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负剑横行的云庆白! - 天骄战纪

第1313章 负剑横行的云庆白!

坎水境。 坎水战碑前,群雄汇聚,皆在等待进行测验,试图跻身天骄金榜之上。 “那便是剑魔夜宸,来自圣人世家紫薇山夜氏,如今已拥有长生七劫境的战力,一身剑道,冠盖一方,极其强大。” “听闻,他和林魔神乃生死之交?” “正是。” “啧啧,也不知他此次又能跻身在天骄金榜第几名?” 人们低声交谈,目光皆不约而同地望向远处。 那里,一袭紫袍,身影如剑般笔直的夜宸,正在进行测验。 最近一段时间来,随着“终极传承地”的消息爆出,天骄金榜上的名次,每天都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排名越靠后,名次变幻就越快。 就连位列前三十的名字,也频频遭受冲击,在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许多的新面孔。 在以前,夜宸也曾进行测试,位列榜单第二十二位。 可如今,他的名次已急剧下滑,堪堪维持在第八十九位! 名次的剧变,从侧面也可以看出,如今的天骄金榜,竞争是何等之激烈。 堪称是“城头变幻大王旗”。 嗡~ 蓦地,坎水战碑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一道金光从天儿降,将立身在战碑前的夜宸的身影笼罩其中。 “第十八!” “也太惊人了……” 场中,响起一阵哗然,皆被震撼到了。 一下子,从第八十九位,飙升到第十八位,可想而知,剑魔夜宸如今的战力,何等变态! “还无法跻身前十……” 夜宸则皱眉,心中有些不满。 但他也清楚,如今的上九境中,有着诸多绝世猛人,越是排名靠前,竞争就越艰难和不容易。 “你是夜宸?” 蓦地,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而后,人群中,踱步走出一道瘦削身影,一袭白衣,背负剑匣,背负双手。 一些阻挡在前的身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压迫得踉跄倒退,为此人让开一条路。 这些身影刚要破口大骂,可当触及这白衣男子时,心神却猛地一阵悸动,浑身都僵硬在那。 “云庆白?” 夜宸转身,当看清白衣男子的模样,眼眸登时一凝。 场中,顿时轰动,群雄色变。 时隔数年,这位曾冠绝上九境天骄金榜第一的绝世剑修,竟再度出现,现身于此! 云庆白! 仅仅这个名字,就像一个传奇神话,曾独领风骚,俯瞰同辈英豪,一骑绝尘! 如今,虽说他在那天骄金榜上的名次,在这消失的数年中已下滑到了第九名。 可谁都知道,若云庆白愿意,就是重新登临第一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原因很简单,云庆白的强大,早已深入人心。 “你和林寻是朋友?” 这是云庆白出现在场中的第二句话。 可就是这样一句话,令场中众人皆想起了数年前,曾在上九境中轰动无比的那一则消息。 传闻,云庆白和林寻有血仇! 传闻,云庆白在浮屠梵地,曾被林寻追杀! 传闻,林寻与生俱来的天赋,曾被云庆白以卑劣无比的血腥手段掠夺,才让云庆白在大道之路上扶摇直上!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众说纷纭,沸沸扬扬。 但起码,人们可以断定的是,云庆白若出现,最想杀的第一个人必然是林寻。 因为,通天剑宗的一众传人,曾丧命于林寻之手! 而如今,这一切似乎要应验了。 “不错。” 夜宸回答的毫不犹豫。 “堂堂紫薇山夜氏嫡系后裔,却竟和林寻这个下界土著为友,夜家先祖若知道,必然要气得暴跳如雷。” 云庆白声音随意淡然。 夜宸眸中闪过一抹凌厉,道:“云庆白,我敬你为一代人杰,才礼让三分,但不代表,你便可以在我面前放肆!” “是吗,那让我看看,你这剑魔有多少能耐。” 云庆白淡淡一笑,抬手一划。 哧! 虚空中,剑芒如电。 一道剑气迸发,简单、直接、却有直抵人心的霸道之势。 哪怕相隔一段距离,四周众人皆感到肌肤被割得刺痛,心神都承受着一种说不出的窒息压抑感觉。 这剑气,凝练到了惊世骇俗般的地步! “哼!” 夜宸脸色肃杀,认真而专注,同样一剑刺出,剑意潋滟,犹如天马行空,羚羊挂角。 砰! 就见两道剑气于虚空碰撞,这片天地都猛地一震,附近虚空,都被撕裂开无数蛛网般的裂缝。 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云庆白的剑气明显稍胜一筹,无坚不摧,势如破竹。 夜宸的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崩断! 光雨爆鸣中,夜宸发出一声闷哼,连连倒退数步,身影摇晃。 场中,群雄齐齐色变。 云庆白一剑,逼退剑魔夜宸! “剑意已碰触通神之门槛,可依旧欠缺火候,无法发挥出你们紫薇夜氏‘真吾剑经’的全部威能。” 云庆白随口点评,“与我相比,更差了一个境界。” “再来!” 猛地,夜宸深吸一口气,周身袖袍鼓荡,长发飘扬倒竖,一股滔天的剑意从他周身扩散,逼迫得四周众人皆骇然退避开。 “剑魔要全力出手了!” 众人皆心中激动。 一个是早已在剑道上有着冠盖群伦之力的绝世剑修,一个,则是有着剑魔称号的紫薇山后裔。 两者之间的碰撞,无疑是一场剑道争鸣! “你若再练十年,或许能挡我一剑。” 云庆白双眸淡然,波澜不惊,只是凌空一道剑指划出。 嗡! 天地间,被一道剑气挤满! 那无匹的剑意,犹如自周虚天外降临,散发着足以压迫乾坤的大势,将场中众人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斩!” 与此同时,夜宸脚踏游龙,在其背后,涌现一轮紫日似的剑意,浩瀚而煌煌。 轰! 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产生,无匹的剑气寒光,令日月都暗淡。 在一阵惊呼声中,夜宸身影倒退,足足在十多丈外在稳住身影。 众人定眼看去,发现在夜宸左肩处,浮现出一道血淋淋的剑痕,深可见骨。 第二剑,夜宸被挫负伤! 这片区域,彻底陷入死寂。 便是一些极其强大的狠人,都不禁色变,数年不见,云庆白变得越来越恐怖了。 “林寻此子,杀我通天剑宗一众传人,你说,若我杀光林寻身边所有亲友,他……是否会感到痛苦?” 云庆白淡然开口。 一句话,令众人心头直冒寒气,云庆白这是要以牙还牙,大开杀戒? “哼!有种,你去找林寻,在我面前逞凶算什么?” 夜宸冷笑,夷然不惧。 “我会去找他的,但不是现在。” 云庆白神色淡然,“放心,这一次我不会杀你,只是,下次就不见得了。” 说罢,他转身,飘然而去。 夜宸脸色阴晴不定,双拳情不自禁攥紧。 …… 就在当天,云庆白重现世间的消息,犹如飓风般,引发上九境震动,各大势力,无不开始紧张关注。 “云庆白,他果然出现了,是为了斩杀林寻,还是为了那终极传承地?” 无数人在揣测。 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关于云庆白的消息,则彻底引爆了上九境的平静,掀起滔天风暴。 云庆白出现的当天,败剑魔夜宸于坎水战碑之前。 第二天,他横跨万里之地,孤身一人踏足日月神殿盘踞之地,一剑重伤萧青河。 第三天,艮山境,云庆白于沧澜崖之上,败刀狂笑苍天! 第四天,云庆白于震雷境内,败岳剑鸣。 第五天…… 每一天,都有关于云庆白的消息传出,一人一剑,陆续挫败一个又一个早已成名的角色。 谁都清楚,这是云庆白的报复。 因为但凡被他击败的强者,几乎都和林寻有关! “他为何不杀人?” 许多人心颤,被云庆白一系列的举动惊到了。 “不杀人,比杀人更能够威胁到林寻!云庆白明显是要借助这一场场战斗,震慑林寻,令其方寸大乱!” 有人如此分析。 “错,云庆白何等骄傲的一位绝世剑修,纵然是报仇,也不会做出滥杀无辜之事!” “可以预见,林魔神若得知此事,必会坐不住,更会心生愧疚和不安,毕竟,这是因为他一个人的缘故,而牵累了和他交好的那些朋友!” “从今以后,只要他云庆白还活着,谁还敢和林魔神接触?这等若是要将林魔神彻底孤立。” 在无数的议论、哗然声中,这一天,云庆白来到了离火境。 —— ps:照旧,2连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