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持书笔,记圣陨之事 - 天骄战纪

第1354章 持书笔,记圣陨之事

儒袍老者须发雪白,浑身有浩然之气,甫一抵达,就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众圣明显都认出对方身份,心中皆一震,眉宇间露出一丝惊色。 似没想到,这样一位活化石般的老古董,竟会于今日出现。 “见过妙玄先生。” 更让人吃惊的是,不少圣人都微微稽首见礼,以表尊敬。 只是,林寻却皱眉不已。 之前,自己被围攻时,这老者不出现,眼见自己占据优势,却横插进来,欲化解干戈,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也就在此时,他耳畔忽然传来笑不归的传音:“小子,这是来自圣隐之地神机阁的妙玄先生,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古董,底蕴极其吓人,连我等在他们面前,也只能以晚辈自居。” 神机阁! 林寻也听说过这一方圣隐之地,被视作古荒域最神秘的圣地之一,几乎极少出现于世。 神机阁最擅长的,便是推演天地大势,占卜吉凶。 像大世来临的挣扎,绝巅之域的出现,以及绝巅之域的落幕,神机阁皆曾提前进行预测,向外界发布消息。 同样,神机阁传人,也被视作“修行界的刀笔吏”,执掌春秋笔、青史书两件至高神物,记载古今之青史,铭记岁月世事之变迁。 但凡能够被他们浓墨重彩铭记的人物,几乎都是足以名垂千古,流传青史中的惊世人物。 传闻,在神机阁有着一部“群星录”,其内记录自古至今一位位近若传奇般的人物。 哪怕古荒域灭绝,这群星录也会永存于岁月中,不会被磨灭掉,只要被返现,就会被人们再次铭记! 眼下,这被称作“妙玄先生”的老者竟来自神机阁,也不怪会令在场群圣尊敬三分。 虽知道这些,林寻态度却一点不变,道:“这位前辈,你若是来阻止杀伐的,那还请见谅,今日无论谁来了,也不行。” 群圣冷哼,脸色阴沉,此子,还真是张狂! 妙玄先生则叹了口气,道:“小友,我知道你心有不平气,但……今日已有四位真圣陨落,对整个古荒域而言,已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还望你退让一步,就此罢手。” 林寻神色不改:“他们死了,就叫古荒域的损失,我今日若死了,又当如何?前辈,你有仁慈之心,我有必杀之意,你不必再劝。” 这话说的,就极其不客气,令远处的笑不归他们都一阵心惊肉跳,在古荒域中,敢这般和妙玄先生说话的人,可没有多少个! “小友,你进入过绝巅之域,想必也知道,太古时期,有无数先贤为抵御八域外敌而战,如今,古荒域虽处于大世绚烂中,但也同样伴随着一场极大的危机,极可能会重演八域来袭的战争。” 妙玄先生倒是一点也不恼火,声音温和,谆谆相告。 “到那时,能够站出来为古荒域众生撑腰的,只有我辈修士,而圣人作为当世巅峰存在,则能够发挥出足以改变全局的力量。” “每损失一个,就意味着古荒域以后抵御外敌的力量,会被削弱一分,还望小友三思。” 这一番话语,并无威胁,只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曾拿身份来压迫林寻。 只是,这却让林寻眉头皱得愈发厉害,道:“这样一群自私自利,自大无耻的老畜生,连我一个年轻后辈都容不下,还指望他们以后能够为天下众生出头?” 一句话,把在场商叶、夏侯血那些圣人骂的狗血喷头! 这让他们皆动怒,神色愈发阴沉和不善。 “小子,我们是尊重妙玄先生,才懒得和你一个小辈计较,真以为我等怕你不成?” 夏侯血神色森然。 “长生七劫境而已,你借助的力量终究有消散之时,到那时,我倒要看看,谁能救得了你!” 墨崆言辞肃杀,字字如刀。 其他人,也都杀机蒸腾,他们已彻底心安,因为妙玄先生的到来,让他们看到一个机会。 只要时间拖得越久,林寻所借用的力量就可能消散得越快,这对他们就越有利! 同样,妙玄先生既然来了,哪可能眼睁睁看着林寻再撒野? 林寻目光一扫,就看穿了这些圣人的心思,他顿时冷笑,平静道:“前辈,你也看到了,这一群老狗是什么嘴脸,若你再阻我,便是与我为敌!” 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话音刚落,林寻毫不犹豫,挽弓拉弦,目标锁定远处的墨崆。 “你敢!” 场中群圣皆震怒,当着妙玄先生的面,此子竟还敢行凶,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而夜九霄、笑不归他们也不禁面面相觑,林寻胆魄之大,也完全超出他们想象。 林寻神色冷冽,由白骨骷髅组成的狰狞而凶厉十足的无谛灵弓,被他拉满弓弦。 幽蓝激荡风雷之气的莫离箭,则已搭在其上。 天地之间,祥和的气氛骤然被一股肃杀而恐怖的杀伐气取代。 一切都表明,林寻不打算止戈,拒绝了妙玄先生的提议! “小友,我只问一句,九域之争降临,这天下苍生身陷水深火热之中,极可能生灵涂炭,你会作何抉择?” 猛地,妙玄先生发问,声如洪钟,直抵人心。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到那时,我自会以一身所学,杀上九天,诛八域来犯之敌。” 林寻毫不犹豫道。 当年,他在目睹了“太玄剑帝”“玄空鬼王”“无殃战帝”“星伽圣佛”等一众先贤所做事迹之后,就深受触动,立下宏愿。 若真有大难降临,他自不会袖手旁观! “可笑,就凭你一个长生七劫的小蝼蚁,也敢说出如此大言不惭之话?” 群圣皆冷笑,太荒谬了,八域外敌若来犯,必然有诸多圣人层次的大敌来临。 此子自身实力不济,却叫嚣杀上九天,诛来犯之敌,未免太不自量力。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刻,妙玄先生却点头:“好,小友还请记住你今日之语,我信你。” 说罢,他儒袍飘曳,身影已离开战场,在极远处凭空而坐,卸下背后所负的书筐,从中拿出一书一笔,肃然端坐,不再多言。 不好! 群圣心中咯噔一声,哪会不明白,妙玄先生因为林寻一句话,而决定不掺合此事,打算袖手旁观! 难道,在他心中,林寻此子的分量,比他们在场众圣都要重? “多谢前辈成全!” 林寻这一刻,是真的相信,妙玄先生是真正的心怀天下之辈,而非是来偏袒那些圣人的! 唯有这样的前辈,才值得天下众圣尊重! 这等风采,也让林寻相信,当今世上,并不缺如太古时期那些先贤一样的人物! 崩! 没有任何迟疑,林寻早已蓄满力量的一箭,骤然爆发。 被中止的战斗,于此刻继续重现。 场中,天地昏沉,日月暗淡,杀气如九天银河,贯冲乾坤之间。 “杀!” 那些圣人岂可能坐以待毙,毫不犹豫出击。 可惜的是,他们并未等来林寻力衰之时他们从战斗的那一刻起,就低估了林寻所借用的力量。 连远处的笑不归他们,都猜错了这一切,以为林寻所借用的,是圣人王范畴的力量。 杀生当作浮屠心,何须同归万古尘! 这杀生浮屠心的力量,可是太古一位拥有大帝之力的圣佛所留,那等威力,岂是寻常? 圣人王,屹立众圣之巅。 而帝者,则凌驾众圣之先! 成帝,是古今无数圣人王所渴望攀登的一座山,崇高而缥缈,几近传说。 若连一些真圣都杀不了,那还叫帝者之力? 唯有之前的法正猜出来,从掌中佛国这一击中,窥破林寻所动用的力量,可当他要提醒时,就已伏诛。 噗! 战场中,仅仅片刻,墨崆被射杀,一箭封喉,躯体爆碎,形神俱灭,临死前,发出愤怒不甘的咆哮。 远处,盘膝坐在虚空中的妙玄先生心中一叹,头也不抬,握住春秋笔,在青史书上写下: “大世第十年,距雪桑城八千里之地,群圣出行,欲斩林寻,触发足以震烁古今之血战。” “战斗中,陆续有金乌一脉乌修通、通天剑宗苦崖、地藏寺法正、黑魇天狗族苟振山等真圣陨落,死于林寻所借帝道力量之下,引发天之哀殇异象。” “吾欲化解干戈,孰料林寻此子杀心已定,无可逆转,念及于此,吾唯有做出抉择。“ “唯希冀此子在日后大劫中,重现太古先贤之风采,为古荒域谋未来。” 写到这,妙玄先生轻声一叹,继续写道:“后,又有万兽灵山墨崆陨落……” 他看向场中,就见林寻持无字宝塔,神勇盖世,从天而降,将拜月教的夏侯血活生生给砸爆,躯体都炸开,画面血腥无比。 他低头,神色不悲不喜,腰脊笔直,笔锋疾走,在青史书上写下:“拜月教夏侯血,随之陨落。” 远处,大战在继续,天地混乱。 而这里,一部青史书,一支春秋笔,在记录着这一切。 妙玄先生心中忽然想到,若后世众生得知这一场铭记于青史中的一战,又会做出何等评价? —— ps:加更送上!不废话,只想感谢朋友们的支持,谢谢一直在支持天骄的你们! appapp

上一篇   第1353章 掌中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