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无形的较量 - 天骄战纪

第1366章 无形的较量

离开云织族后,夜飞衡越想心中就越庆幸,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林魔神,竟原谅了自己! 这让夜飞衡都有一种捡回一条命的感觉。 至于恨,他当然恨,只不过不是恨的林寻。 “向少庭,我不管你们逼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可这次因为你们,却让老夫差点酿成千古大恨,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就这般完了!” 夜飞衡声音冷酷,说罢,便飘然而去,都懒得再看向少庭一眼。 他心中甚至都已作出决断,找个机会一定得好好炮制一下这金幽雀族,借此也算卖给云织族一个人情,若林魔神知道此事,想必心中也会领情的。 向少庭傻眼,失魂落魄。 今日,他本是前往云织族逼婚的,本以为有夜飞衡为依仗,一切目的便唾手可得。 哪曾想,现在却沦落到这般地步! 当天,向少庭返回宗族后,也不敢隐瞒,将此事说出,顿时引发整个金幽雀族的震动。 “什么?林魔神!?” “不可能吧,他云织族都没落多少年了,怎可能会和林魔神这等当世狠人攀上关系?” “完了,得罪林魔神不说,还彻底得罪了夜家……” 各种惊呼响起,整个金幽雀族上下愁云惨淡。 唯有族长向华震一言不发。 他匆匆离开,来到宗族禁地之内,那里有一个客人正在等待。 “前辈,大事不好了,行动……失败了。” 向华震满腹的苦涩和失落。 一个须发整洁,眼眸如烈日般的老者,静静盘膝坐在那,闻言,不禁皱眉道:“按照我的计划,从云织族中拿到星羽天衣,绝对不费吹灰之力,怎会又发生意外?” 声音虽平静,却有着一股抑制不住的怒意。 向华震心中一颤,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来。 “林寻……又是此子……杀了云庆白,毁我大计,如今,竟还敢毁掉我重返故土的行动!” 老者眼眸中,汹涌着骇人的火光,内心深处更有着一股杀机快要控制不住。 若蒙秋净还活着,一定会认出,这老者赫然是准帝巴岐,一个来自阴绝古域“阴星海”的恐怖存在。 “可恨,在这古荒域规则力量之下,我不能出手,否则暴露周身力量,注定会引起当世那些狠角色的注意。” 巴岐心中一叹,充满了不甘和恨意。 上一次,他耗尽百年心血的大计,因为云庆白的死,而被毁掉,令得他气得都差点暴走。 在内心中,他更是将罪魁祸首林寻恨到骨子里了。 现在,他蛰伏金幽雀族,本打算用计夺走云织族的星羽天衣,借此离开古荒域。 哪曾想,又被林寻破坏了! 一下子,以巴岐的深沉城府,都有些无法控制内心情绪了,连续两次,都被一个蝼蚁般的小辈破坏计划,这简直无法忍。 “前辈,如今我族因为帮您办事,而彻底开罪了林魔神和夜氏宗族,您……能不能出面,帮我们化解一二?” 向华震颤声问道。 眼前这老者,是一个月前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说只要帮他办一件事,就赠予他们金幽雀族一场改变命运的机会。 可哪曾想,计划不但失败了,连他们一族的处境,也处于一场危机之中。 “蠢货,事情办砸了,还想请我出手?也不看看你算什么东西!” 这一刻,巴岐变得冷酷无比,尽显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 向华震脸色大变,羞愤难当。 “事情是由你自己做的,和我可没关系,你们一族沦落到这般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巴岐说罢,飘然而去。 “前辈,您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向华震大急,可要追赶时,哪里还有巴岐的影子? 一下子,向华震彻底崩溃,心中也和其子向少庭一样,浮现出两个字: 完了。 …… “林寻……林寻……” 巴岐身影飘忽,行走在天地间,没多久,远远地就看到了云织族所在的地盘。 “坏我两次大事,你这蝼蚁若不死,我怎甘心离去?也只有杀了你,屠了这云织族,或许才能拿回星羽天衣吧。” 巴岐内心中,有着一团汹汹燃烧的怒火。 他是一位准帝,连圣境都不放在眼中,可却连续两次在林寻一个长生劫境的年轻人身上遭遇挫败,这让他无法容忍。 “只要抢在被当世那些狠角色察觉前,做完这一切,应该足够我借用星羽天衣离开了……” 巴岐在内心默默盘算推演了许久,最终眸子中冷芒一闪,做出决断。 轰! 一股恐怖的神识力量从巴岐身上掠出,隔空冲入云织族所栖居的地盘上。 刹那间,他就锁定到了林寻的身影! 林寻正在一座殿宇中,被一众云织族强者盛情款待,气氛很热闹,每个人神色间都带着敬重之意。 这一幕看在巴岐眼中,彻底引燃了他内心的怒火和恨意。 “死!” 巴岐人虽立在原地,隔着极远的距离,但他的神识却带着属于准帝的无上威能,化作一抹锋刃,无声无息地斩向林寻识海。 他甚至敢确定,林寻都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长生七劫境和准帝之间,相差可不止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只是,当巴岐的神识刚碰触到林寻识海,猛地,一股无匹般的恐怖气息掠出,轻轻一扫。 砰! 巴岐的神识如遭雷击似的,寸寸炸开。 轰隆! 几乎同时,那一股无匹的恐怖气息沿着巴岐的神识方向,暴掠而至。 “该死,怎么回事?” 巴岐脸色骤变,猛地收回神识,全力抵挡。 砰! 那一股无匹的气息虽被挡住,却令巴岐身躯猛地一晃,神魂一阵刺痛,令他不禁发出闷哼。 “一个准帝,却这般卑劣的偷袭一个小辈,不嫌丢人?” 一道清冷渺冥的声音响彻。 轰! 伴随声音,一股恐怖的气息再度掠来。 “哼!” 巴岐意识到不妙,猛地抽身,凭空而去。 刹那间,他人已在数万里之外,察觉到那一道恐怖的气息没有追上来后,他心中不禁暗松口气。 旋即,他脸色又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怎么回事,那蝼蚁般的东西身上,怎会存在这样一个狠人? “可恨!” 最终,巴岐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狠狠地骂了一声。 他忽然发现,但凡自己碰到和林寻有关的事情,就变得极其之倒霉,仿似冥冥中,此子天生就克制自己一样。 这滋味简直太过憋屈了! 猛地,天穹之上,一阵阵规则力量犹如惊雷般震荡,犹如大道秩序在这一刻被惊动了似的。 巴岐顿时浑身一寒,知道刚才的出手,无意间泄露出的气息,已经惊动了这古荒域的秩序力量。 “走!” 毫无迟疑,他再顾不得其他,朝远处暴冲而去。 “这位道友,为何匆匆离开?” “什么道友,这家伙分明不属于我古荒域,快追!” “他娘的,什么时候,古荒域竟潜入了这样一条大鱼?难道前线战场出了叛徒不成?” “少废话,追!” 与此同时,天穹上,响起一道道声音,无不宏大、威严、浩渺之极,犹如天上的神祗在交谈。 旋即,这一切都消失不见。 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云织族,紫色宫殿中,林寻还在推杯换盏,和前来敬酒的一个个云织族强者交谈着。 之前,有那么一刹那,林寻也感受到一种心悸的感觉,但当仔细去感应时,却无影无踪。 直至确定并无异常发生后,他这才放心下来。 唯有识海通天秘境中,那神秘女子清楚,若不是因为自己及时出手,林寻只怕已遭难了。 “一个来自外域的准帝……有意思……就看他能否逃出古荒域那些狠角色的追杀了……” 神秘女子略一思忖,就重新闭上眼睛。 “前辈,此物是神机阁妙玄先生所赠,说若要请您帮忙,只需拿出此物便可。” 在酒席结束后,林寻拿出一个被封印着繁密道纹的青铜盒子,递给了不远处的岚清痕。 顿时,大殿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难道是……” 一些大人物已激动起来,似猜出什么。 就连岚清痕也一阵失神,似没想到,此物竟还有重返族中的时候。 “多谢了。” 半响,岚清痕才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接过此物,她并未打开,而是小心将此物收起来。 “族长,真的是……” 有人发问。 岚清痕点头,一下子,所有在座的云织族大人物都彻底激动起来,呼吸都急促。 仿佛,那青铜盒子内的物品,对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若你最初时候就拿出此物,哪怕遇到再棘手的麻烦,我族也会义不容辞相助的。” 岚清痕神色复杂,目光看向林寻。 她没想到,此物,竟会被林寻给带回来,想起自己最初对待林寻的态度,她心中就又是一阵惭愧。 “我和采采是朋友,如非必要,不会拿这些外物来进行交换。” 林寻笑着说道。 一句话,令在座众人皆动容,心中感慨不已,看向林寻的目光也都又不一样了,亲善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敬意。 —— ps:晚上出门办事,老规矩,2连更~ appapp

下一篇   第1367章 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