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万劫炼狱 - 天骄战纪

第1466章 万劫炼狱

碗中的世界很奇特,分作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秘境。 每一个秘境,皆呈现出不同的景象。 风、雷、地、火、金、木、泽……不同的大道景象,充斥在每一个秘境中,衍化作了山河草木,日月星斗。 林寻一眼看去,就见这个世界,如万劫帝宫大门前的那一层层铺陈而下的台阶。 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秘境,以层层而上的方式,叠加在那碗中世界里,显得很独特。 “此碗名‘万劫化天’,碗中世界名‘万劫炼狱’,分作九千九百九十九重。” 金蝉青年解释道,“这就是万劫大帝的本命帝兵,曾伴随万劫大帝征伐九天十地,威能莫测。不过,如今此碗则成了一场大契机的蕴生地。” 很快,林寻就看见许许多多身影。 有巫蛮真元的巫九重等人,有万族联盟句天行等人。 也有那些栖居在桑林地中的恐怖生灵,如千羽剑花、血莲老祖、血色飞蛾、碧绿蛟龙、青铜蚁等等。 赵元极他们一行人也在其中。 不过,林寻预想中的惨烈厮杀并没有发生。 这些准帝境大人物,几乎分布在不同的秘境中,就如分布在不同的界面中一样。 像赵泰来、帝后、青鹿学院院长,位于最靠近底层的秘境中,再往上,是巫蛮阵营、万族联盟、以及那些恐怖生灵。 而赵元极,如今一马当先,立在众多秘境的上层区域。 “万劫炼狱,每一秘境皆充斥一场劫,就如一座座炼狱,夺取这一场大契机的方式很简单,化劫、破狱、层层而上。” 金蝉青年笑道,“其实和你刚才登石阶差不多,只不过这万劫炼狱中的劫数,只有准帝才有能耐去化解罢了。” 林寻这才恍然,明白了。 他看见赵泰来,正气喘吁吁地立在第一千三百个秘境中,脸色显得很难看。 而他面临的一场劫,则是一场青色的光雨风暴。 那些青色光雨,绚烂而美丽,像一群青色彗星在飞舞。 可就是这样美丽的光雨,却杀得赵泰来抱头鼠窜,狼狈闪避,时不时破口大骂。 旋即,林寻看见,那千羽剑花摇曳,迸射出亿万濛濛剑气,瞬间将阻挡在身前的一座通天大山绞碎! 而后,它身影一晃高处的一座秘境世界中。 那等无匹凌厉的姿态,令林寻都倒吸凉气。 没多久,林寻又看见,一个巫蛮一脉的准帝,被一缕黑色的闪电劈中,整个人跌坐在地,披头散发,发出不甘的惨叫。 而后,这位巫蛮一脉的准帝瞬间就消失。 “化劫失败,就失去了争夺这一场大契机的资格。” 金蝉青年随口道,“不过,倒不至于殒命,以万劫大帝的胸襟和气魄,还不至于以死亡的方式去针对那些准帝人物。” 林寻至此总算彻底明白了。 在这“万劫炼狱”中,每一个准帝皆有机会去争夺大契机,前提是,闯过那一重重犹如炼狱般的秘境。 而欲闯过秘境,就必须破掉那分布在秘境中的一场劫数! 实力弱小,化劫失败,就会被淘汰。 实力强大,则可以层层而上。 林寻注意到,赵泰来、帝后、青鹿学院院长他们三个,因为之前身负重伤的缘故,此时在万劫炼狱中一直处在最下方的秘境中。 按照这种情况,他们想要争夺到这一场大契机,注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过林寻也了解到,他们此次前来,本就是帮助赵元极一个人争夺气机,故而即便失败,只怕也不会多在意。 让林寻意外的是,赵元极也身负重伤,可他现在却遥遥领先,如今已处在第九千九百层秘境中。 最靠近他的一名强者,是那一个宛如童子般的血莲老祖,距离他也有三百多层秘境的差距! 紧随血莲老祖后方的,是血色飞蛾。 不过,论及化劫的速度,血色飞蛾明显要比血莲老祖稍胜一筹,正在逐渐拉近和血莲老祖之间的差距。 金蝉青年似看出林寻心中疑惑“赵元极是第一个被选中的人,甫一进入万劫炼狱,便已遥遥领先其他人,占尽了优势。” 想了想,金蝉青年又说道:“不过,赵元极的优势正在减小,他的对手可没有一个是寻常角色。” “怪不得最初时候,那些老怪物都一个个不惜围攻,也要将他击杀,这种优势的确太明显了。” 林寻感慨。 金蝉青年笑道:“你觉得,唯有第一个闯过这万劫炼狱所有秘境的人,才能夺得这一场大造化?” 林寻一怔:“难道还有其他玄机?” 金蝉青年眼眸清澈,温声道:“成帝,可不是以力破力就能办到的,而是需要一种真正的‘无敌’意志,不惧万劫加身,不忌过往未来,不拘于大道,不悔于本我道心。” “若你以为仅凭战力强盛,就能夺得契机,可就太小觑成帝的艰难了。” 林寻苦笑:“境界相差太远,我的确很难懂得这些。” 他连成圣都没办到,自然不可能了解成帝的艰难。 “没关系,以后你肯定会懂的。” 金蝉青年自始至终都没有嘲笑、轻蔑过林寻,也从不曾流露出高人一头,盛气凌人的姿态。 他显得很平和,宛如性情温醇的一位友人,从在万劫帝宫外直至现在,一直在和林寻“聊天”。 可林寻知道,所谓聊天,何尝不是一种指点? 这一路上,金蝉青年所阐述的东西,就宛如给林寻推开了一扇门,让他看到了更高、更远、更大的世界! 这一刻,林寻是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 “嗯?” 就在此时,金蝉青年一怔,苦笑摇头,道:“这个阿白,还真是不死心。”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在第八千九百九十层秘境中,一个白衣少女正在破劫。 她秀发乌黑,眉目清美如少女,浑身流动着神秀之气,可她动起手来,却凶猛无匹,强横之极。 那些劫难,对她而言,简直似不值一晒,被她一一破除,扶摇而上,一袭白衣飘曳,宛如一尊绝世女战仙。 仅仅只是片刻而已,这少女就已连续闯过十多层秘境,踏上第就九千层以上的秘境中! 这让林寻都震惊,对比着赵元极、血莲老祖、血色飞蛾和这白衣少女的破劫速度。 他一瞬就断定,若持续下去,不止血色飞蛾、血莲老祖会被反超,连赵元极都可能会被白衣少女超越! “这也太猛了……” 林寻咂舌。 金蝉青年摇头:“那是因为她的根基和天赋占据着极大优势,唔,对了,她就是阿白,但你以后若见到她,可不能这般叫她,她会发狂的。” 林寻一愣,心中暗道,这样一个凶猛得一塌糊涂的准帝人物,他哪敢当面称呼其为“阿白”? 并且这称呼……的确显得很不符合一位准帝的身份,简直像阿猫阿狗的昵称似的…… “嗯,她叫白帝,很早很早之前就立志为帝,之所以当年和我一起来此,并且甘心隐忍蛰伏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成帝。” 金蝉青年说到这,轻叹道,“原本,我是很想帮她一把的,可惜……这一场大契机即便给她,也注定无法得偿所愿。” “这是为何?”林寻好奇。 金蝉青年没有解释太多,只是说道:“她的成帝契机,不在此地。” 林寻点了点头,忽然道:“她……就是那只白蝉吧?” 金蝉青年笑道:“怎么,你还记得当年第一次相见时,她对你流露出的一抹杀机?” 林寻坦然:“这种经历,谁也不可能忘了。” 当年,他欲靠近那一株冰雪神树,却感受到一种恐怖的杀机,来自于一只白蝉。 当时,幸亏有那只血色飞蛾相助,才让林寻有惊无险地躲过了一劫。 金蝉青年道:“其实,当时即便飞岚不出手,白蝉也杀不了你,她只是对你的身份比较抵触。” 林寻愕然:“什么身份?” “方寸山传人。”金蝉青年道。 林寻心中一震,这才意识到,原来最初第一次见面时,金蝉青年就已从自己身上看出了许多东西! “这位白帝姑娘和方寸山有仇?”林寻忍不住问。 金蝉青年大笑:“她只是曾在一个方寸山传人手中吃过亏,心中一直很不服气罢了。” “谁?”林寻愈发好奇了。 在他看来,那白蝉已经足够恐怖,表现出的战力似乎比血色飞蛾和血莲老祖都要凶猛。 可却居然有一位方寸山的传人,让这白蝉吃亏,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那人和你一样,修炼了斗战圣法。” 金蝉青年随口道。 林寻一瞬就想起了一个浑身充满桀骜气息,战力通天般的伟岸身影! 当年在方寸山之巅获得斗战圣法传承时,林寻也曾看到过一些异象。 当时,那桀骜身影一个人,跪倒在倾塌残破的方寸山山门前,沉默得像一块顽石。 而后,那桀骜身影冲霄而起,和突然杀来的仇敌激战于九天之上,就如一尊斗战之神,身影伟岸,挤满乾坤,照亮永恒! 是他吗? appapp

上一篇   第1465章 禁逝

下一篇   第1467章 禁断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