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拾阶而上的磨难 - 天骄战纪

第1463章 拾阶而上的磨难

令牌上,篆刻着一个鸟篆古字“禹”。 拿在手中,并无什么特殊之处,但金蝉青年则露出一丝异色,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告辞。” 道袍老者转身,踏入那无咎灯衍化出的璀璨光影深处。 “这是星空古道上,帝族禹氏的一位老祖人物,性情最是孤峭冷酷,和万劫大帝是至交好友,有朝一日小友若是踏上星空古道,遇到什么麻烦事,倒是可以拿出此令牌。” 金蝉青年终究还是没忍住,提醒了林寻一句。 帝族! 并且,还是来自星空古道上! 林寻黑眸一眯,将令牌收起。 唰! 白骨仙凰翩跹,化作一个身披云霓,头盘发髻的绝美女子,仪态圣洁,清冷孤傲。 只是,她此刻却微微躬身,朝林寻和金袍青年道:“多谢两位相助,这是我族的一截真羽,还请小友收下。” 唰! 一截流光溢彩,虚幻绚丽的羽毛,出现在女子掌中,递给林寻。 林寻看了看金蝉青年,后者笑道:“你帮他们脱困,他们做出回报也是应当的。” 林寻这才收起这一支堪称无价的仙凰真羽,道:“多谢。” 女子没多久,便踱步离去。 “你大概也看出,此女来自仙凰一脉,在其宗族中,她的辈分谈不上多高,但一身修为和底蕴,却是首屈一指的,可惜,若不是当年被那禁忌力量困在此地,以她的天资,踏足帝境应当不难。” 金蝉青年轻叹。 接下来,背负断剑的白骨巨人上前,化作了一个虬髯大汉,仪态豪迈,来自巨阙族,赠予林寻一把七寸青色剑鞘。 焦枯大树化作一名荆钗布衣的美人,举止淑静娴雅,本体乃一株万火道树,赠予林寻一片火红的叶子。 白骨狐狸化作一头生着八尾的青狐,容颜柔媚倾城,魅惑无双,来自九窍神狐一族,赠予林寻一串晶莹璀璨的青玉铃铛。 白骨大蛇化作一个面目狰狞的中年,气息阴柔森然,来自玄翼天蛇一族,赠予林寻一颗雪白剔透的獠牙。 白骨老鼋化作了一个老实憨厚的矮小老者,来自大虚龙鼋一族,赠予林寻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白色甲壳。 在此过程中,他们陆续向林寻和金蝉青年致谢,而后一一走入无咎灯那璀璨的光芒中,消失不见。 金蝉青年则在一旁,时不时为林寻介绍一二。 林寻这才清楚,一路上跟随在自己身边的这七个恐怖凶物,几乎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 像帝族禹氏的老者,乃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帝境存在! 其他人,也都是来自各族的恐怖大人物。 当年,他们曾在这混沌本源地中,为万劫大帝护道,但却因此也遭受牵连,被禁忌力量镇压,道行遭受到破坏,才会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而无咎灯的出现,则为他们化解了禁忌力量的镇压,方才从那万劫大渊中得到解脱。 对他们而言,无咎灯就是一个能够令他们归途的希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否则躯体被禁忌力量破坏的他们,一辈子都只能像孤魂野鬼般迷失天地间,人不人,鬼不鬼,无法觉醒意识。 “好好保存他们所赠的东西,以后必然有用得上的时候。” 金蝉青年说着,已经将无咎灯还给林寻,“最重要的是保护好此灯,这可是一位大帝的心血所在。” 林寻想起了那位撑舟在冥河之上的骷髅船夫,那位……难道也是一位帝境不成? 他将无咎灯小心收起来。 此灯之神妙,他已彻底见识过了,很清楚这是一件何等神异的宝物。 “走吧,我们去看一看。” 金蝉青年带头,脚踏石阶,步步而上。 林寻紧随其后。 台阶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甫一踏足其上,林寻只觉一股奇异的震荡力量弥漫,令他躯体都是一颤。 哗啦~ 他悄然运转炼体修为,这才将这等奇异的震动力量化解。 再看前边的金蝉青年,如履平地,步伐悠闲。 林寻收回目光,继续跟上。 随着迈步,越往高处的台阶上,弥漫出的那一股奇异震荡力量就随之变得越强。 初开始,就如潺潺细流,震荡之力虽有,却影响不到林寻分毫。 但很快,这一股细流渐渐化作了奔涌的浪涛,震荡冲击之力开始变得强猛。 再后来,浪涛开始变得汹涌、就如小溪化作了长江大河,惊涛拍岸,水流湍急,凶猛无匹。 但…… 依旧没有奈何林寻,在拾阶而上的过程中,他只是将炼体修为不断运转,不断变强,便将那等震荡冲击力量化解。 只是,当踏足第一千道石阶时,林寻神色已变得有些凝重,迈步时,就如在滚滚洪流中逆行,可怖的震荡力量压迫,就如千军万马在冲锋陷阵。 前方行走的金蝉青年,一直不曾回头,似对身后林寻的处境浑然不觉,显得很闲适从容,步履自始至终都很平稳。 林寻深吸一口气,将炼体力量已运转到了五成左右,这才跟上了金蝉青年的脚步,没有被拉下。 当踏足第二千层台阶上时,林寻浑身气血都如沸腾,在轰鸣激荡,整个人沐浴在九清道光中。 此时,他已将炼体力量运转到极致,才能化解抵消到石阶上扩散出的震荡力量。 这让林寻心中也不禁震惊。 须知,他如今拥有着炼体长生八劫境圆满地步,并且还是一位真正的绝巅王者。 可才仅仅踏上第二千层石阶而已,就不得不全力而行,而在他面前,还有七千九百九十九层台阶…… 这个数目所代表的含义,简直足以让任何强者绝望。 即便是林寻,神色都已是凝重之极。 而在前边,金蝉青年赤足麻衣,仪态悠闲,浑然没有止步等一等林寻的打算。 呼~ 林寻深吸一口气,摒弃杂念,继续前行。 在接下来登台阶的时间中,他甚至不得不运转睚眦之怒。 后来,睚眦之怒也不足以支撑时,他又运转斗战圣法。 直至踏上第三千层石阶时,林寻早已将恒极无漏的法门全力施展,整个人就如在全力拼命而战,浑身道音轰震,璀璨耀眼之极。 也是此刻,林寻终于感到吃力。 若搁在寻常,就是碰到伪圣一流的角色,都不会让他感到如此艰难。 可现在,仅仅只是登台阶而已! “要不要歇一歇?” 便在此时,金蝉青年止步,背对着林寻开口,声音温和。 “不必了。” 林寻摇头。 金蝉青年没有勉强,继续前行。 林寻则咬牙,一步步跟上。 轰!轰!轰! 可怖的震荡之力,就如山崩海啸,排山倒海,轰砸而至,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若想前进,就只能硬撼。 直至踏上第三千三百层台阶时,林寻已是气喘吁吁,额头冷汗直冒,每一寸肌肉都在颤粟。 但他并未停歇! 一路上的对抗,反倒激起了林寻心中的一股狠劲。 最重要的是,金蝉青年不曾止步过,林寻可不想被这家伙远远甩在后边。 哪怕知道,自己修为远远不如对方,但林寻可不认为,以后在道途上的成就,会逊色于对方。 只是,林寻并不知道,早在他踏足第三千道台阶上时,走在前方的金蝉青年就露出一丝讶色。 似没想到,林寻竟能走到现在。 直至林寻一步步踏上这第三千三百层台阶时,金蝉青年都似很意外,眼眸中泛起阵阵异色。 他可是很清楚,在长生道途中,能够在这由帝境人物布置的“道梯”上走到这一步,是多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即便是绝巅人物,都极少都像林寻这般,走到现在的。 金蝉青年无声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前行,似乎要看一看,林寻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在走到第三千五百层台阶时,林寻就如背负神山而行,清俊的脸庞上露出极为吃力的神色。 当踏在第三千六百层石阶上时,林寻脸色已是因吃力扭曲起来,额头青筋爆绽。 当踏上第三千七百个石阶时,他每迈出一步,躯体都一阵摇晃,似快要支撑不住。 在林寻踏上第三千九百道石阶时,金蝉青年第一次止步了,道:“要不要歇一歇?你已濒临极尽,再这样下去,反倒会令自己负伤,损伤道行。” 声音认真。 想了想,他又说道:“你也不必较劲,能够走到现在,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壮举,在以往岁月中,我还见过哪一个绝巅人物,能在此境中表现得如你这般出色。” 说到最后,他已扭过头,看向林寻:“这时候,适可而止便好。” 却见林寻略一沉默,就摇头道:“不必。” 金蝉青年一怔:“你一路只用炼体修为前行,不就是为了磨砺体魄?眼下,已经足够了,再磨砺下去反倒过犹不及。” 林寻笑了笑,猛地一步迈出,登上下一个石阶。 而后,他周身气息就如干涸的河床迎来了暴雨倾泻,开始节节攀升,越来越强,越来越炽盛。 金蝉青年顿时笑了,眸泛奇色:“原来如此。” appapp

上一篇   第1462章 再相遇

下一篇   第1464章 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