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争榜! - 天骄战纪

第1326章 争榜!

夏至! 一想到这小丫头,林寻就情不自禁想起,当初夏至临离开前说的那句话—— “等我回来。” 寥寥四字,平淡得像只是出去走一遭,很快就回来。 可现在,距离夏至离去时,都已经差不多将近十年了…… 十年了啊? 莫名地,林寻心中一阵恍惚。 当初,在星棋海上,夏至于沉寂中醒来,言称第五次涅槃重修和以往不同,要在战斗中涅槃,于黑暗中蜕变。 然后,她便离开,手持白骨长矛,腾空扶摇而去,前往一方神秘未知的黑暗世界。 她说,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战场。 “怎么,你还真的怕了?” 对面,赵景暄杏仁眼睁大,清澈的瞳像黑宝石似的明亮俏丽。 她随意端坐在那,就像一道漂亮的剪影,附近锦绣山河,皆无法遮掩其美。 这种美,独属于赵景暄,明净得像一幅隽永绝俗的画,又像香醇的茶,越接触便能越发现其美,赏心悦目。 林寻摇头,摒弃心头的一丝怅然和牵挂,苦笑道,“这些年,我一门心思求索道途,哪可能像你说的那般倚红偎翠,纵意花丛。” 赵景暄莹白的贝齿微露,笑吟吟道:“是有贼心没贼胆吧。” 林寻一阵头大,这感觉太奇怪了,就像被审问的犯人似的,只不过是温柔的软刀子。 “你好像很关心这个问题?” 林寻若有所思,目光看着对面的赵景暄,不得不承认,相比以往,如今的赵景暄,愈发得美丽动人了。 被林寻盯着,赵景暄俏脸微热,故作淡定道:“你若不喜欢,那我就不问喽,若非是朋友,我可懒得理会你勾搭了多少女人。” 林寻微微一笑,忽然脱口而出,道:“真的只是朋友?” 赵景暄怔然,愣愣看着林寻,而后也不知意识到什么,凝滞白玉似的俏脸染上一抹红,滚烫发热,一对秋水似的眸也带上一丝羞赧。 这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般大胆了? 她有些措不及防,故而有些手足无措,这,让她怎么回答? 啪嗒! 由于心不在焉,又有些心慌恍惚,在她那一对玉手中,茶杯悄然坠落。 林寻眼疾手快,连忙抓去,入手却是软腻凉润,柔若无骨似的一只玉手。 却原来是赵景暄也下意识抓在茶杯上,不料反倒被林寻给无意地抓住了。 刹那间,两人都是一怔,心中莫名都是一颤,彼此对视,面面相觑,气氛,莫名地变得沉寂起来…… 似承受着不住这种沉闷旖旎的氛围,两人齐齐低头,目光也随之落在了握着的手中。 手中,握着一杯子。 …… 离火境。 天骄战碑前,一众强者汇聚,在天穹之下,绚烂多彩的虚幻通道,兀自悬浮在那,通往神秘的“终极传承地”。 “已经开始三天了,也不知那终极传承地中,究竟藏着何等神妙的机缘了。” 有人喃喃。 “唉,这些注定是和我等无缘的,光是这天骄金榜,就令近九成的强者无缘进入其中。” 有人哀叹。 “嘿嘿,诸位也不必如此气馁,想一想,林魔神何等可怕的一位存在,如今不也和我们一样,没有进入终极传承地吗?” 有人哂笑。 一句话,令场中不少强者也都笑起来,说起来,林魔神也的确够倒霉的。 打败云庆白,何等耀眼? 可也因为这一战,却令他身负重伤,无缘于终极传承地的竞争,这运气也太背了。 “这就是报应,连老天爷都看他不顺眼,想压一压他的气焰和风头,否则,这上九境中,谁还能治得了他?” 也有人幸灾乐祸。 对此,众人皆选择缄默,没有附和,如今的上九境,谁还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抨击林魔神? 只能说,这行为很危险,万一传入林魔神耳中,那后果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那幸灾乐祸之人,是一个锦衣玉服的青年,见无人应和自己,顿时让他显得有些尴尬,又有些恼怒,嘀咕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众人愈发沉默了。 场面,一度很尴尬。 这,就是如今林寻在上九境的威势。 在以前,在他崛起时,或许还会有诸多抨击、反对、抵触、质疑、羞辱的声音响起。 可如今,已大不同! 拥有绝对的实力,也注定拥有足以令人无可置疑的影响力,这一点,在林寻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谁敢去质疑和嘲讽,反倒会显得很可笑,很无知。 “你们……怎么连话都不敢说了?” 那锦衣青年很恼火,感觉很荒谬,只是议论一下林魔神而已,何须如此忌讳? “哥们,你看那是谁?” 一个好心的强者叹了口气,传音提醒。 锦衣青年一愣,转过身一看,而后猛地浑身一僵,如遭雷击似的,整个人都傻眼了。 林魔神! 远处,一对男女踱步而来,男的模样清俊,有绝俗出尘之气,女的清丽如画,仙姿神韵。 那男子,赫然正是林寻! 场中一片寂静,锦衣青年也终于明白,为何众人会如此之沉默了,而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言语,他脸色也不禁一白,心中颤粟,两腿都有些发软。 完蛋了! 在背后说着家伙坏话,偏偏还被对方听到,这……简直跟作死没什么区别了。 此时,锦衣青年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最尴尬的是,自始至终,林寻都不曾看他一眼,直接就无视了,自然也没有跟他计较。 这让锦衣青年暗松口气的同时,不禁又一阵沮丧。 只看场中众人那宛如敬畏神祗般的神情,就让他明白,如今之林寻,威势是何等之盛! 最终,林寻和赵景暄一起,来到了天骄战碑前。 “我当年刚抵达上九境时,曾进行过测验,当时排名在第九十三位,即便如此,也让我喜出望外。” 赵景暄看着战碑,神色间泛起一抹恍惚,“现在,只怕是远远无法再跻身榜单上了。” 这数年来,她自封神魂,沉寂不醒,施展的是一种名为“六道封神印”的秘法。 这同样也是修行之术,让施法者在沉睡中,如置身六道轮回,历经磨炼,对修行有着神奇无比的作用。 就像如今,赵景暄虽依旧是长生二劫境,可她在数年的沉寂中,早已积累下极其惊人的道行,只要愿意,随时都能破境,令境界节节攀升! “要不,你再试试?”林寻道。 赵景暄白了他一眼,道:“你就这么着急让我自讨没趣?倒是你,还是赶紧测试吧,别到最后,堂堂林魔神居然连终极传承地也进不了,徒惹世人耻笑。” 说到最后,她清眸一瞥远处那锦衣青年。 女人,可是很记仇的! 锦衣青年浑身一颤,脸色青白交加,最终一脸羞愧低头道:“刚才是在下孟浪了,口无遮拦,还请两位宽恕。” 林寻哑然,挥了挥手,懒得和对方计较。 “林道友,这位姑娘说的不错,以您如今的战力,若是不前往终极传承地参加竞争,那就太可惜了。” 场中,有人恭声开口。 “是啊,还请林道友一试。”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瞧瞧,这就是大家的心声。” 赵景暄笑吟吟道,这一次,是她逼着林寻来的。 没办法,这家伙简直太不把圣人引当回事了,居然连终极传承地都不去,简直不像个男人。 而当林寻得知,赵景暄居然会认为自己不像个男人时,顿时坐不住了,别的理由他可以接受,唯独这个…… 绝对不能忍啊! “也好。” 林寻走上前,看了看天穹上那一道绚烂多彩的虚空隧道,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身前的天骄战碑上。 当林寻将神识和心神皆投入盏碑时,全场的目光也都是紧紧落在了他身上,屏息凝神,静静等待着。 世人皆知,从进入上九境至今,林寻还不曾进行过一次天骄金榜测试,以至于他的名字,也不曾出现在榜单上。 就像一个最大的谜团,这些年来,不知多少人议论,揣测以他的战力究竟能排在天骄金榜第几位。 可揣测终究只是揣测,当不得真。 而现在,林寻来了! 他的名次,注定将在今日显露于那天骄金榜上! 这让谁能不关注? 嗡~ 一片寂静中,仅仅片刻时间,一道刺眼无匹的金光,倏然间从天穹垂落,犹如金虹匝地,辉煌耀眼。 林寻的身影也是瞬间就被无尽金光沐浴,如梦似幻,刺得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 隐约间,甚至有阵阵犹如大道伦音似的诵经声想起,飘荡在天地间,神圣而庄肃。 一时间,全场所有人都呆住。 道音共振! 这在当初,云庆白跻身天骄金榜第一时,曾显现过一次,在帝子少昊跻身天骄金榜第一时,也曾显现过一次。 而今日,这一道宏大的异象,再度出现了! 嗡~ 金光流转,绚烂如光雨,令林寻身影犹如圣洁的神祗临尘,一缕缕道音在天地间飘荡着,直抵人心。 旁边,赵景暄看着这一幕,看着沐浴在金辉、道音中的那一道挺秀身影,她那一对清眸中异彩涟涟,唇角也不禁翘起一抹骄傲似的弧度。 —— ps:回家有些晚了,但今晚肯定会继续加更,只是时间可能有些晚,童鞋们莫捉急~ 另外,也多谢最近两天来纵横支持金鱼的朋友们,金鱼看到你们的留言了,让我很振奋很开心,谢谢!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