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少昊之名 - 天骄战纪

第1289章 少昊之名

十部代表着不同旷世传承的佛经,犹如融化掉的金色铜汁,在林寻吃惊的目光注视下,化作一方金色佛龛! 佛龛的模样,和三千浮屠塔如出一辙,但却只有一尺高,通体金灿灿的,若神金浇筑而成,飘洒祥和光雨。 而在佛龛内,则供奉着一颗心脏! 心脏呈剔透空明的色彩,就像一团光,那般炽盛和刺目。 咚咚咚! 当林寻目光触及这一颗心脏,只觉那心脏犹如复苏,一阵强劲若惊雷般的律动传达而出,迸发出一种扑面而至的恐怖威压。 恍惚间,林寻仿佛再次看见了那一尊身影无限高大,挤满了星河宙宇的佛陀虚影。 只是这次,林寻分明察觉到,这佛陀虚影似微微朝自己颔首,说了声:“吾号星迦,见过道友!” 林寻心中震荡,当再看过去时,那佛陀虚影则早已消弭不见。 这让林寻想起了无殃战帝,她也曾如这般称呼自己,认为自己在道途上,于她而言是“同道”,故而并无辈分高低之别,当以“道友”相称! 也是那时候,林寻才知道,在一些通天般的人物眼中,“道友”这两字的分量有多重! 于大道求索中,同道,则视之为友! 显然,这位上古时代的“星迦”圣佛,也和无殃战帝一样,将自己视作了“同道”中人。 故,以“道友”相称。 一尺高的佛龛,此刻已收敛所有神韵和气息,变得古拙、沉凝,毫无惹眼之处。 而在佛龛内,那一颗晶莹剔透的心脏则被一层繁密的佛文封印,暗淡无光。 “留吾杀生浮屠心,与汝破开生死道!” 一缕宏大的梵音在林寻内心响彻。 随之,那一座佛龛降临,被林寻双手托住,这一瞬,他明白了这一座佛龛的价值—— 当遇到生死之局,可揭开佛龛封印,以“杀生浮屠心”之力加持己身,破开一条生死路! …… 浮屠塔内,那一行金灿灿的佛文消失,连同石壁上的十八幅石刻道图也都消弭不见。 只是,当得知林寻竟拒绝了这等传承机缘时,老蛤和大黑鸟都睁大了眼睛,一副看白痴的模样。 “你是不是真傻了?我和大老黑呕心沥血,耗费一年多的时间才破开的一场逆天大造化,你居然……不要?” 老蛤一副怒其不争,气急败坏的模样。 “傻,真傻。” 大黑鸟也感慨。 “你们懂个屁。” 林寻回答的云淡风轻,他敢肯定,若自己将那一座佛龛拿出,这俩家伙绝对会第一时间眼红发狂! “我怎么感觉,他获得了某种了不得的大好处?” 老蛤狐疑,跟林寻认识这么久了,他可不相信林寻会将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 “我也严重怀疑。” 大黑鸟眼神贼兮兮地,上下瞄着林寻。 “少扯淡,我们该离开了。” 林寻连忙转移话题。 “的确该走了,他娘的,就因为这一场机缘,耗费了本王一年多的时间和精力,也不知如今的上九境,又变成什么样子了。” 老蛤登时就坐不住了。 仔细算来,他们都已在浮屠塔内耗费了差不多两年时间。 搁在外界,两年时间或许不算什么。 可在这上九境,两年时间,足以发生太多事情! 这里,机缘无数,群雄争霸,绝巅并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数不胜数的耀眼人物如彗星般崛起。 可以预见,相较于两年前,如今的上九境注定已变得完全不同。 “不等云庆白了?” 大黑鸟忽然问道。 它知道,林寻之所以等候于此,除了是为了磨炼修为,提升战力,更关键的是,他一直在等待云庆白再次出现! “不等了。” 林寻摇头,等待,就意味着被动。 相较于杀云庆白,他更在意的是阿鲁的下落。 如今,距离和凛雪圣女的约定,只剩不足两个月时间,不出意外,那震雷境内的“万象古地”,其封印力量只怕已彻底消除了。 当务之急,还是先去寻觅到阿鲁的下落。 就在当天,林寻他们动身,离开了浮屠梵土,前往震雷境。 …… 半个月后。 林寻他们一行出现在震雷境。 和离火境、艮山境皆不同,震雷境内的天地,充斥着一股狂暴的雷罡之气。 山石、草木、乃至于河流湖泊之中,皆弥漫着雷电的气息,连天穹上,每到夜间就会雷霆大作,夭矫的闪电如狂舞银蛇,将夜空都撕裂,炫亮夺目。 似这等地方,若无王境以上的修为,根本都不敢轻易踏足。 “名次又变了,这第一之位,又被这名叫少昊的强者占据!” 震雷战碑前,汇聚着一群修道者,在议论纷纷,每个人脸上皆写满了感慨。 在上九境中,每一境内皆有着一座奇异的“战碑”,唯有通过“战碑”考验,才能判断出究竟是否有资格跻身天骄金榜上,又能够在天骄金榜上位列多少的名次。 九座战碑,皆可进行测试。 “少昊?据传这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古代怪胎,极其之低调,也是在一年前才接受战碑考验,第一次便一举登顶,将云庆白的排名挤下!当时就轰动了整个上九境!” “此人,的确很可怕,隐忍多年,名声不显,谁能想象,他不鸣则已,一鸣惊天?” “其实,你们注意到没有,第二名的那个名叫‘若舞’的女子,也极端之可怕,这一年来,她和少昊一直在争霸第一名的位置,互有胜负,端的是惊艳绝伦。” “若舞仙子,那可是一个近若传说般的存在!” “可惜,这一年多来,云庆白的名次都被挤在第三位,他却一直无动于衷,莫非是在闭关?” “何止是云庆白,连林魔神都销声匿迹已久,如今的上九境,最耀眼的就是少昊、若舞、袁法天、白龙庭等一群古代怪胎!” “唉,又是古代怪胎,这天骄金榜前十之列,除了云庆白一个,其他就人,竟都是古代怪胎,难道我们当代天骄,真的不如这些自上古就沉寂下来的怪胎?” “可惜,林魔神一直不曾冲击天骄金榜,否则,以他的战力,应当足可以跻身前十吧?” “呵呵,搁在两年前,或许还行,但现在,你没看天骄金榜前三十之列的名字,大多都是这两年才崛起的狠人?他林魔神想跻身前十之列,悬!” 一众强者议论,浑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地方,他们正在议论的林寻,早已不着痕迹地伫足在场中。 “瞧瞧,两年没出现,这世上之人都瞧不起你了。” 老蛤挤眉弄眼,调侃起来。 林寻一笑置之,若有所思道:“说起来你们或许不相信,那如今位列天骄金榜第一名的少昊,早在我进入古荒域时,就曾见过他。” 说到这,他脑海中不禁想起当初在西恒界“星坠峰”时的一幕幕。 当时,星幽帝族少主“少昊”,蛰伏沉寂于一颗“星宿之卵”内,四周有一座圣道禁阵防护,极其之惊人。 他和少昊曾有过一番交谈,虽然短暂,但却让他凭生一种强烈的直觉,少昊此人,是一个有大气魄、大胸襟、大志向的卓绝人物。 当有朝一日出世,此人,注定不可能默默无名! 而今,林寻的判断应验了,少昊不出则已,一出,便跻身天骄金榜第一,名动上九境! 这,让林寻都不免动容。 而当从林寻口中了解到少昊的来历,老蛤和大黑鸟的眼眸皆一凝。 “星幽帝族,嘿,这可是上古最初的一个巨无霸的族群,麾下掌控着上古一千多个族群势力,是当之无愧的‘帝族’之一。” 这是老蛤的反应,语气有惊叹,也有复杂。 “哼,但凡能称得上‘帝族’两字的,自然不可能是简单的族群,起码证明,其族群中曾诞生过真正的‘帝者’!” “可惜,据我所知,这星幽帝族在上古时,突遭大难,几乎是在短短一年间,就覆灭一空,断绝于岁月浮沉中,关于其历史和记载,如今都已不存!” 这是大黑鸟的反应,似乎对所谓的“帝族”并无好感。 旋即,无论是大黑鸟,还是老蛤,神色都一肃,变得郑重起来,告诫林寻,若少昊真的是星幽帝族的嫡系后裔,且还是“少主”身份,那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务必要小心。 “当初,我对此人感观倒是不错,依我之见,若能为友,自然再好不过。” 林寻说道。 说起来,小银这位噬神虫王,可也是星幽帝族的“守护神虫”! “对了,你们可曾听说过帝族姜氏?” 林寻忽然问道。 他想起来,玄空师兄曾交给自己一个淡青色竹叶形玉坠,让自己以后有机会见到帝族姜氏族人时,将此物奉还,告诉他们,此乃姜星雀之物。 “没有。” 大黑鸟和老蛤齐齐摇头,表示他们虽都是在上古时代出世,但所了解的事情并不多。 尤其是关于“帝族”的事情,乃是上古最初时候的事情,在他们出生时,距离上古最初岁月都已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 这让林寻心头一惊,顿时意识到,若少昊真的是星幽帝族少主,岂不是意味着,他早在上古最初时,就已出生? (本章完)8)

下一篇   第1290章 雷泽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