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不平之气 - 天骄战纪

第1460章 不平之气

林寻冷眼看着这一切。 因为赵元极身上气息和这古老宫殿产生了一种独特共鸣的关系,以至于令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无论是巫蛮阵营,还是万族联盟、以及栖居于桑林地中的那些恐怖生灵,皆无法容忍赵元极活着进入那古老宫殿。 于是,爆发了刚才那一场惨烈无比的准帝之战。 而此刻,林寻的到来,虽令赵元极等人获得一缕生机,但同样的,也引起了原本一直在远处冷眼旁观的那些恐怖生灵的警惕。 在他们看来,有林寻和那七头凶物加入之后,赵元极等人的力量已空前暴涨。 一旦赵元极选择此刻进入那殿宇,无论是巫蛮阵营,还是万族联盟,以及栖居于此的那些恐怖生灵,任何一方势力,皆不可能和赵元极他们抗衡。 这是一个任谁都无法忽视的威胁! 正因如此,这一刻,那些一直作壁上观的恐怖生灵,也都无法再忍耐,选择和巫九重等人合作,要一起对付赵元极他们。 这就是眼前这一幕发生的原因。 林寻看出来了,赵元极他们也看出来了,心中都不禁一沉,意识到局势比之刚才,反倒愈发严峻了。 场中气氛压抑,风雨欲来。 一个又一个恐怖生灵走出,就如一个又一个威胁出现,令林寻都不禁皱眉,将独叟所赠的那一枚令牌攥在了掌心。 “赵元极,本座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退出,我等定然不会为难你们。” 巫九重沉声开口,响彻全场。 和一群准帝厮杀,同样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若无稳赢把握,谁也不会拿命来拼。 尤其是,如今在赵元极身边,还有林寻,以及七个战力可怖之极的凶物。 “不错,只要你一人退出便可,其他人参与进来,我等并无意见。” 句天行朗声开口,他相貌如俊雅青年,风流倜傥。 “扯淡,真以为拉帮结派之后,就能指点江山,颐指气使?” 不等赵元极开口,林寻已嗤笑出声。 “混账!这里焉有你这种小东西开口的余地?” 巫九重脸色一沉,暴喝出声。 “老畜生,敢不敢出来一战?” 林寻踏步上前,顿时在他身后,那七个恐怖凶物也一起动了。 这一幕看得巫九重眼皮一跳,脸色都阴沉下来。 他可是一尊准帝! 往日里,一个如此渺小的蝼蚁敢在他面前蹦跶,早被他一巴掌拍死了,可现在…… 他却只能憋屈地忍着。 “狐假虎威,只会依仗外力,小心道心不稳!” 巫九重冰冷道。 “呵呵。” 林寻讥诮出声,“看看你们这些老东西,还是不是在拉帮结派,借众人之势来压迫人?你竟还有脸说出这等话,不觉得无耻?” “你……” 巫九重眼眸中杀机涌动。 一位准帝动了杀机,天地大势都会被牵引。 轰! 但不等这等杀机引发的力量压迫在林寻身上,就被无形化解,令林寻安之若素。 这让巫九重郁闷得差点咳血。 堂堂准帝,却在此刻奈何不得一只根本瞧不上眼的蝼蚁,这滋味,简直太折磨了。 见此,林寻不禁冷笑,一脸的鄙夷。 搁在以前,他自然不敢如此去藐视一位准帝存在,但现在,他自然不惧。 且不说身边有七位凶物,他手中还有一些底牌,根本就不惧把事情闹大。 并且,之所以抢在赵元极之前开口,也是担心赵元极答应退出这一场争夺。 那样的话,林寻是无法接受的。 这就叫不平之气! 都是为了争夺大契机而来,凭什么就要被别人胁迫着退出? “哼!年轻人,就凭你身边那些力量,可无法挡住我等,劝你最好闭嘴,否则待会第一个死的,必然是你这种如草芥般的东西。” 蓦地,一株妖异的花掠空而起,出现在场中,花瓣晶莹,飘洒出的光雨化作亿万濛濛剑气,气息惊人。 巫九重等人无不心中一惊,显然都颇为忌惮这一株妖花,但旋即都露出喜色。 有这株妖花出手,击杀赵元极就更有把握了! 而此时,赵元极等人眼眸也是一眯,神色凝重,显然都清楚这一株妖花的手段极其恐怖。 “这是一株千羽剑花,天生地养的一株一种古老异种,早在上古时代就已成名,只差一个契机,就能迈入帝境,战力极其可怕,是桑林地中最不能招惹的生灵之一。” 林寻耳畔响起赵泰来的传音。 林寻黑眸眯了眯,却冷笑道:“一株大言不惭的烂花,也敢嘲笑我是草芥,谁给你的勇气?” 一众准帝皆错愕,差点不敢相信耳朵。 放眼古今,纵观天下,连准帝都不敢如此诋毁那千羽剑花,可现在,他们听到了什么,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在喝骂千羽剑花! 场面一时有些寂静。 千羽剑花摇曳,周身亿万剑气流转,锵锵而鸣,似是动怒,一股恐怖的剑道杀意,激荡九天。 与此同时,那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脏浮现林寻上空,洒下无形的力量,将其保护其中。 砰砰砰! 在林寻身前,虚空被无形的准帝威压撕裂,但林寻所伫足之地,却是风平浪静。 众人皆动容,连千羽剑花的威势,都被阻挡了!那一颗破烂不堪的心脏,难道是来自一位帝境人物? “烂花。”林寻嗤笑。 出奇地,千羽剑花变得平静起来,声音幽冷而低沉,道:“此次,你逃不掉的。” 咚! 天地间,猛地一颤,就见一头皮毛雪白,浑身都沐浴在神圣光泽中的白牛破空而来。 在白牛背上,坐着一个头顶一株血红荷叶的彩衣童子,面庞稚嫩,但眼眸却弥漫着凶厉恐怖之气,慑人无比。 他驾驭白牛,来到场中,目光一扫众人,不悦道:“大契机都已降临,尔等却婆婆妈妈,浪费时间,更何况,跟一个未成道的小东西斗嘴,不觉得有损身份?” 一个童子,却在白牛背上训斥那些准帝,可出奇地,无论是巫九重,还是那千羽剑花,皆没有反驳,保持沉默。 而赵元极脸色已是微微一变,浑身都似紧绷起来。 “怎会是他……” 青鹿学院院长眉宇间浮现阴霾。 “血莲老祖!这家伙可是一个恐怖之极的存在,其本体是一株诞生于这片混沌之地的血莲,无垠岁月前就已觉醒证道,看似人如孩童,实则是一个手腕极其血腥,杀人不眨眼,冷酷之极!” 赵泰来按捺着心中悸动,传音给林寻,“即便是没有负伤,我和皇兄他们一起联手,才能够和这血莲老祖对抗,但现在……唉!” 说到最后,已忍不住喟叹,神色阴晴不定。 一个骑白牛,头顶血莲叶的彩衣童子,却竟是一个神通广大,手腕血腥的老妖怪,这让林寻都有些意外。 “别废话了,开始战斗吧,一起上,灭了他们!” 白牛上,童子双臂抱胸,眼神冷酷。 顿时,场中气氛剑拔弩张。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千羽剑花、巫九重、句天行等近二十位准帝存在,皆露出冰冷杀机。 轰! 天穹上,风云色变,十方震荡,这片天地,都似承受不住一众准帝的可怖杀机,哀鸣不绝。 更有种种异象,在天地间涌现,有雷电迸发,风火流窜,有星辰陨落,山河皆焚…… 仅仅是那等景象,就犹如末日灾劫来临似的。 “罢了,我退出这一次竞争就是了。” 赵元极忽然发出一声长叹,神色间有着说不出的落寞,内心中更涌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这一场大契机,他已等候太久,筹谋太久! 可到头来,还没见到这一场大契机,却不得不选择舍弃,这滋味,太不甘! 为了一个大契机,他更宁愿选择退出,以此保全众人之性命。 远处,巫九重等人都不禁露出冷笑,这就是大势!由不得你赵元极不低头! “早知如此,何必刚才闹得那般不快?”句天行悠悠开口,话语却带着一股嘲弄。 “皇兄!为何要放弃?” 赵泰来怒目圆睁。 青鹿学院院长喟叹,帝后则露出苦涩之色。 林寻原本已做好第一时间将独叟所赠令牌祭出来的打算,并且,若真逼到绝境,连身后的七个凶物都无法保护自己时,他绝对会毫不犹豫请出自己最大的底牌。 可谁曾想,赵元极却说要放弃。 这一刹,看着远处那一个个准帝露出的嘴脸,看着他们胜券在握的姿态,林寻心中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憋闷。 “想退出?” 蓦地,骑在白牛上的血莲老祖冷冷出声,“很简单,你自己做一个了断,我等自不会再与你们计较。” 一句话,令气氛骤然又紧绷起来。 赵元极脸色阴沉,眼眸神芒汹涌,明显已怒极,在死死按捺。 “不可!” 赵泰来、帝后、青鹿学院院长皆色变,劝阻出声。 而林寻的牙已是恨得咬牙切齿,退让又如何?别人只会得寸进尺! 他黑眸中冷芒一闪,正准备捏碎手中令牌,可就在此时,一片瑰丽的血光,倏然从远处铺天盖地般涌来。 声势惊人,令全场准帝都不禁侧目! (本章完) appapp

上一篇   第1458章 无人可挡

下一篇   第1461章 飞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