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以怨报德 - 天骄战纪

第1414章 以怨报德

“朋友,请留步,你有请柬吗?” 当林寻走向王家府邸大门时,就被门前的侍卫拦住。 今日的王家,贵客云集,城中诸多大人物纷至沓来,若无请帖,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谁都能进入。 并且以防有人闹事,负责守卫的,皆是王家的精锐扈从,修道有成,气度不凡。 “我不是来做客的。” 林寻淡然道。 旁边的小草默不作声,心中则万分紧张,她很清楚,眼前这傻子早已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杀人的手段简直是恐怖无边,不可思议之极。 他若强闯王家,仅凭这些守护,只怕根本就拦不住。 同时,她又巴不得林寻动手,将事情闹大,这样王家的高手就会被惊动,将这傻子给灭杀掉! 听到林寻的话,那些侍卫皆不禁皱眉,这时候,旁边一架华贵宝辇中走出一个锦衣貂裘的中年,被一群扈从众星拱月般拥簇着,一看就是身份不凡的大人物。 “年轻人,王家的大门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我用了十多年时间,如今才能堂堂正正走进这扇门,就你这种人也想进去,奋斗一辈子只怕没希望。” 说完,中年傲然负手,从林寻身边走过,缓步而上。 “是柳宏前辈,您快请。” 王府门前的侍卫恭敬道。 林寻皱眉,脑海中想起一件事,道:“原来你就是柳宏。” 在以前那些年里,他经常发呆,但不代表他不记事。 在他记忆中,父亲当年和通天剑宗发生争执时,这柳宏就有参与,此人是玉京城的副城主,大权在握。 说起来,这柳宏当年还是父亲的结拜兄弟。 但自从父亲重伤而逝,这柳宏便和林家划清界限,更落井下石,趁机夺取了原本属于林家的三处矿藏。 当时,气得母亲为此痛哭了不知多少次,骂柳宏狼心狗肺,见利忘义! 后来林寻才知道,这柳宏原本是一个出身贫寒,极其落魄的书生,后来得到父亲的赏识,才一步步在玉京城中站稳脚步,并在父亲的大力扶持下,成为了这玉京城的三位副城主之一。 只是,以前的林寻极少和外界接触,也从没见过柳宏,故而才会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此人。 “你认得我?” 大门前,柳宏转身,皱眉道。 “认识不认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来的很巧,省得我花费时间再去找你了。” 林寻淡然道。 柳宏脸色一沉:“年轻人,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前辈息怒,您是我王家贵客,这些小事交给我们处理吧。” 王府门前,那些护卫脸色都变得冰冷起来,显然是将林寻当做前来闹事的了。 柳宏冷哼一声,便转身而去。 换做其他地方,就凭林寻这般不敬的话语,他保证会给对方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什么东西,连王家大门都进不了的一个年轻人,说话却这般没礼貌,简直不知死活! 柳宏走了,林寻并未动手。 他忽然想到,既然柳宏来了,城中其他大人物想必都会来,既如此,等一等又何妨? 说不准,还能见到一些曾对林家不利的人。 “朋友,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就给我从眼前消失!” 一个护卫神色阴冷,盯着林寻,杀机毕露。 林寻转身离开,远远站在了街道对面,那里有一株大榕树,堆满了雪,站在其下,恰可以遮雪。 眼见林寻这般识趣地推开,那些护卫皆是一怔,旋即都露出不屑之色,摇头不已。 本以为是一个刺头,哪曾想,却是一个卵蛋! 小草则很疑惑,她之前无比紧张,以为就将发生异常血腥无比的大战,哪曾想,林寻居然就这么退了! “怎么,你现在居然学会害怕了?” 小草冷冷道。 榕树下,林寻神色淡然,波澜不惊,道:“在我眼中,这王家就如一张大网,等鱼儿都钻进来了,再收网也不迟。” 一句话,小草眼瞳骤然扩张,心中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这家伙是要将当年对林家不利的敌人一网打尽? 可是,他哪里来的底气? 在小草印象中,这个傻子少爷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不曾修炼过! 林家之主为其准备了多少的灵丹妙药和修行秘典,可他连看都没看过一眼,更遑论修行了。 小草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在想明白某个问题之后,就从一个凡夫俗子一跃变成一个无所不能的强者! 还有,一个在以往浑浑噩噩,不谙世事般的傻子,又如何能知道,这些年中,有哪个势力、哪个敌人曾对林寻不利过? 这一切,都显得很荒唐! 小草活到现在,也都没见过如此荒唐的事情。 她并不知道,当年伴随天地异象而生的那一刻,林寻就已觉醒了某种意识,拥有着远超想象的一个灵魂意志! 这二十多年来,他只是想不通一个问题而已,不代表他是真正的傻子,也不代表,他对发生在林家的一幕幕事情一无所知。 总之,别说是小草这种丫鬟角色,就是换做这世上那些修为高深的大人物,只怕都看不懂,看不透! 林寻自己,自然不可能解释这些。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原本,那些看守在王府大门前的侍卫还有些警惕,毕竟林寻不曾真正的离去,显得有些不对劲。 可当半个时辰后,林寻站在那依旧无所动作时,他们都已懒得再去关注了。 “差不多可以了。” 林寻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 小草此时已经冻得嘴唇发紫,俏脸煞白,躯体僵硬,毕竟,这冰雪天里,一直站在这一动不动,简直太折磨人了。 可当听到林寻的的话,小草躯体一震,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道:“你真要去送死?” 林寻瞥了她一眼,道:“这些年,你在王家过的很不好吧?” 小草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林寻道:“我们都已站在这里这么久,他们不认识我倒还可以理解,但却无人认出你这个服侍在王紫鸾身边的丫鬟,你觉得正常吗?好歹……你如今也算是王家的人了。” 小草怔怔,神色变幻不定,仿似被林寻戳破了心事,苦涩道:“我服侍的可不是王紫鸾,而是王紫鸾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哪有什么地位可言。” 林寻这一次是真愣住了,半响才说道:“没想到。” “还不都是因为你!” 小草怒气冲冲道,“林家破败,我无处可去,为谋求生存,只能投奔其他人,而当得知我曾服侍过你,那王紫鸾说,我以前服侍的是一个傻子,哪有资格再去服侍她,最多也只能服侍她养的一条狗!” 越说她越是委屈,眼泪都掉下来。 “你为何要去王家?” 林寻沉默片刻问道。 小草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想?你去问一问,这玉京城中,若无王家点头,谁敢收留我这样一个从林家走出的丫鬟?” 林寻道:“这么说,当年离开林家的那些扈从和下人,经历都和你差不多了?” 小草冷哼道:“那倒不是,怪就怪我曾服侍过你!知道吗,就因为你的关系,才让我这些年里天天只能去服侍一条狗!” 她犹如憋了一肚子愤怒和委屈,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 “怪不得昨日在街道上相见时,你那么着急和我撇清关系,也怪不得你今日会带着那些扈从去杀我……” 林寻轻叹了口气。 小草道:“现在你明白了?” 林寻黑眸幽邃,看着小草,道:“你觉得都是我的错?” 小草毫不犹豫道:“那还能是谁的错?我的错吗?” 林寻淡然道:“在林家时,我林家不曾亏待你,我林寻也不曾亏待你,你名义上虽是丫鬟,但享受到的待遇不知比丫鬟高到哪里去了,锦衣玉食,生活无忧。” “可你却从不曾感恩。” “林家破败了,你毫不犹豫离开林家,为谋求生路,投靠王家,却将自己在王家所遭遇的一切不公平都怪责在我林寻头上,你不觉得很可笑?” 说到这,林寻声音变淡:“知道我为何跟你说这么多?因为你曾服侍过我很多年,我拿你当自己人看待,但可惜……你让我很失望。” 说罢,他朝远处走去。 小草呆在那了,玉容变幻不定,浑身都在颤粟,半响才咬牙切齿说道:“若你早些年就变得这般聪明,我何至于如此?失望?该失望的是我才对!” 说着,她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寒冷的风灌入胸腔,让她也变得冷静不少,望着远处林寻的背影,眼神中一片冰冷,心中疯狂想到:“你就去寻死吧,等你死了,我便再和你没有任何瓜葛!” 潜意识里,她根本不相信,林寻能够活着从王家走出。 而此时,林寻已再次来到王家府邸门前。 那些侍卫看见是他,都不禁一怔,旋即神色阴沉下来。 “怎么又是你,还不死心?赶紧滚!不管你什么目的和心思,这王家大门根本不是你这种人能进的!” 一个侍卫暴喝,说着,一巴掌朝林寻抡去。 —— ps:照旧,2连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