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三大禁忌之劫的来源 - 天骄战纪

第1469章 三大禁忌之劫的来源

白蝉少女震怒,绝美无匹的脸庞上尽是暴戾冰冷之色。 她已只差最后一步,就能闯过整个万劫炼狱,本以为有金蝉青年帮忙,这一场大契机注定唾手可得。 哪曾想,这一场大契机竟被人提前夺走! “我跟你在此蛰伏无垠岁月,你就这般待我吗?” 白蝉少女愤怒大叫。 她自称白帝,心中一直所渴望的自然是成帝,可现在,苦苦等待了无垠岁月的一场希望,彻底落空了。 这让她焉能甘心? 她知道,金蝉青年肯定听得到。 “我说过,这一场大契机不属于你,此次带你来,也是想证明这一点,让你不至于因此而心生执障。” 果然,没多久金蝉青年的叹息响起,“阿白,若你还像当初那般相信我,等离开这里,我会为你寻觅一场成帝契机。” 白蝉少女咬牙切齿,恨得浑身哆嗦:“下一个成帝契机?是否还要再隐忍苦等无垠岁月?” “不,很快。” 金蝉青年的声音带着一丝坚定,“在如今之大世,和以往已经完全不同。” 白蝉少女沉默许久,才勉强按捺住内心的愤怒和失落,冷冷道:“从今天开始,我不曾成帝,便不允许你再叫我阿白!” 金蝉青年也站在万劫帝宫沉默片刻,最终轻声一叹,没有再说什么。 …… 一切的异变,林寻浑然不觉。 他正在全力和禁断道劫对抗。 尽管已经清楚,这一场大劫被其他准帝强者分担了绝大部分威能,但他却不敢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和修行之劫不同,渡过禁断道劫,并不会给林寻自身的修为带来任何益处。 但只要破了此劫,他便可以接续兼修绝巅三途,可以去求索炼气、炼魂、炼体三种道途一起,踏足绝巅圣境的道途! 这才是林寻所渴望的。 只是,这一场大劫对那些分布在万劫炼狱不同秘境中的准帝们而言,则像一个飞来横祸,令他们脸黑如锅底,心中不知将林寻多少辈祖宗都骂了一遍。 实在太憋屈。 被同等层次的对手如此算计,他们决不会如此气恼,可当被一个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的蝼蚁骑在头上拉屎撒尿,那滋味别提有多恶心了。 “别让本座抓到你!” 血莲老祖双目直欲喷火。 “他妈的!” 一些脾气极好,心性极为坚韧的准帝,都不禁气得破口大骂。 “此子怎么就这般能蹦跶,禁断道劫怎么不劈死他?” 巫九重、句天行他们一个个气急败坏。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一次不止是被林寻算计,关键在于,在这等时候,令他们错失了一场成帝大契机! 这才是令他们心境暴怒和不甘的根本不愿因。 只不过,他们皆将原因归结在了林寻身上,认为若不是林寻突然招来这禁断道劫,令得他们不得不被动去对抗劫数,肯定不会就让这一场大契机在眼皮底下错失了! 最终,禁断道劫消失了,被有惊无险地化解。 并没有出现意外。 在万劫炼狱这等特殊神秘的世界渡劫,又有一众准帝一起分担大劫的威力,若再渡不过此劫,那才叫不正常。 只是,还不等那些准帝松口气,就猛地察觉到,天穹上那撕裂般的巨大缝隙并没有消失。 那裂缝中充斥的恐怖禁忌灾劫气息反倒比之前可怕了百倍千倍不止! 以他们准帝境的修为,都感到心神颤粟,浑身发毛。 “这……” “斩道之劫!” “这竟是真的,那一场大契机被人夺走了……” 一时间,一众准帝脸色大变,神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都有一种万马奔腾呼啸的郁闷感,气得差点咳血。 斩道之劫,这是每一个圣境强者在成帝前,会遇到的最恐怖的一场禁忌灾劫。 从上古时代至今,不知多少惊采绝艳的强者,皆止步于此,无缘于成帝! 准帝,虽凌驾圣境之上,可归根究底,却处在圣境和帝境之间,同样要面临斩道之劫。 并且,他们这些准帝若没有猜错,和之前的禁断道劫一样,这一次的斩道之劫的威能,极可能也会被他们一一分担。 一时间,他们都有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何止是被坑了,而是给他人做嫁衣! 没有夺得大契机,就让他们神伤和愤恨,现在还要帮那个获得大契机的家伙分担渡劫的风险,这…… 真的太憋屈! “苦苦蛰伏至今,终于要来了……” 与此同时,赵元极紫袍猎猎,眉宇间尽是睥睨飞扬之色,他知道,渡过此劫之后,自己欲成帝,将再无阻碍! “小友,该回来了。” 万劫帝宫,金蝉青年探手,朝万劫化天碗中一捞。 嗡~ 一阵奇异的波动翻滚,林寻的身影倏然重返回了大殿中。 林寻一脸的恍惚。 直至此刻他都有些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渡过了禁断道劫,不是说太容易,而是太匪夷所思。 金蝉青年唇角掀起一抹古怪的弧度,大概是猜出了林寻的心思,心中暗道你若知道那些准帝将你骂得狗血喷头的模样,只怕就明白,渡此劫有多不简单了…… 半响,林寻才彻底清醒,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之恩。” 他知道,能够以如此不可思议的方式渡过禁断道劫,完全离不开金蝉青年的指点。 金蝉青年笑道:“即便我不指点,那个赵元极也会帮你争取这个机会,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成全了你,成全了赵元极,也成全了我。” 林寻一怔。 就见金蝉青年指着万劫化天碗,道:“你看,这一场大契机被赵元极获得,这时候已引来斩道之劫的敌视,欲将其灭除掉。不过,和你渡劫一样,在赵元极渡此劫时,其他准帝也只能被动去分担那劫数的力量。” 林寻神色也变得古怪起来,这时候,他已是旁观者,将万劫炼狱中正在发生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论是血莲老祖、千羽剑花,还是巫九重、句天行他们,一个个脸色奇差,正在怒吼大骂。 哪里像一群准帝,简直就像一群骂街的泼妇似的,让林寻都看得大开眼界,忍不住笑了。 不过,当注意到赵元极引发的“斩道之劫”时,林寻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天穹上,虚空裂开一道巨大缝隙,一杆斩道之矛涌现,充斥毁天灭地般的禁忌力量,恐怖无边。 林寻敢肯定,他见过这等劫数。 当年在冥河之下的庙宇中,他就曾见过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当年渡劫的一幕幕。 当年,这两位大能者历经无垠岁月的推演、参悟、交流,一起在菩提树之下,著成一部【大藏寂经】。 当年,渡寂圣僧曾言,他已看到了更高的境界,说:“我若为魔,便渡天下诸佛为魔。” 但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话:“我若为佛,天下无魔!” 而后,一场禁忌大劫来临。 这一场劫难,化作禁忌般的战矛,杀伐而下,到最后,那天穹裂开的巨大缝隙中,甚至还出现一道金色身影,犹如主宰临世,威震九天十地! 到最后,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皆遭劫…… 林寻清楚记得,当时黑凰圣后曾对渡寂圣僧说过:“当我们踏出这一步,就注定会如此,古来圣贤,概莫如是!” 现在,当看到这一场针对赵元极的“斩道之劫”的情景,林寻终于确定一件事。 当年令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遭难的那一场大劫,就是斩道之劫! “原来那两位前辈在著成【大藏寂经】时,都已是准帝之境……” 林寻心中翻滚起伏。 “你看,这才是斩道之劫的真面目。” 金蝉青年眸泛一抹慑人的玄光,声音低沉。 林寻抬眼看去,顿时头皮发麻,在赵元极他们面临的斩道之劫中,又出现了那一道金色的伟岸身影! 那金色身影看似瘦削,却给人无限高大之感,挤满天地乾坤,压迫天经地纬,犹如诸天唯一的主宰。 掌中,握着一杆充斥禁忌毁灭气息的金色大戟! 仅仅只看着,就让林寻血液仿似要冻结,神魂压抑欲崩,心生一种大恐怖。 是他! 当年令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渡劫失败的那个元凶! “前辈,这……是斩道之劫所化的生灵?” 林寻强忍着心中的惊悸,低声问道。 金蝉青年摇头:“应该说,这生灵只是一股意志法则力量所化,而这一股意志法则力量则来自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 “你以前肯定曾疑惑过,在太古时代之后,为何古荒域会被笼罩三种禁忌大劫,很简单,这三大禁忌之劫就来自这一股意志法则的主人。” 听到这,林寻浑身都猛地一颤,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从上古时代,就笼罩在古荒域中的“禁断”“困断”“斩道”三大禁忌劫难,竟是来自一个人的手笔? 他是谁? 又拥有何等恐怖的力量,才能以自己的意志法则力量,化作三大禁忌之劫,覆盖整个古荒域? 正因为他的力量,让得从上古时候开始,无数修道者再不敢兼修三种道途。 令古荒域所有圣境在成帝前,就会被抹除。 令古荒域亿万生灵如置身牢笼中,失去了去探寻外边世界的机会。 这,也太可怕!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