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以剑,破你骄傲 - 天骄战纪

第1319章 以剑,破你骄傲

“可笑!” 云庆白神色冰冷。 斗战到此时,他哪会看不出,林寻的战力之强,要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当年,在浮屠梵土附近被林寻追杀,是因为当时他正在炼化古佛子天赋力量的关键时刻,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 这,被他视作奇耻大辱。 但其实,当时在他内心中,并未将林寻放在眼中。 而今,他沉寂数年,破关而出,战力比以往更加强大,本以为斩杀林寻,也不过弹指间的事情。 可谁曾想,局势之发展,令他也感到意外、心惊、不解、凝重! 云庆白从没想过,这个本应该当年就死掉的婴儿,如今,竟会以一种无匹的姿态,能够和他抗衡。 也没想过,战斗到此时,他会感到沉重的压力,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全部潜能和底牌。 这一系列的“没想到”,就像多重交加的一个个意外,令云庆白,也都嗅到了威胁的气息。 他不得不严阵以待,全力而动。 “临!” 深吸一口气,云庆白衣衫飘舞,再度斩出一剑。 他的发丝,骤然之间,化作霜雪之色,而起躯体肌肤,就如脱水的树皮,枯槁而无光泽。 一剑未起,霜发已生! 全场群雄,皆失神。 嗡! 就见一道灿灿剑气,在锵锵而鸣的杀伐声中,于云庆白体内迸发而出,煌煌不可逼视。 比之刚才那一剑,犹胜三分! 几乎同时,林寻也深吸一口气,将“恒极无漏”之法全力运转,与睚眦之怒、斗战圣法一起轰鸣,调动全身极尽之力,挥拳出击。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碰撞和交锋,在场中蔓延扩散。 很快,众人便明白为何林寻敢说出“今时今日,你不如我”的话语。 在这等交锋中,云庆白剑气犹如绝世,可震烁古今,傲视群伦,端的是无匹之强。 林寻,也的确被撼动,不断踉跄倒退,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甚至频频咳血。 但,却不曾被彻底压制! 相反,他气势如燃,斗战如火,犹如不败不朽,演绎自身道,挥洒自身法,越挫越勇。 而在此过程中,云庆白的一头长发,已是如若染霜雪,白如银,而其躯体肌肤上,则出现一道道龟裂似的纹理,像枯败的树皮,即将化作腐朽之木! 这让所有人心颤。 斗战到此时,谁都看出,这一场旷世对决已步入最激烈、也最凶险的阶段,生死之分,也将很快显现! 震撼,已无需多言。 起码,在以往之上九境,在以往之古荒域,似此绝世争锋,纵观古今岁月,也都找不出一个可以媲美的! 简而言之,此战,独步古今! “云庆白,世人皆尊称你的剑道为当世之最,不知,可敢接我一剑?” 蓦地,林寻开口。 全场错愕,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林魔神,何时也曾浸淫剑道? 即便是云庆白,此刻都微微一怔,旋即脸色变得愈发淡漠,这种挑衅,令他感觉可笑。 “剑起!” 就见林寻,猛地深吸一口气,神色古井不波,而其手指,则化作剑刺之形,缓缓掠出。 嗡! 一道剑气,一寸寸于虚空中出现,每出现一寸,就令虚空骤然一阵哀鸣,似承受不住。 而场外众人,则只觉伴随林寻这一动作,心脏都像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攥了一下,浑身气血翻滚,难受得差点咳血。 崩!崩!崩! 随着这一抹剑气一点点显露,那天地十方,皆陷入坍塌、毁灭、沉沦之中,无形的威势,令大地,都轰然下沉。 云庆白眼瞳骤然收缩,神色也是在一刹那间变得凝重无比,心中之前的不屑,早已不翼而飞。 于剑道上的造诣上而论,放眼整个上九境,云庆白自信可无敌,因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究极完美的剑途。 正因懂剑,故而他要比其他人更清楚,林寻这一剑所蕴含的力量,是多么之恐怖! 只是…… 云庆白却依旧无法相信! 他林寻,怎会掌握这等不可思议的剑道传承力量? 剑道,是云庆白最骄傲、最自负的一条道,可此时,当目睹林寻这一剑之气息,却犹如一记重击,狠狠砸在他的心头! “凝!” 云庆白暴喝,无法淡定,无法容忍,犹如尊严遭受到最大的挑衅,让他第一次,显得如此愤怒。 他的躯体内,一道恐怖的剑气光芒在绽放,令他整个人,像在大放光明,他的须发、肌肤之地,都有抑制不住的剑气在溢散。 “修剑至今六十载,孕养剑势至今朝,林寻,你是第一个能逼迫出我动用此剑的人,足可死而无憾!” 说完,云庆白一头如雪白发狂舞,其肌体龟裂开,在一众惊骇无比的目光注视下,一道剑气,于其体内冲出。 此剑气,汇聚云庆白毕生所学,蓄养于自身六十载,诸般大道、无数妙谛、一生心血,皆汇聚于其内。 此剑,是他所求索究极剑途的一个缩影! “这是……” 场外,观战者无不被震慑,惊骇失声。 纵然如帝子少昊之流,也都沉默,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林寻的剑,还未出,已令天地失色,惊艳无双。 而云庆白之剑,则犹如一条璀璨无匹的剑道痕迹,映现于世间,那般耀眼、辉煌、绚烂、恐怖,不似人间能拥有! “剑临!” 远处,在林寻指尖下,一寸寸之剑气终于成形,其锋无匹,无可拘囿。其势无双,鬼神辟易。 此剑,挤满了乾坤,划破了经纬,似容纳无尽玄妙于其内,又呈现出大道至简的归真之韵。 无论是谁,皆凭生渺小如蝼蚁,无可阻挡之感。 此剑,名曰“有去无回”! “斩!” 一个字,由林寻和云庆白于同一时刻发出。 就见天穹之上,两道剑气从不同方向掠出,向彼此而去。 全场,都只觉眼前刺痛,浑身感知,犹如被切断,内心凭生大恐怖,颤粟不安。 帝子少昊等一众绝世霸主,也都已睁不开眼,再无法用神识窥伺到这一击的细节。 哪怕,他们已拼尽全力,也不行。 这只能代表,这一次争锋,无论是林寻之剑,还是云庆白之剑,皆已强大到了,足以严重威胁到他们任何人的地步,故而,其威势,也非他们能够洞察! 轰! 唯有震耳欲聋的爆鸣,像来自九天之上的战鼓,在耳畔震荡,砸在心头,让众生皆惧。 这种无法目睹,而身心皆被震慑的惊惧滋味,搁在往日里,也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可在此时,却显得那般漫长。 也不知多久,或许仅仅只是一瞬,可对众人而言,却宛如历经了一场生与死、毁与生的轮回。 当感观恢复知觉,当视野逐渐清晰,就看见,那斩魔台附近,犹如变了天,面目全非。 那里的天,都呈现破碎之状,龟裂出密密麻麻的裂缝、沟壑,像一道道天之伤痕。 滚滚剑气,兀自还未曾消散,在虚无中闪烁,弥漫出的气息,依旧慑人无比。 而漫天剑芒中,云庆白躯体汩汩淌血,血染如霜白发,散发着一种惨烈的气息。 对面,林寻也好不到哪里,同样躯体染血,肌体鲜血淋漓,脸色苍白之极。 无疑,两者皆重伤! 这个结果,令人惘然、震撼,都不曾想到,在战斗中第一次展露剑道力量的林寻,竟能挡住云庆白孕养六十载的一剑! 仅仅这一幕,都足以令世人侧目。 毕竟,云庆白号称当世同辈第一剑修,他全力而出的一剑,在此刻,却被挡住,这个结果,本身就像一个奇迹。 最不可思议的是,挡住这一剑的,同样是一剑! 这对以剑道之力而崛起的云庆白而言,注定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我不如他们……” 一些绝世霸主心中叹息,不得不服,心悦诚服! “林魔神,竟于剑道上力挡云庆白……太不可思议了……” 群雄心神恍惚。 唯一遗憾的是,他们自始至终,根本无法目睹刚才那两剑交锋的风情。 “换做我,该如何挡……” 帝子少昊、若舞仙子他们,则都在默默思忖,心绪,变得前所未有的激荡,无法冷静。 噗! 猛地,虚空高处,云庆白剧烈咳嗽,唇角淌血,眼神中,有着一抹无法言喻的晦暗光泽。 这让全场强者心中一颤,骤然色变,猜到一种可能,难道…… “云庆白,现在你还拿什么和我战?” 远处,林寻冷冷开口,看向云庆白的目光中,尽是淡漠。 在对方最骄傲的地方,给予对方最沉重的打击,这种滋味,自负如云庆白,在以前的六十年里,只怕不曾体会过吧? “你也已负伤严重。” 远处,云庆白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他腰脊笔直,不曾弯曲一丝,一如他的骄傲,万世不移。 哪怕被打垮,也宁折不屈! “你,何尝不如此?” 林寻淡然道,斗战到此刻,不负伤是不可能的,正如云庆白所言,他负伤很重。 可同样,云庆白已是强弩之末。 杀他,已无须太久! —— ps:这是第二更,今晚没了,明天,金鱼会一鼓作气,将这一战的剧情,彻底收尾。 也希望,兄弟姐妹们能正版订阅支持金鱼,今后一段时间,会以求订阅为主,因为订阅,真的太重要太重要。 一个月的订阅钱,对大家而言,只是一包烟钱,对金鱼而言,却是养家糊口的保证,并且,在以后一段时间里,订阅成绩若是没有大的起色,这本书可能会很难再继续写下去。 若是订阅涨幅大,金鱼会努力多爆更,努力写出更精彩的故事以飨大家! 希望看盗版的朋友,若有能力,请尽量来,正版支持一下金鱼,感激不尽。

上一篇   第1318章 惊天一击

下一篇   第1320章 杀身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