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色门户 - 天骄战纪

第十四章 血色门户

暗灰色笔锋饱蘸林寻之鲜血,宛如有灵,沿着那“怪异图案”的残缺之处开始勾勒起来。 嗤嗤! 一道玄妙的线条在笔锋之下流淌,若龙蛇奔腾,似水银泻地,鲜红透亮,充盈着难以言喻的神韵。 一部古老的泛黄书卷、一张烙印在最后一页的怪异图案、以及一支如从沉寂中苏醒过来的暗灰篆笔,共同构成一个神秘令人心悸的画面。 林寻眼睛睁大,死死看着这一幕,却无力去做什么。 他周身犹如被控制,握着篆笔的手掌完全不听使唤,恣意地在那“怪异图案”上勾勒。 林寻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怪异的事情,心中不免震撼。 他能够判断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似乎都和自己刚才咳出的一口血有关。 正因为那一口鲜血,让这一支暗灰篆笔从沉寂中苏醒,也让那一副“怪异图案”变得不再像表面那般简单。 此时此刻呈现在眼前的画面,就宛如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操控一切,它以古老书卷为本,以鲜血为墨,以篆笔为引,在不断完善那一张残缺、暗淡、繁密而凌乱的“怪异图案”。 那等不可思议的情景,让林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就在刚才,他还以为这一次自己极有可能死去,谁曾想到,仅仅因为他无意之间的一个举动,竟会触发这等神秘的变化? 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 不等林寻想明白,忽然感觉周身的血液像被一股大力牵引,齐齐涌向自己的右掌。 而此刻被握在掌中的那支暗灰色篆笔骤然释放出一股吞吸之力,透过掌间肌肤,不断汲取林寻体内鲜血。 汩汩~~ 林寻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鲜血像潺潺流水,不断涌入那一支暗灰色篆笔中。 “该死!” 林寻心中焦灼,血液的不断流逝,只会加快死亡的进度,若不制止,根本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因失血过多,暴毙当场! 林寻疯狂挣扎,可竟是根本无法动弹一丝,那支暗灰篆笔犹如不可撼动的山岳,不断汲取他的鲜血,然后挥舞笔锋,在那“怪异图案”上书写下一道道殷红的轨迹。 林寻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嘴唇紫青,整个人宛如失去生机,透着一股衰败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支笔要用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把这一副“怪异图案”修补完善? 林寻心中苦涩,他本以为鹿先生留下的这一书一笔,能够帮他逆天改命,涅槃重生,谁曾想到头来,这一切却居然欲要了他的命! 端坐在书桌前的林寻,此时犹如被操纵的木偶,右掌执篆笔,在那一部古老的书卷最后一页上不断勾勒,发出沙沙的声音。 气氛很安静。 可林寻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脸色越来越苍白,气息越来越衰弱,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他已阻止不了这一切,或许,只有等死了。 只是林寻从来没想到,自己刚抵达紫曜帝国,刚在绯云村落足,刚准备努力修行,死亡的阴影却已开始降临。 这就是命? 莫名其妙的,林寻想起了刚才所看见的那一幕幕惊世画面,脑海中仿佛再一次回荡起那雄峻身影的一声长叹——“时不与我!” 再然后,林寻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深夜沉沉,星辉从窗前倾泻,远处群山茫茫,寂寥冷清。 身躯单薄的少年,趴在书桌上,气息全无,而他的右掌,兀自被那一支暗灰色篆笔牵引着,不断在那古老书卷最后一页勾勒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暗灰色篆笔陡然一顿,宛如利剑般的笔身上,骤然飘洒出一缕缕刺目的金色火焰,将整个黑漆漆的房间都照亮。 然后,整支篆笔燃烧,消失在了那一部神秘书卷最后一页的怪异图案中。 嗡! 一道奇异的波动从书卷中涌起,响起一阵晦涩的声音,若天籁般袅袅飘荡。 然而仅仅一刹那,这部古老书卷就化为一抹光,涌入了失去意识的林寻体内,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在那茫茫三千大山上空,如墨的夜色中,璀璨的星辰永恒悬挂在天幕,沿着亘古不变的轨迹循环。 然而,就在那一卷神秘古书消失的同时,夜空中骤然泛起一圈难以言喻的无形涟漪,像波浪板在天幕中层层扩散。 一刹那,天穹亿万星辰仿似受惊般猛地一颤,旋即就一闪而逝,恢复如初,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就发现不了这样一幕。 …… 同样的夜晚,紫曜帝国。 帝都之郊,高九千九百尺的观星台之巅,夜风凛凛,呼啸如龙,这里是帝都最高的建筑,从这里俯瞰,可以将整个帝都风光尽收眼底。 此时,夜色已深,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独自立在观星台上,他白发苍苍,身躯佝偻,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走。 这位老人便是帝国“天祭祀”,一位在紫曜帝国中享有超然地位,智慧通天的老人。 据说这位“天祭祀”已经活了很久很久,在开国大帝刚登基的时候,老人便已经是这“观星台”唯一的主人。 和以往许许多多的日子一样,今晚老人像往常一样独自来到这观星台之巅。 只是今天他却没有像往常那般打坐和冥想,也没有去观星象,就那么静静立在栏杆前,望着远处那被覆盖在夜色下的繁华红尘,静默无语,显得有些反常。 “果然,今晚将有异象降临!” 许久,老人似感应到了什么,霍然抬头,涌动着沧桑气息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明亮的光泽,遥遥望向了极远处的夜空。 可仅仅片刻,老人眉头一皱,喃喃道:“怎么又不见了?不可能,天将降异象于世,必有征兆蕴生,或藏于风云变幻之中,或潜于周天星辰循环之内,或有域外灾厄袭来,或有祥瑞之光涌现山河……” “可为何,今晚之异象不见了?难道是老夫推演错了?” 凛冽风中,老人白发飘曳,若沟壑般纵横的苍老面庞上罕见的泛起一抹凝重。 他知道,今晚肯定发生了什么,只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却没办法具体观测出来。 如此反常的情况,这些年几乎都没有发生过。 老人再老,可依旧是一位天祭祀!是紫曜帝国中连皇室都得敬畏三分的存在! 一个异象,连天祭祀都难以窥伺到,这本身所代表的意义都足够震惊世人了。 沉思许久,老人忽然长叹一声,转身走下了观星台。 这天晚上,一道来自观星台“天祭祀”的符诏,被第一时间送进了宫中御书房,甚至连早已休息的当今大帝也被惊动。 符诏上写道:“天有异象降临帝国西南边陲三千大山之地,此异象神秘莫测,以老夫之力,竟无法窥伺其奥秘,恐有绝世重宝出现,望陛下谨慎对待。” 绝世重宝! 恐怕连“天祭祀”也没想到,因为他所用的这四个字,让帝国西南边陲一下子进入了帝都最高层的视野中,从而在以后的日子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 林寻是被一阵鸡叫声惊醒的,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的意识一阵恍惚。 没有死? 林寻抬起趴在书桌上的身躯,这才注意到,此时早已天亮,一抹曙光从窗口投射而来,洒下温煦的光。 的确没有死!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气流回荡周身的气息,终于敢确定,自己还好好的活着。 他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身躯,发现气血旺盛,气机通达,浑然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仿佛昨夜所遭遇的一切就是一场梦而已。 可林寻知道,这绝对不是梦! 昨天晚上他分明记得,自己的生机正在不断流逝,濒临死亡,连周身血液都不受控制,被那暗灰篆笔不断汲取……等等! 那支篆笔呢? 林寻忽然怔住,看了看书桌四周,发现不止是那支暗灰篆笔,连那部古老书卷都不知所踪。 林寻心中一震,连忙起身寻找,这可是鹿先生留下的最珍贵的宝物,焉能在自己手中丢失掉? 可直把房间差点翻找一遍,也没有找出这两件宝物来,林寻眉头紧皱,心中愈发焦急了。 难道有人趁着夜色偷走了它们? 林寻有些不敢确定,也就在此时,他不经意间忽然注意到,在自己那空荡荡的识海中,竟多出了一扇门户! 那的确是一扇门,通体鲜红透亮,仿似从血水中浸泡而出,门户表面篆刻着一副繁密复杂之极的神秘图案。 仔细看去,那图案弥漫出莽荒般的古老苍茫气息,仅仅只看图案,便让林寻隐隐约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是那一副烙印在书卷最后一页上的“怪异图案”! 猛地,林寻就想起来,那一扇门户上所篆刻的图案,赫然和自己所见过的那一副“怪异图案”有着几分相似。 只不过与之相比,这一扇门户上的“图案”已不再残缺,呈现出一种周而复始的圆满之感。 这一扇门户就静静悬浮在空荡荡的识海中,说不出的神秘。 林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心中不可抑制地冒出一个念头,难道那书卷和篆笔的消失,和这一扇突然冒出来的门户有关吗? —— ps:今天的支付宝口令是“天骄战纪乘风破浪”这八个字,没有双引号~ 另外,新的一周,要冲击新书榜了,大家有推荐票、月票、收藏、打赏的,务必请支持一下天骄战纪,金鱼先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