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有意思 - 天骄战纪

第1420章 有意思

“舍弃大道,独修己身。” “下界之中,无人能杀得了他!” 这是当年赵泰来对抱星眠月居主人“独叟”的评价。 此时,想起这个老者,林寻猛地意识到,那个当年曾带着云庆白降临下界的准帝巴岐,曾说下界中有真正的帝境坐镇。 而这独叟,则无人能杀…… 会否,巴岐口中的帝境存在,就是独叟? 想到这,林寻神色都不禁变得异样起来,当年那老头,真有这么大能耐? “走,我们去看看。” 林寻也心动了,好奇不已。 当然,见独叟的目的,是为了前往弑血战场。 之所以如此,是林寻此次返回下界,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寻觅绝巅成圣之法。 当年当今大帝曾说过,下界之中,同样存在着足以让林寻成圣的大契机。 而今,当今大帝和帝后等一众帝国中的恐怖存在,都在十多年前就已离开,前往弑血战场。 这让林寻和赵景暄皆推测,所谓的成圣契机,或许就在弑血战场。 林寻可不会忘了,那弑血战场中,有着一个极其诡异和凶险的区域—— 桑林地! 那里有神秘的冰雪神树,擎天而立,一只金蝉趴伏其上,散发神圣气息,气息玄微晦涩,深不可测。 同样有冷酷暴戾的白蝉,一声啼鸣,就能震裂天宇,令十方皆惊。 有血色飞蛾,气息如圣,振翅大雾之中。 有通体青碧色,躯体足有千丈长的蛟龙,蛰伏大地之下,瞳孔如宙宇般深邃,浮现日升月沉,岁月更迭等恐怖异象。 有通灵的残破战矛遁空,犹如战神附体,有妖异的金色花朵散发出一道道金色剑芒,将天地都撕裂…… 林寻更不会忘记,当年他离开桑林地时,那里曾发生惊天变化,有一朵朵青色云霞凝结为花,从天穹坠落。 一座神秘的古老道宫随之浮现在世间,仅仅是台阶便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宛如登天之梯! 道宫散发出的气息,遮天盖地,神圣煌煌,将那桑林地深处的神秘区域,都渲染上一层神圣恢弘的光泽。 一切,都显得那般神秘! 林寻在返回下界前,就大致揣测过,若说下界藏着绝巅成圣的契机,必然会在两个区域。 一个是位于湮魂海深处的“归墟”,那是上古四大道墟之一,最为神秘和可怖。 一个便是弑血战场中的桑林地,同样存在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幕神圣迹象。 而得知当今大帝、帝后、青鹿学院院长等一众帝国大人物,十多年前都已前往弑血战场。 这让林寻顿时意识到,他们极可能去的就是“桑林地”! …… 紫禁城,西北角,一处偏僻清幽的区域。 一座简朴的庭院坐落其中,院落大门上,挂着一幅匾额—— 抱星眠月居。 字迹歪歪斜斜,简直如稚童小孩的信手涂鸦之作,令人不忍睹视。 来到此地,赵景暄不禁狐疑:“真的是这里?” 林寻这是第二次来此,神色间带着一丝追忆,道:“的确是这里,当年我也没想到,如此仙气十足的一个名字,怎会是一家餐馆……” 想起当年,那时候的他还只有洞天境修为。 而今,阔别多年之后,他已是长生七劫境的绝巅王者,如今的名声,不止传遍了帝国,更成为巫蛮九脉心中最可怕的一个敌人。 让林寻和赵景暄皆意外的是,他们进入抱星眠月居时,却发现早有了客人。 一张木桌上,盛放着四碟小菜,一壶酒,两只酒杯。 木桌旁,坐着一个头发稀疏,骨瘦嶙峋的小老头,正是脾气暴躁的独叟。 多年不见,他依旧是那副乖戾、桀骜的模样,不曾有过一丝变化。 在独叟对面,同样坐着一位老人,穿着灰袍,须发灰白,脸上皱纹如沟壑纵横,显得无比苍老。 他坐姿端正,身上沉淀着岁月的气息,给人扑面而来的沧桑之感,唯独眼眸却清亮干净,宛如婴孩,明净得似可以映照出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但无论是独叟,还是老人,气息皆很寻常,一般人见到了,也根本不会多看一眼。 可林寻如今的修为早已不是当年可比,一眼就看出,独叟气息虽寻常,但在他神识中,却根本无法捕捉到其气息、其身影! 换而言之,若闭上眼睛,仅凭神魂力量,是根本无法察觉到独叟的存在的,他的气息,就如完全不存般,极其之神异。 而那位老人的气息,就像平静的水面,看似平淡无奇,却给人一种大虚若无的广袤无垠之感! 这老人,林寻也认识,赫然正是观星台的老祭司! 当年离开下界,前往古荒域之前,林寻曾进入观星台,和老祭司交谈过一次。 聊的同样是鹿先生鹿伯崖。 当时,老祭司曾说,在矿山牢狱中遭劫的鹿先生,极可能和逆天改命之道有关。 如今林寻想来,却不禁心惊,他已了解当年毁掉矿山牢狱的真相,的确和“逆天改命之道”有关。 因为通天秘境,本就拥有逆天改命的力量! 而老祭司能够做出如此推断,这让林寻焉能不吃惊? 这些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却给林寻带来了一种心境上的波动。 他没想到,当年的一些蛛丝马迹、只言片语而已,竟会蕴藏着这么多自己不曾注意到的秘辛! 之前,林寻还以为这位观星台上的老祭司,也已跟随当今大帝他们一起前往了弑血战场。 却没想到,在进入抱星眠月居时,会见到这位老祭司会和独叟坐在一起。 “见过两位前辈。” 林寻和赵景暄一起行礼。 “又来两个蹭饭的。” 独叟翻了个白眼,“也还好,够资格入座。” 老祭司则微微一笑,清亮明净的眸打量林寻二人片刻,这才说道:“不止够资格,回来的时机还刚刚好。” 说着,他已长身而起,道:“我在观星台等你们。” 林寻和赵景暄都是一怔,皆意识到,无论是独叟,还是老祭司,仿佛早已知道他们会前来。 “坐吧,我去为你们做一些吃的。” 老祭司离开了,独叟也起身,走进厨房还是忙活起来。 赵景暄欲言又止,被林寻拦住,笑道:“这老头就是这种性格。” 两人落座,没多久,独叟就重新准备了一些菜肴,皆很寻常,荤素搭配得倒是很不错。 除此,又为两人准备了一壶酒。 林寻很不见外地拎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这些年里他虽尝过不少美味,可再次品尝到独叟所烹饪的菜肴,依旧给林寻一种无比的享受。 舌尖像松绑了一切味蕾,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滋味在全身上下炸开。 看着林寻那享受的模样,赵景暄将信将疑,也拎起筷子品尝了一道青菜。 仅仅一口,她眼睛就睁大,似难以置信。 而后,她也毫不客气,开始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 以他们如今的境界,早可以辟谷不食,可没办法,独叟所烹饪的菜肴着实太好吃了。 在这个过程中,独叟坐在一侧,眯着眼睛,一会看一看林寻,一会看一看赵景暄,也不做声。 直至就饱饭足,林寻不禁感慨:“黑魇天狗的肉都足够鲜美了,却都不及这些菜肴的十分之一。” 赵景暄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独叟嗤笑道:“狗肉而已,上不得台面,等你们什么时候尝过龙肝、凤髓、鲲鹏翅……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美味。” “前辈吃过?”林寻问,龙肝、凤髓、鲲鹏翅,光听听名字都令人心颤。 独叟冷哼:“废话,老夫吃过的美食之多,你小子根本就想象不出来。废话少说,你们饭也吃过了,说说你们来此的目的吧。” “前辈是为了前往弑血战场,不知您能否指点我们一二?” 赵景暄道。 “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独叟随手一抛,一个玉简就落入赵景暄手中。 赵景暄略一打量,顿时沉浸其中,不再作声。 “你呢?” 独叟斜睨了林寻一眼。 林寻也不客气,问道:“我听说,这下界中有绝巅成圣的机会,前辈觉得,这个机会是否就在弑血战场?” 独叟唇角泛起讥笑:“你才长生七劫境修为而已,就开始惦念成圣的事情了,是否有些好高骛远?” 林寻不以为然道:“若是愿意,我随意可以踏入长生八劫境,至于长生九劫境……注定也难不到我。” 独叟冷笑:“那若是禁断道劫降临呢?” 林寻心中猛地一震,脸色微变,意识到独叟只怕早已看出了自己身上的一些玄机,已清楚自己在兼修“绝巅三途”。 这显得极其不可思议,独叟若是寻常人,哪可能随口就说出自己将面临的劫难? 难道,对方真是一位帝境存在? 片刻后,林寻恢复平静,淡然道:“大世来临,前所未有,一切都有可能,若忌惮禁断道劫,我不会选择这条路。” 这个问题,早在绝巅之域时他就认真思忖过许久,也为此在默默准备着。 见林寻这般淡定,独叟反倒有些意外似的,浑浊的眸盯着林寻,啧啧道:“有意思。” —— ps:照旧,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419章 去见独叟

下一篇   第1421章 大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