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于帝境称尊 - 天骄战纪

第1470章 于帝境称尊

一个人的力量,压制了古荒域无垠岁月! 这谁敢相信? 林寻越想心中就越寒冷。 自上古时代至今,兼顾三种道途修行的强者不存,再无成帝的强者出现,连通往外界的道途也被阻断。 一切,竟都是来自一个人的手笔! 谁有敢信? “无论如何,也要记住他,古荒域在九域中没落的罪魁祸首便是此人。” 金蝉青年声音低沉。 他一向很温和、平静、从容,只是此刻眉宇间却带着一抹冰冷的寒意,清澈如婴孩般的眸子深处,燃烧着火焰。 “我当然不会忘……” 林寻喃喃,他想起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所留下的烙印,也曾提醒他,不要忘。 并且,在他手中,还有一截焦枯的菩提木,其中封印着一股禁忌般的金色力量。 现在,林寻终于明白这一股力量的来源了! “前辈,你可知道他是谁?” 林寻深吸一口气,忍不住问。 “我只知道,能够有能耐布下如此大劫的人,起码在帝境上,已可称尊。” 金蝉青年淡然道。 于帝境中称尊! 林寻心中一阵翻滚。 “似这等存在,名讳如道,不可言传,否则就是一种亵渎,你可以称其为无名帝尊。” 金蝉青年道。 林寻忽然想起来,当年在绝巅之域冥河禁地中的“枉死城”中,当他向师兄“玄空鬼王”问起师尊的名讳时,后者也曾说过一句话。 “师尊法号,犹如大道,心可领会,意不能传!” 一个法号,竟如大道般不可语! 当时林寻就震惊,遮盖有多恐怖的修为,才能拥有这般威势? 现在,对比这位“无名帝尊”,林寻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不禁怔怔,方寸山之主,是否也是一位于帝境中可称尊的存在? 这时候,静静搁置在案牍上的万劫化天碗,忽然剧烈摇晃起来,黝黑粗犷的碗身泛起一股可怖的帝道威压。 寥寥一缕气息而已,便足以抹杀任何圣境! 不过,林寻感受不到,因为全都被金蝉青年的气息遮挡。 即便如此,林寻也察觉到了异常,随着万劫化天碗的剧烈颤抖,整张案牍也开始颤抖。 然后,地上的蒲团也颤抖起来。 再然后,整个万劫帝宫都仿佛在摇晃,产生轰鸣声。 金蝉青年眉宇间泛起一抹奇异的光,道:“你看,这就是万劫大帝所布置的后手,当有人获得大契机,迎来斩道之劫时,不止分布在万劫炼狱中的那些准帝,会被动帮着化解劫数,连万劫化天碗、案牍、蒲团、乃至于这万劫帝宫的力量,也会帮着去化解斩道之劫!” 林寻感受不到这一系列的玄机,因为他境界太低,看得到,但却感受不到,也理解不到。 他只看见在万劫炼狱中,赵元极一袭紫袍,犹如一尊绝世战神,傲立虚空,在和那一道金色身影激战。 并且,赵元极越战越勇! 而那金色身影则被渐渐压制,其周身的力量则在变得衰弱、暗淡…… 相信用不了多久,这斩道之劫就会被破掉。 到那时,赵元极等若扫除了成帝前最大一个障碍,成帝也是指日可待! “万劫大帝当年若不陨落,以他的手腕和智慧,应当足可以在此次大世中,将这三大禁忌劫数彻底从古荒域中铲除,可惜,就差一步……” 金蝉青年轻叹,“不过,他所留下的火种已经传承下来,以后迟早是有希望改变这一切的。”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林寻,道,“我待会也将离去,以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与小友相见,临行前,有一句话当提醒小友。” 林寻心中一凛,道:“还请前辈指点。” “依我推断,大概再过数年,九域之争注定会爆发,你欲绝巅成圣,契机或许就在九域战场上。” 金蝉青年道,“到那时你可要小心,其他八域的绝巅道途,从太古时代就不曾断绝,一直延续至今,这也就意味着,在九域战场上,你会遇到一些同样强大之极的敌人。” 他想了想,说道:“不过,对手越强大对你而言,反倒越不是一件坏事,你可视作磨刀石,如此才能尽可能快的成长起来。” “大世,前所未有,是无数先行者以鲜血和性命的代价为古荒域谋求的一场极尽绚烂的修行盛世,若不抓住这次机会,以后……古荒域注定将再无扭转没落之势的机会。” “小友,言至于此,路还需你自己来走,以后道途上,我很希望能够有与你再相见的时候。” 说到这,他拍了拍林寻肩膀,神色间颇有勉励之情。 “多谢前辈教诲。” 林寻认真行礼,而后笑道,“我也很希望以后还能有和前辈一起像今日这般聊天的机会。” 金蝉青年爽朗一笑,道:“待会,我会借此地的力量,一举破开一条通往星空古道的路径,但在此之前,我希望由你来做一件事。” “何事?” “为即将来临的九域之争添加一些力量。” 金蝉青年说着,拿出一株约莫巴掌大小的冰雪叶子。 “这是那一株神树?” 林寻一眼就看出,这一片冰雪叶子来自那一株冰雪神树,当年第一次见到金蝉时,后者就蛰伏在那冰雪神树上。 金蝉青年点了点头,探出一只手,朝万劫化天碗中一捞。 嗡~ 顿时,一个准帝身影被从万劫炼狱中“捞”了出来,就像探囊取物般轻松! “金蝉,你要做什么?” 这准帝赫然是那一头碧绿蛟龙,甫一出现,先是一愣,而后露出一抹惊怒之色。 而当看见林寻时,他那碧绿色的瞳子深处闪过冰冷的杀机。 啪! 金蝉青年并不作答,探手一抓,他的掌心犹如一方宙宇般,将碧绿蛟龙整个躯体覆盖其中。 而在林寻眼中,就感觉碧绿蛟龙忽然被化作了一只小蚯蚓似的,躯体缩小了无数倍! 这是空间法则的运用,须弥纳芥子,碧绿蛟龙躯体并没缩小,而是只因为金蝉青年的掌心,化作了一方巨大的世界空间! “金蝉!你……” 碧绿蛟龙大惊,嘶吼咆哮。 可一切都无济于事,在金蝉青年的掌控下,他的躯体,被“塞”进了那一片冰雪叶子中。 林寻一呆,这可是一位准帝层次的恐怖生灵,可在金蝉青年手中,却像蚯蚓似的被任意摆布! 这显得太恐怖,令林寻心神都遭受到冲击,震撼不已,这才意识到眼前的金蝉青年,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大。 “这条蛟龙证道于上古,是青炎蛟龙一脉的异种,性情暴戾嗜杀,罪孽深重,若能让其为古荒域做一些事情,也算一桩戴罪立功的善事。” 金蝉青年说着,探手又一捞。 嗡~ 伴随着奇异的波动,千羽剑花的身影出现。 它似察觉到不对劲,刚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猛地爆发攻击,其花瓣中流转出亿万剑气,锵锵而鸣,暴杀近在咫尺的金蝉青年。 金蝉青年掌心弥漫道光,看似一只手,却如一方浩瀚的宙宇,将千羽剑花和其攻击完全覆盖其中。 而金蝉青年,毫发未损! “金蝉,本座从未曾招惹过你,为何你要对本座动手?” 千羽剑花震怒。 “当年若无我相救,你早已被白帝杀死,这一次,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偿还欠我的人情。” 金蝉青年说着,已将这一株战力惊世的妖花准帝,塞进了那一片冰雪叶子中。 林寻怔怔看着这一幕,心潮起伏。 他想起神秘女子曾说过的一句话,“身心之地,皆化乾坤,唯有拥有此等修为,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帝境”。 现在,见识了金蝉掌指之间,化作一方乾坤,将碧绿蛟龙和千羽剑花一一摄取降服的过程后,林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金蝉青年,难道是一位真正的活着的大帝? 接下来,金蝉青年不断从万劫化天碗中“捞”取,将一个个准帝境生灵摄取而出。 有躯体大如牛犊,征伐之力刚猛无匹的青铜蚁,有通体雪白,神骏无匹的玄鸟。 也有一些罕见的异种准帝生灵,如一株火焰荆棘,一条诞生于地心冰寒之地的天生冰灵等等。 到最后,连巫蛮一脉和万族联盟的数位准帝大人物,也都被“捞”出,塞入了那一片冰雪叶子中。 林寻将这一幕幕看在眼中,眼睛都直了,彻底被震撼无言。 那些可都是准帝,可如今,竟像一条条鱼儿似的被捞出来,不由分说地塞进了冰雪叶子。 也有人挣扎、有人反抗、有人哀求、有人疯狂……可最终都无济于事,任凭金蝉青年摆布! 这若非亲眼所见,林寻都怀疑是在做梦。 毕竟,这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了。 “差不多了。” 没多久,金蝉青年收手,目光看向处于呆滞中的林寻,不禁哑然一笑:“一些小把戏而已,以后见多了,就不会这般吃惊了。” 林寻半响才露出一抹苦笑,将一个个准帝摄取、降服、镇压,这还叫小把戏? “我打算带剩下这些人一起离开,你还有没有话想跟他们说?” 金蝉青年忽然问道。 appapp

下一篇   第1471章 古荒战盟