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5章 帝道气息? - 天骄战纪

第1355章 帝道气息?

血雨滂沱。 从地面往上看,能够清楚看到,偌大的天穹,早已被浓重而刺目的血光覆盖。 红得渗人! 一阵阵犹如神魔哭泣,圣贤哀叹般的大道之音,不断在天地间回荡着,像一支殇之曲。 斗战还在爆发,林寻头顶一尊大道无终塔悬浮,他身影流转金色神虹,就像一位不属于世间的神祗。 他征伐天穹之下,衣袂飘舞,神勇盖世,正在杀圣! 那无可匹敌般的姿态,令夜九霄、笑不归、韦藏云皆都已呆滞在那,内心震撼如惊涛骇浪翻涌。 谁也没想到,即便是神机阁的妙玄先生来了,也没能阻止这一切。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林寻居然真的在凭一己之力,于天穹之下杀群圣! 这太不可思议。 轰! 场中,通天剑宗的余休发出嘶吼,犹如仓惶惊惧的凶兽,披头散发狂奔,欲逃走。 斗战到此时,他已彻底感到惊恐、无助。 最令他绝望的是,他已尝试过多次逃遁,可这一片天地的虚空,早已被可怕的力量覆盖,令他根本无法施展空间挪移! 这一次,也不例外。 没逃多久,余休身影便被林寻的拳劲逼迫都踉跄倒退,口中咳血。 “你究竟是谁!?” 他目眦欲裂,脸上写满愤怒。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场中其他圣人最疑惑的。 从开战时,他们以为林寻借用的只是圣人之力,不可能持久,故而有恃无恐,稳操胜券。 可现在,他们彻底意识到一个问题,哪怕林寻的真正修为在他们眼中和蝼蚁也没什么区别。 可他所借用的力量,却根本不可能是属于圣境的,甚至也不属于大圣和圣人王! 轰! 林寻没有回答,他都已懒得废话,神色冷冽的可怕,掌控无字宝塔,破空砸下。 犹如迦叶掷象! 传闻中,上古有圣佛号迦叶,游走星空之上,被一头躯体大如神山的大象挡路,随手一抓,便将此象投掷出去,如丢掉一颗石子! 迦叶掷象,也被佛门视作无上伟岸之力。 而此刻,林寻这一击,隐然就有这等风采,霸道得可怕,天宇都似要被压迫断裂。 “不——!救……救我!” 余休大惊,嘶吼震天,疯狂挣扎。 哪怕就是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的圣人,面临死亡时,也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 轰! 无字宝塔落下,余休灰飞烟灭,其呼救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妙玄先生,您身为神机阁前辈,就眼睁睁看着我等被此子借助邪魔之力杀害?” 一位圣人眼睛都红了,大吼出声。 这无疑等若是在求助! 远处,妙玄先生默然,盘坐虚空,持春秋笔在青史书上写下:“随之,通天剑宗余休伏诛,至此,已有六位圣人于今日陨落。” 见此,那些圣人心都凉了,知道即便是妙玄先生,也决定袖手旁观,置身事外! “杀!” “一起拼了!” 犹如一群困兽似的,在死亡刺激下,反倒彻底激发了这些圣人的斗志。 因为逃跑也徒劳,这片天地,都在林寻的掌控之下! 像余休,都已不止一次选择逃亡,可最终还是屡屡失败,被轰杀当场。 “我说了,今天谁也别想逃!” 林寻声音冷酷。 这一次,他要杀个彻底,杀得这些自诩圣人的老畜生心寒,杀出一个无人敢犯的凶威! 从进入古荒域,无论是在西恒界,还是在东胜界,他一直被那些古老道统漠视、打压、追杀…… 那时候,他弱小,他认,他忍! 但现在,林寻已无法再隐忍这一切! 绝巅十年,让他心态不止变了,也见识了更为高远、更为恐怖的大道力量,拥有诸般底牌。 在这等时候,若再像以往那般隐忍,宽恕,和被世人所讥笑的乌龟有什么区别? 杀! 林寻长发飞扬,仪态睥睨而傲岸,整个人威势愈发慑人了。 若想让敌人改变态度,唯一的办法就是杀得他肝胆破裂,提到自己都害怕! 喀嚓! 没多久,一位圣人的胸腔被打爆,发出凄厉的嘶吼,而后被无字宝塔硬生生磨灭在虚空中。 一时间,远处躲藏在暗中,不曾进入战场的一些圣人,都如受惊的兔子,彻底慌了,再不敢呆下去。 哪怕是旁观,他们都已是浑身发寒,心肝颤粟,被林寻所施展出的滔天杀威震慑到。 “走!” “局势已无可逆转……” “唉!” 憋屈、不甘、无奈的声音,在暗中响彻,那些不曾现身的圣人,皆毫不犹豫走了。 再不走,只怕就走不掉。 因为战场中的圣人,已仅剩下两人,当林寻彻底解决,肯定会抽出手来对付他们! 只是,一想到自始至终都不曾出手,就这样被一个后生晚辈震慑、吓退,令得这些藏在暗中的圣人,皆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憋闷和耻辱。 但大势如此,他们不敢再等下去! 嗖嗖嗖! 远处虚空中一阵波动,无声无息地,那些圣人远遁。 注意到这一幕,一直在警惕这一切的夜九霄、笑不归他们皆不禁冷笑,被吓得落荒而逃了? 丢人现眼! 而妙玄先生则再次在青史书上写下:“暗中群圣被震慑,斗志瓦解,仓惶而去,此可谓前所未有之奇观,古今之滑稽之事也,当为后世所津津乐道的一桩笑谈。” 写完,妙玄先生心中实则也暗松口气。 说实话,到现在他也有些心惊肉跳,不是忌惮林寻的实力,而是被他的杀性所惊到。 若任由他这般杀下去,今日还不知要有多少圣人陨落! 也幸亏,那暗中的圣人逃走的模样虽令人不齿,但终究也算捡回一条命,不虞有陨落的风险。 妙玄先生甚至敢肯定,以后若无彻底的把握,这些逃走的圣人只怕一辈子都不敢再对林寻动手! 这就是震慑! 今日之事,能让他们不顾颜面而逃,也就注定,他们怕了,就宛如一抹阴影,会时时刻刻提醒他们,欲杀林寻,首先要考虑被杀的风险。 “能不能放老夫一马?” 场中,一位圣人一副绝望的模样。 噗! 林寻没有客气,甚至神色都不曾有一丝改变,动用全力,掌指按出,将对方抹除。 “你这是在与整个古荒域为敌!没有谁能容忍你这个杀星继续存活下去!”场中,仅剩下最后一名圣人了,是海魂族的商叶,只是她此刻却如若疯癫般,撕心裂肺般尖叫。 “举世皆敌又如何?挡我求道路,杀了便是!” 淡漠的声音中,林寻祭出无字宝塔,冷漠得犹如没有感情,那强势决绝的姿态,令笑不归他们都心寒不已。 都意识到,谁若和林寻为敌,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最终,商叶也被击杀在场中。 临死她都在凄厉疯狂的诅咒林寻,视其为煞星,必定会遭难。 可惜,诅咒终究很苍白无力,根本对林寻无用。 哗啦啦~~ 天地间,尽是浓稠、猩红、刺眼的血腥,圣血如雨,在天地间泼洒着,经久不绝。 场中,已无圣人! 之前围攻林寻的那些对手,都已伏诛,无论是谁,皆没有逃走。 怔怔看着这一幕,笑不归他们都有做梦的感觉,他们可是圣人,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可此时,都不免心神恍惚,感觉太不真实! 谁敢想象,就在今日,一个长生七劫境的年轻人,于群圣围困中,反而一举连诛群圣? 太恐怖! 天穹上,林寻却来不及感慨,因为就在此时,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倏然间从极远处地方掠来。 那气息,强大得不可思议,令林寻这一刹都感受到一种惊悸! “走!” 蓦地,不等林寻回过神,就感觉眼前一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妙玄先生袖袍一挥,凭空带走。 轰隆! 仅仅刹那,那虚空中,骤然浮现出无尽道光,凝聚成了一张威严、冷酷无比的脸庞,眸子若星空般浩瀚,有宙宇更迭的异象浮沉其中。 他扫视九天十地,发出一道冷哼:“帝道气息,怪不得……” 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甘。 最终,他目光落在笑不归、夜九霄、韦藏云三人身上,道:“以后有机会告诉那林寻,九域之争开启时,他若敢不去战场杀敌赎罪,本座第一个宰了他!” 声音,犹如主宰下达的旨意,冷漠无情。 轰! 旋即,那一张威严无比的脸庞,化作滚滚道光消失在天地间。 而此时,笑不归他们已惊得一身冷汗。 哪怕身为圣人,在刚才那一张威严脸庞出现时,依旧令他们感到一种窒息般的压抑感。 “一位……大帝?” 许久,笑不归才深吸一口气问道。 “即便不是大帝,也必是一位圣人王般的存在,其本尊并未出现,但那等气息,已恐怖得不敢想象。” 夜九霄声音低沉。 “我知道他。” 韦藏云神色恍惚,有些失神,似难以相信,半响才说道,“你们可知道白玉京?” 夜九霄和笑不归皆皱眉,他们哪可能不知道白玉京,乃是古荒域中的一个州境之名。 通天剑宗,就盘踞其中。 “两位,我说的是一个人名……” 韦藏云神色复杂道。 顿时,夜九霄和笑不归齐齐愣住,倒吸凉气。 —— ps:抱歉,今天突发事情,金鱼晚上八点半才到家,更新晚了。 第二更,会在凌晨后更出,并且明天,金鱼会加更,作为今晚更新延迟做出补偿!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