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容不下一个年轻人? - 天骄战纪

第1349章 容不下一个年轻人?

圣人,往日里难得一见,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而今日,却有众圣纷至沓来,只为诛林寻一人,一起联手,围困这一方天地! 这若传出去,必引发天下震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早在众圣出行时,古荒域众圣或许对此浑然不觉,可对当世那些古老大势力而言,消息根本就隐瞒不住。 “此子,必死!” 一些大势力做出如此判断。 根本就毫无悬念,圣人之下,皆如蝼蚁。 林寻再强大,再逆天,也终究不是圣人,若杀他,随便一位圣人出面,就能弹指将其抹除! 更何况,此次是一众圣人出行? “若那位神秘女圣出现,事情会否有转机?” “难!” 一些大势力分析,若仅仅只是数位圣人出动,或许奈何不得那神秘女圣。 可这次不一样,仅仅明面上已知的圣人,就有十多个之多,且不乏闭关数千年的真圣! “这么针对一个后辈晚生,是否太不公平了?一众圣人出现,都不顾及颜面了吗?” 也有人看不顺眼。 “这世上,何时有过公平?林寻此子崛起至今,一路横行无忌,杀戮无算,怪只怪他得罪了太多不该得罪的势力!” “不低头,便不知敬畏,不知敬畏,必将遭难,在以往岁月中,类似的事情还少吗?” “不过,若林寻就此死掉,的确太可惜了,毕竟,此子天资之高,实属千古罕见,以后若能成圣,是注定要惊艳古荒域一段岁月的。” “正因如此,那些大势力才无法容忍其成长,他如今就已如此了得,当他成圣时,又该掀起何等滔天的杀劫?” “不错,扼杀天才的事情,自古至今一直都在发生着,眼下的林寻,也同样如此。” 许多议论,在这一天的古荒域不同势力中响起,态度皆不一样。 有人惋惜,也有人冷眼以观。 “就等一个结果了……” 不管如何,所有大势力都在等待着。 绝巅之域在今日落幕了,但同样,林寻这个绝巅之域第一人,是否会在今日陨落,消失于世? …… 骨子里,林寻是一个永远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 他只相信自己。 搁以前,他只能拼尽一切手段、谋略去借势化解所遇到的各种困境,或者被动地选择逃遁。 因为那时候,他还很弱小,没有足够的力量和这世上的敌人抗衡。 但,随着绝巅十年的磨练,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 他已踏足绝巅王境,更在十年中,令修为突破至长生七劫境,连战力之强,也堪称同辈无敌。 但改变最大的,却是他的心境! 十年血腥风雨,让他早在离开绝巅之域前,就已猜测到会有今日这样一幕发生。 他无惧! 并且,这一次他没有选择退让。 否则,当初在离开绝巅之域时,他大可以易容改貌,藏匿在汹涌的人群中,不着痕迹地离去。 这就是心境的不同! 而令他无惧的底气,有很多。 可笑的是,这些圣人都在忌惮、在猜测他可能会借助神秘女子的力量来化解困境。 杀他们这些卑劣之徒,何须再去劳驾那位前辈? 他一个人,足够了! 所以,哪怕被群圣围困,林寻屹立山巅崖畔,神色不改,夷然不惧。 唯有心中的杀机越来越炽盛,越来越沸腾,快要抑制不住。 这就是圣人? 一群无耻卑劣的老狗罢了! “诸位,动手前贫僧要提醒一句,千万要控制好力量,不要一下子把他打爆了。我大地藏寺的传承,还需要从其神魂中抽取。” 法正开口,像是一个玩笑和羞辱。 可他并非开玩笑,而是认真的,因为他真的担心林寻被杀掉,在圣人眼中,林寻太不堪了。 如易折之草芥,如易碎之蝼蚁。 “别耽搁了,一起送他上路!” 余休声音冷酷。 轰! 一瞬间,几只大手探出,覆盖整个天穹,也将林寻所立的山峰完全覆盖其中。 而后,狠狠拍下。 那动作就像拍苍蝇似的。 没有人会认为,林寻能够挡得住,这样轻描淡写的攻击,已足够碾碎一切圣境以下的蝼蚁。 林寻眼神幽冷,自始至终,不曾有过一丝慌乱。 只是,当他正欲出手时,却有一道剑吟抢先响彻—— 锵! 一剑西来,如天外神虹,横斩十方。 那剑气,无匹绚烂,无匹耀眼,刹那间斩破一切攻击,剑气浩荡席卷,令日月暗淡。 场中,群圣眼眸一缩,看向远处。 “古荒域之大,竟容不下一个年轻人吗?” 一道冰冷如雪的声音响彻,伴随声音,一名青袍男子凭空浮现,踏万丈剑虹而至。 其人身影昂藏,长发披散,眸蕴道光,浑身剑意,犹如冲霄,撕裂天穹! 问玄剑斋,藏云剑圣——韦藏云! 刹那间,在场群圣便认出来人身份,皆都不禁皱眉,脸色一沉。 在正欲击杀猎物的一刹被人打断,自然令人不悦。 “还好,来的不算晚。” 韦藏云飘然而落,凭虚立在林寻附近,眼眸开阖间,剑芒喷薄,扫视全场,带着一股凌厉至高的威势。 “韦藏云,就凭你一人,也敢插手此事?这是要与我等为敌吗?”有人冷哼,杀机迸发。 “还有老朽!” 这一刻,一朵硕大无匹的紫薇花绽放,一位老者负手立在其上,浑身圣光轰鸣,顶天立地。 “紫薇山夜氏,疯剑圣!” 有人吃惊。 “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人记得老朽。” 老者轻笑,有种盖世霸气,他一袭紫袍,须发如银,面容虽苍老,威势却惊天动地。 “也算老身一个!” 冰冷的声音中,一位姿容绝美,风华盖世的女子飘然出现,她看似极其年轻,但却自称“老身”。 可当场中群圣认出其身份时,却没有人觉得不妥。 因为这女子,来自南玄界笑氏宗族,辈分极其崇高,早在很久之前,就有着“罗刹刀圣”的封号! 简而言之,这是一位女刀圣,且成名已久! “小家伙,我为你介绍一下,那模样似秀才一样的家伙,来自问玄剑斋,名韦藏云,旁边那糟老头来自南玄界紫薇山夜氏宗族,名夜九霄。” 女子开口,“至于我,也来自南玄界,名笑不归。” “多谢三位前辈。” 林寻拱手,他原本已准备出击,却没曾想在这凶险无比的关头,赶来营救他,让他也心中触动,热血上涌。 要知道,眼下之局势,可是群圣出行,何等凶恶? 可韦藏云、夜九霄、笑不归三位圣人却为他出头,无惧群圣人,这让他怎不感动和动容? “谢什么,在上九境,若不是你小子,我问玄剑斋的一众子弟只怕早已遭难,眼下你遭遇危险,老夫岂能坐视不管?” 韦藏云言辞铿锵,杀伐气冲霄。 “可笑,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一道冷哼响起,在场生人皆神色冷漠阴沉,带着杀气。 “三位,就凭你们,若真正开战,只怕也无法救下这小孽畜,你们确定要掺合进来?” 苦崖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韦藏云三人的出现,的确是一个变数,但还不足以改变大局! “奉劝三位一句,今日无论谁来了,也无法救下这小畜生,在场圣人,可不仅仅只有我们,于我们为敌的下场,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 万兽灵山的墨崆冷笑出声。 “三位,退下吧,大势如此,你们也挡不住。” 拜月教夏侯雪幽幽开口。 一时间,场中群圣出声,令风云色变。 韦藏云、夜九霄、笑不归三人的来临,的确是一个变数,但依旧不足以令在场这些圣人忌惮! “诸位是打算彻底不要脸了?” 韦藏云神色冰冷,“以圣境之身份,行卑劣之举,只为杀害一个年轻人,不嫌害臊吗?” “无须和他们废话,这古荒域沉寂了太久,大世来临,也是时候清除掉一群渣滓了!” 夜九霄看似老迈,却睥睨而霸道。 “的确太不要脸了……” 笑不归叹了口气,“圣境,何等耀眼,却因年轻一辈的争锋而不顾颜面出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在场群圣皆脸色一沉。 “看来,今日注定要有圣人陨落了。” 余休忽然大笑起来,“今日,谁敢阻挡,都将死,当诛!” 声音,杀伐果决。 一时间,场中群圣看向韦藏云等人的目光,都带上毫不掩饰的杀机。 “那我等倒要试试,今日谁会陨落!” 韦藏云也笑起来,神色冷冽。 “诸位,为了一只蝼蚁,何须送死?” 地藏寺法正轻声一叹。 其他圣人,也都冷笑不已。 今日群圣汇聚,只为杀林寻一人,别说韦藏云等三人,就是再来一些帮手,也注定无力改变局势! “大家一起上,不过屈屈三人而已,全部镇压!” 余休冷哼。 气氛,越来越紧绷! “大言不惭,纵死又如何,先拉你垫背!” 蓦地,夜九霄暴喝,他身影凭空一闪,向余休杀去,双手发光,拍出一片璀璨剑意。 “哼!” 余休毫无惧色,迎冲而上,身影若剑,游走周虚。 轰隆! 两人交手,道法震天,这里顿时天崩地裂,飞沙走石,千里之地,皆化作疮痍。 —— ps:2连更。 (本章完) appapp

上一篇   第1348章 众圣之围

下一篇   第1350章 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