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惟愿死在你最强一击下 - 天骄战纪

第1321章 惟愿死在你最强一击下

云庆白太骄傲了,他无法容忍在剑道对决时,被自己以剑道对抗。 故而在最后时刻,欲以牙还牙,用掠夺自己的天赋力量为本源,杀身祭剑,要灭掉自己。 可惜,他错了! 云庆白只怕根本就想不到,在自己炼体修为突破为晋级为王境时,连同本源灵脉也蜕变,产生了真正的天赋神通—— 大渊吞穹! 这是本源灵脉的名字,但同样,也是这种天赋力量所蕴生出的一种奇异神通的名字。 而云庆白错就错在,他自以为能够夺得自己的天赋,可以凭此寻求究极剑途,可他注定是不可能觉醒天赋神通的。 因为大渊吞穹,终究不属于他。 就如眼前这剑道漩涡,具备强大无比的吞噬力量,可在林寻眼中,这就像班门弄斧! 轰隆隆~ 如潮水的剑气在冲击而来,那等力量,足以轻易抹杀当世一些绝世霸主人物。 可却无法沾染林寻一丝。 这一幕,让云庆白脸色愈发铁青,原本坚凝无比的道心,都于此刻产生动荡。 他不信! 也不甘! “这不可能!” 云庆白披头散发,像疯狂了般。 当修行六十年,汇聚毕生心血的一剑,却连对方一根汗毛都伤不到,这对云庆白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沉重到无以复加的打击! “这就叫作茧自缚,你的力量,终究不属于你,只不过却被你一直坚信罢了。” 林寻神色愈发平淡。 “不可能!” 云庆白嘶吼,此刻的他,再无一代绝世剑修的风采,显得情绪激荡,心境不稳。 “不可能?那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大渊吞穹!” 蓦地,林寻躯体发光,倏然间,一口大渊涌现,大若无垠,其深无量,有天穹塌陷的异象,在其中浮沉。 无尽的星辰,湮灭于其中! 刹那间,那剑道漩涡,都犹如停滞,剧烈翻滚,有崩溃的迹象,嗡嗡哀鸣不休。 “你看,这被你夺走的力量,也只能于我面前俯首称臣,你觉得,还属于你吗?” 林寻黑发飘扬,言辞平淡,却字字如重锤,敲打在云庆白的道心上。 他神色剧烈变幻,惊怒而不甘,唇角都在淌血,眼瞳死死盯着林寻,犹自难以接受。 一生道业,到头来却竟不属于自己,那滋味,就如这一生所求,都是镜花水月般,足以令任何修道者崩溃! 噗! 最终,云庆白大口咳血,神色都变得暗淡。 之前的战斗中,他已经身负重伤,而今,又将毕生心血汇聚于一剑内,耗尽了所有。 此刻再遭受这般打击,令得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即将崩溃的迹象。 这是,令林寻意外的是,仅仅片刻,云庆白神色重新变得平静起来! “或许,这就是报应。” 他深吸一口气,腰脊依旧笔挺如剑,一如他的骄傲。 “不,这不是报应,我也从来不相信报应之说。” 林寻断然道,“若真有报应,你云庆白当初杀我林家一众嫡亲之后,就应该遭报应而亡,可最终……你还活着,并且活得比谁都耀眼,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这世上从无报应,所以,我只相信自己!” 云庆白怔怔,半响才说道:“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报应之说,根本就不存在……” 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往事,神色阴晴不定,露出一种令人心寒的恨意。 “对,没有报应的……” 许久,云庆白喃喃,他抬手,猛地插入自己胸膛,哧啦一声,皮开肉绽,鲜血如泉水迸射。 当他手掌掏出时,已多出一截莹莹发光的灵脉,被浸染在鲜红的血水中。 “你以为,我贪念你的天赋吗……”云庆白低头,盯着掌心,胸膛被自己破开,他却似浑然不觉。 唯有眼神中,流露出痛苦无比的光泽。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从他胸膛、指缝中滑落,那情景,显得格外血腥和渗人,令林寻也不禁皱眉。 “可惜,你终究不是我,自然也不明白,我云庆白,在最初时候根本就没想过踏上修行之路!” 云庆白说到这,声音竟是一下子变得激动、疯狂无比,像是在宣泄内心最深处所压抑的情绪。 林寻神色漠然。 他不会去同情敌人,从来不会。 噗通! 云庆白似体力不支,终究没忍住,瘫坐在虚空,唯有腰脊笔直依旧。 他仰头,浑然不理会胸前血淋淋的伤口,目光看向林寻,神色也是变得复杂无比,似解脱、也似自嘲:“我已经很久不曾这般失态了,却不料,会是在你面前。” “后悔吗?”林寻道。 云庆白摇头:“我此生行事,从无后悔一说,即便现。” 说到这,他忽然语气认真道,“其实,我们都是一类人,只是,你有的选,而我……没得选……” 说到最后,他神色已是一片惘然,怔怔坐在那,像是在回忆自己以往的经历。 “还给你。” 许久,云庆白艰难地抬起头,摊开手掌,露出那一截莹莹白光的本源灵脉。 林寻探手一抓,将此物摄取在手,却看也不看一眼,掌指发力,就将其碾碎,化作光雨飘洒。 云庆白一怔:“你杀我,不就是为了夺回此物?” “在你眼中,此物如你的大道,重不可言,但于我而言,没有了,也无损我的道途!” 林寻淡然道,“从决定复仇时,我只有一个想法,你云庆白……必须死!” 云庆白嘿地一声笑出来,似是自嘲。 “多谢了,你还有耐心等到现在,在我临死前,能否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他抬眼看这林寻。 林寻沉默片刻,道:“说。” 云庆白似是很欣慰,而后,他眉宇间浮现一抹说不出的睥睨、骄傲、飞扬的神采。 恍惚间,他宛如恢复了那属于绝世剑修的风范,一字一顿道:“我惟愿,死在你最强的一击上!” 林寻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好!” 他答应了。 轰! 一口大渊,浮现而出,蔓延虚空,有诸般大道的气息,浮沉其中,有无匹的斗战之力,汇聚于其中。 有属于林寻的意志,烙印其内! 云庆白抬头看着这一幕,目光中浮现出痴迷、赞叹之色,唇中发出了一声轻叹。 死于此道,当可瞑目了! 轰! 那一口大渊,可吞没苍穹,沉沦星海。 而此刻,则只将云庆白一人,葬灭其中。 临死,云庆白脑海中,不禁浮现起当年的一幕幕—— …… 那是寒冬时节,大雪。 四岁的村童步伐蹒跚,踩着雪,朝家行去。 天太冷了,只穿着寒酸破旧棉袄的男孩冻得脸颊发青,牙齿打颤,他加快了脚步。 因为马上就到家了。 母亲肯定早已熬好了粥,父亲呢,应该还在发愁吧,毕竟,要让自己上学堂,需要一笔不菲的花销。 家里很穷,男孩从小就知道,可再穷,父母也从不曾委屈过他,这让他打小就很懂事,也很听话,从不愿让父母为自己操心。 只是当到家时,男孩却呆住了。 庭院里,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却有两居淌血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雪地上,一男一女。 男子面黄肌瘦,眉宇间尽是风霜之色,是村里的猎户,女子眉眼柔顺,是一位勤劳的贫家农妇。 灶火里,一锅粥已经煮沸,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却遮挡不住庭院中那浓浓的血腥。 天上,大雪在飘扬,男孩第一次感觉,这个冬天是如此寒冷。 “果然是一副天生剑骨,万年罕见的修剑奇才!” 一个灰袍男子,出现在男孩面前,将他抱住,宽厚的大手在他身上一通摩挲,脸上尽是笑意。 “跟我走,带你修行问道!” 灰袍男子将男孩抱起,大步前行,男孩神色木然,自始至终不发一语,唯有眼睛,死死盯着渐渐远去的庭院。 庭院里,大雪如银,血水如烧。 他的父母,永远躺在那里了…… …… 九岁时,男孩已成为通天剑宗最出名的修剑神童,修行进境之快,令一些年长者皆羞愧不如。 “小雀呢,我的小雀呢,谁见了?” 这一天,男孩像发疯了一样,在寻找小雀,这是他养的一只麻雀,很普通,就像四岁时的他一样。 “一只扁毛畜生而已,不要让外物影响你的剑心。” 那灰袍男子再次出现,神色冷酷地宣告,而在他手中,随意拎着一只麻雀的尸体,在男孩眼前摇晃。 男孩一瞬间呆住,眸子中,闪过无法掩饰的恨意。 …… 十三岁时。 男孩已成长为一名少年,展露出绝世锋芒,令世人惊叹。 “黄莺,带上剑,我们去杀妖。” 少年打算出门,像日常一样,叮嘱侍女。 可这一次,却久久没有听到侍女黄莺的声音。 少年皱眉,有些不悦,可没多久,他便沉默了,他看到了一具尸体,被端端正正摆在庭院里。 少年一言不发,死死盯着,想起了九岁时,被杀死的小雀,想起了四岁那年的大雪,和躺倒在血泊雪地上的父母。 那一天之后,少年发现,通天剑宗上下,无论是谁,但凡遇到自己,皆再不敢与自己接触。 避自己如避瘟神。 —— ps:刷新看第三章。 (本章完)8)

上一篇   第1320章 杀身祭剑

下一篇   第1322章 全场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