀这些人相比,的确差了一些距离,但小满也相信,若林寻能通过此次考核留下来,那么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必然可以飞快提升起来。 毕竟,别人都已真武九重境修为,而林寻才真武七重境,看似是弱点,可同样也意味着,林寻有着更大的进步空间! 若当林寻在一年的训练结束之前拥有真武九重境修为,或许就完全可以弥补掉这些差距! “老莫那边怎么样了?”徐三七忽然问道。 “进展很不错,但距离成功还需要一段时间。”小满飞快道。 “嗯,只要在林寻离开之前,能够把此事完成就好。”徐三七点了点头。 小满忍不住道:“徐头,咱们就不能把林寻留下来?您如今也清楚,林寻或许比不过白灵犀那些人,可在灵纹一道上,他可是举世罕见的天才,按照老莫的说法,青鹿学院的那个天才少女风轻悠,当年可也不如他!” 徐三七沉默许久,道:“留不住,黑曜圣堂不会轻易放人的。” 提及黑曜圣堂,小满顿时一阵无奈,心中叹息不已。 只是他们两人都不知道,黑曜圣堂也并不知道林寻在灵纹一道上拥有如此逆天的天赋…… 甚至,都不曾给予林寻什么重视,哪怕这次送林寻进入弑血营训练,也都是因为夏至的关系。 …… 40号临时营地中。 残狼抚摸着下巴,从衍影盘上收回目光,忽然轻笑起来:“大局已定!” 39临时营地。 随着考核时间持续,小珂秀气的眉头一点点皱在一起,不曾舒展过。 情况很不乐观。 如今39号营地学员已经有十一人淘汰出局,仅剩下十三人,反观40号营地中,尚有二十六人! 人数的差距并不重要,可当对方学员选择以多欺少的策略,对39号学员个个击破时,情况就有些严重了。 就像此刻,宁蒙原本正在和雷新月等三人激烈厮杀,可突然又有一名40号营地学员加入其中,让得宁蒙不得不选择暂时逃遁。 雷新月等人自然不会任凭他逃走,一直在追杀。 同样的情景,还发生在石禹、李邱等人身上。 至于戚灿、温明秀、牟冷心等人,虽然和宁蒙、石禹等人遭遇不同,并且也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开始彼此联合,但面对40号营地的狼群战术,也占不了多少优势。 小珂甚至可以想到,当宁蒙、石禹他们被个个击破之后,戚灿他们势必也会遭遇更多的围攻。 “这残狼还真是不打算要脸了!” 小珂心中微微有些怒意,在她看来,月度考核,考验的就是学员单独面对危险的能耐。 因为在真正的战场中,根本没有时间去精心布局,一切都要靠个人的战斗和应对策略,提前告诉他们该如何应对危险,跟作弊也没什么区别,并且也无法达到真正的考核目的。 但很显然,残狼并不这么认为,他把此次考核看做了志在必得的一场竞争,故而提前精心布局,这无疑这这一场考核的真正意义变了味道,已蒙上了阴谋和算计的色彩。 这是让小珂最为不耻的,但却没办法说什么,因为考核规矩中,并没有这方面的约束和限制。 “残狼训练出的学员,是最合格的战士。” 肥胖中年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面如寒霜的小珂,说道,“而你和他的不同就在于,你训练出的学员是真正的强者。” 小珂皱眉:“有区别吗?”。 肥胖中年道:“当然有,战士以服从命令为第一,精通战场厮杀,善于排兵布阵,但却少了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魄,以及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而这种气魄和勇气,是只有真正强者才能具备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应该清楚,在帝国以往诸多战争中,最后决定胜负的,永远不是这些最懂得配合和服从命令的战士,而是那些跳出战场之外,早已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的强者!” 小珂沉默片刻,她认同这个看法,但她更清楚,这一次月度考核一旦失败了,根本就不必谈什么战士和强者的区别了。 所谓胜者为王,败者只能沦为被淘汰的一方,谁会记得他们当初曾拥有成为真正强者的可能? “咦!有变数发生了。”忽然,肥胖中年大叫,他的目光盯在衍影盘所映照的光幕上,神色有些讶然,“居然是这小子。” 小珂目光也望过去,顿时看见,林寻的身影正在朝宁蒙逃遁的方向靠近过去。 “若是这小子能够配合宁蒙,击败那些敌人,或许可以改变一些局势,不过以我了解,这小子才真武七重境修为吧?也不知他是否能办到这一步。”肥胖中年飞快道。 小珂嗯了一声,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林寻的身影。 旋即,她又发现,石禹此刻所逃遁的方向,也指向了同一个位置。 此刻林寻、宁蒙、石禹他们三个,就宛如三个黑点,沿着不同的轨迹,朝同一个位置汇聚,总有交错相见的一刻。 成败,或许就在此一举了? 小珂心中浮现一个念头,她无法确定。 …… 茂密的丛林阴暗潮湿,林寻正在朝前飞遁,小心翼翼,若丛林中的一抹黑影,悄无声息。 相较于泥沼,丛林的环境要更为复杂,到处都是可以藏匿的地方,是天然的刺杀袭击之地。 林寻不敢大意,他甚至把感知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一边前行,一边仔细查探四周环境,唯恐遭遇什么埋伏。 同时,他也在寻觅,试图找到一个绝佳的藏匿之地,这个地方必须是敌人能够经过的,但同时又是敌人极容易忽略的地方。 想要找出这样一个地方,无疑很难,起码直至此时,林寻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剧烈响声,一株株大树倾塌,似乎有一头可怖的凶兽正在朝这边狂奔,横冲直撞。 林寻眼瞳一眯,身影嗖的一声蹿到旁边一株粗大的古树上,浓密肥硕的枝叶,把林寻身影完全遮掩。 几乎同时,那一阵剧烈响声已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靠近过来。 只是让林寻愕然的是,那并不是一头拔山倒树狂奔的凶兽,而是一个身姿雄峻巍峨的少年! 怎么是这家伙? 林寻一眼就认出,那赫然是宁蒙。 第一百二十八章局势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