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破心中贼 - 天骄战纪

第1287章 破心中贼

墙壁上,十八幅石刻道图各有不同,有的篆刻着红尘众生之态,有的则是降妖伏魔之景,有的是星河倒卷,山河覆灭之象,有的是…… 每一幅道图,皆神妙莫测。 林寻也曾研究过,但也无法窥破其中藏匿的玄机。 “林寻,你来的正好,现在本王可以明确无误地告诉你,这些石刻道图内,藏着的是秘法传承!” 老蛤金瞳灿灿,神采飞扬,兴奋道。 说着,他一指墙壁上的一幅道图,道,“你看此图,山河覆灭,星河倒卷,呈现一副破败、毁世之景,可其真正的奥秘,其实根本不在此图所描摹的景象内,而在这些石刻纹理中!” 他探出一指,顺着篆刻道图的痕迹勾勒起来。 很快,林寻就动容,因为老蛤手指所勾勒出的痕迹,若拼凑起来,恰是一行堆叠起来的古老字迹—— “杀生当作浮屠心,何惜同归万古尘!” 宛如一道佛偈,有一种大气魄蕴藏其中。 “你也看出来了吗?但若仅仅这般简单,哪需要我和大老黑耗费心血研究一年多的时间?” 老蛤显得很得意,吐沫横飞,“这一行字迹,为上古大乘梵文,若将其烙印的轨迹一一拆解,则是一种浑然天成般的道纹痕迹。” “道纹,大道之显现,烙印大道气息!” 说着,老蛤指尖在虚空中一一勾勒起来,“将这些道纹铺陈开,你再感知一下。” 林寻神识掠出,对照着那石刻道图和老蛤指尖流淌的轨迹,顿时,一幕奇妙的景象发生了。 那石刻道图中,宛如有一道神圣佛光显现,化作了一道身影,行走天地间,步伐所过,山河破灭,星河倒卷,万物崩灭。 与此同时,一道恢弘庄肃的梵音响彻,杀生当作浮屠心,何惜同归万古尘! 声音落下,道图之内,一道道石刻痕迹汇聚,化作了一个金灿灿的佛文符号,流淌神圣光辉。 林寻心符号中感受到一种极其神妙的传承气息。 “这只是传承的一部分。” 老蛤开口,指尖收拢时,那一幅石刻道图登时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你再看这一幅石刻道图,其中的奥秘又不相同,需要以心神映照其中的图案,以神魂推演其中所阐述的周天之数……” “还有这一幅石刻道图,也不相同,它的奥秘需要以自身大道力量去破解……” 老蛤滔滔不绝,一一为林寻阐述。 简而言之,这十八幅石刻道图内藏的玄机,皆完全不同,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破解。 林寻都听得头大如斗,暗自咂舌。 太复杂和晦涩了! 换做他是老蛤和大黑鸟,都不见得能够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将这十八幅石刻道图中的奥秘一一破解。 “如今,大黑鸟正在破解仅剩下的三幅石刻道图,不出意外,三个月内,定可以将这一场逆天造化给破解出来!” 老蛤精神抖擞,像打了鸡血似的,充满期待。 林寻抬眼看过去,就见大黑鸟站在一幅石刻道图前,宛如魔怔般,神色专注,一丝不苟,一副浑然忘我的样子。 自始至终,根本不曾注意到他和老蛤的交谈。 “对了,先天清气用完了,你可得多收集一些。”老蛤道。 林寻随手一抛,将一个封印起来的玉瓶丢给了老蛤:“早料到会如此,收下吧。” 老蛤嘿嘿一笑,也不客气。 这一年来,他们一直呆在浮屠塔内,身上的王药和神药早就耗光,全靠林寻不断采集先天清气来支撑。 这就是长生劫境强者的苦恼,境界越高,修炼所需的力量就越庞大,若无充足的修行资源支撑,注定会让道行滞留不前。 不过,林寻目前并不担心这一点。 起码在浮屠梵土之地,若是他愿意,足可以获取到源源不断的先天清气! …… 浮屠梵土内,有着诸多凶险可怖的区域,比如最初曾出现过的“枉死之地”、比如“浮屠地”。 除此,还有一些同样堪称诡异和不详的区域。 这一年来,林寻的足迹已踏遍其中,一是为了搜集一些修行资源,二则是搜集先天清气。 碎魔窟。 位于浮屠梵土一处浑浊的白骨长河之下。 那窟穴之内,充斥极端可怕的元磁极阴煞气,每当夜晚,就会有凄厉无匹的妖魔嘶嗥之音响彻,令人不寒而栗。 对其他修道者而言,这里绝对是一个禁忌般的大凶地方,轻易不敢涉足。 但对林寻而言,这里却是一处收集先天清气绝佳的地方。 嗖! 这一天,林寻飘然而至,断刃掠出,在一声轰鸣中,那浑浊飘满白骨的长河倏然被分开,露出一个大如沟壑的窟窿。 窟窿内,乌黑的元磁极阴煞气蒸腾,散发出恐怖的气息,能够清楚看见,一道道残魂、怨念、阴魄在其中张牙舞爪、嘶声尖叫,散发出滔天的凶厉气息。 可当林寻运转大藏寂经,周身散发出庄肃而圣洁的佛光时,那些阴魂之物犹如受到惊吓般,仓惶逃窜。 “咄!” 林寻施展度厄之法,大手一抓,一口漆黑钵盂腾空,滴溜溜一旋转,就见一道道阴魂如不受控制般,纷纷被收入钵盂内。 恰似长鲸吞水! 仅仅片刻功夫,这些阴魂就被摄取一空。 哗啦啦~~ 伴随林寻催发佛力,钵盂内的阴魂皆被超度、解脱、消弭,留下了一缕缕纯净的先天清气。 “越来越少了……” 林寻收起钵盂,知道该换一个新地方了。 这一年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前来碎魔窟一趟,为的就是搜集先天清气。 可显而易见,这碎魔窟中的残魂怨念已是所剩无几。 嗖! 没有耽搁,林寻飘然而去。 离开碎魔窟没多久,林寻陆续又去了一些早已被他摸透虚实的大凶区域,收割了一茬又一茬的先天清气。 嗯? 就在林寻刚打算返回浮屠地时,忽然察觉到什么,抬头望向远处。 一只雪白的鸟儿如一抹流虹般,从远处掠来,还未落下,便恭声开口:“林公子,我家主人凛雪姑娘有事相告。” 这是一头白眉龙雀,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凶禽,躯体内流淌着一丝龙血,天赋异凛。 “凛雪姑娘找我何事?” 林寻问道。 “我家主人说,半年后,震雷境内的万象古地的封印就会彻底消除,若林公子有意前往一探,届时请持此令前往震雷境,到时候,只需捏碎此令牌,我家主人便会前来接引公子。” 白眉龙雀说着,羽翼一展,将一块淡青色的玉牌递给了林寻。 林寻收起玉牌,道:“多谢了,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就说我届时必然会到。” 唰! 白眉龙雀展翅而去,身影如电,很快就消失不见。 “半年?足够了……” 略一沉吟,林寻便返回浮屠地。 …… 三个月后。 轰! 伴随着一道炽盛无匹的剑气落下,那一具剑圣骨骸轰然倒地,化作一地的飞灰消散。 远处,林寻神色波澜不惊,唯有一对黑眸中蒸腾着一缕缕慑人的神芒。 无殃战帝所留的一式剑招,已被他臻至五成地步! 此剑气一出,夺尽造化之能,足以惊天动地。 也就在这天,林寻迎来晋级契机,长生第六劫“业障难”降临。 …… 这一天,劫云如潮,黑压压覆盖浮屠地上空,来自天威的力量令乾坤之间,尽是压抑的气息。 俄而,雷劫降临,电弧如长蛇,狂舞天地间,将一座座白骨堆成的大山都齑粉,化作粉末。 业障,被视作妨碍修行道途的羁绊和恶果。 但凡踏足道途的强者,皆有属于自己的业障。 如憎恨、厌恶、嗜好……如曾经历的一些事情,无形中,皆会化作一种业障,就如无形枷锁,潜藏于意识中。 而长生第六劫,便针对的是修道者之业障。 所谓业障如心贼,如不杀之,心难平,道难定! 足足七天七夜,林寻才历经大恐怖和大凶险,最终渡过此劫,杀掉心中贼! 过程已无需赘述,值得一提的是,历经此次业障难,林寻这才发现,原来在修行的这些年里,不知不觉中,他内心早已累积诸多业障。 犹如无形的心贼,一直不曾被自己注意过。 如对云庆白的恨、如对赵景暄的愧疚、如对阿鲁的担忧……但凡种种,实则皆可视作心中贼。 而今,林寻破心贼,过天劫,平心意,定道行! 这并非是一种抛弃和忘却,而是斩断了业障,破除了心贼,在以后的修行中,就不会再影响到自己的道途。 渡过此劫,林寻又耗费数天时间,才将自身修为彻底稳固,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长生六劫境绝巅王者! 而在差不多两年前的时候,他才只是长生四劫境的修为而已…… 两年时间,连破两重长生劫,道行产生两次蜕变,这等晋级速度,谈不上多惊世骇俗,但也绝对不慢了。 最难得的是,林寻这每一步走的皆扎实无比,论及根基之雄厚,只怕同辈之中也无人可及! “也不知以我如今之战力,在上九境中又属于何等水准了……” 林寻眸光幽邃,陷入思忖。 —— ps:简单说一些事情。 1,季节变换,金鱼在前天就重感冒了,这两天一直咳嗽困顿得不行,想加更,但力有不逮,还望朋友们谅解一二。 2,剧情会加快,其实这两章已经加快了很多节奏了。 3,10月第一天,国庆节,跟大家说声节日快乐,也厚颜求一下保底月票。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