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杀身祭剑 - 天骄战纪

第1320章 杀身祭剑

天地归寂,压抑而紧绷的气息,令人们都快要喘不过气。 谁都看出,此战,即将落幕! 而在这最后关头,势必要上演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嗡! 天穹上,云庆白一招手,正在和断刃激烈角逐的通天剑,倏然返回,落入其手中。 “不死不休吗,我已很久很久,不曾再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轻声的呢喃从云庆白口中响起。 他的目光,变得无比之坚定,染血的躯体,变得前所未有之笔挺,整个人,犹如一柄剑,散发着一种虔诚、平静、视死如归般的大气魄。 场中,群雄皆心寒,头皮都快炸开,此刻之云庆白,就如正欲舍生赴死,在燃烧自我! 林魔神,能够将这一位当代传奇般的剑道巨擘逼迫到不得不以命相搏的地步,无论是谁,怎能淡定? 天地晦暗,虚空哀鸣。 一股无形的大恐怖气息,也是随着云庆白掌握通天剑那一刹,缓缓扩散而开。 无可置疑,接下来,就将上演生死之决即将落幕前的最强一击! 老蛤、大黑鸟、阿鲁他们的心,在此刻猛地悬起来,浑身僵硬,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压抑。 远处,林寻神色依旧平静,可在其体内,一切力量在此刻被运转到了极尽地步,毫无任何保留! “生死间有大恐怖,我和你不一样,这些年,我体会过很多次,虽谈不上看淡生死,但,起码比你更有经验。” 林寻开口,声音随意,面不改色。 纵然,云庆白舍命搏杀又如何? 这等以命搏命的经验,他要比要云庆白更懂! 因为,从出生时,他就挣扎于生死之间,直至逃出矿山牢狱,更清楚生存之不易。 在下界那些年,他以卑微如草芥之身份,崛起于微末之中,人生道途上,弥漫风雨,充斥血腥。 生与死,血与火,无时无刻不相伴! 而云庆白,自幼拜入通天剑宗,一路修行,有师门指点、有高人看护、有无尽修行资源任其享用,其道途虽杀伐果决,勇猛精进,几乎未尝一败,可…… 他焉可能体会过在生死之中崛起的滋味? 此刻,他欲以命搏杀,还一副感慨般的姿态,可对林寻而言,这姿态,真的很可笑! 云庆白微微一怔,而后神色愈发坚定,道:“你错了,我心唯剑,无忌生死,和你,注定不一样!” 说罢,他整个人,被无尽的剑光淹没,滔天剑气,冲霄而起,那片天地,彻底化作剑意风暴。 天地清浊、周虚经纬,皆在一瞬混乱、爆碎! 轰隆! 那一刹,所有人都惊骇看到,云庆白的肉身、神魂、气血犹如彻底燃烧,投入到了那通天剑中。 以身,祭剑! “这……杀身搏命吗?” 观战者皆神色呆滞,当一位绝世人物,不惜以命来搏,那种难以言喻的冲击力,任谁也无法不震骇。 “无愧是当代同辈第一剑修,古荒域万年不出的剑道奇才,仅凭这等视生死如无物的大气魄,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比?” 帝子少昊一声长叹。 “这一剑,犹如献祭,将毕生之剑途,于刹那间极尽燃烧,谁……又能挡住……” 若舞仙子神色恍惚。“不知,林寻能否接下这一剑。” 至于老蛤他们,紧张的心脏都仿佛要跳出来了,哪怕他们对林寻极其自信,也无法不紧张。 因为此刻的云庆白,已完全不要命了! 轰! 云庆白所立足之地,通天剑之势,真正的通天而起,无尽剑光、剑气、剑芒、剑意汹涌旋转。 化作了一口巨大无匹的漩涡! 一股难以形容的剑道吞噬气息,于瞬间在场中弥漫而开,随着漩涡旋转,那里的天宇被撕扯爆碎、虚空在爆鸣声中,像揉碎的布帛,猛地化作无尽碎乱洪流。 轰隆隆~~ 纵横千里之地内,草木、岩石、地面,皆轰然爆碎,化作烟尘漫天狂舞。 “不好!” 一些强者,躯体都似不受控制,朝那一道横亘在天地间的巨大剑道漩涡中飞去。 吞噬! 那是无匹的吞噬力量,融于剑道漩涡之中,显现于天地间,似要将这天地、万物、众生全都吞噬一空! 哪怕相隔极远,都让人心生大恐怖,感到无比绝望。 “他……已付诸一切道行于此一剑内,此生能得见此景,吾道可无憾矣!” 一些绝世霸主,也都全力抵挡,如临大敌,心中激动无比。 “林寻,你以剑道对我,此刻,当以牙还牙,灭你于此!” 云庆白的声音坚定、漠然,响彻天地间。 他的身影,早已隐没于那巨大无匹的剑道漩涡内。 他一身所学、毕生之心血,皆于此刻彻底燃烧,融于这一剑。 只为斩林寻,无忌生死! “你的剑道,以我的天赋为基,毕生所求,也根本不属于你!” 蓦地,林寻冷笑,一头长发猛地飘扬,踏步而行。 令全场都为之色变的剑道漩涡,却仿似被林寻无视,他主动前行,横冲而去。 其身影,从容而决然。 云庆白杀身祭剑,他林寻,又何惧生死? “玉石俱焚,也挺好……” 云庆白的声音缥缈似的传出。 林寻甚至能看见,那汹涌旋转的剑道漩涡深处,云庆白犹如朝圣一般虔诚、平静的神情。 轰! 恐怖无边的凌厉撕扯力量,越靠近就越强大,将那虚空都撕扯塌陷,化作无尽乱流。 而林寻冲过去的身影,则在刹那间被淹没。 远远望去,就犹如一只飞蛾,扑进了接通天地,横盖口吞天漩涡中,那般渺小,又那般的无所畏惧。 “玉石俱焚?不,杀你,就在此刻!” 这是林寻被漩涡吞没前,所发出的最后一道声音,依旧平静、淡然,毫无情绪波动。 轰隆隆! 巨大的剑道漩涡转动,无尽的剑光汹涌其中,像通往地狱的大门,足以令众生皆寒。 太可怕! 而当目睹林寻身影被吞没其中,场中也是响起不知多少的失声惊呼,为之颤粟、骇然、绝望。 “这两人,真要同归于尽了吗?” “如此绝世的一场对决,无论是谁陨落,对整个天下而言,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若两人皆亡……可太让人遗憾了。” 场中,群雄神色变幻不定,任凭他们如何查探,都无法窥伺到那剑道漩涡内的情况。 那里太过恐怖,阻断一切! 帝子少昊、若舞仙子他们,都彻底震撼,神色明灭,这一战,持续到此刻,令他们都始料不及,内心遭受极大冲击。 而主动冲过去的林寻、杀身祭剑的云庆白……最终究竟谁都能够活下来? 亦或者,同归于尽? 没人知道! 但,所有人都死死睁大眼睛,紧张关注。 他们,迫切想要得到一个答案,为这一场古今罕见的旷世对决,划下一个句号。 只是,没有人知道,被卷入剑道漩涡内的林寻,看似处境凶险到了极致,可…… 并未受伤! 甚至,连发丝都不曾受损。 在他胸前,本源灵脉滚烫发光,流转出奇异的力量波动,让他哪怕置身可怖的剑气风暴中,也如履平地! 只是,他的神色却变得感慨、复杂,不像之前那般平静。 因为,林寻此刻,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从不曾见过,却令他有血脉相连之感。 他知道,这是原本属于自己的天赋气息! “你……” 漩涡深处,看着犹如闲庭信步般走来的林寻,原本神色平静而坚定的云庆白,猛地怔住,似难以相信。 这,可是他付诸一切的一剑,杀身祭剑,无忌生死! 可最荒谬的是,这被他视作最强的一击,却反倒不如之前,甚至,连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 这强烈的逆差,就如被人在背后敲了一记闷棍,让云庆白,彻底变色,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挫败之感。 他,可以无忌生死,因为他的心中,唯有剑道,哪怕死,也可以骄傲自己一生,纵死而不败! 然而,眼前这一幕,却令他无法接受! 为什么? 他眼瞳扩张,躯体都因一种说不出的愤怒情绪而颤粟。 “不是你的,终究不属于你。” 林寻止步,看着远处的云庆白,看着这个曾像阴影般,笼罩在自己年少岁月的当世大敌,神色间的感慨复杂之色,已尽数被一抹平静取代。 “我掌剑道,天地万物,古今之力,但凡有助于我之道途,皆可化为我所用,你……不懂!” 云庆白一字一顿,坚定之极。 林寻并未反驳,只是说道:“我的确不懂你的道,但我明白,今日你之败,就败在当年从我身上夺走的天赋上!” “败?” 云庆白的面庞一瞬间扭曲而疯狂起来,骄傲自负如他,修行至今,何尝一败? “死!” 他暴喝,躯体犹如燃烧,通天剑轮转,巨大的剑道漩涡中,剑气森森,如潮水般嗡鸣,冲向林寻。 林寻屹立不动,却如万法不侵,任凭四周剑气如洪流袭击,也无法伤害其丝毫。 因为,云庆白这最强一击,若死掉去外表,其本质,终究是建立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天赋力量之上! 林寻,又岂会惧怕? —— ps:多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支持。 晚上还有2更,考虑到剧情连贯性,金鱼会写完这2更后,一起更新出来。 只希望,我的努力,会让更多朋友来支持正版,天骄是金鱼的心血,自然希望,订阅成绩越来越好,而不至于因为订阅不理想而写不下去。 诸君,咱们一起努力!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