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大契机来了 - 天骄战纪

第1451章 大契机来了

我欲破境,劫数何在? 一句话,八个字,轻飘飘得响起。 但当扩散出去时,却如惊雷扫云海,震荡十方间。 一时间,这天地之中,尽是这滚滚犹如炸雷般的回音,令虚空都泛起剧烈涟漪。 山脚,赵星野霍然抬头,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 就见天穹上,一抹如墨汁般的劫云,凝聚而生,不断蓄积,渐渐将观道山之巅的天穹都遮蔽。 黑暗若永夜。 沉闷、压抑、恐怖的毁灭气息,随之蔓延而开。 千里之地,风云色变。 山巅崖畔,林寻负手而立,黑眸深邃,不悲不喜。 一个月,聆听大道玄音,浑然忘我,而今一朝醒来,令林寻修为如压抑许久的湖水,骤然攀升。 炼体修为,顺势跨入炼体长生八劫境。 炼气修为,更抵达圆满极尽地步,有不吐不快,不破不成之感。 而后,晋级契机于此刻来临。 劫云深处,有状若蟒龙的劫雷翻滚,夭矫炫亮,散发出的毁灭气息沉闷得令人直欲窒息。 而林寻心中,古井不波,这一个越来所领悟的大道奥秘,如同清澈的泉水,在周身上下流淌。 那一幅幅的大道刻痕,就如一位帝境所阐述出的大道感悟,因求道者的修为不同,所领悟到的奥秘也不同。 如林寻,所感悟到的,就属于长生道途的玄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一位帝境对长生道途的感悟,则令林寻举一反三,审视自身,查缺补漏,在这一个月的悟道中,令自身道途实现一场全新的蜕变! 没有让林寻等待太久,长生道途第九劫“长生劫”降临。 密匝匝犹如雷暴编织而成的大网,从天穹劫云深处落下,一道道炫亮的雷霆就如一条条龙蟒,有绝世毁灭之气。 林寻踏步虚空,步步而上,衣衫猎猎,而后盘膝而坐,岿然如磐石,再没有一丝动作。 唯有黑发在飘扬,衣袂在飘舞。 下一刻,滚滚劫雷劈打而下,将林寻整个人覆盖其中。 每一记劫雷,皆有抹杀长生道途任何一位王者的威能,恐怖得无法想象。 密匝匝一起降临,作用在一个人身上时,那等场景绝对堪称是惊世骇俗,恐怖无边。 但自始至终,林寻不曾有所动作。 他盘坐在那,以自身之力抵抗、化解,如老僧入定,八风来袭,我自岿然不动。 璀璨的电弧、晶莹的雷芒,在他肌体之间迸溅、汹涌,产生震耳欲聋的碰撞声。 没多久,他躯体都一寸寸龟裂,淌出鲜红的血,宛如化作一个血人,可他神色依旧波澜不惊。 那种平静、从容、自若的姿态,根本不像是在渡劫,而像是在借劫雷之力,锤炼己身! 赵星野已经在雷劫降临之前,便已退到了极远处,她静默看着这一场大劫,心神则无法平静。 她也曾渡过长生九劫,但威力却远远不如眼前这一场劫难那般恐怖。 她也曾见过别人渡长生九劫,同样都远不如林寻所引发之劫。 “这就是属于绝巅人物的劫数……” 赵星野心中惊叹。 而林寻渡劫的方式,则让赵星野动容,甚至是难以想象。 世人渡劫,无不如临大敌,如面对生死之考验,谨慎凝重无比,恨不得将一切手段都施展出来。 可林寻…… 什么都没做! 他就那般盘坐在虚空,如佛陀高坐莲台,如道祖居于蒲团之上,云淡风轻。 诸般劫数来临,任凭劈打,任凭肌体破损,肉身重创,却似浑然不觉。 赵星野修行至今,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撼。 如目睹一场奇迹正在发生! …… 与此同时,桑林地深处,正有一场惊变发生。 铛! 一座足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台阶,恢弘而神秘的宫殿中,响彻一道钟声。 这一刻,分布在桑林地各处的恐怖生灵,无不停下手中动作,目光不约而同,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这一场大契机,终于来临了!” 一片沼泽中,掠出一株瑰丽无比的火红妖花,每一片花瓣皆烙满了道痕,花蕊中光霞流转,飘洒出一缕缕神圣般的光雨,化作亿万道濛濛剑气锵锵而鸣。 嗖! 火红妖花轻轻一闪,破空消失。 “沉寂无垠岁月,只为今朝,谁拦我,谁便是我的大道之敌!” 一片荒芜枯竭的平原,骤然裂开一道巨大足有数千丈的沟壑,一头通体犹如碧绿玉石打磨而成的巨大蛟龙,腾空而起。 那一瞬,仅仅只是它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让这一片平原轰然化作齑粉,万物崩灭。 锵! 另一处漆黑的峡谷中,一柄残破陈旧的青铜战戟,在虚空中一闪,消失不见。 “万劫大帝,你留下的这个机会,我定会帮你把握!” 滚滚血色雾霭中,飞出一只血色飞蛾,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极其渺小,可它那一对翅膀,却如大道神金铸成,染满血色泪痕。 轰! 它翅膀一拍,天地间,风雷激荡,而它的身影则已消失不见。 “我们也该出发了。” 一座孤峰上,一个紫袍男子深吸一口气,眸子中迸射出骇人的神芒,将虚空都撕裂开。 帝国至高掌权者,赵元极! 在其身边,是一袭素衣的帝后,宛如富贾商人打扮的赵泰来,以及身影削瘦,须发皆白的青鹿学院院长。 “十多年了,这一场大契机终于来临,这一次,皇兄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赵泰来感慨道。 十多年前,他们一行进入桑林地,寻觅契机,探寻造化,一路走来,遇到过不知多少的绝世凶险。 也曾和不少对手厮杀。 能够在桑林地中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万劫大帝陨落,以混沌本源地为坟冢,留一场大契机于世,这般手段,这般风采,纵死也令人仰望。” 青鹿学院感慨。 “元极,不等鹿伯崖所看护的那小家伙了?” 一侧,帝后轻声问道,她一袭素衣,黑发盘髻,雍容而素雅。 赵元极一怔,旋即意识到帝后说的是谁,不禁笑道:“只要他返回下界,独叟肯定会送他前来,在以前,我欠鹿伯崖不少人情,那孩子若真来了,我会给他争取一个机会。” “嘿,也不知那小子如今拥有多高的修为,若是修为不够,纵是有一场难得无比的契机,他也够不着。” 赵泰来笑眯眯道。 “踏足绝巅王境应该是可以的。” 青鹿学院院长想了想,认真说道,“被鹿伯崖教授出来的孩子,肯定不会差劲。” “其实,我真正有些担心的是巫蛮那边的‘巫九重’和万族联盟那边的‘句天行’,巫九重是巫蛮一族最深不可测的一位老怪物,句天行则是那位‘青帝’的胞弟,两者身边,皆有厉害人物跟随,不得不防。” 帝后轻声道。 赵元极点了点头,淡然道:“除了这俩老东西,其实,最应该忌惮的,反倒是无垠岁月来,一直蛰伏在这混沌本源地中的那些生灵。” 顿了顿,他说道:“还记得那只白蝉吗,它的来历可不简单,我们联手,才勉强能和它打一个平手,若它也参与进来,可要比巫九重、句天行更麻烦。” 帝后、赵元极和青鹿学院院长皆眼眸一眯,想起了那只白蝉。 数年前,他们曾在寻觅一处机缘时,偶然间和那只白蝉相遇,后者性情极其冰冷暴戾,一言不合便动手。 若不是他们一起联手,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清楚,除了那只白蝉,这混沌本源地,还有不少恐怖生灵,无不在一直等待这一场大契机! 也就是说,仅仅是这一场大契机,就有四方势力在争夺,一方是帝国阵营,一方是巫蛮阵营,一方是万族联盟。 最后一方,则是蛰伏于此的那些恐怖生灵。 庆幸的是,这十多年来,赵元极他们已探寻清楚,蛰伏此地的那些恐怖生灵,并不是一伙的。 相反,这些恐怖生灵之间,也是存在着竞争和敌对的关系。 若这些恐怖生灵是一伙的,赵元极他们只怕早已放弃了,毕竟,这些恐怖生灵着实太过强大了! “走吧,那小子若来,肯定也会前往‘万劫帝宫’,我们在那里接应他。” 半响,赵元极做出决断。 当即,一行人破虚空而去。 “终于来了……” 一株瑰丽、圣洁、晶莹的冰雪神树上,一只金蝉安安静静趴在一片肥大的冰雪树叶上,声音清澈、悦耳、温和,带着一丝欣慰,“天地剧变,大世来临,机会也随之出现,阿白,你高兴吗?” “哼!” 冰雪神树之巅,一只白蝉发出冷哼,“少废话,我们已困守于此无垠岁月,如今机会来了,是不是也该行动了?” 金蝉声音依旧温和、平静,仿佛从不会生气一样,道:“不着急,我们又不是贪图那个契机,只是……要离开而已。” “抢了契机再离开也无妨。” 白蝉声音中散发出一股森然寒意,冷酷十足。 啪! 话音刚落,白蝉躯体一趔趄,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而后,金蝉那温和的声音响起: “阿白,别闹。”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