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全场皆寂 - 天骄战纪

第1322章 全场皆寂

少年变得越来越沉默,每天都在练剑,像苦行僧,一切的时间,都被他用在修行上。 内心的痛苦、愤恨、不甘、挣扎……无人可知。 也唯有修行,成为他唯一的精神支撑。 数年后。 那灰袍男子再度出现,带他一起离开通天剑宗,进入下界紫曜帝国。 “你天生剑骨,但还不够强大,那里有个婴孩刚诞生,便天生一截本源灵脉,你去将它夺来。” 那天,灰袍男子带少年来到林氏宗族,下达如此命令。 “不!” 少年第一次,选择拒绝。 他想起了四岁时,自己家的血腥经历,犹如一场无法挥去的梦魇,折磨他到现在。 他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家庭里。 并且,还要他充当凶手,这让骄傲的他从内心上无比抵触和抗拒。 啪! 少年等来的,却是一记耳光,和一句冰冷无情的话语:“你不去,我便剥夺了你的剑骨,赠予那个婴儿,将其视作传人,而你必死。” 那一天晚上,林家嫡系族人被屠戮一空,血染洗心峰。 “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仅仅夺取本源灵脉吗?为何要杀人?” 少年愤怒无边。 “幼稚。” 回答他的,只有这轻飘飘的两字,根本不曾理会少年心中的愤怒。 …… “我发誓,总有一天,会杀了你,一定!” 那一年,当少年成为整个通天剑宗中最年轻的一个衍轮境强者时,他却发出了如此毒誓。 并且,无比坚定,就如他的剑心般。 也是在当天,灰袍男子再次找到他,说了很多话。 “剑者,灭情绝欲,杀你父母,断了你的血脉牵挂,杀你养的麻雀,断了你心中一抹温情,杀你女婢,断了你的人情。” “但,若没有我,你不会有今天,我是你的领路人,也是你恩师,当然,也是你最仇恨的人。” “若有一天,你真能够杀掉我,说明你已真正明悟无情绝欲之道,我反倒会欣慰。” “你要记住,世间最强大的剑道,唯在无情二字中寻觅,不只是说说那般简单。” 那一天,少年陷入莫大的痛苦中,七天七夜,遭受着一种心境上的折磨和煎熬。 他决定闭关。 一闭关,便是十年。 十年后,少年心中,唯有剑道。 …… 一幕幕回忆,犹如支离破碎的画卷,在云庆白脑海中浮现,明明就将死去,却发现,往昔的记忆,却从未有过的清晰。 “从一开始,我就没得选……” 云庆白心中深深一叹。 天生剑骨,举世皆惊,纵横古荒域,被视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剑修,何等耀眼辉煌? 可,谁又知道,他从来都是被迫的? 后悔吗? 不后悔,唯有恨! 恨不能主宰命运,剑斩一切仇! “可惜了……” 这一刻,云庆白闭眼,躯体和元神化作光雨弥散。 林寻目睹这一幕,神色波澜不惊。 唯有心中,宛如卸下背负多年的巨石,有着一种无比的轻松,谈不上愉悦,但,却让他痛快。 无比的痛快! 大仇得报,在今朝! 遥想当年,尚在下界帝国中,得知林家当年之血仇时,林寻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出离愤怒般的情绪。 为了复仇,这些年,他历经生死磨难,为的就是变强,杀了那个从不曾谋面的凶手。 他已等待这一天太久! 而今,终于得以了断这一场恩怨,林寻心中,焉能不痛快? “还有一些人,也必须与你一起陪葬……” 林寻想起,当年泄露秘密给云庆白的九皇子赵景臻之母蒙蓉,以及其外公蒙秋净,一位通天剑宗内门长老。 早些年,林寻就已打探到,若无蒙蓉、蒙秋净泄露消息给云庆白,后者断不可能会知道,下界中会有一个婴儿刚出生时,便身具本源灵脉。 如今,云庆白这个元凶死了,事情并不算完,这些帮凶也决不能放过! “主人,这是他临死前意识中所留的记忆,可惜太过零碎,只能搜集到一小部分。” 蓦地,小银的声音响起,噬神虫掌控神魂天赋,能够攫取到云庆白临死前的一些记忆,并不难。 一缕瑰丽的光晕,被小银托出,“您看看吧,这云庆白……” 小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其实是个可怜无比的家伙。” 林寻一怔,将神识探入那一团光晕。 而后,他就看到了一幅幅零碎的关于云庆白的记忆。 四岁那年的大雪天,男孩木然地看着躺倒在血泊雪地上的父母,不发一语,被人带走…… 当时,灶火中有父母为他熬的粥,已经煮熟了,可父母却已不在,家园染血。 九岁时,被男孩用心豢养,寄托着心中温情的一只普普通通的麻雀,被无情捏死。 十三岁时…… 一幕幕,呈现于林寻脑海中。 “怪不得,他说他没得选,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想过要修剑……” 许久,林寻神色明灭,心中有些复杂,当了解事情背后的真相,让林寻也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这是一个悲剧般的绝世人物。 他想起来,之前云庆白曾失态,近若疯狂,流露出无比的恨意,也曾惘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甘。 现在,林寻才明白云庆白所恨的,是另有其人,正是那个人,改变了云庆白一生,也毁掉了他原本所拥有的一切。 “主人,您是否后悔了?” 小银问。 林寻摇头:“哪怕提前知道这些事情,我和他,也是不死不休的敌人,结局不可能会改变。” 小银道:“可我感觉,最可恶的是当年带走云庆白的那个灰袍男子,此人,简直绝情灭性,畜生不如!” 声音中,透着愤怒。 云庆白,一个山野村童,家境虽贫困,但却有着一对善良勤劳的父母,视他如宝,可却仅仅因为他身怀剑骨,而招惹来了一场灭家之祸! 也因为这一副剑骨,令他的人生蒙上一层无法驱散的阴影。 最让人感到憋闷的是,杀其父母的人,却成为了其恩师,为其传道、授业…… 云庆白从修行那一刻开始,就背负着大不幸! 他……的确没得选。 所以,小银才认为,酿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那灰袍男子。 林寻嗯了一声,目光闪动,道:“此人,的确该杀!” 他倒并非是为云庆白鸣不公,而是这才意识到,当年造成林家嫡系血腥事件的幕后凶手中,除了云庆白,还另有一人! 这个人,便是改变云庆白命运的那人,像阴影般,伴随在云庆白的修行之路上。 “小银,可曾注意到这灰袍男子的身份?” 林寻问道。 “云庆白记忆太零碎,并且,他对这灰袍男子深痛恶觉,无比的抵触和仇恨,在他的记忆力,此人的模样一直很模糊。” 小银摇头。 林寻也发现了这一点,沉吟道:“不管如何,此人既然可以随意出入通天剑宗,必然和通天剑宗有关。” 小银深以为然,道:“主人,你还记得此人说过的话吗,世间最强大的剑道,唯在无情二字中寻觅,可见,此人所掌握的剑道,灭情绝欲,和无情有关,只需记住这点,以后只要遇到,就能辨认出来。” 犹豫了一下,林寻问道:“小银,关于云庆白进入下界,杀入我林家的记忆,能否再搜集到其他线索了?” 当年,尚是婴儿的他天赋力量虽然被夺走,但并未死掉,而是被鹿先生鹿伯崖救走。 并且,他以往可不知道,云庆白当年并非是一个人行动,这让林寻不禁怀疑,当年的杀戮中,还藏有许多隐情。 毕竟,以紫曜帝国之强大,又有大帝和帝后这等大人物坐镇,焉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场血腥事情发生? 这其中,肯定有自己无法得知的真相! “不行了,他的神魂已崩灭,根本无法收集记忆。” 小银摇头。 林寻心中一叹,知道欲解开当年的谜团,以后是必须要重新返回下界一趟的。 轰! 就在此时,这一座由通天剑所化的巨大漩涡,骤然崩塌,化作漫天光雨倾斜,绚烂如雨。 “这是?” 外界,突然间,帝子少昊、若舞仙子等人心中一震。 紧跟着,叶摩诃、王玄鱼、祢衡真、赤灵霄等人,也都浑身一僵,倒吸凉气。 最后,连老蛤他们也瞠目结舌。 “分出胜负了吗?” 距离更远的其他强者,皆瞪大眼睛,试图看清楚这一幕。 就见到,剑道漩涡覆灭后,在那天穹之下,出现一道奇观。 一道挺秀的身影,衣衫染血,屹立在那漫天倾泻的绚烂剑芒光雨中,如梦似幻,犹如亘古不朽。 直至光雨熄灭,天地重归寂静时,也没有见到云庆白的身影。 唯有那一柄原本属于云庆白的暗哑古旧的通天剑,横陈在那一道挺秀的身影掌中。 整个天地,一片失声。 这一天,距离绝巅之域落幕已不远。 林魔神于斩魔台之巅,败绝世传奇剑修云庆白,夺其剑! 这一场足以令举世瞩目,堪称古今罕见的旷世对决,以林魔神胜出而落下帷幕。 全场皆寂。 —— ps:这一战落幕了,关于云庆白,不是为他洗白,只想将其塑造的立体、丰富一些。 另外,继续求订阅!只要大家给力,金鱼也不会怂,明天会继续加更!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