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力破大劫 - 天骄战纪

第1423章 力破大劫

这是最后一道劫雷。 却无声无息,犹如审判之矛,降临世间。 此刻,众生皆颤,满城皆寂。 即便如独叟和老祭司,都不禁眯起眼睛,神色凝重。 而在这等死寂的气氛中,凭虚而立的林寻,猛地掠起,势如冲霄之神虹,探手抓向那一道劫雷战矛! 无数的目光,在这一刹出现凝滞,心神空白,都没想到,林寻会之胆大! 独叟和老祭司都一阵眼晕,有些猝不及防。 那可是最恐怖的一记劫雷,即便是他们,都察觉到那等力量极其之不寻常。 可林寻,却直接动手了! 仔细想一想,这也是林寻渡劫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动手,之前的他,一直在饮酒,视劫雷如无物。 可谁能想到,他甫一动手,就是如此石破天惊的一幕? 轰! 一声爆鸣,打破天地沉寂,狠狠敲打在每个人心头。 就见林寻已牢牢攥住那一道劫雷,两者之间,爆发出恐怖无匹的璀璨光霞,令那片虚空都轰然塌陷。 远远望去,犹如一尊神祗,在降服一头来自天外的恶龙,显得神勇无匹,霸道盖世。 轰! 劫雷如战矛,剧烈挣扎,代表着天威的晦涩雷芒流转,产生出山崩海啸般的恐怖毁灭气息。 可让所有人都震骇的是,林寻猛地发出一声长啸,双手攥住那一道劫雷,而后猛地发力。 咔嚓! 惊天动地般的巨响中,战矛被硬生生折断,一分为二! “这……” 那些王境老怪物,皆呆滞在那,内心被无尽的震撼取代。 紫禁城众生,则只看到,一道犹如神人般的身影,在那天穹之上,折断了一道光! 独叟猛地一拍大腿:“太他娘有意思了!” 老祭司则笑了,皱纹密布的苍老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欣慰,以及一种说不出的感慨。 轰隆隆~~ 劫雷被折断,骤然化作可怖的雷电光雨,在林寻掌中轰然爆开,将那一片天地都照亮。 而林寻,就如屹立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块碣石,任凭冲刷,纹丝不动。 这一幕画面,就犹如一个烙印,成为了紫禁城所有人心中一个无法抹去的痕迹。 哪怕很多年之后,人们都还记得,当年曾有一个人,于天穹之下,独断劫雷,力破天劫! 那一刹,其身影如一道光,照亮了万古青霄。 …… 这一天,林寻渡长生第八劫,破宿命难,引发紫禁城震撼,众生为之颤粟。 当劫云消散,黑暗褪去,天光重现世间,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做梦般的恍惚感。 “林家有此子在,无人可撼!” 许多世家门阀势力暗叹。 “林公子真神人也!” 城中沸腾了,都在兴奋的议论。 洗心峰上,也是一片欢腾,每一个林家族人皆带着自豪、敬畏、尊崇、狂热的神色。 即便是那些绯云村村民,那些扈从奴仆,都激动得手舞足蹈,欢喜连连。 如今之林寻,已根本无需任何赞美,只要他在,就是一个足以令世人惊叹的传奇! 而这个传奇,属于他们林家! …… 呼~ 渡劫之后,林寻静心打坐,只觉通体内外,一片通达,心神剔透,神魂清明。 大有随心随欲不逾矩之感。 渡过宿命难,就如打破了长生路上的一道无形枷锁,挣脱了一种冥冥中存在的束缚,自由自在,逍遥无羁。 除此,周身精气神、以及修为力量都随之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之以往强大了不知多少。 但收获最大的,则是一种自信无敌的意志! 林寻很清楚自己所走的道途,与世不同,与众不同,也与其他同辈的绝巅之路不同。 这条路,可以称作前所未有。 正因如此,才会显得无比艰难和凶险。 但同样的,每当修为晋升一步,所获得的力量也是无比惊人,非其他人可比! “第九劫,名长生,是长生道途上最后一个难关,但只要不发生什么差池,已无法阻挡于我。” 一边体悟着周身力量的变化,林寻一边思忖。 “当务之急,最应该考虑的是禁断道劫……” 独叟曾说过,他身上有一个缺陷,若无法补全,极可能无法渡过那禁断道劫。 这个缺陷就是炼体道途的修行。 “自此以后,当以炼体为主,在禁断道劫来临前,将九清圣体诀和神象武帝的传承彻底融合……”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坚定。 禁断道劫,是成圣前最恐怖最凶险的一劫,犹如天堑,在太古时代之后,就再无人能够逾越。 而今,恰逢大世,才给了林寻一个渡过此劫的机会和可能。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牢牢把握住。 …… “我此去之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归来,这其中有一些圣宝、王药、神珍一类的宝物,就都留在林家,由忠伯您来保管。” 七天后,林寻将林忠找来,进行嘱托。 今日,他便即将前往抱星眠月居,借助独叟的力量进入弑血战场,临走前,一些事情他必须进行交代和嘱托。 说着,林寻将一个储物手镯拿出,递给林忠。 这储物手镯中,乃是林寻搜集到的最为宝贵的一些宝物,如各式各样有利于修行的王药、神材,以及一些圣宝,如从古佛子手中获得的那一盏漆黑钵盂,如从白龙庭手中夺得的一杆大戟…… 拢共有七八件,搁在外界,每一件都是足以令圣人都垂涎的宝物,可对林寻而言,这些宝物价值虽大,却并非必须之物。 与其在自己手中蒙尘,还不如留在林家。 “少爷,您可一定要保重啊!” 林忠虽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当这一天来临时,心中依旧充满了不舍和担忧。 “忠伯,你也要保重,在这洗心峰上,我最牵挂的就是忠伯,以后你将手中的琐屑事情交给其他人做就是了,其他时间都用在修行上,相信以您的资质,以后注定可以踏上长生道途。” 林寻神色认真。 当年,他第一次进入紫禁城时,林忠就一直默默跟随在身边,对林寻而言,林忠就是他最信赖最亲近的长辈,无可取代。 他已经将自己获得的一些修行典籍和修炼心得留给林忠,并且为林忠准备了修行所需的灵药和宝物。 这么做,也是希望林忠可以变得更强大,活得更长久一些。 “好,好,好。” 林忠情绪很激动,道,“我一定要活着等到少爷回来。” 林寻哑然,笑道:“说不准过些时间我就回来了,谁知道呢。我听人说过一句话,只要以后能相见的离别,就不叫离别,忠伯你可不要太难过了。” 林忠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明白。” 接下来,林寻又见了小珂、灵鹫、朱老三、林怀远、林雪峰、赤鹰王等等洗心峰重要人物。 得知林寻又要启程,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舍,但更多的则是祝福和叮咛。 这让林寻心中也暖暖的。 被人牵挂,会让人不至于显得那般孤独,无论亲情也好,友情也罢,总比孤家寡人一个要强。 “啾啾——!” 当林寻正准备离去时,猛地,一阵急促的啾啾声从远处响起。 而后,一道火影破空掠来,仔细看,那赫然是一个圆润如球,浑身火红的小家伙。 啾啾! 林寻一呆,这小家伙竟苏醒了? 在很多年前时候,啾啾就陷入一种奇异的沉睡中,一直不曾醒来。 直至返回下界,林寻还曾去探望这小家伙,可惜,那时候啾啾还在沉睡中。 按照小银的查探,大致认出,啾啾是一种很罕见的“火灵”,诞生在天地自然中孕育的神火之中。 这种生灵在上古时候并不罕见,它们有着不同的天赋,不同的修行方式。 就好比啾啾,它的修行方式就是睡觉,并且因为是火灵体,它的寿元也极其之漫长,几乎没有生老病死之困。 但同样的,它晋级蜕变的速度,也极其之缓慢。 嗖的一下,啾啾柔软浑圆的身体就撞入林寻怀中,而后睁着一对圆溜溜的漆黑眼睛,显得很激动,啾啾啾啾地叫个不停。 林寻伸手戳了戳啾啾的肚皮,还是像以前那般柔软有弹性,像个软皮球似的,心中也不禁欢喜。 在弑血营时,啾啾就伴随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家伙还是像以前那般憨态可掬,惹人喜爱。 可惜,林寻今日就要前往弑血战场,注定是不能将啾啾带在身边的。 直至离开时,啾啾眼泪汪汪,一颗颗泪水流淌,还啾啾叫个不停,那不舍的模样,让林寻都一阵不忍。 可最终,他也只能温声安抚,让小家伙安心在洗心峰上修行,等他回来。 当天下午,薄暮十分,林寻独自一人来到了抱星眠月居。 “准备妥当了?” 独叟早已等候在那, 林寻点了点头。 独叟道:“将此物带在身上,也算老夫的一点心意,若遇到无法对抗的敌人,可以拿这玩意吓唬吓唬对方,说不准就能保住一条小命。” 说着,他将一个灰扑扑的骨牌拿出,随手丢给了林寻。 (本章完)8)

下一篇   第1424章 神性元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