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当世神话 - 天骄战纪

第1357章 当世神话

这一天,是绝巅十年落幕的日子。 这一天,也群圣伏诛时! 关于这一场杀圣之战的消息,根本无法掩饰,首先在古荒域各大古老道统中引起了一场风暴。 通天剑宗。 “余休和苦崖还没回来?” 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在通天剑宗议事大殿响彻。 大殿内,一众通天剑宗高层面面相觑,这已经是太上长老第三次发问了。 按照常理而言,群圣出行,杀一个还未成圣的年轻人而已,那简直和一群苍龙去碾死蝼蚁没什么区别。 真正让人们关心的是,究竟林寻会死在哪一个势力的哪一位圣人手中! 可直到现在,却无消息传回,自然令人奇怪。 “报,不好了,一位圣人传来消息,说……说余休和苦崖两位老祖都已遭难而亡!” 猛地,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在议事大殿前响彻。 而后,整个通天剑宗上下,都听到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暴怒无匹的咆哮,震得天穹云层都崩开。 无数通天剑宗传人,在今日皆得知,宗门内的两位真圣被杀,而凶手则是林寻! …… 大地藏寺。 古旧的庙宇中,啪的一声,一位老僧手中的念珠串断裂,一颗颗饱满晶莹的念珠洒落一地。 “法正师兄,竟抵不过那异端?” 老僧心神失守,脸色变幻不定。 …… 海魂族。 “死了,商叶老祖死了!” 无数悲愤的声音响彻,其中还夹杂着哀声哭嚎之音,声传九霄。 …… 拜月教。 “不可能!一只蝼蚁般的东西,怎可能杀死护教圣人?查!给我查清楚!” 这一天,拜月教主犹如发疯,雷霆暴怒,惊得拜月教一众门徒都心惊胆颤,惶惶不安。 …… 黑魇天狗族。 “完了……那位神秘女圣都没有出动,苟振山族老就遭难……我们……我们等于彻底把林寻此子得罪了……” 一众黑魇天狗族的大人物,皆如遭雷击,失魂落魄。 似这样的一幕幕,在各大古老道统上演着。 “竟有九位圣人陨落……” 与此同时,古荒域其他古老势力得知这些消息时,也都惊得差点不敢相信。 圣人之下,众生如蝼蚁。 圣境,是伫足在天下最巅峰的一群存在,拥有不可思议的通天伟力,与日月同辉。 可如今,一场大战之下,九圣皆陨! 古荒域,多少年没有发生过这等事情了? “林寻此子,究竟是借用的何人之力?怎会如此可怕?” “据闻,一些藏匿在暗中的圣人都被吓退,仓惶而逃,自始至终都不敢露面!” “此子……可真够狠的!” “连圣人都留不住他了?” 这一天,不知多少老古董失神,被一个年轻后辈展现出的血腥手段惊到。 也不知有多少大势力,为此而哗然、震撼。 消息,也根本就隐瞒不住,很快不止是古荒域的古老势力,连分布在古荒域每个区域的亿万万众生,也都得知了。 一时间,天下皆惊。 “卑鄙,堂堂圣人,竟一起出手去对付林魔神一个年轻后生,简直是不要脸之极!” 有人愤怒。 “痛快,林魔神杀得好,这些圣人往日里高高在上,视众生为蝼蚁草芥,现在,也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绝望!” 也有人大笑,热血贲张,为林寻的壮举喝彩。 “这么做,林寻岂不是将那些古老道统彻底得罪死了?” 有人忧心忡忡。 “扯淡!连圣人都能杀,以后哪个古老大势力还敢不开眼,去找林寻的麻烦?嫌被杀的圣人还不够多?” 有人嗤笑。 这就是芸芸众生,他们只是旁观者,会因自己的喜好而做出不同的评价。 但不管如何,在对待林寻的态度上,无论是谁,都再不敢像以往那般予以讥讽和嘲弄。 因为,如今的林寻已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诋毁和羞辱! 圣人,都被其杀死,这等剽悍而恐怖的战力,古往今来又有几个能办到? “自此以后,林魔神大势已成,将为同辈第一人,无可抵挡,无大势力敢欺!” 许多人感慨。 这一天,绝巅之域落幕,本就被天下所有人瞩目。 当得知林寻在这绝巅十年中一举成为天骄金榜第一名,冠盖群雄,连战力都被奉为绝巅之域第一人时,本就令人震撼,令天下震惊。 而就在今天,他更以长生劫境的力量,连斩九圣时,所有人……都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心情了! 这,实在过于匪夷所思,像一个不可能的奇迹。 堪称当世神话! 一些从绝巅之域中走出的盖世人物,如帝子少昊、若舞仙子、小金翅鹏王、袁法天等人,得知消息后,也都一阵无语和失神。 一些曾和林寻有交集的朋友,如纪星瑶、夜宸、笑苍天、萧青河、祢衡真、岳剑鸣等人,都也不免感慨一声变态,心中实则也与有荣焉! 连圣人都奈何不得,这也太风骚了,年轻一辈,谁能堪比? 也是当天,有消息传出,已经有很久不曾出现的准帝白玉京,发出指令,当九域争霸开启时,若林寻不去杀敌赎罪,他必第一个将林寻宰杀! 一石惊起千层浪! 白玉京,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活化石,一位疑似已迈步在帝境上的大能者,竟也被惊动? 说是让林寻赎罪,可谁都清楚,以白玉京的身份,哪怕有些不满林寻杀群圣之举,但也并未亲自出手进行打压,只是命令其不得不参加以后即将开启的九域争霸而已! 白玉京的态度,也让一些古老道统心寒,这样一位准帝,难道都已认可了林寻的实力? 尤其是通天剑宗,当得知这消息时,无论是那些宗门高层,还是门下众徒,皆都傻眼了。 唯有他们清楚,白玉京乃是他们开派祖师的师兄,可面对林寻这个杀害余休、苦崖两位真圣的凶手,竟都并未进行深究! 他这种态度,甚至可以被理解为饶过了林寻一马! “怎会这样?” 通天剑宗上下,一片哀嚎。 “神机阁的妙玄先生也曾出现,袖手旁观,不曾阻止林寻杀圣之举!” 当这则消息传出时,又在古荒域中引发了一场风暴。 神机阁,这可是天下敬仰的神秘圣隐之地之一,连他们……都认可了林寻? 总之,在这大世第十年,在这绝巅之域落幕的当天,林寻的名字就犹如一轮大日,映照古荒域天穹上,引发天下瞩目、议论和哗然! 一个人,却如一个传奇,被奉为年轻一辈的当代神话,杀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威势,杀得那些古老道统心颤胆寒! 这样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一个月余,才渐渐平复下来。 谁都不能否认,林寻大势已成! …… 雪桑城,以栽种满城雪桑树而得名。 一株株虬龙盘根似的雪桑树,在寒风中绽放着莹白晶莹,碗口大小的花朵,但在圣陨之后,这些雪白的花,染成了刺目的鲜红血色。 那血色,凄美得令人心颤。 满城花,满城血! 自此之后,每年雪桑花开,皆鲜红如血,成为一桩流传天下的奇观。 传闻,有许多修道者在雪桑花开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圣人哭泣之音…… 雪桑城三字,也因被春秋笔书写于青史书上,而名传万古,成为古荒域中一座极富传奇色彩的名城。 在以后的无垠岁月中,吸引了不知多少修道者前来吊古凭今。 遥想当年那一场圣陨如雨的血战,亦不知有多少修大者为林魔神这三字而惊叹。 …… 数天后。 青翠峡谷内的一个山洞内,林寻从打坐中醒来,只觉浑身精神奕奕,念头饱满通达,神清气爽。 “以九个圣人的命,抵一颗杀生浮屠心,也值了……” 林寻吐了口浊气。 杀生浮屠心,为星迦圣佛所留,是一股帝道之力,恐怖得难以想象。 可惜的是,只能动用一次。 如今,此物已消失不见。 不过,经此一战,让林寻也领略到了一些属于帝境强者的风采和威势,也愈发坚定了他的求道之心。 “这次,为何你请我出手?” 识海通天秘境中,忽然响起那一位神秘女子清冷而渺冥的声音。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开口询问!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笑意,以神识交流,道:“杀一群老畜生而已,何须劳驾前辈?” “看来,你正在尝试斩除心境上对我的依赖,不错,绝巅十年的确给你带来很大的改变,能参悟出这一点……真的很不错。” 女子清冷的声音中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情绪,似欣赏,似感慨。 说起来,她可是看着林寻一步步从微末中崛起,拥有今日之成就的,当确定林寻已在心境上,不再视自己为依仗时,令她如何能不感触? 雏鹰,终有展翅独飞时。 真正的强者,也当有自强独立之心! 在求索大道的路上,若只依仗背景、权势、外物、他人照拂…… 这辈子将成就有限! “前辈您可是折煞我了,以后若碰到无法化解的危险,我肯定还是会跟您寻求帮助的。” 林寻苦笑着连忙解释。 开玩笑,他可不会放弃最后寻求神秘女子出手的机会。 当然,他心中更有一股狠劲,一个决心,以后修行道途上,若可以不再有求助于神秘女子的时候。 那才最好!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