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非生死,不离别 - 天骄战纪

第1452章 非生死,不离别

白蝉沉默了半响,猛地发出一道歇斯底里般的咆哮:“多少次了,无垠岁月以来,你能不能改掉这个毛病?叫我白帝,不是像阿猫阿狗一样的阿白!” 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愤怒,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金蝉温和道:“可你并未成帝,现在这一场大契机,也不属于你,在成帝之前,再容我多叫你一声阿白吧。” 莫名地,有一丝伤感怅然的气息,在声音中蔓延。 可白蝉并不领情,声音冰冷而暴戾:“这一场大契机若让给别人,那才叫暴殄天物,更何况,就凭那些废物,也想惦念这等契机?简直不知死活!” 说到这,白蝉的语气变得缓和,道:“只要你这次帮我,以后,我允许你继续那般叫是只允许你一个。” 金蝉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我说了,这一场大契机不属于你,等离开这里,我会帮你找到一条属于你的帝境之路。” 白蝉蓦地暴躁起来,愤然道:“我在此被困这么久,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就只等一个离开的机会?我不!” 声音激荡天地,令方圆千里之地,皆笼罩上一股恐怖无边的肃杀之气中。 仿佛,这片天地都要塌陷沉沦! 而这,仅仅只是因为白蝉那愤怒的声音所引起。 金蝉沉默片刻,说:“阿白,别闹了好不好,以前的你,从来都不会这般暴躁不听话的。” 出奇的,白蝉沉默了,仿佛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若你出手,这一场大契机,无人能与我争夺,可你却三番两次拒绝我,你说我以前不会这般暴躁,可你以前……也不会这样对我的。” 白蝉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失落。 唰! 冰雪神树上,金蝉展翅飞起,周身金光涌动,倏尔之间,化作了一个相貌清奇,神色温和的青年。 他穿着一袭麻衣,赤足,头发上插着一支木簪,浑身上下,给人纤尘不染之感。 他看起来极其年轻,眼眸也如婴孩般明净清澈,可却给人一种大智慧、大自在的神韵。 就如天上的流云,井中的明月,静谧而平和,却能遮蔽天光,能倒映万物。 “你……” 白蝉惊住,呆在那。 无垠岁月以来,金蝉从不曾显化身影,一直蛰伏在树叶上,参一场仿似永远没有尽头的禅。 可现在,金蝉却显现其真身法相了! “若不让你看一看,你定然不甘心,既如此,我便带你去瞧瞧。” 麻衣赤足的青年微笑,那温和的笑容,将这千里之地的肃杀之气都驱散,万事万物都似受到感化。 地上滋生出一株株草木,在风中欢快地摇曳着。 “你终于答应了,你终于答应了……” 白蝉似乎很激动,大叫出声,而后身影倏然一闪,化作了一个身影娇小的少女。 少女一袭白色衣裙,肌肤如世上最明净莹润的白玉般柔润,一头长发束缚脑后,露出一张俏丽、美丽的脸庞,眉如弯月,眸似点漆,灵秀之气十足。 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之前那气息冰冷、暴戾、恐怖之极的白蝉,竟会化作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白衣少女,并且样貌还如此美丽灵秀。 少女来到青年身边,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这可是你说的,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 声音,都变得清脆、悦耳,像一串摇曳的风铃。 “阿白,这才像你。” 青年感慨了一句,而后看了看天色,道,“钟声,便是众生,无垠岁月以来,这钟声终于响了,却无众生聆听,何其寂寥。” 自称白帝,却被叫做阿白的少女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 她知道,在这青年心中,一直有一个宏愿,愿世上众生,有朝一日皆可成圣! 可她也知道,这个宏愿简直荒谬到了极致,欲要实现,注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感觉很无聊。 青年看了她一眼,不禁摇了摇头,道:“当年,曾有一个少年误入此地,我和他曾聊了聊天,你还记得吗?” 少女一怔,皱眉道:“一个下五境的小人儿,我懒得记。” 青年笑道:“和他聊天很愉快,现在想一想,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谁?”少女好奇道。 青年道:“那人来自方寸山,说起来,那少年应该算是他的师弟。” 少女似乎很不愿动脑子,随口道:“方寸山有数十号弟子,各有各的不同,我哪知道你说的是谁?” 青年笑道:“你知道的,只是你不愿提起他。” 少女如墨般的一对眉毛皱起,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戾气:“是他?那个斗战成狂的混账?” 青年摇头:“不说他,方寸山上,有弟子五十四,加上那少年,恰好五十五个,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你不觉得很有趣?” 少女一怔。 青年已大步而去,唇中轻吟:“众生不苦,地狱则空,众生成圣,诸天可定,此道从未有,吾辈独求之……” 声音渺渺,渐不可闻。 少女撇了撇嘴,嘀咕道:“金蝉啊金蝉,你可真烦人。” 说着,她也连忙跟了上去。 那一株擎天般屹立的神圣冰雪神树,倏然化作一片冰雪叶子,落在了青年的肩膀上。 …… 轰! 观道山之巅,劫雷轰鸣,已到了最后时刻。 林寻岿然不动,但躯体已破损不堪,唯有一股精气神坚定如一,从容平静。 没多久,云收雷止,劫数散尽,天地恢复之前的清朗。 虚空之上,林寻残破的躯体被璀璨的雷芒沐浴,周身伤势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远处,赵星野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眉梢间的震撼这才一点点敛去,被一抹感慨取代。 若非亲眼所见,她是断不敢相信,有人竟能够以如此平静、从容的方式,渡过一场堪称绝世的大劫。 “前辈,可以走了。” 没多久,林寻的声音响起。 赵星野抬头看去,就见林寻躯体已恢复如初,毫无损伤,且整个人的气息比以往更内敛、更平淡了。 但若仔细品味,就能发现,在这种平淡之下,隐藏着的力量是何等之恐怖。 这,就是绝巅道途上的长生九劫境! 非但如此,赵星野察觉到,林寻的体魄力量都明显产生了一种极为惊人的变化。 “你之前……是借劫雷淬体?”赵星野忍不住问。 林寻坦然点头。 在石壁前的一个月悟道,令他获益匪浅,对于渡劫也是再无一丝羁绊和担忧。 所以,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地借雷劫之力,来锤炼体魄。 换做以前,他是断不敢这般做的。 如今,他已是将炼气、炼魂修为皆臻至长生九劫境,炼体修为历经了雷劫洗礼,也已稳步提升,用不了多久,便能顺势迈入长生九劫境内。 值得一提的是,炼魂修为和炼气修为一向是相辅相成,甚至,林寻的神魂力量,要远比炼气力量更为雄厚和强横。 一切,皆和他从年少时候便修炼【小冥神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并且在绝巅之域修炼【大冥神术】,令得林寻元神一分为三,分别坐镇过去、今世、未来之力,从而让炼魂修为直至如今,都处于一种空前强大的地步。 可在长生道途上,炼魂力量能够取得的成就,也仅仅如此了。 想要进一步提升,唯有成圣! “要不要先回营地看一看?” 赵星野问。 林寻一怔,道:“这是自然。” …… 当天,林寻返回云苍山帝国营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迎接。 一场盛大的酒席摆开,由赵星野做主,亲自款待林寻。 一众强者列席而坐,看着坐在赵星野身边的林寻,都不禁想起两年前林寻刚抵达营地的时候。 当时,也是赵星野亲自设宴,招待林寻,只是,当时的气氛并不热烈,参与的强者也并不多。 也是在那次宴席后不久,林寻受到了诸般特殊照顾,引起了许多人的眼红和嫉妒。 到了后来,更是将其视作“蛀虫”。 而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林寻一个人,于论战中怒斩九个强者,平定乾坤。 更因为这一场大盛,令帝国阵营一扫颓靡,扭转局势,将巫蛮阵营、万族联盟势力摧垮! 此时想起这一切,众人也不禁有恍如做梦般的感觉。 自然地,也再无人提起“蛀虫”二字。 宴席很热闹,每个人都在向林寻敬酒,林寻来者不拒,即便是秦飞宇来敬酒,他也并未冷落和拒绝。 这让许多人都不禁感慨。 林寻,和他们这些人真的不一样,所走的道途也注定是不同的。 或许也正因如此,一些小矛盾和小恩怨,才不会让他记恨在心吧? 当晚,酒席结束后,林寻又和石禹、宁蒙、叶小七、宫冥、李独行等人相聚,聊了很多,也喝了不少酒。 李独行也喝醉了,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又变成了话唠,扯着每个人都能絮絮叨叨的说一大堆有用没用的废话。 这一夜,林寻一直在饮酒,在笑,在聆听,在牢记。 他知道,以后这样的相遇、相聚、相谈……只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翌日一早,林寻不辞而别,和赵星野一起,悄然离去。 非生死之别,不叫离别,自然不必一一相告,一一相送。 appapp

下一篇   第1453章 白骨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