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 养势 - 天骄战纪

第1301章 养势

林寻并未做出一个明确的决断。x 因为是否炼体,关乎自身以后道途,一念之决,可能就是命运的改变,他必须慎重。 不过,对于大黑鸟和老蛤而言,已放弃了去参悟万象古碑的心思,因为炼体,与他们所求索的道途相冲。 从这天起,林寻他们蛰伏飞星山上,不问世事,皆在磨练和静修自身的道与法。 机缘,于他们而言,的确已不缺,缺的是一场洗尽铅华之后的沉淀。 偶尔闲暇时,他们席地而坐,煮酒煎茶,彼此论道,交流彼此的修行心得和感悟,彼此皆获益匪浅,自身道行也是愈发精深和雄厚。 无论是林寻,还是老蛤、阿鲁、大黑鸟,皆早已在自身道途上有着惊人无比的造诣,且自身都掌握独特而惊世的传承。 他们之间的交流,毫无藏私,彼此印证道与法,所获得的好处之大,可以用不可估量来形容。 例如大黑鸟,肚子里藏着诸多秘辛和对大道的认知,当认真论道时,所阐述的妙谛之玄微,甚至让林寻他们都动容不已,常有醍醐灌顶,振聋发聩之感。 例如老蛤,本身觉醒了属于三足金蟾一脉的天赋传承力量,又获得过焚仙陈临空所留的无上传承,对大道的认知,堪称独树一帜。 再如阿鲁,走的乃是肉身成圣的道途,对于开启肉身神藏,御用自身精气神上,完全不是林寻他们可比的。 而林寻自修行至今,所积累的修行经验之丰富,也令老蛤他们为之侧目。 如今,他们相聚一起,一起修行,一起交流,心无挂碍,在无形中,令自身道行得到一种极尽沉淀。 上古时代,先贤视大道如天,故经常相聚一起,进行“聊天”,交流彼此心得,从而汇聚百家之长,为后世缔造出了绚烂夺目的修行之法。 林寻他们的论道,也恰如“聊天”,在交流中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种独特的修行方式,反倒对他们每个人皆产生了莫大的裨益! 偶尔,心有所得时,不可避免会切磋对决一番,也是酣畅淋漓,痛快无比。 有时候,小银也会参与进来,但很多时候只是在聆听,它是噬神虫后裔,严格而言,可称作修魂一脉。 只是,无论是阿鲁,老蛤,还是大黑鸟,在武道切磋时,都不愿和小银交手。 没办法,小银的攻击太过诡谲和凌厉,一击必杀,让人防不胜防,头痛无比。 但小银却不管这些,只要它心有所悟,就会直接动手,毫无征兆可言,让得老蛤他们每一次都惊得破口大骂,又无可奈何。 每当这时候,林寻就大笑不已,为小银倍感骄傲。 时间,就在这种与世隔绝般的修行中流逝。 林寻他们不问世事,欲在静修沉淀和升华自身道途,但不代表,外界可以不关注。 没多久,整个离火境内都知道,林魔神在飞星山上栖居修行的消息,引发诸多势力关注。 几乎每一天,都会有许多密探前来飞星山附近查探,观察动静。 毕竟,这些年里,林寻早已凭借诸多血腥战绩,养出了近若无敌般的威望和名气。 这样一位名动上九境的狠人,如今归隐于飞星山上,让谁能不关注? 可随着时间推移,当意识到林魔神真的是打算蛰伏静修,不打算掺合外界风云时,有人失望,也有人暗自庆幸。 谁都知道,但凡林魔神插手的事情,势必会引发极大的动荡,伴随血雨腥风。 而今,这样一位狠人却突然像金盆洗手了一般,不再理会外界纷争,自然令人很错愕。 “真龙巢穴封印解除了!据闻,叶摩诃、祢衡真、王玄鱼等霸主级人物都已前往!” “这一场逆天造化,早被八方关注,传闻,位列天骄金榜前列的少昊、若舞仙子、袁法天等人,也都已展开行动。” 很快,一则消息传遍上九境,引发大地震。 “林魔神呢?是否采取行动?” “没有,他一直在闭关。” 当得知林寻面对真龙巢穴这等旷世大机缘出世,依旧不曾离开飞星山时,一些强者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可事实的确如此,由不得他们不信! “难道林魔神怕了,不敢与其他狠人争锋?” 许多人狐疑,认为林寻的蛰伏,是一种退缩,不符合他以往那等强势的风格,很反常。 “你们都错了,急流勇退,何尝不是一种大魄力?林魔神这次蛰伏,或许会错失一些大造化,但经此沉淀,以后的他,只怕会变得更强大……” 一位跻身天骄金榜前茅的强者,做出如此感慨。 “若眼中只有机缘,则注定会被机缘牵着鼻子走,以至于舍本逐末,得不偿失,依我看,林寻只怕是另有打算,早已勘破一时之得失,而将重心放在了自身道途的磨炼上。” 当抵达真龙巢穴前的祢衡真得知此消息时,也不禁心有触动。 原本,他之前曾派遣萧青河前往飞星山邀请林寻,欲一起探寻真龙巢穴。 但可惜的是,林寻拒绝了。 而现在,祢衡真才终于隐约明白过来,林寻为何会拒绝,这让他心中也不禁产生一丝钦佩。 舍与得,得之不易,而舍则更难! 舍得之间,是一种心境上的大磨炼! “你真的就这样放弃了?” 飞星山上,纪星瑶随意坐在一块岩石上,衣袂和发丝在风中飘曳,姿容如画,绝尘脱俗。 “你不也一样。” 林寻笑着将一杯亲手烹的茶水递给纪星瑶,仪态闲散。 相比以前,如今的林寻,气息质朴平淡,眼神澄澈干净,随意坐在那,毫无锋芒。 可在纪星瑶眼中,林寻却显得愈发深不可测,气息近乎于道,而道无形,其质也无可名状! 她眸中微微恍惚,而后不禁感慨:“我和你可不一样,你是视真龙巢穴机缘如浮云,心中无欲,故而无求,而我,则是明知那地方势必要引发滔天血腥,自知即便前往也是凶多吉少,最终也可能是一无所得,故而不得不放弃。” 说到这,纪星瑶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无奈,“这就是差距,我是欲求而不得,只能明哲保身,退而求全。” 林寻笑了笑,道:“大道之争,非一朝一夕可定,纪姑娘能够明辨进退之道,以后必可以在道途上走得更长远。” 纪星瑶洒然一笑,举杯饮茶,而后说道:“距离绝巅之域落幕,只剩下不足一年时间,在此之际,上九境中的各方霸主,皆在争分夺秒,寻求最终的突破,不知林兄有何打算?” 林寻想了想,说道:“杀云庆白算不算?” 一句话,云淡风轻,毫无烟火气息,连情绪都波澜不惊,自然而然。 纪星瑶怔了怔,点头道:“怪不得林兄于此蛰伏,原来是在一心养势。” “养势?” 林寻笑道,“算是吧。” 送走前来拜访的纪星瑶之后,林寻独自琢磨着“养势”二字,不禁怔怔出神。 以前,提起云庆白时,他内心就会有抑制不住的杀机涌现,影响心神之波动。 而如今,云庆白的存在,似乎已经再无法让他感受到那种欲杀而不得的情绪了。 是因为自己心态变了吗? 不是! 是自己已真正无惧了! 想到这,林寻平淡清澈的眸子中,泛起一抹了然,兴之所至,随手于虚空骈指一划。 唰! 飞星山上,一道剑气如虹,撕裂天穹八千里,锋芒遮盖日月之光! 此剑,名曰有去无回。 只不过,如今其奥秘已被林寻臻至小成地步。 半个月后。 真龙巢穴出世引发的纷争落下帷幕。 据统计,伤亡其中的强者数量足有上千之众,血流成河,而最终得到其中造化的,只有寥寥数人。 其中,尤其以少昊大放异彩,一人抗衡多方大敌,夺得最大造化,飘然而去。 除此,朱雀一脉后裔若舞、禺狨一脉后裔袁法天、小金翅鹏王等一些古代怪胎,以及叶摩诃、祢衡真、王玄鱼等当代巨头霸主,皆各有收获。 值得一提的是,和林寻一样,云庆白一直不曾显现踪迹。 严格而言,从两年前在浮屠梵土被林寻追杀之后,云庆白便如人间蒸发,至今不曾有关于他的消息传出。 但不管是谁,皆不可能忽略这样一位有通天盖世之能的绝代剑修! 所有人都预感到,当云庆白再度出世时,第一时间要对付的,恐怕就是林寻! 因为都知道,他和林寻之间有大仇,且,通天剑宗一众传人曾被林寻所诛! 只是,鲜少有人知道,就在真龙巢穴落幕时,飞星山上,蛰伏静修半年之久的林寻,迎来了长生道途上的第七次大劫—— 因果难! 因果,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和业障、宿命一样,近若虚无缥缈。 而因果难,则牵扯到修行道途上的诸般羁绊和枷锁,其产生的劫数威力也是恐怖无比。 此劫,对林寻而言,绝对是踏足长生道途以来,所遇到最凶险和恐怖的一场劫数。 因为他身上所纠缠之因果,太多! —— ps:今晚会补更。rw

上一篇   第1300章 禁断道劫

下一篇   第1302章 旧日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