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跪下 - 天骄战纪

第1390章 跪下

轰! 足有万丈高的阴魄山在剧烈摇晃,神禁破除,让此山表面被劈开一道笔直的裂缝,触目惊心。 林寻却皱了皱眉。 以他如今的力量,弹指间就能焚山煮海,可现在,却竟无法彻底毁掉这阴魄山。 最让林寻不解的是,从自己进入这片山地之后,一路横推,造成的动静何等之大。 可直至现在,那所谓的“金甲王”都不曾显现身影。 这显得很反常。 阴魄山上,妖兽大叫,皆惊慌失措,乱糟糟一片。 被视作最大依仗的护山神禁,也都被林寻一斩破开,这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它们彻底胆寒。 唰! 林寻没有迟疑,身影凌空,掠向阴魄山。 在他周身,可怖的道光流转,灿灿如星河席卷,所过之地,虚空紊乱,岩石爆碎。 路途上但凡被林寻神识扫中的妖兽,无论实力强弱,皆在一瞬间就被齑粉,暴毙当场。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而已,那阴魄山上已浸染浓重的血腥,到处都是凄厉的惨叫。 一些凶禽振翅欲飞,但也无济于事,躯体在半空中就爆炸。 一些妖修跪地求饶,可依旧遭诛! 这些年来,帝国中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妖兽灭杀,不知多少的城池被屠戮一空。 这些孽畜,可从无怜悯! 林寻虽非嗜杀之辈,但在此刻,却杀意坚定,毫无怜悯。 仅仅一盏茶时间。 阴魄山上下,众妖皆伏诛。 呛鼻的血腥和尸骸,将偌大的山体铺满! “都到了这等时候,竟还不曾现身……难道这金甲王早已经察觉不对,逃走了?” 林寻皱眉,他神识覆盖整个阴魄山,一直在感应,可直至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和金甲王有关的气息。 “不管你逃没逃,先彻底毁了你老巢!” 林寻猛地腾空而起,锵的一声,断刃再度掠出,煌煌璀璨,若横亘乾坤之间的一道光,力斩而下。 轰! 万丈高的阴魄山,被轻易劈为两半,山体倾斜而塌,隆隆之音不绝于耳,震得大地都在乱颤,烟尘弥漫。 林寻凭虚而立,衣袂飘舞,略一盘算,从落星城外杀到此地,纵横奔行九千里,一路斩妖无算,血染乾坤。 前后,才不过一刻钟时间而已。 这盘踞在帝国西南行省中的妖兽势力大本营,被彻底踏平! 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没能发现金甲王。 锵! 林寻收回断刃,当正准备离开时,忽然察觉到什么,目光如电般,遥遥望向大地。 阴魄山已被毁掉,大地兀自在震荡,烟尘滚滚。 可在林寻的目光中,那阴魄山底部,却在此刻浮现出一座祭坛! 那祭坛很不起眼,约莫七尺高,通体由古旧的黑石堆砌,除此,并无任何特别的地方。 可若是以神识去感应,就会发现,这祭坛四周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力量,能够隔绝神识查探! “怪不得刚才感应不到,原来是一种隔绝神识的禁制力量……” 林寻眸子中神芒涌动。 他身影飘然而下,来到那祭坛前,略一打量,心中已确定一件事。 原本覆盖在阴魄山上的禁阵力量,就来自这一座祭坛,正因为这等诡异的力量,才让那禁阵力量显得极其强大。 “嗯?竟牵扯到空间的奥义……” 没多久,林寻眼眸一眯,又一次动容,从这座祭坛上察觉到了一种属于空间的至高力量。 “传送阵?若是如此,又会传送到哪里?” 林寻有些意外。 传送阵,是唯有圣人才能布置的挪移之阵。 据林寻所知,偌大的帝国中,也只有帝国皇宫、青鹿学院等寥寥几个地方才拥有这等传送阵。 可现在,在这阴魄山之下,在金甲王的老巢中,竟出现了这样一座传送阵,这就显得很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这金甲王可不是圣人,也根本不可能有能耐布下此阵! “天地剧变,让帝国疆域内在这十多年里,产生了许许多多诡异的变化,就像这些妖兽,就像凭空出现一样……” “现在,竟还有古之传送阵出现,难道金甲王等一众妖兽,皆是从传送阵另一边的世界传送过来的?” 一想到这,林寻都不免有些惊疑不定。 “我倒要看看,这其中藏着何等秘密。” 思忖许久,林寻一咬牙,踏上那古老祭台,袖袍一挥,一股澎湃的道光倾泻而下。 嗡~ 顿时,那古老的祭坛犹如被激活,从沉寂中醒来,散发出一股奇异的空间波动。 下一刻,林寻的身影便消失不见。 …… 一座地下空间。 漆黑、阴暗、压抑。 在中央位置,有着一座巨大的血池。 咕噜噜~~ 血池翻滚沸腾,浓稠的血水汹涌,隐隐约约,有着凄厉、不甘、哀怨、愤怒的嘶吼声传出,渗人无比。 一个金袍男子跪伏在地,神色虔诚庄肃,唇中发声:“妖祖大人,这是第三批‘祭品’,其中有十万童男之心血,十万童女之命魂,除此,尚有纯阳灵魄八十条,纯阴灵魄三十条……” 在金袍男子对面,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浮现在虚空中,幽邃若无垠,不知通往何处。 说到最后,男子深吸一口气,道:“若妖祖大人满意,只求能赏赐您的仆从一颗‘长生逆命丹’!” 轰隆! 而后,他袖袍一挥,那血腥滔天的水池中,浓稠的血水骤然飞起,犹如一道飞泉,掠入那一道静止在虚空的漩涡中。 顿时,漩涡缓缓旋转起来,散发出诡异而恐怖的空间力量波动,令这座空间都变得压抑。 直至血池变空,那一道旋转的漩涡,就像吃饱了食物的血盆大口,泛起妖异的光泽。 “哼!祭品一次不如一次,你还敢惦念长生逆命丹?痴心妄想!” 漩涡深处,猛地响起一道冰冷而威严的声音。 金袍男子浑身一颤,而后大急:“妖祖大人,用不了多久,我就将迎来长生第八劫,若无此丹,注定难迈过‘宿命难’,还请妖祖大人开恩,成全于我,以后我必全心全意为妖祖大人搜罗更多的‘祭品’!” 短暂的沉默后,那妖异的血色漩涡深处,再度响起那冰冷威严的声音:“此界之中,圣人都已不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本座可以赐你长生逆命丹,但下次,本座需要十倍以上的祭品!” 十倍? 金袍男子在心中默默盘算了一下,顿时一阵头大,但最终他还是一咬牙,道:“请妖祖大人放心就是了!” 嗖! 那血色漩涡中,猛地掠出一道璀璨的神虹,在虚空中一闪,倏然间化作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丹药。 此丹极其之神异,通体剔透晶莹,衍化出一道道法则力量,隐约间竟有圣人诵经的声音传出。 一下子,金袍男子的眼神变得狂热无比。 长生逆命丹! 这可是稀世之奇珍,烙印着足以逆改宿命的力量,绝对的无价之宝。 “多谢妖祖大人!” 金袍男子叩首,而后深呼吸一口气,长身而起,探手就朝那虚空中的长生逆命丹抓去。 哧啦! 可也就在此时,一只修长大手掠出,抢先一步将那一颗长生逆命丹抓在掌中。 与此同时,林寻的身影凭空浮现而出。 之前,他踏入那古老祭坛之后,就诡异地出现在了这一个空间中,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那金袍男子、血池和漩涡的出现。 当即,林寻毫不犹豫就施展狻猊气,将周身气息遮掩,无声无息地藏匿了起来。 嗯? 金袍男子脸色大变,似难以置信,旋即猛地发出暴喝:“你是谁?竟敢抢本王的东西,找死!” 轰的一声,他周身气息骤然变得狂暴,浑身金灿灿的,散发出恐怖无比的滔天煞气。 “死!” 他猛地一拳打出,金光如潮,虚空都被打爆,扩散而开。 就见林寻袖袍一挥,漫天清色道光席卷而出,轻易就将这一道拳劲化解掉。 金袍男子眼眸一缩,意识到不对劲,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脸色阴沉道:“朋友,你突然来到本王的地盘,还偷走本王的东西,是不是太卑劣了?” “你便是金甲王吧?” 林寻问道,手中随意把玩着那一颗长生逆命丹。 “不错。” 金甲王点头,神色阴鸷,“你既知道本王,就该清楚得罪本王的下场会有多惨,劝你一声,速速将手中丹药交出,否则……” “跪下。” 不等说完,林寻已淡然开口打断,寥寥两字,轻描淡写。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息猛地扩散而出,那属于长生七劫境圆满地步的绝巅力量,让他一瞬间宛如化作一尊神祗,神威无量。 金甲王只觉呼吸一窒,如若有一尊神山压迫在身,任凭他如何拼命地抵抗,都根本扛不住那等恐怖力量的压迫。 躯体,开始一点点被压迫弯曲。 “啊——!” 他目眦欲裂,怒吼出声,额头青筋爆绽,全力以赴。 可最终,伴随一阵骨骼爆碎之音,他那双膝骨骼皆爆碎,躯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震得大地都一阵摇晃。 林寻负手于背,黑眸幽冷,俯视着地上的金甲王,道:“在我面前,似你这般孽畜,没有站着说话的资格,懂?”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