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8章 憋屈的准帝们 - 天骄战纪

第1468章 憋屈的准帝们

不少准帝都禁不住露出欢喜轻松的笑容。 面对心中执着而渴望了无垠岁月的成帝希望,谁也不可能没有反应,正因为太过紧张和关注,才会令得他们心境情绪大起大落。 “我就知道,你金蝉不会不管我。” 白蝉少女如画般清美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她知道,只要金蝉帮她,这一场大契机,肯定会是她的。 “不是斩道之劫……” 赵元极暗松一口气。 “哈哈哈!” 血莲老祖大笑起来。 只是,他们心中还有着一丝疑惑,既然不是斩道之劫,为何这天地间会出现那等禁忌般的气息? 便在此时,金蝉青年的再次响起—— “不过,这的确是一场有着禁断道劫之称的大劫,来自一位小友,但却需要由诸位来一起分担,相信以诸位的高风亮节,定然是很乐意提携后辈的,我金蝉在此先谢过诸位。” 一句话,令所有准帝全都错愕。 禁断道劫? 他们一瞬间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人,林寻! 一下子,不少准帝的脸都阴沉下来。 分担? 这分明就是嫁祸于他们,借他们的力量,助那小子化劫! 一想到被莫名其妙地算计了一把,一些准帝脸都黑了。 像曾被林寻骂的狗血喷头的巫九重、千羽剑花等老怪物,气得鼻子都冒烟了。 即便是和林寻不曾有过节的一些准帝,心中都很不舒服,被一个连他们都不放在眼中的蝼蚁算计了一把,这滋味太膈应人了,令人恼火。 而赵元极、帝后、赵泰来、青鹿学院院长他们则神色古怪,都没想到,在这等时候,林寻会搞出这样一件事。 竟要借一众准帝之手,来化解禁断道劫! 这做法,倒是令赵元极他们颇为赞叹,啧啧称奇不已。 “肯定是金蝉的主意。” 血色飞蛾所化的白衣男子飞岚第一时间就猜出真相,在桑林地的这无垠岁月中,他最看不透的就是金蝉。 甚至,在桑林地所有生灵眼中,金蝉是唯一一个最深藏不露、深不可测的存在。 “什么狗屁的高风亮节,提携后辈,我恨不得诛了此子,想让我帮他?没门!” 千羽剑花发出咆哮。 “哼,此事本座定也不答应。” 血莲老祖冷哼。 “不答应只怕是不行了,这一场劫降临后,会引发整个万劫炼狱所充斥的种种劫数,你们……不得不面对,既如此,何不逆来顺受,就当结一桩善缘也是极好的。” 金蝉青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下子,让千羽剑花、血莲老祖、巫九重、句天行等一众老怪物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逆来顺受? 当他们这些准帝是什么了? 还结善缘,这是把他们当做了以德报怨的大善人了? 这的确太让人郁闷。 之前在万劫帝宫前,林寻一个人的出现,就破坏了他们围攻赵元极一行人的行动,以至于让赵元极如今在万劫炼狱中占尽了优势。 也因为林寻,引出了飞岚,以无谛灵弓刺穿了千羽剑花的一片花瓣,震慑群雄。 可任凭他们愤怒,却都没能奈何林寻,因为不止有飞岚在,林寻身边还有七个恐怖凶物保护,让他们想捏死这只蝼蚁都不能。 而现在,这小子居然还敢算计到他们头上,要借他们之力化解禁断道劫,这他妈…… 也太不把准帝放在眼中了吧? 什么时候,一个蝼蚁,敢接二连三的挑衅、并算计他们了? 在他心中,又把准帝当做了什么? 越想,这些老怪物们心中就越气恼,像吃了死苍蝇似的难受。 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偏偏地,他们还不得不被动地接受…… 再好的脾气,再好的涵养,再坚韧的心性,让得他们此刻也不禁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而赵元极他们,则一个个都笑得很开心。 说起来,自打林寻出现后,他们就像时来运转般,不但化解困局,还一路走到现在,这让他们焉能不开心? 准帝也是活生生的人,是有七情六欲善恶喜好的! 越是修为高,力量强大,就越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和喜好厌憎,因为足够强,故而无所顾忌! 若以为,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是视羞辱、挑衅为无物,绝情寡欲、没有情感波动的性格,那才叫大错特错。 而此时,林寻已顾不得多想,他心神都在紧绷着,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和警惕。 天穹上,那狭长的裂缝中,晦涩可怖的禁忌力量不断蓄积,愈发恐怖了。 林寻这才意识到,哪怕自己做足了准备,可依旧远远低估了禁断道劫的可怕。 此劫,简直根本就不是任何长生道途上的强者能够化解的! 轰! 猛地,一杆禁忌劫难气息化作的战矛,从裂缝中凝聚而出,充斥着毁灭般的禁忌秩序力量。 甫一出现,就让林寻脸色一变。 挡不住! 这是他本能的直觉,并且极其强烈。 不过,当这一道战矛刚出现,这衍化在一个碗中的万界炼狱世界,皆产生一阵轰鸣。 每一重秘境中,涌现出劫难的气息,成千上万,错综复杂,就如一张汹涌翻滚的劫难大网。 当那一道禁忌战矛落下,顿时和那无尽般的劫难气息碰撞在一起。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犹如天崩地裂似的响彻,可怖的禁忌毁灭气息,开始冲入万劫炼狱不同的秘境中。 “可恶!” 有人怒吼。 “竟真的如此……” 有人色变,相信了金蝉青年的话。 “他娘的,本座居然会被一个蝼蚁都不如的东西算计到……” 有人气急败坏。 尤其是千羽剑花、血莲老祖、巫九重、句天行他们,一个个脸庞黑如锅底,气得快咳血。 可任凭他们再不情愿和憋闷,在这等时候,也不敢有任何大意,只能出手去抵抗。 因为他们各自所处的秘境,皆在承受那禁忌毁灭力量的打击! 而林寻则黑眸一亮,从无比紧张和压抑中长松了口气,他已察觉到,那禁忌劫难的力量被分解成了许许多多的乱流。 当降临到自己面前时,只剩下不足之前千分之一的威能,显得衰弱无比,和寻常的劫雷也无区别。 但因为这等禁忌力量极其诡异和特殊,林寻也不敢大意,运转周身力量,全力功法抵挡。 轰! 刹那间,那一股禁忌毁灭力量就被轰碎,化作光雨飘洒消失。 林寻没有放松,因为在那天穹裂缝中,正有越来越多的禁忌力量在涌现,开始降临了! 但相较于刚才,林寻已恢复绝对自信。 就见他运转自身道与法,腾空而上,纵横捭阖,杀得好不痛快。 当然,他心中很清楚,之所以会如此,必然是因为这禁断道劫的大部分力量,被其他准帝给分担了。 “这次可真得多谢你们了……”林寻心中感慨。 他可不知道,在其他秘境中,那些仇视他的准帝老怪物,早已将他恨到了骨子里,正在破口大骂,一个个脸色阴沉得都能淌出水来。 被蝼蚁算计,并且还成功了,这对他们这等高高在上,凌驾众圣之先的准帝而言,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这就是变数,一切的劫数,注定将顺变数而变。” 万劫帝宫中,金蝉青年抚掌大笑,他目睹了这一切,心中颇为欣慰,因为这都是他乐意看到的。 “我感受到了!” 猛地,伫足在第九千九百九十八个秘境中,正在和那禁断道劫力量对抗的赵元极,忽然浑身一颤,眼眸中迸射出一道炫亮的光,神色间充满惊喜。 是那一股大契机的力量! 作为准帝,赵元极心神中,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画面,他看见了一条通往诸天之上的路。 那条路,如此璀璨、神圣、至高,有如此的神秘和不可测,让他心神都颤抖起来。 与此同时,万劫炼狱颤抖起来。 万劫帝宫中,安静搁置在案牍之上的万劫化天碗也嗡嗡颤抖起来,粗糙黝黑的表面,泛起神妙的涟漪。 “劫数重重,变化又生!” 金蝉青年眸光湛然,浑身散发出一股惊世的气息。 而此时,在万劫炼狱中,正在和禁断道劫对抗的一个个准帝,都心生感应,旋即脸色大变。 那大契机的力量,竟别人夺走! 是谁!? 他们一个个惊疑、震怒,心中涌起说不出的不甘。 原本,他们就因为被林寻算计,而感到无比憋闷,这一刻又察觉到大契机被夺走,这沉重的打击,令他们一个个都气得快要吐血。 飞岚皱了皱眉,长声一叹。 血莲老祖发出嘶声咆哮,彻底疯狂。 千羽剑花气息猛地变得暴戾无匹。 其他诸如巫九重、句天行等一众准帝,也都几欲发狂。 为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 苦苦等待无垠岁月,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们—— 不甘心!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错失这样一个大契机,所将承受的打击有多大! “金蝉,你说过要帮我的,为何会如此?” 而在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秘境中,白蝉少女也已无法控制心神,浑身都散发出滔天的凶厉气息,声音冰冷可怖。 appapp

上一篇   第1467章 禁断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