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无需再忍 - 天骄战纪

第1364章 无需再忍

“原来公子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采采声音低落,这少女心底纯白如纸,即便极力压抑内心的情绪,也都能被人轻易识破。 “采采,你不必伤心,有我们在呢。” 老蛤连忙道,心中暗骂自己多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采采深吸一口气,俏丽莹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坚定之色,道:“若是能帮助宗族化解大难,就是将我嫁出去又何妨?” 一句话,令林寻也不免动容。 他可是记得,这个美丽的少女当年在焚仙界时,曾一脸憧憬地说起过,她希望采撷诸天万界的云霞之精,为自己编织一袭嫁衣。 也希望采撷一万种霞光灵露,亲手酿制出世上最好喝的喜酒,请那些参加她婚宴的朋友品尝。 这是她求索的道,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景。 可现在,她竟说出这等话,这……简直和自斩道途,放弃自我没什么区别! “放心吧,事情还没有到这一步,老蛤说的不错,有我们在,肯定不会让你做不情愿的事情。” 赵景暄温声安慰,采采这少女,任谁见到也会心生怜意,她身上有着一种不染世俗的美好,纯净无邪。 说到这,赵景暄瞥了一眼林寻。 林寻顿时正色凛然,点头道:“对,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赵景暄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低声对采采道:“妹妹你看,有人帮你撑腰呢。” 采采担忧道:“可……可我娘亲说,那金幽雀族很可怕……” 老蛤笑道:“什么金幽雀,就是一群金色小鸟而已,你难道还信不过我们?” 采采连忙摇头,只是她内心感动的紧,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 翌日一早。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在他心脉附近的五处穴窍中,已成功蓄养出五道剑气。 每一个穴窍,如养剑炉。 五道剑气以太玄真谛打磨,孕养其中,以后只需慢慢锤炼,就能一步步养出剑芒、剑意、剑魂、剑灵! “差不多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开辟出三千座养剑炉,孕养出三千道剑气……” 林寻默默推算了一下。 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极远处响起。 林寻一皱眉,长身而起。 这时候,老蛤、赵景暄、采采也被惊动,走出房门。 嗖! 几乎同时,岚岩从远处匆匆掠来,一脸惊怒道:“不好了,那金幽雀族的少主向少庭亲自来了。并且,还带着紫薇山夜氏宗族的一个名叫夜飞衡的王境老怪物,说是要由那夜飞衡做媒,跟族长提亲!” “什么?” 采采娇躯一颤,俏脸苍白。 “这是要扯紫薇山夜氏的虎皮,前来逼婚啊!” 老蛤一下子就明白了。 林寻皱眉:“景暄,你在这里照顾采采,我和老蛤一起去看看。” 赵景暄点头。 当即,林寻和老蛤、岚岩一起展开行动,遁空而起。 “太可恶了,昨天金幽雀族的使者才说好,给我们三天考虑时间,可今日他们就来了,欺人太甚!” 路上,岚岩气得牙齿都咬得咯咯作响。“放心,他们来的正好,趁此机会,就将此事解决一下,省得再浪费时间。” 老蛤随口道,显得很自信。 这让岚岩又是一阵苦笑,他都不知道老蛤哪里来的底气,那可是夜氏宗族的一位强者! 林寻没有多说什么,到这时候,他心中也不免产生一股厌憎,这金幽雀族的确太过嚣张。 但同时,林寻心中更疑惑的是,金幽雀族为何如此着急这么做,竟连三天时间都不愿意等? 是为了星羽天衣吗? 那座紫色宫殿前,当林寻他们抵达时,这里早已汇聚了许许多多的身影,大多是云织族的族人。 无论男女老幼,神色间皆带着愤怒。 而在不远处,有着一行人凭虚而立,为首的是两人,一个面颊狭长,眼眸锐利的金袍青年。 一个是须发灰白,双手负背,神色间带着一抹威严的黑袍老者。 在两人后方,是一群扈从,一个个趾高气昂,被一众云织族族人以愤怒的目光仇视,他们却显得很从容,有恃无恐,下巴都恨不得抬到天上。 根本不必猜,林寻就判断出,那金袍青年是金幽雀族少主向少庭。 而在其身边的黑袍老者,必然是来自紫薇山夜氏宗族的王境老怪物夜飞衡无疑。 紫裳女子,和一众云织族高层大人物皆立在紫色宫殿前,一个个神色也颇为难看。 “这次,就有劳前辈了。” 向少庭将眼前一切尽收眼底,却根本不以为然,显得底气十足。 “哈哈哈,成人之美的好事,老夫岂能推辞?” 旁边的夜飞衡大笑,“更何况,你妹妹已经和我家少主订婚,咱们就不是外人,不必如此客气。” 向少庭也笑起来,看向紫裳女子等人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抑制不住的得意。 有夜氏宗族这座大靠山在,看你云织族还敢拒绝否! “这位想必就是云织族族长岚清痕道友吧?” 夜飞衡神色一肃,目光看向紫裳女子。 “正是鄙人。” 岚清痕微微行礼,她心中纵有诸多愠怒,也只能暂且忍住。 没办法,形势不由人! “这一次,老夫愿充当一次媒人,撮合一对新人成婚,还望道友能够成全。” 夜飞衡根本不废话,也懒得寒暄,直接说出目的,显得很强势,也可以看出,在面对云织族族长时,他也并不怎么在意。 因为,他来自夜家! 而在他印象中,云织族尽管很神秘,但族群势力却谈不上强大,和夜氏一比,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夜飞衡话音落下,场面一时沉寂下来,空气犹如冻结。 每一个云织族族人脸上,皆写满了愤怒,逼婚逼到这般地步,何止是欺人太甚,分明就是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中! 这一刻,岚清痕也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愠怒、屈辱之感,她深呼吸一口气,道:“兹事体大,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才好。” 夜飞衡脸色一沉,冷哼道:“怎么,道友莫非认为凭老夫的身份,不够资格充当这个媒人吗?” 这话的威胁味道就太明显了。 而一侧,向少庭不禁得意笑起来,他双臂环抱在胸前,道:“一件婚事而已,有什么从长计议的,让采采带上我们事先约定好的嫁妆,直接嫁过来不就行了?” “你……” 猛地,一个云织族高层大人物气得大怒出声,就要不顾一切翻脸,却被旁边之人死死拦住。 “什么嫁妆?” 与此同时,林寻传音问道。 “星羽天衣!”岚岩咬牙一字一顿说道,透着愤怒无比的恨意。 “拿一件神奇圣宝为嫁衣,这金幽雀族还真够敢想的……” 林寻眸子中也是一寒。 “既然知道拒绝不得,为何还要动怒?你们云织族该不会连夜飞衡前辈的面子都不打算给吧?” 这时候,向少庭冷笑出声,一副吃定云织族的模样。 岚清痕轻叹:“事情,真的不能再商议一下了吗?” 夜飞衡故作不解道:“一对新人成婚,这对你们两族而言,可都是一等一的喜事,为何还要如此为难?” 一句话,令岚清痕心沉到谷底,她已经知道,若自己再拒绝,就等于彻底撕破脸,将夜氏宗族彻底得罪。 “族长,千万不能答应啊!” 在场云织族族人皆一脸悲愤。 “哼,你们懂什么,跟我金幽雀族联姻,是你们八辈子都求不来的福气!” 向少庭冷哼,事到如今,这云织族还不识好歹,简直欠收拾! “福气,老子看是丧气才对!” 猛地,老蛤忍不住了,冷笑出声,“瞧瞧你那张狗脸,老子看到都恶心的要吐,劝你还是赶紧抹脖子自杀得了。” 全场顿时一静。 一道道目光,皆都齐齐朝林寻他们这边看来,都露出惊诧错愕之色,似不敢相信。 “放肆!” “找死!” “什么东西,竟敢羞辱我族少主?” 蓦地,在向少庭背后,那些扈从脸色阴沉,大骂起来。 “大哥,我快忍不住了。” 老蛤面无表情,快无法控制内心怒火。 “忍无可忍下一句是什么?” 林寻反问。 “无需再忍!” 老蛤顿时就笑了,俊美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狞笑。 “不要!” 猛地,岚清痕似意识到什么,脸色骤变,大喝出声。 唰! 可惜,提醒的晚了一步,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老蛤身影早已消失原地。 跟随向少庭而来的那些扈从,看似有十多个,但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货色,最强的也只有半步王境层次而已。 在老蛤这等绝巅王境面前,完全就和草芥蝼蚁没什么区别。 噗噗噗! 下一刻,一连串猩红的血水就迸溅而起,洒在虚空。 那一个个扈从,皆被林寻一巴掌拍碎,躯体炸开,而后在虚空中化作灰烬消失。 “什么垃圾玩意,不知道王境不可辱吗?本王都没见过你们这种作死的蠢货。” 老蛤嘀咕了一声。 而这血腥的一幕,则刺激得全场众人倒吸凉气不已。 太凶悍了! 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如掸去身上尘埃般轻松。 (本章完)8)

上一篇   第1363章 被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