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居心叵测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三十一章 居心叵测

局势要变了! 40号临时营地中,残狼脸色铁青阴冷,心中情绪不受控制的剧烈翻腾。 当看见石禹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彻底镇压狄俊时,他就知道,这一场混战局势,已难以挽回。 “小珂啊小珂,我倒是小觑了你……” 残狼喃喃,声音中有些说不出的复杂味道。 …… “当狼群战术碰到不要命的强者时,在气魄上已输了一筹。这虽然不是战争,可是这种情况在战争中却很常见。” 39号临时营地中,肥胖中年长吐一口浊气,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往事,神色间带着一抹感慨,“当年的我们若不是碰到黑暗王庭那些不要命的疯子……” “不要再提此事!” 小珂皱眉打断,她目光依旧凝视在光幕上,虽不愿回忆往事可当看见林寻、石禹、宁蒙三人那种以命搏杀,不顾一切的气势时,又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当年的她、徐三七、肥胖中年等人,同样的年轻,同样是从弑血营中走出来,也同样拥有这般魄力。 只是当年的事…… 小珂心中猛地泛起一抹彻骨的痛,她狠狠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极少人知道,她至今无法原谅自己的姐姐小满,就因为当年那件事…… …… 狄俊惨败昏厥,石禹虽身受重伤,但短时间内战斗力依旧可怕之极,宁蒙那边的战斗有了他的加入,混战的局面的确开始发生变化。 片刻后,对方一人被他宁蒙大戟狠狠插入腹部,整个身躯挑飞了起来,狠狠砸在十多之外,彻底丧失意识。 几乎同时,石禹一对青铜锏横扫,竟是以硬碰硬的手段,硬生生把对手震晕了过去。 “我去帮助林寻,这剩下的两人交给你了!”石禹毫不迟疑,扭身冲向林寻。 “操!什么时候你这小白脸也能使唤老子了?”宁蒙破口大骂,手中动作却不慢,狠狠杀向那仅剩的两个对手。 战斗到此时,局势已经彻底扭转,让原本已做好准备被淘汰出战场的宁蒙也暗松一口气。 不过,战斗还没结束,他可不会轻易放过仅剩的这俩家伙。 …… 另一侧,当石禹赶来时,宫冥已经逃了。 换而言之,当狄俊惨败,已经让宫冥意识到处境发生了变化,尤其当看见宁蒙那边的危机也被解除,他当机立断,抽身而退。 凭借林寻如今的力量,也的确很难留住对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逃走。 “这小乌龟倒是滑头的很!” 石禹冷笑,心中很是不甘,从此次考核开始,他就被宫冥死死缠住,至今连一个铭牌也没得到,这对石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自然而然的,他就对“罪魁祸首”宫冥愈发痛恨起来。 但很快,石禹就顾不得多想,因为旁边的林寻已经砰的一声,一屁股躺在地上,大口喘息起来。 此刻他浑身淤青,每一寸骨头都刺痛无比,快要断裂,尤其是体内灵力也几乎濒临油尽灯枯,状态差到了极限。 若不是凭借一股毅力强撑着,只怕早已昏迷过去。 “好好休息,有我石禹在,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手指!”石禹看着林寻的惨状,想起今日的遭遇,心中也是感激不已。 “我帮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感激,而是不愿让咱们39号营地被裁掉。”林寻急促喘息着笑道。 “嘿,没看出来,你这家伙倒是挺有集体荣誉感的。”石禹轻笑摇头,说着,他转身开始搜刮狄俊身上的铭牌。 而在另一边,宁蒙暴跳如雷怒吼:“他妈的,小白脸你能不能先过来帮忙?” 石禹懒洋洋答道:“哟,堂堂宁蒙大少,竟然也要让人帮忙啊?这可太罕见了。” “妈的,小白脸你这家伙简直无耻,若不是老子救你,你他妈早被别人淘汰出去了!” 宁蒙气得破口大骂。 躺在地上的林寻听着这些交谈,心中难得的放松起来,距离考核时间仅剩下不足十分钟,这一切总算可以结束了……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道清朗啸音从远处传来—— “咦!这里果然有厮杀,宁蒙、石禹两位莫急,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伴随声音,戚灿、温明秀、辛文斌、牟冷心四人的身影,竟是从远处丛林中冲了过来。 林寻眼瞳骤然一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谁会相信他们是恰好路过? 石禹唇角泛起一抹冷笑,缓缓站起了身体。 宁蒙则怒吼:“谁他妈让你们救了,赶紧滚!” 说话时,他加紧了攻击力量,逼迫得那仅剩的两名40号营地学员愈发岌岌可危。 听到宁蒙的骂声,戚灿只是笑了笑,温明秀、辛文斌、牟冷心的脸色则阴沉下来。 “明秀,冷心,你们去帮忙。”戚灿吩咐了一句,“文斌,你去看看林寻的伤势,搭把手救治一下。” 自始至终,竟是浑然不理会林寻他们的看法,俨然一副匡扶危难,热心帮忙的派头。 听到吩咐,辛文斌心中一阵狂喜,隐隐已明白了戚灿的用心,这是要让自己趁机搜刮走林寻身上的铭牌啊! 同样的道理,有了温明秀、牟冷心去帮助宁蒙,战后的战利品总得要分给他们一份吧? 至于林寻他们是否答应,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可是来帮忙的,更何况,林寻他们三人个个身受重伤,也早没了威胁,无论戚灿想要怎么做,也由不得他们不答应。 简而言之,戚灿他们是来捡便宜来了,并且还是捡同一阵营学员的便宜。 无耻吗? 的确,可当他们打着帮忙的旗号来做这些事时,哪怕就是被小珂教官知道了,也不能说他们做错了。 林寻明白这一点,心中恨归恨,却已经没有力气去阻止,甚至都难以再站起身来,他收到的伤势太严重,宫冥的棍法差点砸碎了他浑身的骨头,这时候哪还有力气阻止? 最无奈的是,眼下仅剩几分钟这一场考核就要结束,偏偏又出现这样一个变故,换做谁只怕都会憋屈不已。 “好意心领了。” 这时候,石禹忽然站出来,淡淡看着戚灿等人,“你们若听不明白什么意思,我可以说的直白一些,想捡便宜?那就从我石禹的尸体上踏过去!” 声音铿锵,有着一股决然魄力。 戚灿脸色微微一变,其他人登时也犹疑起来。 他们很清楚石禹的身份,也知道石禹性格一向温和随性,从不会计较太多,可却没想到,石禹这一刻竟表现的如此狠辣和决绝。 哪怕石禹现在身受重伤,可毕竟是39号营地中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故而没有人敢忽视他的态度。 戚灿瞥了一眼远处,这时候宁蒙已经彻底解决掉两名对手,这让他心中不禁暗自惋惜,错过了一个机会。 如此想着,戚灿嘴中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罢了,不过林寻此刻受伤太重,还是早早治疗为好。” 话中的意思就是,行,我们不捡你石禹和宁蒙的便宜,可这林寻的便宜我们捡定了! “对,正该如此!” 辛文斌狠狠点头,已按捺不住心中狂喜,他哪会想到,昨天才被林寻虐的抬不起头,今天就能亲手来折磨林寻,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运气啊! 他已作出决断,不止要抢走林寻身上的铭牌,还要趁机给林寻来一记狠的! 毕竟,这一次月度考核中,可没有规定不允许自相残杀! 哪怕事后被小珂教官惩罚,辛文斌都已不在乎了,难道小珂教官还会把自己淘汰出局不成? 辛文斌已急不可耐的冲过去。 见此,石禹和宁蒙脸色齐齐一变,但几乎同时,他们二人就察觉到,戚灿和温明秀、牟冷心三人的目光遥遥锁定了他们这边,这让他们心中又是一沉,清楚若自己动手,戚灿势必会第一个跳出来阻拦他们。 这些家伙简直该死! 石禹和宁蒙心中大恨,若不是身受重伤,哪可能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不过,想要让他石禹和宁蒙眼睁睁看着林寻遭殃,那绝对不可能,哪怕就是和戚灿干一架,他们也在所不惜了! 可就在他们二人正准备行动时,不远处的丛林中,猛地响起一声刺耳之极的尖啸,似有某种可怕的力量正划破空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暴冲而至。 在场所有人脸色齐齐一变,这声音他们很熟悉,正是帝国中极为有名的制式灵器——破甲血弩! 噗的一声,就见辛文斌还没靠近林寻,一道箭矢就已狠狠贯穿他的大腿,带出一串血花,飞溅虚空。 而辛文斌则已发出尖利的惨叫,整个人狠狠跌在数丈外的地上,凄惨之极。 好死不死的,石禹正站在这个位置,他唇角顿时泛起一抹笑意,同时嘴中大叫:“有敌人来袭,大家快躲!我来掩护辛公子!” 说着,他猛地趴在辛文斌身上,说是掩护,他却毫不客气一掌拍晕了辛文斌,探手一摸索,就将对方身上的铭牌给顺走。 若辛文斌还清醒着,只怕非被气吐血不可。 —— ps:感谢夏至姑凉的打赏捧场,急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一章居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